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穿宠妻无度gl_第319章

鹿泱泱Ctrl+D 收藏本站

  ……

  陈容从屋檐上跳了下来,拐进了公孙殷走进的走廊里,脚步轻盈地追上了前面散发着怨念的公孙殷,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公孙殷回过头,正要骂人,就对上了陈容不怀好意地笑脸:“你是什么人?”

  “我啊,我是来和你谈生意的人。”

  十分钟之后,公孙殷手脚冰凉地从走廊里出来。明明炙热的阳光烘烤在身上,可是却感受不到任何的温暖。

  他竟敢遇到了尸仙?她有着人力不可及的力量。

  “皇甫谨,既然你不待见我,那我也该择良枝而栖。”

  陈小在外边等着陈容,看她跟逛花园似的出来了,问:“怎么样?那家伙嘴硬不?”

  陈容笑着摇了摇头:“在绝对的实力威压下,他知道该怎么选择。再说了,我可是给了他一本修真秘录啊。”这书虽然是陈容自己编著,有点水分,可是还是比寻常的修真书籍要宝贵多了。

  陈小嘴角抽了抽:“你这还真是小气的很。”

  当年陈容为了庆祝自己的修真心法诞生,编著了修真秘录,虽然说名字听起来很高大上,实际上就空间里还有几百册呢。

  “这是价值能够衡量的吗?这可是我的心血凝练。”陈容翻了个白眼,暗道陈小不识货,转换了话题,“我们现在就去看看不夜城所谓的基因改造基地,我倒是有点好奇,出来一趟总得要带点有用的信息回去。”

  陈小打了个哈欠:“走呗。”

第179章 末日尸仙24

  宁阳区。

  “这日子一天天的真是越来越没意思了。”张恭坐在大楼小区里的椅子上, 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脸上胡子拉碴的,说不出来的沧桑感。

  听到有脚步声传来,转头看了过去, 哟呵了一声直起了腰杆, “大当家的回来了啊?”

  陈容忍不住愣了一下:“大当家的?”这浓浓的土匪头子既视感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地看向了陈小,“你怎么净整这些花里胡哨的?”

  陈小哼了一声,插着腰, 十分嘚瑟:“你懂什么?别人的势力都是叫老大或者是主人, 这不是很庸俗很不平等吗?我们就不一样。”她眉飞色舞的解释:“你看我们就像是一个大家庭,你就是大当家, 我就是二当家,而张恭就是三当家。你难道感受不到我们宁阳城的凝聚力吗?”

  陈容不敢苟同。

  张恭看着陈容,激动地搓着手:“大当家,你看我们也这么久不见了,你的修为还是让人看不透啊, 不如来切磋切磋?”

  陈容笑了笑, 毫不犹豫地拒绝:“实力相当叫做切磋,可是实力碾压就死欺负人了。”

  张恭额了一声,有些汗颜,以前怎么没发现陈容这么不谦虚呢?

  “今天我来就是看看你们的情况, 有什么需要的可以直接和我说。”陈容从空间里拿出来一些书籍和法器,给了张恭:“这里劳烦你打理,辛苦了。”

  张恭现在的修为也是突飞猛进的, 一直以来也庆幸自己结识了陈容,所以自己现在才能够与常人无异。在这大陆上横着走都没问题,不过高手的寂寞也是很让他凄苦的。

  “我听说新来了一个有能耐的人?怎么没看见呢?”陈容张望了一下,陈小一直以来的追求者都不在少数,可是没有一个像是这位勇士一样胆大的啊。

  陈小咳嗽了一声,暗戳戳掐了陈容一把,咬牙切齿:“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陈容表情有些扭曲,把陈小的手扒拉下来,捏着她的手腕,“很痛的。”

  张恭看陈容和陈小的互动还是一如既往的情况,咳嗽了一声,“傅秋引在小陈离开的那天晚上就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陈小一瞬间有些茫然,嘀咕道:“离家出走了?她还有脾气呢?”

  张恭深深地看了陈小一眼:“没事,反正她的能耐也没几个人能够威胁到她,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

  陈容看陈小那别扭的神情,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颇为感慨:“人生很容易会产生遗憾,要学会珍惜啊。”挑眉递了个眼色,“算算时间应该也没有走很久,去找找说不定还来得及。”

  “我管她呢。”陈小翻了个白眼,转身就往外边走,还嚷嚷着:“你再不走,我一个人去湖城了。”

  陈容摇头无奈地和张恭对视了一眼,“看来她还要在外边游荡几天,你有事可以找我,我在湖城。”

  张恭心里在盘算着宁阳区和湖城之间的距离,点了点头:“好的。”

  一日奔波回到湖城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陈容踏着月色进了竹园,伸了个懒腰,这里的事务一切如旧,小蛇在水池里被红红摁着欺负。她看到这场面忍不住笑了笑,转眸就看到在旁边躺椅上躺着的楚姜。

  上扬的手一僵,放了下来:“你还没睡吗?”

  楚姜靠着椅子,身上穿着一套红色的睡裙,双腿懒洋洋的搭着。视线放在了陈容身上,“你说呢?今天,去哪里了?”

  陈容抿着唇笑了笑,眼神有些飘忽,“就,去做了昨天没有做完的事情啊。”脑子里突然想起来正事,屁颠颠儿凑近了过去,坐在了躺椅边缘上,“对了,我今天知道了一些不夜城的消息。”

  楚姜抬起手点着陈容的额头,把她推开,笑容有些不怀好意,“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了?”下了躺椅,居高临下地看着陈容,“好好解释解释你和陈小一起出去做什么了?”

  微微弯腰,挑起陈容的下巴,眼神里带了一丝质问:“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陈容:“我???”

  陈容对上楚姜的眼眸,张了张嘴。楚姜的卷发垂在圆润的肩膀上,更加衬托出肤色的白皙。锁骨精致漂亮,一寸寸的肌肤就像是引诱着人去抚摸一样。陈容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沉重了,突然站起身揽住了楚姜的腰,对着红唇吻了上去。

  楚姜推拒了一下,牙齿磕在了陈容的唇上,抵着陈容的肩膀,恼羞成怒,“你做什么?”

  “既然你不相信我,我就证明一下我的清白啊。”陈容抬起另外一只手,垂眸用手背擦去了唇上的血迹,然后又恶狠狠地吻了过去,这回任由楚姜怎么推拒都没有松开。

  “呜……”楚姜垂了一下陈容,慢慢闭上了眼睛。

  血腥味儿在嘴里弥漫。

  暖风吹在脸颊上,和煦的就像是三月春风一样,有什么东西在暧昧的气氛里萌动发芽。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容才松开楚姜,舔了一下磕破的唇瓣,“以后你再质疑我,我就直接这么跟你解释。”

  “你!你以为你这么做让我相信你吗?幼稚!”

  陈容抿了抿唇,垂眸遮挡住眼底的失落。伸出手握住了楚姜的手,然后放在自己的心口上,声音低落了许多,“你感受得到我的心跳吗?”

  楚姜靠着躺椅,呼吸急促了许多,脸上浮起了红泽。手下感受着陈容穷劲有力的心跳,拽回了自己的手,固执地开口:“感受到了,那又怎么样?”

  “楚姜。”陈容正视着楚姜的眼睛,前所未有地认真:“你对我的漠然和抗拒,也会让我难过。”

  楚姜听到她的话,心头一涩,其实……她本意也不是如此。

  “对不……”

  “嘘,你听我说。”陈容打断了她的话。

  “我和陈小、李柔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坦坦荡荡。”陈容的手捧在楚姜的脸侧,脑门抵在她的额头上,“明明你是唯一一个会让我喜欢的人,你总不至于怀疑自己的魅力吧?”

  楚姜怔忡的时候,陈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脸颊上啄了一下,然后姿态嘚瑟地溜远了。

  “你看你还是在意我的感受啊。”陈容回头笑道:“女人就是口是心非。”

  “陈容!”楚姜脸上就像是在烧一样。

  又在装可怜蒙混过关!

  这一夜,陈容因为自己的皮,不得不抱了床被子在院子里面朝夜空睡觉了。

  家庭地位一目了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