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穿宠妻无度gl_第325章

鹿泱泱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令大家大跌眼镜的是,陈容的高人形象维持了不出三秒钟就颠颠儿跑过去抱住了楚姜一通腻歪。

  “嫁给我吧,我拿不夜城做聘礼。”

  不夜城确实是末世最中心的城市,这话说出来虽然轻描淡写的,可是换个说法就是把最高的权势用来当聘礼了。

  楚姜看着她满脸的狼狈,拿了个帕子耐心地擦拭她脸上的血迹,“没受伤吧?”

  “没有,区区小怪兽,不成威胁。”陈容抓住她的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看今天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都在这里,你不给个明确的回答吗?”

  楚姜对上她期待清亮的眼神,忍不住笑了:“我当然答应你啊,我说过,你想和我结婚,随时可以。”

  陈容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扩大,对着楚姜的额头就是一个猛亲。

  “你干嘛呢,稳重一点。”楚姜推好开陈容,有些不意思:“那么多人在,你还真不要脸啊?”

  在外人看来这个场景就像是。

  为了哄心上人开心,顺手去杀了几十个怪物,顺手再拿了个城池,随随便便的——人比人气死人。

  赵妆听说陈容来了,也特意过来了。

  “妈,下午好,晚饭吃了吗?”陈容喜滋滋地开口。

  赵妆嘴角抽了抽:“你怎么每次都问我这样的问题?”不过吐槽归吐槽,她对陈容还是十分满意的,从怀里拿出一张日历,“我看下个月三号就是好日子,到时候结婚吧,大家都来喝喜酒啊。”

  “好的好的。”

  “能沾喜气真是我们的运气啊。”

  “天造地设!实在是天造地设!”

  ……

  不夜城楼顶。

  一轮皎月。

  陈小坐在天台边上嗑瓜子:“这里的瓜子好难吃啊,明年春天,你给我种一片向日葵吧,这样到了秋天,我就可以有新鲜的瓜子吃了。”

  傅秋引看着陈小被皎洁月光照耀的头发,“嗯。”

  月色拥抱着千疮百孔的大地,可是新的希望却在慢慢地萌芽。

  于此同样的场景下,江七抬起头看着月亮,“今天的月亮真圆,我前世被你救的那一次好像也是这样的场景。”

  皇甫谨笑了笑:“能把前世的事情慢慢说给我听吗?”

  江七呼了口气:“当然可以,反正现在我们这些闲杂人等,有的是时间。”

第183章 结局

  陈容这次从原世界离开之后, 没有直接进入另外的世界,而是从位面世界脱离了。

  世界一片黑暗。

  “咦,这是怎么回事?”

  “试炼到此结束,恭喜您, 获得进入上层位面的资格。”

  “请选择, 接受或者欣然接受。”

  陈容听着耳边冷冰冰的声音,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不过这几个世界的记忆都走马观花一般的从脑海里穿过。甚至出现了一段她曾经没有的记忆。

  “原来如此。”陈容笑了笑, 毫不犹豫地开口:“我拒绝。”

  “你确定?你拒绝的是永生的机会, 你难道不想做主宰万物的神吗?”

  “嗤。”陈容笑了一声:“我好歹也要把下位面这一世该尽的责任尽完吧?”

  “……”

  混沌明晰,声音渐渐地远了。

  陈容睁开眼睛, 床头是正在响的手机闹钟,她从床上起身,走进了洗漱间看着镜子里变得更加沉稳的自己,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希望你能够遵守约定。”

  明明知道人生短暂, 却还是选择了过眼繁华。

  走到窗户边拉开了窗帘, 看着外边熟悉的世界,“早上好啊。”

  上层位面。

  系统的神魂陈小也脱离了出来,化身成了一个少女,走出控制室, 伸了个懒腰。

  有人和少女打招呼:“祥瑞大人这次亲自出马,觉得我们的系统怎么样?可否需要什么完善的?”

  祥瑞点了点头:“挺好的,就是宿主有点没良心, 我建议你们增加对系统的权益保护,譬如说惩罚宿主之类的。”她顿了顿,神秘兮兮地开口:“对了……那个傅秋引不是虚拟人物,也是上层位面的神魂进入的,你们知道吗?”

  “啊?”管理人员愣了。

  祥瑞摸着下巴开始问责,眯着眼睛有些威胁的架势,“搞出这么多的不确定因素,是不是太过草率啊?”

  “大人,我们不知道啊。你是不是看错了?除了顶层的管理者没有人能够直接进入世界,而且除去你和陈容之外也其余人的记忆都会重置。”

  “你们的管理者啊……”祥瑞若有所思地点头。

  那人嘶了一声,状若不经意地响起,“说起来我们的领导好像就是叫傅秋引啊。”

  祥瑞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屑:“怂货。”

  而上层另外一处,寒冷的池子里的冰榻上,云泷也睁开了眼睛。脑子里回闪过所有世界的记忆,从寒冷的池子里慢慢地走了上去。

  她要去赴约了。

  祥瑞特意来找云泷,结果扑了个空,身后跟着万年面瘫傅秋引,“云泷大人可真是……当初和陈容分开的时候,闹得自己陷入了沉睡,结果我们想出个法子让她们复合了,她都没感谢我呢,就直接走了啊?”

  傅秋引点了点头:“今天是凡世的情人节,也是她们的赌约日。”

  说起来,陈容以前也是上位面的人,和云泷之间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不过——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祥瑞听到傅秋引的话,眼睛一亮:“情人节?我们走,赶早去当电灯泡儿,陈容那货以为不回上位面就可以不还钱了吗?她可是还欠我一笔巨款呢。”

  傅秋引看着明若骄阳的祥瑞,撇开了视线:“现在的陈容只是个普通人,就算是卖肾也还不起。”

  “你抓住我的话的重点了吗?我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吗?我的意思是我要去当电灯泡。”祥瑞没好气地纠正,问:“你就说你陪不陪我去吧。”

  傅秋引有些无奈,可还是顺从她的话:“去。”

  祥瑞心满意足地笑了笑,抬手点了点她的鼻子,“孺子可教也。”

  傅秋引退后了一步,耳根也泛红了,“你不要对我动手动脚,我当时在那个世界里是记不清事情……”

  祥瑞歪着头看她:“那你还喜欢我吗?”

  傅秋引没想到祥瑞问话那么直接,咳嗽了一声,撇开了视线:“喜欢。”

  “那不就得了。”祥瑞哼了一声,满脸娇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