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反派不能这么萌gl_第35章

萧依依Ctrl+D 收藏本站

  老大还没来得及吃惊,就已经快要被江沐那双刀锋一样的眼神活生生贯穿了,她颤颤巍巍的瞄了一眼江沐,眼泪巴巴的对宋安安说:“我跟你无冤无仇……”

  宋安安竟然不介意在江沐眼皮地下给她戴上高耸入云的绿帽子,而且还不介意选择姿色能力物质条件跟她天壤之别的老大作为出轨对象。

  就算她不介意,江沐的狗眼也介意啊!

  只听脩的一声,江沐直起身子,头上阴云盖顶,神色阴郁诡谲,仿佛卷着狂风,带着海啸,气势汹涌的走向宋安安。老大瞬间腿软了,吓得快要翻白眼,心想怕是要为友谊牺牲了。

  空气中莫名涌起一股沉木香,仿佛是江沐燃烧的怒火溢出了潜藏的体味,愈发浓郁,清冷甘冽,仿佛终年不化的白雪散发出来,混杂着某种凌寒绽放的花朵,悠远而迸发的香气。

  宋安安这下也腿软了,虽说江沐似乎对她已算百依百顺温柔体贴,可翻脸如翻书这话绝对是为这混球量身打造的,就如同她转眼对自己情真意切,翻手捏死她也似乎不足为奇。

  江沐沉着脸在宋安安跟前站定,如同死神举起镰刀般缓缓抬起手,用力把宋安安亲吻别人的嘴唇……

  擦干净了。

  第十九章

  江沐在宋安安面前站得笔挺,除脖颈外没有一处打弯,那种专属于军人的压迫感格外气势逼人。她眉目低垂,纤长浓密的睫毛遮挡住迷离的浅瞳,灰色的阴影下藏匿了浓烈的怒意,在狭小的房间蔓延开来,寒意森森。

  宋安安呼吸微窒,片刻便不争气的软了手脚,心跳如鼓,就跟个站在军官跟前,违反军令的小兵似的局促不安。

  江沐却没有停止继续吓死她的意思,板着脸一侧身,“脩”的一声拐出胳膊递给宋安安,那是军令如山的力道。

  宋安安抿着嘴乖乖的挽起她递过来的手臂,把头埋得深深,用神态和姿势诠释着“长官饶命”的乞求。

  江沐在宋安安纤弱的手臂搭上来的刹那,才移开锋利的眼神,绅士般冲周围人一点头,最终正色对耶格下令:“看护好她的妹妹。”

  耶格得令,脚跟一碰站得笔直,手臂一挥行了军礼,她显然也被江沐莫名正式的气势迷惑了。

  然而此时床上的顾瑶几欲落泪——她竟然就是个叫做“她的妹妹”的人。

  她眼睁睁看着宋安安瑟缩在江沐右臂,颤颤巍巍的走了出去,房门合上,一股绝望的幽怨袭上心头。顾瑶眼前仿佛被吹上一层灰,心尖最柔软的部分像是被人狠狠掐住,窒息般的疼。

  老大无奈的看着顾瑶黯然落泪,许久才长长叹了口气,走过去,徒手把她的鼻涕一把捏掉,甩在地上,又毫无公德心的在酒店床单上蹭了蹭。

  老大搜肠刮肚的想找些话安慰顾瑶,最后还是化成了一声长长的:“哎——”

  “真……真好。”顾瑶突然挤出一丝扭曲的笑容,就在老大以为她是疯了的时候,她自己抹干眼泪,自言自语般说:“我最最喜欢欢的人……在在一起了。”

  一旁的耶格微微侧目,有些诧异的看向她,顾瑶旁若无人的继续说:“我我要喝喝酒!要要庆祝!”

  说着就挣扎要坐起身子,老大要拦,可看着顾瑶那副样子又着实不忍,最后只好稳住她妥协说:“我去楼下喊酒菜上来,你就待这儿等着。”

  这酒店的菜单价格表真是看得老大牙酸肉疼,可这么晚,就算出去也不知道哪儿能搞到酒,再加上方才出门前,还瞥见楼道昏暗的拐角处,宋安安正被某人死死压在墙壁上做着少儿不宜的惩罚娱乐,老大自然要赶在顾瑶忍不住出门前把东西都送回去。

  所以,她就眼一闭挥泪点了一堆酒菜,不算高档,也是中等的层次,虽说不想算价格,但她那颗经商的心还是出卖了她,条件反射的就列出了账单金额,那是她一个半月的生活费。

  要签字的时候,服务生才对她说,开房的时候耶格已经吩咐所有消费都记在她账上。

  你不早说……

  老大用一种在油锅里煎熬过的神情绝处逢生的看着服务生,抱着“吃死你们这些人民公仆”的心态,把中档酒全部换成了高档酒。

  还好服务生没跟她说是江沐结账,不然她能把这家酒店都买下来。

  那晚顾瑶不知喝了多少酒,反正只是作陪的老大前半夜就醉得不省人事了,只有执行公务的耶格在一旁静静看守着她。

  酒晕胜新妆,迷眸最浓情。

  顾瑶举着酒在房间里翩翩飞舞,眉心眼角仿佛呼应成一朵桃花,像一只行将就木的花蝴蝶,绽放着濒死前灼眼凄寒的美丽。

  看得耶格眼花缭乱,心醉神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