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反派不能这么萌gl_第23章

萧依依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再有下一次。”

  那富有磁性的沉郁嗓音堪堪响起,就让宋安安冷不丁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又去扯乱了江沐刚理好的衣襟。

  宋安安在抓挠中,指腹扒在江沐坚硬突兀的锁骨边缘,指甲深深掐进那性感凹陷的锁骨内侧,微微颤抖。

  江沐一手紧紧勒住奄奄一息的宋安安,一手掰起她的下巴,俯头贴得极近,再次严正重复:“如果再有下一次,你胆敢不听从我的命令……”

  还没说完,宋安安就再次嘤咛起来,抬起头抽抽噎噎满脸怨恨的看向江沐。那眼神兀自包含着对自己心上人的埋怨,仿佛是浓情蜜意中的爱侣间偶尔的分歧争吵,却又夹杂着些许对江沐的恐惧,没有敢透露出全部的埋怨。

  江沐突然觉得自己再怎么恐吓威胁,对于宋安安都是无济于事。这个女人简直莫名其妙的将自己跟她的关系在心理上拉到了一个粘稠到撕不开的程度——

  哪怕江沐真的狠手将她杀死,她心里都会认定那是一时失手。

  江沐如遭电击般怔然看着怀里的女人,恍惚间明白了“为什么你就是不怕我”的答案。

  宋安安不会怕她,哪怕有一天会对江沐因爱生恨,恨不得食其骨,啖其肉,饮其血。那也只会是怨恨,不会是惧怕。

  江沐脸上的神色愈发烦躁,以至于不想再多看一眼怀里这个自己无法掌控的女人。她拧着眉头烦躁不安的四下张望,似乎是想脱身出去透口气,就蹲身要将宋安安搁在地上。

  就在她凉得泛着冰渣的双手将要彻底离开宋安安身体的一刹那,觉得自己将被抛弃的宋安安刹那间眼前一黑,天崩地裂般咧开嘴大哭起来。

  她跟耍无赖似得拽着江沐的白色衬衣,粘上灰土的指腹在纤尘不染的棉布上,留下了浅灰的指印,仿佛在宣誓着自己的领土主权。

  江沐被她突发的悲从中来给哭懵了,就这么半蹲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她犹豫了三五秒,最终做出了难得的妥协。妥协这个词对于江沐来说,实在比哈雷彗星拖着大尾巴划过天际的几率高不到哪去。

  她灰头土脸的伸手将拽着自己的泼妇横抱而起。

  宋安安久旱逢甘霖般死死抱住了她,一手还摸索着江沐背后弧度起伏的肩胛骨,似乎在用一切疯狂的行径寻找着缺失的安全感。

  突然间,天空厚厚的那片云层,终于慢悠悠的飘散开来,温暖炙热的阳光一点、一点的溢出云层,最终爆发出驱散一切阴郁的刺眼光芒。

  就在这一刹那,江沐俯头贴到宋安安耳边,仿佛劝慰,格外温柔的说:“N'aie pas peur,Je suis à tes c?tés.”

  那从未有过的柔软语调,如同一剂强力的安神药,直直注入宋安安的心脏,哪怕她完全不知道江沐在说什么,却也瞬间满心满身都放松下来。

  安逸唤起了她几乎无法动弹的疲倦感,脑子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似乎什么也再不担心了。她就像是熟睡一般,带着满足的浅笑,软软的在江沐怀里晕厥过去。

  在梦里,宋安安思绪极为混乱,不知闪过了多少光怪陆离的梦境,身体上的伤痛使得她在每一个梦境里都备受煎熬,仿佛暗无天日,永无尽头。

  她恍惚知道自己是在梦中,却有种也许再也无法醒来的绝望,但每当她想要停止挣扎,坍塌在无助的梦境里时,耳边总会想起那句温柔的说词。

  也许是因为在梦里,宋安安肆无忌惮的揣测着这句话的含义,没羞没臊的把它想成各种甜蜜的誓言,一遍又一遍的在脑子里让江沐对自己重演了无数遍。

  这成了一剂强心针,给了她无限的动力要去撕开黑暗,贪婪的想要找到那个修长冷酷的身影,用与她心跳声一致的步伐走来她的跟前,让这一切在现实中上演。

  所以,治疗她的私人医生,总能断断续续的看见这个几乎重伤不治的柔弱少女,熟睡中不断切换着恐惧与满足的神色,那诡异的变幻,着实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醒来的那天,是和睡去时同样晴好的烈日。可密封房间的阳台,被几层窗帘死死掩盖,透不进一丝暖人的光芒。

  身旁手执冰冷医疗器械的医生摘开了口罩,苍老的面容却出人意料的和善慈祥:“醒了吗?感觉怎么样?”

  宋安安有些怕生的把脑袋往被子里缩了缩,眼睛在房里咕噜转了一圈,才怯生生的问:“这是哪里呀?”

  医生旁边的助手接话道:“这儿是江指挥官的宅邸,你还有哪儿觉得不舒服吗小姑娘?”

  宋安安配合着动弹了一下,感觉除了有些乏力,已经没有任何不适感,于是礼貌的笑了一下:“没有了。”

  她微微抬起脑袋扩大视野范围,试图找到江沐的身影,片刻后有些失望的仰回枕头。却又自我安慰道:她能把我捡回来已经算大发慈悲了,还做什么白日梦呢!

  神智清醒后,宋安安很快就想起那天在工地发生的一切,每一个细节都一丝不拉,只是和梦境一结合,分不太清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虚假的了。

  这并不妨碍她立刻羞得满脸通红,起码那句“你是我的英雄啊!江沐,你这个让我失望透顶的混蛋”绝对是真实的。

  那时候她完全是抱着将死的心,肆无忌惮的吐露出所有的心声,而如今自己安然无恙,那就得面对当时不顾廉耻的赤/裸表白。想来她原本还装作自己是明眼人,对那混蛋充满厌恶和抵制,却被江沐误打误撞的逼出了卑微的真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