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红楼做贾赦_第10章

法式杂鱼汤Ctrl+D 收藏本站

一切都晚了!

谁也挽不回!

荣国府全体总动员。一个个火烧眉毛似的窜得老高。算账的清点家底,跑腿的砸锅卖铁,掌勺的省吃俭用,务求把一文钱掰成两半来充数。直忙到腊月二十二,贾赦捂着屁股可怜兮兮地交上了三十一万七千八百六十二两白银并一摞来不及卖的地契、房契。

皇上被贾赦胆战心惊的小眼神看得胸闷气短。哭笑不得收了三十一万的整数,把零头和房地契给他揣回去,温言表扬了一番,又劝告他剩下的不急着还,留着过日子,重点是养好伤赶快回来当差。

等贾赦一瘸一拐走远了,皇上令夏炳忠从他的私库中取出九万两连同贾赦上交的三十一万一并送去户部销账。户部尚书正是徐璋。他是知道荣国府欠了多少的,更因为前阵子下聘知道荣国府家底有多厚,见贾赦一下子交出四十万两,顿时老泪纵横。天啊!他可怜的徒弟该不会两袖清风流落街头了吧!

一下朝,徐大学士忙忙地赶回家取银票,又匆匆跑去荣国府探望徒弟。一看到贾赦无精打采,小脸蜡黄趴在床边喝稀粥,差点儿哭出来。

贾赦惭愧的表示,自家流动资金花光了,老师的孙女儿嫁过来要受苦了。徐大学士赶紧劝慰爱徒,重点强调自家家风崇尚艰苦朴素,孙女儿更是个中楚翘,不怕苦来不怕累。好话说了一箩筐,总算让贾赦肯把脑袋伸出来了。看看天色已晚,徐大学士决定先回去,改天再来。临走前留下厚厚一叠银票说是压岁钱。贾赦眼泪汪汪收下了,抖着嘴唇咽下了感激。

第二天,大师兄送来三千两银子并成斤的过年用的鸡鸭鱼肉,猪兔鹿狍。

下午,史侯夫妻抱着小湘云来,送了几大箱子东西。史家也有欠款,可是不多,只有十二万两,史家兄弟现在还比较齐心,又没分家,帐上也还丰满,三兄弟一合计,老大出六万两,老二老三各出三万两,一口气还清了事。史大老爷因为前阵子都忙着在自家查账,没顾得上贾赦,现在消停了,赶紧来探望。

陆陆续续的,京中各家交好且自顾有暇的大人们都帮了不少。年纪大、资格老的都说是压岁钱,不许谢更不许还,不然就恼了。差不多的人家怕直接送钱可能伤害到贾赦敏感(?)的自尊心,就变着法儿的给东西。

宫中,皇上、太后、皇后都有大批赏赐,指名说是给干女儿/干孙女儿的节礼。贾赦无语的看着面前一人多高珠光宝气的纯金镶红宝大花瓶想:“这东西到底是迎春能用上还是惜春能用上?拿来潜水吗?”

最让贾赦目瞪口呆的还是林家上京送年货的车队。浩浩荡荡几里长,吃的、穿的、摆的、用的一应俱全,并且年龄段跨越广范,从两岁到八十二都用得上。更震惊的是,林家大总管林忠塞给他的一盒子十万两银票和林母一句轻描淡写的“先用着,不够就说,我这还有”。贾赦在寒风中独自凌乱。林家,到底是多有钱啊?这么随随便便撒了十万两不当回事?就连先前没分家时的荣国府也没有这等气魄啊!贾赦的嘴彻底合不上了。他现在就想知道“一草一木皆用贾家的”林妹妹到底散出去多少财,而照拂孤女照拂到人家分文不剩的贾家又有多厚颜无耻,天打雷劈?

贾赦绝对是朝鲜族的——狗肉不能过夜。拿到救济金第一时间跑到宫里求见。也不想想自己这么短时间又筹到款项会不会惹皇上疑心他结党或是受贿再不然是贪污。

皇上很无语。只见过大过年赶着借钱的,就没见过大过年非赶着还钱的。看着前两天还蔫的像朵被踹了三脚的小雏菊,今儿就笑得跟朵波斯大丽菊似的贾赦,皇上扭过头捂住脸:自己为这么个玩意儿操心担忧是不是就像傻瓜一样可笑?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贾赦哼着不着调到不靠谱的“今儿真高兴”,屁颠屁颠扑出宫门窜上马车一溜烟儿往家跑。那里有他亲爱的家人,温柔的妻子,懂事的儿子,贴心的女儿,活泼的侄孙,可爱的包子。还有他最爱的,丰盛的,终于不欠债了的——年夜饭。

☆、元春决断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又开始插叙了。这几章都是参杂在前几章中发生的事,大家注意时间哦,不要混乱。等插叙结束接着正文时会有提醒的!

  太子在平安州绝望自尽的那一刻,秦可卿正在披红挂彩的贾府正堂拜天地。

要说太子对这个女儿也算是尽心尽力了。虽然不能让她认祖归宗,但太子女儿应有的享受她也差不多全得到了。那些吃穿度用无不是常人难得一见的珍品,就连婚事,虽因门第之别嫁不进侯门公府,只能屈就一个八品小官之家,但太子为了让女儿婚礼好看一点,不惜动用关系给女婿捐了一个龙禁尉。

这下,可捅到马蜂窝了!

原本官场上就有子职不过父职的潜规则,而贾珠一入仕就是五品,高过其父的八品之职,这点被有心之人抓着不放,全力攻击。贾政为让儿子大展拳脚,心甘情愿地主动辞了官,回家去专等着抱孙子。

如果贾珠真能一展所长,仕途平坦也就罢了,至少那样贾政的牺牲还有价值。可这龙禁尉原就是个鸡肋,是专门给那些游手好闲的权贵子弟充门面的,根本不是贾家父子想象中的天子近臣。开玩笑,皇上的禁卫军内有御前侍卫外有御林军,防得是滴水不漏,且全是真才实学、万里挑一的精英。真要靠那一帮纨绔子弟保护,直接等着国殇吧!

所以,贾珠是一天班也不用上,更别提得见天颜了。

后来,皇上御驾亲征去平叛了,带得全是精兵强将,一群软脚虾似的龙禁尉根本没在皇帝脑袋里走个过场,就像一团破布一样被丢到脑后去了。

再后来,叛变的太子挂了,并且因不忠不孝被除了宗藉全家圈禁。一下子,原本炙手可热的秦可卿瞬间成了烫手山芋,贾政夫妻几乎是气急败坏的互相指责不该娶这个败家娘们儿,无比后悔当初没有选择家世清白出身高贵的李家小姐。可秦邦业强硬表示:货物出门,概不退换。而秦可卿也不是软柿子,她手上有几条她爹的暗线呢,不怕收拾不了小小一个贾家。

再再后来,皇上大刀阔斧收拾朝政,废太子党羽纷纷落马,秦可卿失去一切依靠,不得不向王夫人低头。

最后,皇上发现贾珠之职竟然是废太子居中牵线举荐,毫不犹豫罢官驱逐,并迁怒的下达了永不叙用的圣旨。

最后的最后,贾家(贾政家)彻彻底底失去了一切,成为他们过去轻视鄙夷过的庶民。

接连而至的沉重打击,打倒了贾母,打倒了贾政,打倒了贾珠也打倒了秦可卿。唯二还能支撑着收拾残局的竟是王夫人和贾元春母女俩。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血缘,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东东。

贾赦能拖着受伤的屁股四处奔走,砸锅卖铁还清负债。而贾琏也能在书中贾府最后一败涂地之时安葬贾母,寻找女儿(虽然没找到),并在王熙凤病死狱神庙之后扶正了平儿,至少支撑着自己的小家把日子过了下去。

贾政面对打击就只会痴傻呆愣两眼发直在床上挺尸,家里家外全得靠王夫人忙碌操持,当真符合了那句百无一用是书生。所以书中的贾宝玉也只会抱着个玻璃绣球灯在监狱里发呆(还没抱住,叫人摔个粉碎),最后更是抛妻弃子遁世出家去了。典型的无能力无责任无担当的三无小男人,谁家摊上倒八辈子霉了。

反观王夫人和薛宝钗这对姑侄,虽然有着许多这样那样的缺点,但在自己的家庭面临绝境之时,都能够毅然决然挺身而出,用自己养尊处优到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柔弱身躯奋力拼搏,为自己的孩子、也许还捎带上老公,撑起一片天空。

而元春,也许是更多的继承了遗传自王家的强悍基因。在这个艰难的时候,一向世事不知的小女孩迅速的成长、蜕变,少了过去不谙世事的张扬跋扈,没有了眼高于顶的自傲自负,收敛了所有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小姐脾气,沉着冷静的帮助母亲处理家事,让王夫人可以抽身出去请求援助。她甚至学会了给祖母奉汤侍药、擦身更衣,这在过去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王夫人本来就有一颗比一般女人甚至是某些男人更冷硬坚强的心,这一点在现在的情况下很适用,能帮助她冷静的判断自家的处境和可以求助的对象。虽然她的求助对象不怎么热心帮她。

王子腾一听说贾家(贾政家)贪图权贵,不知死活的娶了废太子的私生女,当机立断把脑子缺弦儿的妹妹赶出家门,并火速掐断了和贾家(贾赦家)结亲的想法,虽然当他日后知道贾赦非但没有被迁怒反而还大受赏识以后肠子都悔青了。可现在,他被隐蔽良好的秦可卿事件吓着了,王子腾实在不知道在这种风声鹤唳的情况下,到底谁家才是彻底清白可靠的,无奈之下,他做了一个最保险的决定,把已到结婚年龄的长女熙凤报了秀女塞进皇宫,让皇帝佬儿操心去吧!这总比他自己闭着眼睛瞎子摸象,结果找个无间道亲家要安全吧!至于自家女儿,王子腾很有信心,不管嫁到哪家去,吃亏的也不会是她。

王子腾不知道的是,他那脑子缺弦儿的妹妹唯一的女儿也在这次选秀之列。他会被拖累是一定的,要是知道,打死他也不会让女儿去选秀的。

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一来这届秀女条件放宽了,让本来大选(秀女)无望已做好了小选(宫女)准备的元春将将跨进门槛;二来,贾珠的贬黜旨意恰好是在秀女名单确定后的第二天下达的。选秀和吏治分属两个不同机构,元春的名额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但她的身份却成了有史以来最底下的秀女,只怕初选就得被刷下来。

元春心知,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也是她全家人最后的希望了。她一定不能落选。她必须进宫,必须得宠,必须上位,只有这样,贾家(贾政家)才会有复起的希望。不然他们就只能一生都像庶民一样过最低等的生活了,因为她的哥哥已经被皇上厌弃永不叙用,她的父亲辞了职就再难有重回官场的一天,而她的弟弟还太小,肩负不起振兴家族的重任。一旦,她的祖母去世,贾家(贾政家)连现在的地方也住不了了,他们将不得不搬去城西的平民区生活,将彻彻底底永无出头之日。她,绝不能让这一切成真。为了她的家族,也为了她自己,她,必须进宫。

抱着破釜沉舟的信念,元春说动王夫人,咬牙拿出三十万两雪花银(分家所得+自己嫁妆+掌家贪污,贾母私房是打不开,不然也早就成她的了)打动了掌宫内相戴权戴公公,为元春铺平了入宫的路。初选,复选,元春一一熬了过去,但指婚和册封哪个也没捞着,甚至连个小主儿也不是,直接降级到宫女中去了。最后,元春怀揣着全家仅剩的五千两银票踏进了无法回头的深宫,从凤藻宫一名最低的,连品级都没有的扫地宫女开始,慢慢的,一步一步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Ps:戴公公虽然能保证元春初选、复选不落选,因为这两场都是嬷嬷太监管的,但后面的三选就有太后、皇后挑了,甚至皇上有兴致还可能会亲自点,戴公公是绝对不可能冒险送元春到皇上眼前去的,万一不得宠再惹恼皇上,他也得跟着倒霉,得不偿失,能坐到那个位置上的大太监不可能那么傻。他收了钱只是把元春弄成宫女,确保她能待在宫里而已。不管王夫人和元春知不知道她们受了骗也只能认了,不可能因此去找戴权说他说话不算话的,不然人家翻脸了连宫女都没得当。钱就更别想讨回来了,那绝对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

☆、宠物红娘(上)

作者有话要说:以下三章一定要一起看哦!

  大蝴蝶贾赦的存在影响了无数人既定的命运。

例如,本来嚣张的贾政一家人会在未来的很多年得瑟不起来。

例如,本该成为孤儿的史湘云其父母仍健康的活着。

例如,本来会在6岁稚龄丧母离家的林黛玉提早失去了亲娘。

当初贾赦好心送去的严郎中导致了贾敏的失宠。从那时起,贾敏就恨透了这个兄长。她再也不肯同贾赦有任何联系,只跟着贾母和贾政越发亲密。但贾敏力量有限,基本帮不了他们什么,反而要靠着贾家才能在被她得罪透了的林家站住脚。而她又瞎泄愤不肯搭理贾赦,其后果就是,贾家(贾政家)败落的消息熄灭了贾敏最后一点生命之火。万念俱灰的贾敏带着绝望和不甘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离开了还没来得及对她十分熟悉和依恋的女儿。

小包子林黛玉就这样提早2年半成了“五不娶”第一位——丧妇长女。

但同样拜贾赦所赐,她温婉贤淑的祖母尚在人世,而且看起来身体健康,再活个8、9、10年不成问题。而同样的,有林母这个镇山太岁在,林如海也玩不起那中年的忧伤,宣布不再续娶什么的。

贾敏病逝的消息同时传到两府,贾母当场喷出一口鲜血,昏迷不醒。贾赦当场捧着屁股蹦起三尺高,拽着张氏叫写信,千万别把黛玉小包子送到贾家。要是林如海担心没有女性长者教导,他可以帮助介绍几位温良恭俭让的大家千金给他做续弦。为表诚意,贾赦要求张氏在信中重点描述几位合适人选以供参考。张氏一翻白眼把贾赦撇在床上,施施然准备奠仪去了。“个大笨蛋,妻丧还有一年孝呢,何况人家嫡嫡亲的祖母尚在,哪儿缺什么长者教导!”

贾赦真是被《红楼梦》的结局给吓狠了。自打收到贾敏死讯,这些天他一闭上眼睛就好像看到林妹妹“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苦逼生活,天天能听见耳边一个若隐若现的女声凄凄惨惨的念诗。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为此,刚一能下床,贾赦立刻拖着受伤的屁股直扑胡府。

正在家里品着自制养生茶的小胡太医被如猛虎下山姿态闯进来的贾大人吓喷了。他痛苦的捶着胸口拼命,咳嗽伴随着迈太大步以致扯着腚了的贾赦哀怨的狼嚎,院判府上一阵鸡飞狗跳。

混乱终止于贾赦一句痛苦的拐了调的:“你想不想把你妹妹嫁出去?”刹那间,世界一片安静。

在脑海中将语言转换成文字再描绘成画面的小胡太医激动地冲上前抓着贾赦的衣领高喊:“真的吗?这是真的吗?究竟是哪位不幸的,不对,是荣幸的勇士要娶我妹妹?”

我们不能责备小胡太医的过分激动,这全是因为,胡左院判他妹妹,实在,很奇葩!

胡家世代行医。从当初走街串户的江湖郎中发展成今天京中太医院重要成员,期间充满了各种奋斗各种血泪。

据说,每个医学世家都有专属的独门秘笈,胡家当然不例外,他们家的隐藏技能就是疑难杂症,比如治瘟,再比如解毒。

虽然医毒不分家,但擅长解奇毒的绝不会是专门研究医的,而一定是潜心研究毒的。

胡家到胡说这一辈只得了兄妹二人。刚刚好,一个学医,一个习毒。

小胡太医的童年是一个橱柜,里面不但摆满了杯具,还不时参杂进餐具。

他有一对过于开明的父母。他们摒弃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思想,勇敢的开辟了男女平等的先河,对儿女一视同仁,任他们自由发展并予以全力支持。

他有一个思想独特的妹妹。人家的妹妹喜欢的是弹琴绣花逗鸟喂鱼,时不时再给哥哥缝个荷包做盘点心,怎一个温馨了得!再看他家妹妹呢?最爱的是种药采药制药试药,时不时再跟他来一场医术大比拼,并在9岁那年第128次输给他以后,泪奔着扑进毒的怀抱,从此,他的生活充满了血雨腥风。

胡妹妹自打开始习毒,顿觉视野开阔,灵台空明,生活充满了奇妙。在他们家奇葩父母的引导下,胡妹妹开始向小奇葩方向生长,并渐渐有了超越其父母的趋势。

当胡妹妹最终打败胡哥哥和胡爹爹成为新一代五毒教掌门之时,胡娘娘惊诧的发现,胡妹妹已经成为19岁高龄的大青剩女了。

胡妹妹没有辜负父母给她起的名字——胡莱。她彪悍的宣布比医招亲。一批批被胡妹妹传说中的惊人美貌迷得神魂颠倒的青年太医及准太医们前仆后继倒在了威力十足的五毒大补汤下,七窍流血地被各自长随抬出胡府,回家痛哭流涕自己学艺不精痛失美人儿去了。

就这样,一年东去了,一年春来到。一晃眼,胡妹妹已经23岁了。她的理想也由嫁个同道中人做一对神医侠侣沉淀为只要未来相公同意她继续折腾就行了。遗憾的是,打击过大的才俊们已经丧失了登门求亲的勇气了。自知罪行深重的胡氏夫妻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给他们寄予厚望的长子留下一封血书——全权委托胡妹妹婚事——以后悄然远遁——誓言要以走遍天下追寻更精深医道拯救更多条性命的方式来弥补他们的过失。

悲愤的胡哥哥痛斥着游山玩水任逍遥的无良父母,含泪结下了把胡妹妹成功嫁出去的百年大计。

可能是老天都不忍再看到这个悲催的孩子了,于是,挥一挥手,给他降下一道救赎心灵的治愈之光。

从此,他认识了贾赦。

一个诡异的不觉得他妹妹奇怪并且更诡异的热衷给妹夫牵红线的穿越奇葩。

听到胡妹妹出嫁有望的小胡太医热泪盈眶:“请转告倒霉的,啊呸,不对,是尊敬的林大人,在下将以胡家一半家产作为陪嫁,并保证善待先夫人贾氏独女,并保证胡林两家永结秦晋之好,并保证胡家永远是林家坚实的后盾,并保证……”

“打住,我还没问林婶娘和林妹夫的想法呢。”贾赦毫无所觉残忍的打断了小胡太医的憧憬,皱了皱眉,重新给自己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态接着说:“我只是来问问你愿不愿意把妹妹嫁到中年丧妻的人家做续弦呢!你要是同意,我再去信问林家,不过你要是觉得委屈,那就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