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反派不能这么萌gl_第25章

萧依依Ctrl+D 收藏本站

  说得就跟真的似得,把那场绝望残酷的经历全部置换成欢乐刺激的旅程。顾瑶就跟往常一样乐呵呵的听着姐姐吹牛,笑得见牙不见眼,仿佛亲身经历一样跟着激动万分。

  本着把江沐这部手机打破产这样没出息的报复心理,说得口干舌燥的宋安安出去倒水都让顾瑶不要挂断,慢吞吞起身要去厨房。

  在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件露骨的性感睡衣后,她四处都寻不到衣服,只能暗骂了一句,裹着毯子畏畏缩缩的下了床。

  一下楼就遇见了正端着茶点走出厨房的一个年长女佣,在看见宋安安的样子后,她忍俊不禁道:“宋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江指挥官很满意我们给你挑选的睡衣款式,让你暂时不要换衣服,你怎么裹着毯子出来了呢?”

  宋安安不由捏紧拳头,咬牙切齿的问:“我自己的衣服呢?”

  女佣含着歉意说:“你被人送来的时候,衣服已经蹭破了。”

  宋安安微微发怔,觉得听着有什么不对:“被人送来?”她疑惑的问女佣:“不是江沐带我回来的?”

  女佣迟疑片刻,摇了摇头,坦然说:“江指挥官是在你被送来后没多久才回来的。”

  宋安安脑子微微一转,顿时气的差点心肌梗塞——这么说来自己晕厥后就被那个混蛋丢在工地了,还是指使别人捡回来的。

  宋安安在气绝前还是不死心的学着江沐说的那句听不懂的话,问女佣究竟是什么意思。

  女佣没明白她在说什么,侧头拉近耳朵问:“什么?”

  这个时候,宋安安也没发现身后有人推门而入,兀自大声重复了一遍,却看见女佣突然侧回头,低下头恭恭敬敬的曲起身子。

  宋安安愣了片刻刚要再问,一只修长的手从她背后越过颈侧,划过她的发丝端起女佣为宋安安准备的茶水,悠然缩了回去。

  宋安安被吓得一哆嗦,刷的一声回过头,差点撞翻江沐端着的杯子。

  江沐处事不惊的后撤了一步,站得笔直,微垂着眼帘,目光不轻不重的落在裹着毛毯的宋安安身上。

  宋安安吓得差点丢掉毯子,稳了稳脚步抬头一看——江沐一袭高级军装制服,挺拔的立在她眼前,紧抿的薄唇由于上翘的嘴角显得不那么冷酷,垂着的手里拿着军帽,深棕色的碎发随意的耷拉在前额,虽有些落拓不羁,却另有一番优雅迷人的气质。

  江沐抬手灌下茶水,再次贴着宋安安脸侧将杯子放回托盘,微微歪着头,一手抄兜看着宋安安,低声替女佣回答了她的问题:“别害怕,有我在。”

  宋安安一下子就心领神会到江沐是在解释那句话的意思,顿时面红耳赤的低下了头。虽然江沐那歪头抄兜的流氓样配合这话完全没有意境,但这句话的意思居然和宋安安梦里猜的大差不离,虽然江沐的举止神态跟梦里大相径庭,却还是让她兴奋不已。

  也就陶醉了几秒钟,宋安安突然想到眼前这个混球在说完“别害怕,有我在。”之后就拍屁股走人了,是让其他人送自己回来的,顿时悸动的火苗就湮灭了。

  她仰起不怕死的小头颅,一脸玉石俱焚的质问江沐:“你哪里在了!”

  江沐低下头清了下嗓子,抬手脱了外套连帽子一起递给女佣,示意她离开。而后退了几步默然靠在楼梯扶手上,神色自然的瞄了一眼宋安安裹着的毛毯,似乎有些不悦。

  宋安安噔噔噔跺着小光脚跟到楼梯旁,不见棺材不掉泪的问:“你要嫌弃我就不要让别人带我回来啊,有种……”

  “宋小姐。”江沐突然抬眼严肃的注视宋安安,嗓音低沉却瞬间止住了宋安安高分贝的吵闹,她眉头微蹙,神色威严的说:“下次再遇到夏子桐,一定要表现出对我的仇恨。否则一旦确定你站在我这一边,她就会不择手段的谋杀你。请你认真听好,她手里有很多低级合法异能者,造成意外死亡假象非常容易,我是没办法随时保护你的。”

  宋安安怔愣片刻,撅嘴埋怨道:“还用得着她杀我吗?!指不定哪天电话没电了就被你跑来摔死了!”

  江沐直起身子皱眉看她,没穿高跟鞋的宋安安被那种铺天盖地的压迫感逼得有些气短,下意识裹紧毛毯缩回脖子,又觉得自己应该理直气壮,于是一昂脑袋绕过江沐,爬了一层楼梯,试图获得同等的“对话高度”。

  江沐侧头疑惑的看着她站上楼梯,就转身分开双手撑在楼梯扶手上,朝宋安安说:“你那天打电话跟我通风报信的时候,已经被她派人盯上了,如果我去的晚了,那暗杀计划就全部布置好了。”

  宋安安一愣,心里不太清楚江沐要说什么,就狐疑的问:“你说的好像是来保护我一样!那个摔我的人是夏子桐乔装的吗!”

  江沐微微歪了头,无奈的说:“以你的智商想要配合演戏真是没办法,我只能选择假戏真做。我想让你对我表现出极端的恐惧憎恨,好让夏子桐的探子回去交差。谁让你性子这么倔?我不摔你,他们迟早会弄死你,死在我手上总好过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到时候也算冤有头债有主,你说是不是?”

  宋安安听得云里雾里,觉得江沐好像认识那个特派员夏子桐,听起来真像是为了保护她才摔她似得,宋安安一时找不到话反驳,只能咬着上个问题质问道:“所以你救了我以后懒得带回来吗?!”

  江沐无奈的看着她:“你听得懂我说的话吗?有人在看着你,我总不能摔完了自己抱回来吧?我没走远,让人假装路过送你去医院甩掉了夏子桐的探子,然后才送来到这里。”她犹豫了片刻,还是补充道:“我一直跟在后面。”

  宋安安沉默良久,渐渐理顺了所有事情,江沐从一开始就想方设法表现得让她憎恨,这样反而能让夏子桐那个组织对她放松警惕,算是变相的保护,可是——

  宋安安疑惑的问:“我要是配合夏子桐出卖你,你岂不是……”

  “你只要不对普通人多嘴就够了。”江沐眼神中有些不屑,侧过头看向一旁:“我既然敢爬到这个位置,自然就不怕他们插手,这个组织在中国是不合法的,今年才查到我头上,只能等风头过去再铲除他们,现在动作大了太引人注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