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穿宠妻无度gl_第320章

鹿泱泱Ctrl+D 收藏本站

  说来也巧,陈容和楚姜的关系终于有了进度,大清早的丈母娘赵妆就来了。

  陈容还没来得及从躺椅上抱着被子下来,就看到赵妆进了院子,吓得差点掉下来。赶忙把被子往空间里一收,随便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一本正经地拿起了喷壶浇花。

  “楚姜醒了吗?”赵妆一身干练的穿着,拿下墨镜,面无表情地看着陈容。

  陈容故作惊讶地回过头,抬手把头顶翘起来的几缕头发压了下去,“咦,丈母娘怎么来了啊?吃早饭了吗?”

  赵妆嘴角抽了抽:“你别和我装,我知道你是修道者,当世的修道者一个个的城府深的可怕。”她睨着陈容,语气笃定又疏远,“那么你呢?接触楚姜的目的又是什么?”

  “目的?”陈容弯了眸,放下花洒,“丈母娘,你也太瞧不起我了。”

  赵妆终于忍无可忍:“谁是你丈母娘,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

  “大概……二十六?”

  楚姜早就醒了,听到外边的声音推开门走了出来,看到背对着自己的赵妆,又看了一眼对自己笑着挥手的陈容,抿唇叹了口气。

  “你们在说什么?”

  陈容直接绕过挡路的赵妆,过去挽住了楚姜的胳膊,一脸委屈道:“你母亲觉得我对你别有所图,还歧视修道者……虽然她是丈母娘,可是也不能这么不公平地看待我啊。”

  楚姜推开陈容枕在自己的肩膀上的脑袋,觉得她撒娇和红红撒娇也没有两样了。咳嗽了一声:“正经点。”又看着赵妆:“我妈很敬重修道者,所以肯定不会歧视你们的。”

  “那就是纯粹的不喜欢我了。”陈容哼了一声,憋着嘴。

  赵妆有些看不下去了,对楚姜道:“我有事情和你单独说。”心里暗暗恼恨自己上次被陈容言语侮辱了一番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当着她女儿的面给她泼脏水。

  “那我先走了。”楚姜对陈容道,看陈容撒手了,又抬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神秘兮兮地开口:“给我有分寸一点,不然就继续睡外边”

  “哦。”陈容无奈地开口,等楚姜递过来一个眼神的时候,马上露出一个真挚地微笑,“我今天一整天都不出门,什么陈小啊陈大的,都不能够让我改变在家等你的决心。快点走吧,别让丈母娘等久了。”

  陈容伸长脖子目送楚姜离开之后,才松了口气:“这丈母娘该不会搞什么幺蛾子吧?”摸着下巴:“啧,指不准她就想让皇甫谨上位,这都什么末日年代了还搞包办婚姻。”

  这么想着陈容不淡定了。

  “在原本的剧情里楚姜是在更早的时候就和皇甫谨有了婚约,这次虽然延迟了,但是不一定就会消失啊。”陈容想着竟然非常期望江七能够赶紧把皇甫谨拿下,“江七啊江七,你可得争气一点啊。”

  小久找过了的时候,看到陈容正在自言自语,“陈大佬,总算找到你了。纪寒说材料都给你找齐了,问我你什么时候去基地。”说着有些不赞同:“你怎么能做甩手掌柜呢?”

  陈容这才想起自己要锻造炉鼎的事情,一拍手掌,恍然:“我都差点忘了,这两天忙正事去 ,见谅。”

  “这两天你不是一直和老大在一起吗?”小久忍不住开口,难道她什么时候做过正事了?没有吧。

  陈容看穿了他的心思,哼了一声:“你个单身狗,你懂什么。”

  “难道你就不是单身狗……”小久下意识反问,突然觉察过来,目瞪口呆:“你,你该不会真的和我们老大在一起了吧?”

  “你才知道?”

  小久震惊.JPG。

  .

  楚姜和赵妆到了办公大楼,走进了楚姜专属的办公室之后关上了门。

  “上次我和你说过,能够体谅你的压力和责任,可是这才几天,就竟然还被众多势力孤立在外了。”赵妆率先开口,看着楚姜:“现在胡闹成这样,根本违背了你谨慎沉稳的原则。”

  “胡闹?”楚姜抬眸看着赵妆:“在你眼里,我无论如何都是成不了大器的,所以,你还不如不要干预我的事情。”

  赵妆寡淡地笑了一下:“你变了,是被那个修真者带偏了?修行,与天斗与地斗,可是那个陈容像是一个潜心修行的人吗?”

  “我不否认修真者的能耐,可是一己之力能够有多大的力量去与所有人作对呢?”赵妆看楚姜不为所动,抿了抿唇:“你不想妥协,可是也要明白过刚易折的道理,如果不是现在湖城的处境岌岌可危,我也不会特意来找你。”

  楚姜沉默了一会儿,果决地开口:“我不想和你谈这种事,我已经有自己的判断力,我相信我没有错。”

  楚姜从小到大都是优秀的,在父母强大光环下被否认到现在,还是无可避免。

  “好。”赵妆看出了楚姜的变化,点了点头,坐了下来,“那我们就谈谈私事,以母女的身份。”

  楚姜呼了口气:“说吧。”

  “你和陈容不合适。”

  “你只是一个局外人。”楚姜皱起了眉头,看着赵妆,语气有些轻蔑:“你以为就凭你轻而易举的一句不合适,我就会听你的,去和不夜城联姻?”

  “你不要太叛逆,我都是为了你好。”赵妆以为楚姜是故意和自己作对,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心情,“她是一个女的,你们在一起符合伦常吗?”

  “而且最重要的是,陈容是个修道者,她打哪里来,是什么身份,你知道吗?如果她对你是别有企图呢?”

  “这是末世。”楚姜语气冷了许多,“如果你非要在这种事情上争论,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是我配不上陈容。你以为皇甫谨那样的人,能够和她比拟吗?”

  “对她那么自信?可是别忘了你要保护湖城,你觉得,她赢得了皇甫谨吗?”赵妆的态度也急躁了许多。

  “除非她不想赢。”楚姜笃定。

  赵妆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语气终于颓了一些,“我不是不想你好,只是怕你因为孤独和叛逆曲解了真实的心意,在末世,人性和感情太不值钱了。你能保证她对你也是真情实意吗?”

  “你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我。”楚姜垂眸,睨了赵妆一眼,走出了办公室。

  赵妆在空荡荡地办公室叹了口气。

  楚姜走出大楼,一个人站在巨大的树荫底下,阳光从繁茂的枝干间透下来,洒落了一地的流光碎金。

  她已经渐渐地不在意赵妆对自己的评价,之所以生气,不过是不想听到赵妆否认陈容的话而已。

  陈容高调的出现,带着满身秘密,实力强大却刻意收敛锋芒,甚至挑不出什么缺点,像是一个无害又温润的影子一样陪在了自己的身边。可是偶尔透露出来睥睨一切和桀骜不驯的气质,又让自己对她揣摩不透,也没有底气相信她所说的感情。

  楚姜握紧了手,长长地呼了口气,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也消失的七七八八。

第180章 末日尸仙25

  不夜城。

  傅秋引当时伤势未愈, 离开宁阳区没多久就晕倒在地上了,只记得昏迷前最后看到了一个女人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所以是你救了我?”傅秋引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女人,琥珀色的瞳孔微微的缩了起来,“我见过你。”

  “没错。”江七脸色淡漠, 抬眸正视她:“我是不夜城的人。你是从宁阳区出来的吧?”她看傅秋引要说别的, 率先打断了她的话,“你不必着急否认,我知道你是修行者, 修行方式和我认识的那个人, 是同一种。”

  江七开门见山:“你认识陈容吧?你的修炼方式,是她教你的?”

  傅秋引和陈容从未见过面, 虽然知道她是大当家,可是也提不上认识。而且不夜城终究是敌对势力,便直接否认:“不认识。”

  “本来我救你,只是想从你这里知道点陈容的事情。”江七抿了下唇,觉得自己浪费精力救回来这么个人实在是浪费时间, 更何况还是自己的敌人。

  傅秋引回道:“就算你不救我, 我也死不了。”

  “呵。”江七脸色淡淡,“我见过的白眼狼多了去了,说起来,我的道行可比你高的多。可惜, 我最讨厌做亏本的事情。”

  “那又怎么样?”傅秋引完全不在乎。

  江七语气有些讥讽:“你觉得你能够有把握从我手底下活着出去吗?”

  她自重生以来,虽然也吃了苦头,但好歹也是顺风顺水的, 真是难得遇到这么一个说话噎死人的角色。

  “原本你不该出现,可是你既然出现了,那就是有必要的存在意义。”江七呼了口气,“说到底我们也算是一路人,不如合作,各取所需,怎么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