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穿宠妻无度gl_第322章

鹿泱泱Ctrl+D 收藏本站

  陈小只觉得眼花缭乱脑子里轰的一声。

  傅秋引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在陈小磕碰上去那一瞬间,就转身把她拉进了怀里,抬手覆在她的脑后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要推你,疼不疼?”

  最后一句已经是心疼到所有伪装都瓦解了。

  陈小的脑袋埋在傅秋引的怀里,抬起手抱住了她的腰肢,莫名其妙的委屈,“疼。”又问:“你为什么要去不夜城?”

  沉默了良久。

  “我只是在想……”傅秋引觉得喉咙有些苦涩,“如果我站在你的对立面,会不会让你多看我一眼,高看我一眼……”

第181章 末日尸仙26

  陈小忍不住松开了傅秋引, 语重心长地开口:“你这样是真的像个变态。”

  原本浪漫的情绪一瞬间消失的彻彻底底。

  “反正我不讨厌你。”陈小别扭地说,仓促抬眸看了傅秋引一眼,“我住在第九栋,你住我隔壁, 不准再去不夜城了。”怕傅秋引又胡思乱想, 问:“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傅秋引抿了抿下唇,老老实实地点头。

  陈容在办公室里和江七大眼瞪小眼。

  还是陈容先沉不住气:“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待的太久, 别人还以为我和你聊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呢。”

  “你是重生的?”

  “差不多吧, 不过我已经不是原来的人了,你呢也不需要有什么心理上的膈应, 我对你而言就是个陌生人而已。”陈容摊手:“而且我也知道你们不夜城的激素出了问题,所以才会想要觊觎第七项激素,我建议你们最好赶紧停下来,不然……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她的内应公孙殷早就已经告知她这件事了。

  之前红红的产生就是因为不完美的激素,而且还只是偶然出现的, 而不夜城大批量投入使用, 会产生的后果显而易见。

  “原来如此。”江七解开了心底的疑惑,果然她的猜测是正确的,即便是重生,性格不至于会截然不同。心底对于原来的姑姑愧疚的措辞也没有说出口。

  “其实我……算了, 我走了。”

  她其实很期望原本的姑姑还活着。

  陈容在江七要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道:“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江七回过头:“什么事?”

  “你和皇甫谨是天定的姻缘,你一定要把握好缘分, 不要让他去祸害别人。”陈容真挚地开口。

  江七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这回见面还是很赚的,就譬如说湖城又白白地添了一个劳动力。

  晚上陈小悄悄咪咪找陈容出去聊天谈心,顺便把自己和傅秋引白天的事情说了一下。

  陈容一听忍不住开始指责陈小了,语气很不赞同:“你这样不拒绝也不负责,明明知道人家对你的态度,你还钓着装傻,你这样和个渣女有什么区别?我们好歹认识那么久了,你就不能学学我吗?”

  “我怎么了我?”陈小一挺胸脯吹胡子瞪眼:“你以为我会像你一样,每天只知道谈情说爱吗?我告诉你,谈情说爱什么的……”语气加重了几分:“可以是次要的!”

  “你以前说的是,你不需要爱情。”陈容嗤了一声,一副看透一切的表情:“你万年铁树好不容易开花,可不要因为自己作给作没了。”

  陈小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嘟囔:“我们不一样,我就算是和她在一起,那也是很短暂的。”

  陈容毕竟是个外人,不知道陈小内心的真实想法。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望天:“我相信你能够自己处理好的,我媳妇儿还在等我回去睡觉,失陪了。”

  陈小颇有些哀怨地看着陈容的背影,“虐死单身狗。”

  日子就这么有条不紊地过。

  相对比于其他城池出现各种问题,湖城虽然是被边缘化了,但也算是置身事外,独自美丽。实力节节攀升。湖城的修道者也越来越多,药田也建起来了,炼丹者虽然不多,可是不求太高品质倒也慢慢地走上正轨。

  泽水工程也进行的很顺利,马上就要收尾了。

  陈容每天带领着人到处巡巡逻,闲来无事就养养小动物,十分自在。

  中午楚姜等着陈容一起吃饭,不过饭桌上却多了另外一个人——赵妆。

  陈容看了楚姜一眼,心道这不会是鸿门宴吧。坐下之后笑道:“伯母来了怎么不说一声,我好早点过来打招呼。”

  “伯母?”赵妆哼了一声,语气不善:“你现在是要不负责,和我女儿撇清关系了?”

  “自然不是,丈母……”陈容正要开口,突然被楚姜踩了一脚,忍住疼心领神会地改口:“妈,我刚才是嘴误呢。”

  赵妆的脸色这才缓和了,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对陈容道:“我之前一直在不夜城的研究室里带领着诸多研究人员工作,末日之前就已经开始,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强化体格的办法。”睨了陈容一眼:“倒是你,随随便便就得到了药剂,还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方法提升体能。”

  陈容一愣,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丈母娘是夸她呢,还是损她呢。

  而且她还是头一回知道不夜城的那个联合实验室带领者是赵妆,当即热切道:“你这话就客气了,如果你想要那些功法,我完全可以给你一份。不过药剂不行……那是我送给楚姜的见面礼。”

  赵妆哼了一声,不过倒也没有什么恶意,“你以为我是为了这事儿来的?我再怎么糊涂也不会胳膊肘往外拐。我现在已经离开了不夜城,来这里住几天,之后就要走了。”

  赵妆对楚姜一直是否定式教育,可是说到底还是向着楚姜,也打心眼儿里为了她好。她们这些搞科研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命呜呼了,她丈夫就是那么早早的去世的。所以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可靠的人让楚姜托付终身。

  陈容笑呵呵地接话,得到了丈母娘的认可自然是开心的,那么也就只差一个仪式了。

  “我们没有经历过什么生死,我也不会让楚姜陷入任何危险的境地,你放心吧。”

  赵妆看着陈容年轻又坚定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又喝了口水,鼻尖有些酸涩,吸了口气:“如果让我知道你只是玩玩而已,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楚姜受不了这么煽情的场面,夹了菜给赵妆:“吃饭吧。”

  赵妆却摇了摇头,开始说另外的事情:“听我说,不夜城出现了很多怪物,那些东西似人非人,威力强大而且毫无理智可言,数量还在增加。这件事虽然隐瞒了下来,可是却是我们研究人员的过失,后续的事情必须要亲自去处理好才行。”

  “你们暂时不要去北方,静观其变吧。”

  陈容侧眸看到楚姜握紧了筷子,可是没有说话,大抵也明白了她的心思,咳嗽了一声:“这个问题你不用担心,我最擅长的就是收付怪物了,你先在湖城住下吧。”又高深莫测地笑了笑:“皇甫谨一意孤行,到了这种地步,我倒也好奇他会如何收场。等到他支撑不了的时候,就是我们湖城的舞台了。”

  “你一定要把这个机会让给我们。”

  赵妆嘴角抽了抽,发现陈容倒是自信的很。

  楚姜也点头:“没错。”想起了和陈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问:“当初在桑市遇到的那两个怪物,一个是你收付了,另外一个是死在你手里的吧?”

  “是啊。”陈容说到这个还懊恼不已,啧了一声:“当初刚修行没多久,实力不济,如果再来一次,我觉得我可以一手一只小怪兽。”

  楚姜垂眸笑了,“做人还是要谦虚点的。”

  “这里又没有外人,媳妇儿你夸夸我怎么了?”陈容声音温柔了许多,眼巴巴看着楚姜,撒娇的语气,“我在外边一定会很得体的。”

  楚姜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脑袋,语气敷衍:“嗯,你最优秀了。”

  吃了饭之后,陈容和楚姜一起回了竹园,而丈母娘就在别处住下了。

  “我有件很严肃的事情和你商量。”

  楚姜脱下外套,看了眼陈容:“什么事情?”

  “我觉得吧,之后肯定会遇到一些危机的,我怕我到时候分身乏术保护不到你,所以你必须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才行。”陈容眉头微微蹙起,很认真地和楚姜说。

  “所以呢?我又不是什么花瓶,我还保护不了我自己?”楚姜眯了眯眼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