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穿宠妻无度gl_第323章

鹿泱泱Ctrl+D 收藏本站

  “不,我的意思是,你需要更加强大才行嘛。”说着搬了个小板凳坐下,“我觉得你可以考虑考虑修真快速入门,我写了一本书,可以给你看看。”

  “哦?”楚姜倒是对她写的书感些兴趣,伸出手:“拿来我看看。”

  陈容赶紧颠颠儿把书给她。

  楚姜看着手上薄薄的书,嘴角抽了抽:“陈氏顶尖双修心法。”翻开第一页,“首先,对陈容说,我爱你。然后给陈容一个热情的抱抱……”楚姜毫不犹豫地合上书,“陈容,你逗我玩呢你。”

  陈容无力反驳:“我是认真的啊,如果你不拘小节,那么也可以考虑从第二节 开始学。”

  楚姜将信将疑地翻开第二节 ,脸色突然红了,没好气地合上:“我看你就是个流氓!”

  陈容抓了抓头发,一脸的为难:“如果你接受不了这种尺度,这书下半册就比较清水了。”

  楚姜再次翻开,后边的内容确实正常,她都怀疑这后半册才是正文,是不是陈容故意篡改了书。

  陈容本来低头看书,突然察觉到楚姜的视线,撇过脸对上她狐疑的眼神,忍不住道:“怎么了?我真是个正人君子啊,你看看我真挚的眼神好不好?”

  楚姜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抬起手捏了捏陈容的脸颊,“真好奇你的脸皮是吃什么长的那么厚的。”

  陈容一本正经地回答:“这可能是天赋。”

  又过了几天。

  不夜城终于开始传来了出现异变的消息,甚至殃及到了周边的城池,不过却机智地选择推锅给了旁边也是独自美丽的宁阳城。

  陈小得知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这厮真是不要脸,恬不知耻,我们宁阳城会不要脸到出去烧杀抢掠吗?真当自己那么大魅力啊。我们的城民可都是要努力修行争取飞升的。”

  傅秋引站在她旁边笑着颔首。

  陈容拿了把扇子摇了摇:“这都不是事儿,反正最后他们知道宁阳城和湖城是一帮的,肯定会很惊喜的。”又抬头望了一眼日头:“今天可是泽水工程竣工的日子,等会儿把舍利珠沉下去之后,湖城就和其他势力都不一样了。”

  这里会诞生出新的、延续生命的资本。

  楚姜换了身正式的衣服,在时间到了的时候穿过人群走上台阶,一步步走踏上了高台。陈容站在台下看着她,笑着挥了挥手。

  楚姜回以一笑。

  阳光正好。

  楚姜走到了最顶上的观景台,看着脚下还未合上的人造蓄水池,几乎是搬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湖泊过来。乌泱泱的人群围绕在底下,气势磅礴。

  楚姜呼了口气,把脖子上的舍利珠取了下来,摘下了珠子捧在手心里。珠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独特的流光和寒意。她伸出手,珠子从手里落下,不过眨眼之间便坠入了深渊之中。

  陈容率先鼓掌,大声道:“好!”

  其余人的情绪都很高昂。

  “我们湖城从今天开始就有纯净的水源了!”

  “再也不用节约用水了!”

  “城主大人我爱你!”

  ……

  陈容眉头一皱,无语道:“谁说爱我媳妇儿呢?光天化日的怎么这么不讲究?”

  小久忍不住道:“别人不过是表示自己对老大的敬重,大佬你别那么认真啊。”

  “这事儿没得说,就算别人是认真的也没用,这辈子竞争不赢我,下辈子也不可能。”陈容语气十分嚣张跋扈,不过幸好也只是她身边一圈人听到了。

  这些人在承受狗粮暴击的同时,也只能捂着小心肝儿腹诽,这人好想打死,可是打不赢怎么办?

  小久叹了口气,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你这样,是会被排挤的。”

  楚姜在高台之上,看着底下,突然开口:“大家安静一下,我有事要说。”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不过也有些在低低议论的。

  楚姜在人群里准确的找到了陈容的位置,看着她:“一直以来,城里都有一些关于我和陈容的谣言,我想解释一下……其实,我确实已经和陈容在一起了。”

  众人:“???”

  感情您以为我们还不知道呢?

  陈容笑了笑,大声道:“那你什么时候才能嫁给我呢?”

  楚姜挑眉:“随时可以。”

  “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了恶意。”小久吸了吸鼻子,故作娇弱:“我走了,我不配和你们站在一起。”

  陈小和傅秋引站在一旁看热闹。

  陈小抬起手遮挡住了头顶上的太阳,呼了口气,语气懒散,“小傅啊,你看看你天上的太阳,像不像昨天你说过要给我做的猪蹄呢?”

  傅秋引抬起头看了一眼,点头:“嗯,真像。”

  众人:怎么睁眼说瞎话呢!眼睛不需要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啊!

第182章 末日尸仙27

  不夜城。

  江七匆匆忙忙地走进了办公室, 看着皇甫谨,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你不是说已经停止了吗?为什么还不死心的去拿人做实验?现在满城人心惶惶,你还能够安心地坐在这里?”

  皇甫谨抬起手, 捏了捏眉心, 觉得疲倦:“你先下去吧,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件事。”

  江七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现在外边到处都是怪物, 死伤无数, 连周边的城池都接连遭遇了袭击。

  “研究人员都已经离开了。”江七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现在必须要有应对之策。”

  皇甫谨靠着椅子:“原本万无一失,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世界上哪有什么事情是万无一失的?这不该你的风格。”

  “你也想离开不夜城吗?”皇甫谨抬起了深邃的眼眸直视着江七,“反正你, 从来没有对不夜城有过归属感, 要离开也很容易。”

  “我之所以留下, 是因为我欠你的。”江七眼底有些失望,转身离去,在门口停下了脚步,“如果事情放任下去,只会葬送你一手建立起来的不夜城。”

  皇甫谨看着江七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公孙殷走了进来,“如今怪物有三十一只, 分别四散去了不同的城池,我们已经绞杀了两只,可是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原本异能军就是不夜城的核心力量,结果全部变成了怪物, 可谓是雪上加霜。

  “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情吗?”皇甫谨吐了一口气,双手交叠撑在额头上。

  “宁阳城的人送了信件过来。”公孙殷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放在了皇甫谨的面前,抿了抿唇,脸色凝重:“我先下去查看情况。”又道:“现在有几个怪物在逼近大楼,你还是尽快离开吧。”

  抵挡一个怪物已经是勉强,何况是五六个一起来。

  皇甫谨打开写有张恭两个落款字的信,扫了一眼就丢在旁边了。

  “在下尸皇张恭,特意通知你速度带着你的人撤出不夜城,一天之后,宁阳城三百号尸修将准时抵达,另外尸仙随到,若不想所有基业毁于一旦,建议你选择战术撤离。”

  他有些怔忡:“宁阳城,原来不知不觉见身边已经有了这么大的一个威胁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