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反派不能这么萌gl_第46章

萧依依Ctrl+D 收藏本站

  那段迷迷糊糊一往而深的迷恋,在对方失去了耀眼夺目的光环后,却越发显得那么真切那么绝望。

  尽管江沐什么都没有说,气氛却顿时显得凝重而僵硬起来。宋安安眼里心里被眼前人塞得极满,似乎感觉不到脸颊被扇得发麻的痛感,眼前越发灰茫,思绪仿佛将她与这样无力的现实生生剥离开来。

  江沐难得真实澄澈的涣散眼神,仿佛是道无解的魔咒,让宋安安陷入了无可自拔的迷惘之中。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对眼前这个人的依赖,早已根深蒂固了。

  这个人阴狠霸道,满口谎言,可再怎么让宋安安怒不可遏,也无法忽略她带给自己的那种切实可靠的踏实感。

  没错,可靠,江沐无疑是个可靠的人,在军中是个英勇果决的杀将,在组里是个足智多谋的军师,不伦选择如何诡谲狡诈的道路行进,她所要达到的目的,从来都没有失败过,从来都没有。

  宋安安在短短数月的相处中,已经习惯于不去思考,将所有的问题抛给江沐解决,小到就连在学校的旷课记录,也无一疏漏的都被“摆平”。

  所以这样一株参天大树,蓦然间在宋安安眼前轰然倒塌,所带来的冲击力让她一时间如鲠在喉,无言以对。

  人在失去依靠的时候,第一时间往往不是为自己依靠的人担心,而是为自己危机遍布的未来而担心——这同样适用于一旁的耶格。

  耶格的惊慌是不亚于宋安安的,但却被她强制性压抑隐藏起来,她静静的观察着江沐的一举一动,试图察觉出微小的破绽,来证明这又是一出华丽的演戏。

  耶格心里清楚,江沐如果不是装的,那么整个异能组就会立刻陷入瓦解的边缘。因为在此之前,面对非正常能力控制机构的压力和越发强大的科技武器,内部已经有小部分异能者提出向合法组织妥协的言论,以求获得合法生存的权利。

  每个时代都有这样幼稚的高级异能者,愿意相信只要自己安守本分,听从差遣,普通人就能心安理得的对他们不再恐惧,不再试图铲除不可控的威胁。

  只可惜人的本性是不能容忍这样强大到不可控的存在,这个社会不像那些电影里超人蜘蛛侠都是英雄那么温暖热血,现实中的人们会担心能隐身异能者盗取自己财产,会担心预见异能者买彩票作弊中奖,会担心各类体术异能者恃强凌弱……

  这对于普通人,不公平。这些天赋异能的家伙,全球不过数百人,为了六十亿普通人的人身安全,当然应该彻底灭绝。

  现如今,非正常能力控制机构做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如果江沐不及时“礼尚往来”,对方很可能趁胜追击,此时的江梦瑶恐怕已经乱了阵脚,亲自去组里接手了江沐过往条分缕析出的对抗计划。

  耶格暗自捏紧拳头,心中越发惶恐焦躁起来,她迈步上前,试探性的喊了一声:“江沐!”

  江沐以往不太喜欢被人直呼其名,据耶格观察,似乎除了宋安安和江梦瑶这么喊她时没有异样,其他不知轻重的人这么一喊,她总会下意识轻轻皱一下眉头,熟悉的人更是会被劈头盖脸的一顿严惩。

  然而可此时的江沐只是木然抬头扫了她一眼,呆呆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又侧头看向刚才的女人,目光中有些急切,可那女人还愣在原处有些发懵。

  江沐似乎有些不耐烦,陡然俯身,如同拿起布娃娃一样把宋安安搬到一旁的沙发上放稳,回过身,左手“哐啷”一声拍在茶几上,一盘虾子和一旁的鲜榨果汁跳得老高又落回桌面,吓得那女人立刻缓过神,赶忙跪到案几边,重新开始“兢兢业业”的剥虾工作。

  耶格瞳孔骤然紧缩,如果是装的,她想不出江沐这么做的原因,江沐可以装伤装病博取宋安安的同情与愧疚,但不能在这么紧要的关头装作自己失去一切思考和战斗能力,况且从耶格对江沐的了解度来讲,此刻的举动已经超出了她的演技范围,因为她就算在演戏也向来是不能丢面子的。

  耶格顿时陷入了被掏空一般的茫然无措,就在她想妥协的承认江沐是真的精神失常时,宋安安做出的回应,又陡然将她拉回现实。

  “我能带她走吗?”宋安安抬起头,眼中压抑的泪水始终没有流出来,可这样柔弱的泪水中却浴火重生般展露出某种她长这么大以来,从未有过的勇气与坚强。

  “我想带她走。”宋安安嗓音极轻却不容质疑。

  “你想干嘛?”耶格有些烦躁,不知道宋安安这时候又想怎么折腾胡闹添麻烦。

  宋安安抬头诚恳的看向耶格恳切的说:“她告诉过我,她妈妈不喜欢她,都是利益关系……”宋安安侧头摸了摸啃虾子的江沐,透出一种坚定的淡然:“现在这个样子,她妈妈一定没耐心照顾她的,那……可不可以,以后,我来照顾她,等好起来再还给你们。”

  耶格又好气又好笑,不自觉的带了些嘲讽的意味:“那要是好不了呢?你打算养她一辈子?呵,现实点吧小姑娘,以你的条件,毕业后不靠父母,养自己可能都困难。”

  “我可以。”宋安安鉴定的眼神让耶格无法再流露出一丝玩笑之意:“过年期间打工工资很高,我带她回老家不用房租,之前还攒下一些生活费,活到领假期工工资绰绰有余,回学校前我一定能找到兼职,我什么都能干。”

  宋安安说这些话的时候异常平静,耶格却被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激得倒抽一口冷气——宋安安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样只知道哭泣,或者毫无意义的求她找人治好江沐。

  这样一个懵懵懂懂有些娇惯的独生女,生活劈头盖脸毫不留情砸下来的压力竟然被她咬牙扛了起来。

  原本遮挡风雨的大树倒了,她没有寄希望与别人拯救江沐,而是勇敢的独自背负起所有的责任与重压,未来凄风苦雨满地泥泞,没有人看得清的道路,她却没有丝毫胆怯。

  无路可退,是让人成长的特效药。

  耶格蹙眉缓了口气,许久才嗓音微哑的说:“别想太多了,这里的人会照顾好她的。”

  “我不放心。”宋安安面无表情的说:“我只相信我会照顾好她。”

  耶格无奈的苦笑道:“你不是昨天还说跟她不可能了吗,不是无法接受她那样的欺骗吗?这就变脸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