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反派不能这么萌gl_第77章

萧依依Ctrl+D 收藏本站

  宋安安原本觉得一波风平后江沐就会放过她,乖乖出门就诊,于是她就不顾羞耻“敞开心扉”的……迅速丢了。

  但事实证明她还是太年轻了,考虑太不周全,身上的混球完全分秒不差的纠缠她到了约定的就诊时间才肯罢手。

  **

  到点后,宋安安僵着身子麻木的看向江沐在她胸前嘬了最后一口,带着凯旋的姿态下床更衣。

  可能因为宋安安的“表现优异极其配合”,不仅将功抵过,还让江沐相当体贴的让她不用跟着下床。

  当然,她恐怕也下不去床了……

  光看精神状态,可能宋安安更需要抢救一下。

  她几近虚脱的脸上挂满汗珠,吃力的目送江沐走出房门。

  然后眼泪汪汪的想:还会有谁的第一次比我更惊悚吗?

  没多久,困意席卷而来,宋安安本想要撑到江沐“活着回来”,身体却不听使唤,迷迷糊糊就昏睡过去。

  像是过了很漫长的一段时光,宋安安做了好多个梦,却似乎每一场都不是美梦。

  她只记得最后的一个梦里,自己穿着一身白色婚纱,拎着裙子拼命拼命的跑,鞋跟都跑断了,也不知道在追寻什么,心里满是焦灼。

  终于终于,她看见眼前的一片废墟里,立着个熟悉的身影,转过身,目光澄澈,伸手递向她,说:“N'aie pas peur,Je suis à tes ctés。”

  别害怕,我一直都在。

  宋安安欣喜的飞奔过去,可那身影却渐行渐远,她仿佛能清晰的看见一滴泪水划过江沐的脸庞,那么心酸,那么绝望。

  有种可怕的预感让她疯狂加快脚步,一跃冲进江沐的怀里,却在碰触她身体的一瞬间,眼睁睁看着她化为虚无,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重重摔在废墟之中--

  钻心的疼。

  **

  惊醒后,已经是午夜时分,脸颊枕巾都是泪水,一身的冷汗,宋安安抑制不住梦里那种真实的悲痛感,捂嘴小声抽泣起来。

  黑暗中,身旁的人被她吵得翻了个身,咂咂嘴,紧紧把她搂进怀里又睡死了。

  借着窗帘外疏淡的月光,宋安安抬头看向江沐酣然睡颜,心情渐渐平复。

  说来奇怪,自己被破身后,前段时间那种莫名的反感突然消失了……

  难道身体也懂得大势已去“不得不从”了吗?

  心里还是很乱,宋安安琢磨着刚才的梦境,总觉得很不踏实,害怕睡着后继续那个噩梦,于是就跟个泥鳅一样翻来覆去不敢入睡。

  她其实很期待江沐被她“不小心”吵醒,好让她检查询问一下伤势严不严重啊,现在还疼不疼啊,你还爱不爱我啊,戒指买没买好啊……

  可那家伙始终睡得死沉,只有在她挣脱怀抱的时候,才会蹭啊蹭的蹭过来再抱住她,还是潜意识的。

  宋安安板着扑克脸决心等到天亮,却在这么定下心后又不知不觉睡着了。

  所以,她醒后就被江沐无情的嘲笑说是“吃四个小时睡二十个小时的考拉科动物,难怪脑子不好使。”

  明明是我先醒的!宋安安忿忿得想,却也懒得争辩。

  **

  第二天没急着“温存”,江沐就先匆匆送宋安安去学校报个道,耶格在顾瑶的镇压下早早就在教学楼下“翘首以盼”,办完事会面后四人就一起去了附近一家餐馆共进午餐。

  期间耶格一直看着顾瑶不让她跟江沐搭讪,刚刚得手的江大人心情好,也不记仇,连顾瑶是男是女都快记不得了,点了一桌子的菜,直往宋安安盘子里塞。

  因为江沐心情好时爱逗乐子,宋安安就边吃边喷饭,江沐讲句什么她都笑得花枝乱颤,恩爱秀得另外两人眼里火星子直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