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穿宠妻无度gl_第318章

鹿泱泱Ctrl+D 收藏本站

  陈容仔细想了一下:“这个,大概是宿命和本能。”顿了一下,“如果你非要我说你的优点的话,我觉得,你还是很可爱的。就譬如说……”

  “别说了。”楚姜忍不住打断了陈容。

  可爱这样的词眼,和她完全不相关好不好?

  楚姜难为情的很,直接转身要走,可是陈容却下意识从背后抱住了她。脸颊蹭在她的脑袋上,声音有些可怜弱小,“我难道不够好吗?你为什么总是拒绝我呢?”

  楚姜一直是个外强中干的人,很容易就折服于这厮的温柔和套路里,可是……

  “你放开。”楚姜挣扎了两下:“我没有说过讨厌你。”

  陈容哼哼唧唧地弯腰,把下巴搁在了楚姜的肩膀上,“那你就是喜欢我?”

  楚姜没有说话,只是心里思绪繁杂,脑子里的一切想法和理智都已经迟缓了。

  陈容看她沉默,就当她是默认了,咳嗽了一声,松开楚姜大大咧咧地揽住她的胳膊,“既然你都默认了,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对象了。如果你反悔我就把你丢在这林子里,和丧尸作伴。”

  楚姜没忍住,一脚跺在陈容的脚上,听她哀嚎一声,挑眉看着她:“你还真是欠收拾的很。”

  陈容暗道自己这没人权啊,不过还是秉承着媳妇儿开心就好的心态,忍痛忍下了,“我就是开玩笑……你不觉得你有点狠吗?”

  楚姜不客气地开口:“知道我狠就不要轻易作死。”

  话虽然说的强硬,不过还是别扭的扶了陈容一下。

  已经是后半夜了,天色黑的透彻。陈容和楚姜坐在一棵树下,楚姜靠着陈容的肩膀已经睡着了,呼吸平稳又绵长。身上裹着陈容常年穿在身上的外套。

  如若不是在这末世,还真的就像是出来赏月一样。

  陈容瞪着眼睛看着月亮,良久才感慨了一句:“这月亮,真是又大又圆啊。千年百年,唯独你是不变的。”说着吸了吸鼻子,把脑袋一歪,搁在楚姜脑袋上开始休息。

  楚姜醒来的时候,身上暖洋洋的,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口气,这么靠了一晚上脖子都有些酸。

  她一动弹,陈容也就清醒了。

  “早上好啊。”

  楚姜对上陈容灿烂的几乎有些刺眼的笑容,眼里慢慢地溢出了一丝丝破壳而出的温暖,抿着薄唇,忍不住开口:“早上好。”

  对话真是傻,她心里想着,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感受到了莫名其妙的愉悦。

  起身把陈容的外套还给她,半开玩笑:“那我们现在是直接走回湖城吗?”

  陈容穿好衣服,啧了一声:“那怎么可能,我昨晚……失误。”

  楚姜眯了眯眼睛,双手环胸,质疑地看着陈容,似笑非笑道:“难道你是故意的?”

  陈容撇开视线,耳根泛起了一层薄红,“我不是那么不正经的人,而且我不会为了达成这种目的,让你在这外边受冻的。”

  楚姜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哼了一声,“我才不会相信你的话。”

  陈容靠着树干,只是笑。

  楚姜被她笑的有些不好意思,抿着唇憋着莫名其妙的笑意,道:“就算是失误,有什么好笑的?”

  到了晌午时分,陈容和楚姜回到了湖城。

  这两人双双消失,虽然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不过也没人敢多问什么,顶多是在背地里偷偷的议论而已。

  陈小吃饱喝足出来晒太阳,看到陈容和楚姜,咦了一声:“你这是出去过夜了?年轻人,很会玩嘛。”

  “呵呵。”陈容冷笑了两声:“不如你会玩。”

  陈小被她笑的有些瑟瑟发抖,忍不住警惕道:“你媳妇儿可是在这里呢,你难道要杀人放火?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欺负的。”

  楚姜看着陈容毫不客气地提着陈小的领子走了,呼了口气。

  小久抱着一沓文件过来:“老大老大,我找你半天了。”

  楚姜收回视线,看着小久:“怎么了?”

  “各势力的联合保护名单里没有我们。”小久抽出一张纸递给了楚姜。

  楚姜扫了一眼,这名单上都是这一年多起来的势力,其中不夜城为首,也算是一个团体。而如今正大光明把湖城排除在外,可谓是……

  “这不夜城的人,也太过于狭隘了吧。”小久忍不住嘀咕。

  楚姜的手指捏着名单,心情有些微妙,如果是当初孤军奋战的时候,肯定是会被气到的,可是现在又不一样了。

  “没有就没有吧,现在局势还没有定下,这大陆上可不是只有一座不夜城,也还没有姓皇甫。”

  小久愣了愣:“老大,好魄力啊。”又抽出另外一张纸:“原本我还想说,不夜城还有特殊协议,看来现在也不用看了。”

  这特殊协议就是丧权辱名罢了。

  陈容把陈小教训了一顿之后,让她解除自作主张的设置,趁着还早就亲自去了一趟不夜城。这次陈小良心发现,倒是陪同她一起去了。

  “你的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啊?”陈容坐在法器上,痛心疾首地质问陈小,“我昨晚那么好的营造形象的机会,硬生生被你这个猪队友给搅黄了。”

  陈小也委屈啊,腹诽道:“要不是我,你每次能够追到媳妇儿?真是过河拆桥。”

  “你说什么?”陈容睨了她一眼。

  陈小心虚地咳嗽了两声:“我说,这事儿确实是我考虑不周!”

  陈容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又道:“反正去不夜城离宁阳区也不远,我已经当了那么久甩手掌柜了,还是应该去看一下的。”

  陈小没说话。

  不夜城。

  自从上回湖城的事情发生之后,公孙殷在皇甫谨面前就渐渐地说不上话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知道打哪里冒出来的女人。

  公孙殷最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江七进入了不夜城,现在自己诸事不顺,也都是来自这个始作俑者。仔细想想,他也没有做错什么,反观江七,什么都不做,就能够白白地架空了自己的权利。

  “简直是可恶。”公孙殷每每想起就觉得胸闷气短。

  手下关怀道:“大人今天又不舒服了吗?要不要叫医生来看看?”

  公孙殷勾起了一抹冷漠的笑意:“哼,我这是医生看的好的吗?”

  “江七现在在哪里?”

  “和老大在一起,准备去看基因研究的成果。”那人如实回答。

  公孙殷心头又是一阵翻涌的火气:“这些专家都是我亲自请来的,现在倒是好。”他抬起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右眼皮,烦道:“我今天眼皮一直跳个不停,难不成还能遇到什么倒霉的事儿?”

  其余人都不敢接话。

  “我出去透透气,这一天天的,总得把我气死。”公孙殷拍桌子站了起来,满腔怨怼。也不让人跟着自己。

  走了没几步,看到执勤站岗的人员,也没有给好脸色。

  等他走了之后,那几个执勤的才开始讨论。

  “这公孙大人这几天心情很不好啊?我每次遇到他都提心吊胆的。”

  “他不过是从笑面虎变成了冷面虎而已,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别说了,小心祸从口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