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穿宠妻无度gl_第321章

鹿泱泱Ctrl+D 收藏本站

  “我想,你既然重伤离开宁阳区,估计也是面临这一些困境吧?”

  江七并不是一个善于谈判的人,在傅秋引身上已经耗尽了耐心。

  傅秋引沉默了一下,点头:“好。”

  .

  此时此刻,陈小在房间里发霉。

  她趴在窗台上,一如既往地看着楼下发呆,以前在宁阳区的时候她也总是趴在窗户上,可是那时候却总是能够看到讨厌鬼傅秋引在楼下。

  要么呢,就是出现在她身后问她,“今天想吃什么?”亦或是其他的无关紧要无聊透顶的话。

  “以前就跟个跟屁虫一样,哪哪儿都有你,现在反而不知道死哪里去了。”陈小锤了一下窗台,不过她一个优秀的统子才不会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烦恼。

  “嗤,你以为走了我就会在意你吗?天真。”

  陈小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跟中了邪一样,以前对傅秋引不屑一顾的,可是现在又找虐一样的让自己糟心,“肯定是我对打伤她的事情耿耿于怀,算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道个歉,当然,我只是为了自己的良心安宁。”

  陈小闭上了眼睛,作为一个开挂选手,她想要知道傅秋引在哪里实在是太简单了。过了几秒钟睁开眼睛,有些迷惑:“不夜城?”

  脸色一变:“该不会是被抓去做研究了吧?”

  陈小这时候也顾不上高手的尊严了,赶紧去救人。

  “你要去哪儿?”陈容看到陈小急匆匆的,拦住了她。

  “我……”陈小没成想会碰到陈容,心里也不想说自己要去做打脸的事情,撇开视线:“我能去哪儿,我出来锻炼身体呼吸新鲜空气。”又问:“你怎么来这边了?”

  陈容没看穿陈小的心思,叹了口气:“我特意来找你的,有事需要你帮忙。”

  陈小眨巴眨巴眼睛:“恩?”

  “就是……”陈容心虚得咳嗽了两声,“帮忙去锻造炼丹炉,毕竟现在人手不够,所以……”

  “哦!你是想让我去帮你打铁?你不要脸的吗?”陈小恍然大悟,指着陈容道:“你真当我是什么廉价劳动力啊?我帮你是情分不是本分哦!”

  陈容听她都要上升到道德层次了,赶紧打住:“我只是说说而已,告辞,打扰了!”

  “站住。”陈小叫住她,“这事儿得开钱。”

  陈容舒了口气:“那你不早说。”

  陈小心里想着,那傅秋引的能力不低,不夜城也没有人能够困得住她,兴许她就是躲在那里等着自己低头呢。

  就这么又过了十五六天,炼丹炉赶出来了,陈小一时间空闲下来反而又坐不住。倒是这段时间和训练基地的人打成了一片。

  “我终于可以下岗了。”陈小看着最后的炼丹炉检测完毕,伸了个懒腰。

  纪寒倒了杯水,走过来递给了陈小,“这段时间辛苦了。”

  “没事,反正你们队长给我钱了。”陈小喝了一大口水,舒服了许多,“我只是迫于生计而已。”

  纪寒笑了笑,没有点破她的话。

  陈容拿着个白色的手帕擦拭着手,走了过来,头也没抬,“今天下午大家都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开始教你们怎么控火,到时候的耗能比较大。”

  等人散了,拍了拍陈小的肩膀,“和我一起去开会,有个人,你认识的。”

  “我认识的?许纪眉?”陈小歪着脑袋想了想:“她不是说要去游历千疮百孔的大地感知人性的温度吗?”

  陈容露出一个高深莫测地微笑:“不是,是傅秋引。”

  陈小突然表情变得僵硬了起来,“傅,傅秋引?”

  “没错。”陈容语气和缓地解释,有些好奇:“而且她这次是代表不夜城来的,为的是两城谈判,同行的还有江七。”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陈容挑眉:“我觉得她们两个不是来谈判和解,更像是来挑起战火的。”说着拍了拍陈小的肩膀,“你到底对人家做了什么,逼的人都投靠不夜城了。”

  陈小心里有些窝火:“那我怎么知道,好好的大白菜硬是被猪拱了!”

  陈小跟着陈容匆匆去了办公大楼,推开会客厅的门,果然看到背对着自己坐着喝茶的傅秋引。她的脚步突然有些沉重。

  “你们凭什么会觉得我会和一个言而无信势力谈判?”楚姜正低着头抚着一颗圆润的玉石,“害怕湖城会对你们构成威胁?”

  陈小被陈容拽了一下,回过神跟着她分别坐在了楚姜身边的位置。

  陈小抬眸看着自己对面的傅秋引,可是人家却跟不认识她一样,精致好看的脸上满是冰冷和疏离。身上穿着妥帖得体的衣服,修长的手放在文件上边,对楚姜的话若有所思。

  “这谈判也要有谈判的模样啊,你们不夜城向来无利不起早,为的是什么?说出来吧,不必绕弯子,我们明码标价的谈。”陈容懒洋洋地靠着椅背。注意到楚姜的视线,支着下巴转向她露出一个微笑。另外一直手从桌子上伸过去摸住楚姜的手,在她手心里挠了挠。

  “媳妇儿你说是不是?”

  楚姜无奈地撇开目光,忍不住勾了一下嘴角,“正经点。”

  江七复杂地看了一眼陈容:“我们听说你们在研制异能激素,我们不夜城也有这个项目,不如整合资源一起研发。”

  陈容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你是被派来试探我们的嘛?你也不想想,且不说公事,就是私事上我们也不会答应啊。”

  “我,城主夫人,曾经惨遭你暗算,怎么可能还和你合作?”

  楚姜忍不住看了陈容一眼。

  “城主夫人?”江七嘴角抽了抽,虽然知道陈容离经叛道的很,也不想和她多费口舌,“我知道你们得到了第七项激素,我们的目的就是这个。这文件上是合作条款,你们可以好好考虑。”

  “另外……陈容,我有点事情想和你单独谈谈。”

  陈容叹了口气,语气里有些遗憾:“现在服软可来不及了。”

  “傅秋引,你去外边等我吧。”

  办公室只剩下二人。

  陈小出了办公室,看傅秋引一个人往走廊尽头走,

  “傅秋引!”陈小跟了过去,凶巴巴地开口:“你给我站住!”

  傅秋引脚步一顿,微微侧眸,可是只是犹豫了一下就继续往前了。现在已经不一样了,她已经不会再……在原点等着。

  陈小心里憋了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咬了咬下唇小跑开始追,两个人的脚步声在安静的长廊里格外突兀。

  “傅秋引你这个小气鬼,你至于吗?我跟你道歉行不行?我不该打你,我错了!”

  “你装作不认识我,还不理我,幼稚不幼稚?”

  “喂!傅秋引我跟你说话的!”

  ……

  傅秋引没有回头,嘴角带了一丝自嘲地笑意。忍下了想要回头的念头,她不是不肯放下尊严。在陈小面前她早已经没了任何尊严了。

  “傅秋引。”陈小跑过去拉住了傅秋引的胳膊。

  傅秋引的身影隐没在阴影里,垂落在身侧的手缓缓握紧,“松手,别碰我。”

  “我就碰你怎么了?”陈小话音刚落就被傅秋引甩开了。脚下踉跄了一下,直接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脑后勺也磕了上去。

  “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