别闹!反派不能这么萌gl_第3章

萧依依Ctrl+D 收藏本站

  有那么一瞬间,宋安安恍惚感觉周围的灯光全部暗淡下来,眼里只能看见光芒万丈的江沐站在那里——整片天地,她最耀眼。

  迟疑了两秒,江沐转过身,长腿一迈,不疾不徐的朝宋安安走过来。

  空旷寂静的大厅里,军靴踩在地上的声音与宋安安的心跳声重叠在了一起,让她莫名惶恐的低下了头。

  直到那双纤尘不染的军靴跃入眼帘,宋安安才将视线微微抬起,顺着她笔直修长的腿一直看到江沐的腰侧别着的精致匕首,吓得她再次低下了头。

  “抬头。”

  她声音轻漫,却透着不容质疑的威严,使得宋安安下意识乖乖抬起头。于是,她就这么近距离的,对视上了那双深邃的眼眸——是很浅的琥珀色瞳孔,不及亚洲人漆黑的瞳孔那么精神,甚至有些迷离涣散,却仿佛带着欺骗世人的温柔神色,使得原本过于英气的轮廓柔和了许多。

  直到江沐移开视线侧过头去,宋安安才仿佛被解了穴道似得恢复神智。

  “你们都出去。”江沐侧头吩咐。

  对面的人应声而起,迅速而有序的离开了大厅。

  人群一散,江沐就一手抄兜转过身去,拖出桌前的椅子,悠然坐上了去,慵懒的将脚翘在桌沿,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姿态十分散漫。她语气轻漫的说:“你要是在敢跟我耍什么花招,我决不会再手下留情。”

  紫衣女人冷笑了一声:“江指挥官这么有能耐,大可以不必信我嘛。”她勾着嘴角,走到江沐身旁,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而后看向宋安安说,“这个女孩子,就是你即将到来的结局里那个……”

  江沐任凭那女人托着她的下巴也不挣扎,只微微侧目看了看宋安安,转而追问道:“怎么着?”

  紫衣女人的表情突然变得诡异而玩味,她勾着嘴角一字一顿的继续说:“那个杀掉你的女孩。”

  江沐微微睁大眼眶,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很快又恢复了镇定,遂即挥手打开了那女人的手腕,脩然转头扫向宋安安。

  这可把宋安安给吓坏了,她虽然看得云里雾里,但那女人说的话她还是能听得懂——竟然说她会杀掉这什么指挥官,就是眼前这个美得不像真人的混血女孩。

  宋安安心说长成这样一看就是个吊炸天的大boss,给她十万个狗胆也不敢摸一下啊,杀你妹啊!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啊!

  果然,江沐看她的眼神越发阴戾起来,空气变得肃杀。

  照说她宋安安又没去少林寺练过,怎么可能感觉到传说中的杀气呢?然而下一秒,她就看到桌上摆着的玻璃杯,突然集体自杀了……

  是的,玻璃杯自杀了。那些玻璃杯突然自己凭空跃起后猛地撞在桌上。

  哐啷一声脆响,宋安安都来不及眨眼,一块较大的碎玻璃渣就脩然飞来,抵在了她脖颈的动脉处。她本能的向后躲闪,那玻璃渣却跟长了眼似得寸步不离的贴在她颈侧,却没有真的刺下去。

  耳边传来一阵戏谑的朗笑,宋安安看见江沐站起身子,恶作剧般扬起嘴角,笑道:“你是说我会死在这么个普通小丫头手上?”她回过头挑衅般注视着紫衣女人,恶狠狠的说:“这么说我就要成为异能组历史上最大的笑话了?江梦瑶,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要是在敢跟我胡言乱语——”

  “哈哈哈——”那个被唤作江梦瑶的紫衣女人突然大笑起来,打断江沐尖声说道:“你要杀就杀呀江大指挥官,你不是言出必行么?都威胁我这么多年了,老娘看着你穿开裆裤时就天天这么说,怎么就不动手啊?反正我这总领之位现在也形同虚设,还要这条老命做什么?死了算了!”

  她嗓音变得凄厉,神色越发狰狞,话音一落就突然飞身去夺那桌上的碎玻璃。

  刹那间,江沐的神色惊慌起来,完全乱了阵脚。她几乎是手足无措的抬腿踢开桌子,连带着桌上的碎玻璃渣向外飞去,那么巨大的会议桌,竟如同泡沫一般飞翻撞上墙壁,摔得七零八落。

  木头碎削弹回来,江沐上前一把拽过江梦瑶护在怀里,转过身用背部遮挡飞屑。

  而宋安安就不那么好命的被刮伤了脸颊,她尖叫了一声蹲下身子捂住脸,又想到自己得降低存在感不能引起boss注意,只好屏住呼吸不敢哭叫出来。

  那头的江氏二人并没有搭理她,江沐松开江梦瑶后紧张的检查一番,发现没有擦伤后才松了口气,遂即蹙起眉头低哑吼道:“你找死?!”

  江梦瑶推开她,咬牙切齿的说:“关你屁事!少来跟我来这套假惺惺的!老娘当初就该直接把你个小畜生打掉!跟你爹一起下地狱去!”

  江沐闻言默默垂下头,细碎的刘海隐去她苍白的脸色。江梦瑶不知道她是什么情绪,只看见她的拳头勒得咯咯作响,身子微微颤抖。

  江梦瑶方才去夺玻璃渣不过是想吓唬江沐,好让她不再威胁自己,如今见她神色不辨怕是真的生气,不禁吓得缩起脖子,不敢作声了。

  江梦瑶还正担心,就见江沐松了拳头,深吸了口气抬起头,脸上又浮起轻漫之色。她冷笑一声,说:“怎么成畜生了?大家不都说我是你的武器么?你当年留我一条小命,是不是预见到自己未来应付不了大局,特地留我这把武器用的?那你怎么就没占卜到我可能会超出你的控制呢?嗯?”

  江梦瑶恨恨的瞪着江沐说:“是我失算了!”

  “是吗?”江沐突然扬起嘴角,眯起眼睛,笑得似乎十分明媚,“那你大可不用帮我改变未来了,不是说我一年之内就会死吗?”她笑着看向缩在地上的宋安安,自嘲道:“死在这么个小丫头手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