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穿宠妻无度gl_第317章

鹿泱泱Ctrl+D 收藏本站

  说着露出一个舒坦的笑容:“和我斗,还是太嫩了一点。不过……今天晚上换了个地方还真是睡不着呢。”她叹了口气重新躺回床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似乎太过于在意这个路人甲了。

  陈小打了个哈欠:“总觉得陈容最近是太过安逸了,竟然这么久了还没成功,看样子这次是缺少我的助攻嘛。果然,我才是最牛逼的存在。”

  陈容夜里依旧是和楚姜同房,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机会,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只有够不要脸,才能够抱得美人归。

  楚姜才刚洗漱完,回过头就看到陈容安安稳稳地睡在床里边了。心里哼了一声,上了床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你们现在在进行的工程有什么困难吗?如果有用得到我的地方,直接和我说,不用客气。”陈容找话,现在还早着呢。

  “还不着急,设计方案还没定下来。而且……”楚姜闭着眼睛说话,声音没有多少起伏,已经准备入睡了,“不夜城那边最近盯的紧,不知道又要搞出什么幺蛾子。”

  陈容想了想:“之前的眼线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不止。”楚姜呼了口气,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而且这个工程一旦开始,会耗费湖城很大的精力,就怕万一。”

  陈容摸着下巴想了想:“如果我们在不夜城也有一个眼线就好了。”

  “不夜城的等级森严,和我们不一样。所以要知道核心的信息不容易。”楚姜也不是没有过这个打算。

  “我有一个人选。”陈容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盯着楚姜:“反正现在也还早,不如和我一起去搞搞事情?就算不成功,了解了解敌人的动态也是可以的。”

  “嗯?”楚姜不明白陈容的意思。

  “起床,准备去不夜城。”

  楚姜楞了一下:“你疯了吗?都这么晚……”又看着陈容:“你到底想做什么?”

  半个小时之后。

  陈容坐在一个法器上边,身后坐着楚姜,夜色浓重,漫天星子仿佛是在手边一样,伸手就能够够到。追逐的云从脚下划过。

  “你害怕了?”陈容看出姜脸色不太好看,想着她这应该是第一次御器飞行,抬手握住了楚姜的手,“我虽然是最近才把法器驯服了,不过技术还是不错的,你放心,要是我这技术出什么问题,我把脑袋给你拧下来。”

  楚姜原本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是还是没有。深深地吸了口气,认真地看着陈容的脸:“你们修真者都那么厉害吗?”

  “不啊,这都是基本操作。”陈容这回倒是没有吹嘘:“所以说,跟我修炼吧,前途无量。”

  楚姜盯着陈容亮晶晶的眼睛,确实有些心动。

  陈容正要说别的,突然法器一个波动,差点把她颠下去。还没来得及冷静,就察觉到了自己的法力在消散,“这是什么邪门的事儿?”

  “怎么了?”楚姜下意识握紧了陈容的手。

  “闭上眼睛。”陈容语气严肃了许多,一把揽住了楚姜腰肢,运转起灵力跳下了法器。

  楚姜紧紧地闭着眼睛,双手抱住了陈容的肩膀。肆掠的风声在耳边喧哗,冷风吹拂着,像是要冷彻脊髓。

  法器已经缩小了,被陈容拽在手上,法器的红丝带飞扬着,红丝末端的铃铛叮铃叮铃地响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声终于平静下来了。她耳边只能听到陈容的呼吸声。慢慢地睁开眼睛,透过飞扬的青丝看到了往后倒飞的树影以及陈容被风吹的猎猎作响的衣衫。

  陈容抱着楚姜,脚尖点在树枝上往前窜点。

  “陈……”楚姜正要说话,就被灌进嘴里的冷风呛的咳嗽了起来,“咳咳咳……”

  陈容放慢了速度,运转灵气形成了一个护罩,把风隔绝在外。

  “刚才我的法器出了点小问题,幸好不夜城离这里也不远了,再过一会儿就能到。”陈容解释:“放心,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楚姜本来想问为什么不先停下,可是看陈容正在认真赶路,就咽下了到嘴边的话。心头不知道为什么升腾起了一种古古怪怪的感觉。

  她的手不自觉地捏紧了陈容的胳膊,抿唇:“我相信你。”

  陈容此时表面上有多沉稳,心里就有多郁闷,刚才不知道为什么,法器突然失控,而且现在体内的灵气运转的也越来越慢,仿佛是被什么邪恶的力量支配了一样。

  如果不赶紧赶路,只怕就要露宿荒野了。

第178章 末日尸仙23

  湖城里, 陈小做完睡前最后一波助攻,心满意足地开始睡觉了。

  “以后就是白天无敌晚上辣鸡的陈容啦,哼哼, 别说我没给你助攻。”陈小带着一丝骄傲的笑意:“果然我才是最聪明的。”

  陈小这时候还不知道陈容已经没有和楚姜同床共枕了, 反而因为她的骚操作露宿荒野。

  楚姜意识到陈容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 问道:“我们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陈容速度已经渐渐降低了,呼了口气, 落到了地上, 把楚姜放了下来,“没事,我可能被算计了。不过……暂时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能够构成她威胁的几乎还没有。

  楚姜站稳了,看着陈容有些不好的脸色,环顾四周:“那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吧, 现在这里也不知道是哪里, 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

  “好。”

  陈容总觉得自己似乎被安排了, 不过也想不透,这事儿到底是她非要逞能跑出来, 现在好了,在这鬼地方,也不知道法力什么时候能恢复。

  “今晚抱歉了……”陈容无颜面对这个结果。

  想想她刚才说了什么,如果出了事情把自己的头拧下来?告辞, 是她年轻了。

  “没事, 我今晚挺开心的。”楚姜抿了抿唇, 看陈容一脸愧疚, 主动握住了她有些冰凉的手,不自然地挪开了目光,声音低了几分:“就当是出来散步吧。”

  陈容看着自己被握住了手,惊讶地抬起头盯着楚姜,心里有些感动,这人终于是开窍了吗?

  这么想想,两个人在荒郊野外还是很浪漫的。

  “你……”楚姜犹豫了一下。

  陈容一句“爱过”差点脱口而出,可是楚姜的下一句话就让她丧失了浪漫下去的想法。

  “其实不是人吧?”

  陈容有些迷惑:“我当然是人啊,我要不是人,我还能是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不是普通的修真者。”楚姜松开了陈容的手,深深地看着陈容:“你不愿意和我坦白这些吗?”

  陈容心道糊弄也没有必要,叹了口气,语气尽量严肃认真:“你想的没错。其实我早就已经死了,在末世来临的时候死在我亲姐姐的手上。”

  “你还记得江七吗?我姐就是她妈。”

  楚姜听到陈容的话,胸腔里已经有了微微的震颤了,难怪陈容对江七的态度会那么恶劣。

  “江七其实也已经死过一次了,不过她从未来重生到了现在,知道未来会发生的事情。而我的情况可能还要复杂一些,总之,我现在算是尸修。”

  楚姜对上陈容晦暗不明的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出些什么。

  “哎……其实我说这些不是为了博同情,我来这个世界也不是为了报仇什么,也懒得去搞什么大事业。”陈容故作深沉地抬起手,挽起了楚姜垂落在脸侧的碎发,觉得自己的体温有些升高,“我这样的人,目光短浅,唯一上进的目的也只是为了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而我在这个世界上……”陈容呼了口气,莫名其妙地感受到了一丝丝害羞,垂眸长睫遮挡住了眼底的温柔,“我在这个世界上只想保护你,陪在你身边。”

  夜色很宁静。

  楚姜听着陈容的话,心跳一下一下的有力地撞击着胸腔。垂落在身侧的手也缓缓地握紧了,“为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