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红楼做贾赦_第17章

法式杂鱼汤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这个名可不再是他以前追求的仁爱宽厚之善名了,他如今想要的,可是像太祖皇帝、太宗皇帝他们一样杀伐决断,铁血统治的威名。皇上再也不打算被一堆的善良、仁慈、宽大、包容给缠得束手束脚走一步想三遍了。什么宽大,仁厚?开玩笑呢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就是要理直气壮的收回先代帝王赏出去的领地和兵权,那些家伙有什么可委屈的?怎么就能说明他不仁慈,不宽大,不包容了?你家祖宗功在社稷,我家祖宗不是早就赏赐过了吗?没道理爷爷立的功恩荫到孙子不算还得顾忌重孙子的,更何况开国至今,皇帝都换了六代了,你家享福的也早不止重孙子辈了,那些劳苦功高,你就上你们家宗祠里缅怀去吧!

一想到这儿,皇上就忍不住把那个已经启程前往两广任职的多事儿的前尚书揪过来给痛打一顿。那些没用的屁事你自己去白痴倒也罢了,做什么非得让他的小猪去受一回惊吓?

被迁怒的汪健还在路上艰苦跋涉的时候就接到另一封圣旨,命令他不把两广地区治理成两淮那么繁荣昌盛就别回来了。可以预见,悲催的汪星人有生之年是离不开那块土地了。

自以为真相了的皇帝就开始安慰贾赦。有意无意地给他大讲自己是怎么处罚了那些让他受气、害他受惊的人们,重点突出:朕已经帮你报仇了,如果你觉得不满意,那正好,前西宁郡王一家都在牢里蹲着呢,归你收拾了,你想怎么出气就怎么出气去吧。要是还不过瘾,汪健你也可以拿去玩。

殊不知,皇上的夸夸其谈才是贾赦恐惧的根源,听着皇上用轻松随意的好像在讨论天气一般的语气决定着一个人的前程性命乃至一个家族的荣辱兴衰,贾赦只感觉越来越冷,浑身的血液都好像冻成了冰,骨头倒好像化成了水一样支撑不住身体。尽管贾赦是真的、真的很努力想坐直,生怕落下个御前失仪的罪名,可是已经软成面条的身子还是不由自主地顺着椅子往下面滑去。

等皇上终于兴高采烈的讲完一看,贾赦已经在地上瘫成一个小团团了。

皇上吓了一跳,以为贾赦又中暑了,赶紧下了龙椅,几大步跨到贾赦跟去。就见着贾赦面如金纸,呼吸急促,双目大睁,连瞳孔都有点儿散了,一副马上要翘辫子的模样,吓得皇上一把抄起贾赦就向门外大吼:“宣太医,快宣太医,把太医院所有太医都给朕叫来。”

五、六个太医围着贾赦又掐人中又刺穴位,更多的太医埋头在下面跪着瞎着急,七嘴八舌提供方案,折腾了半晌才总算把贾赦弄的回了魂。而贾赦一反应过来自己正躺在养心殿的龙床上,差点又吓昏过去。那颤抖的小身子,惊慌的小嗓音倒是让皇上多少看出些眉目:“怎么这贾爱卿好像是在怕朕呢?”

皇上试探性地吼了太医们几嗓子喝令滚出去,果不其然,贾赦听到皇上动怒把自己缩的更小了,恨不得把整个人都扒进地砖缝里去。皇上心中气苦:“朕对你这么好,你会回报朕这个?朕还能吃了你不成,把你吓成这样?”(皇上您说这话不心虚吗?难道你真的没有吃掉小猪的打算?)有心质问,可又怕把贾赦吓得更厉害,只好忍下来,摆摆手叫贾赦起来说话。

可是,贾赦爬起来了也不抬头,只是死盯着地面,仿佛那里有多大的金元宝似的,皇上看了心里来气,索性转过头去打量自己寝殿的摆设:那个紫檀木雕嵌寿字镜心的屏风是谁摆进来的?阴沉沉一大坨,碍眼!换成金丝楠木雕花描金的去!还有角落里放那么大一株火红珊瑚盆景干嘛?暴发户啊?没品位!撤掉撤掉!那什么博古架上摆得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宝石蓝象鼻三足香炉、青花细描缠枝花卉绘大罐、斗彩薄胎黄瓜小壶还有个黄釉雕瓷二龙戏珠梅瓶,一架子五颜六色的像话吗?又不是谁家的绣楼!扔出去!西边靠墙的柜子里搁的是什么?蓝色磨花高颈玻璃瓶装的西洋胭脂葡萄酒?大白天的谁要喝酒来着?当朕是昏君吗?来人啊,给朕把那东西撇……慢着,酒是好物啊!皇上慢吞吞地把视线移回到眼前正拼命企图以忍者流将自己和墙壁融为一体的贾赦身上,翘起了嘴角。

酒果真是好物啊!

两刻钟以后,皇上就如愿以偿地抱着瘦成小白兔体重的吉祥猪,听他撒娇打滚儿地哭诉自己的噩梦了。

“呜呜……皇上那么霸道,黄家其他人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就一并砍了,好不讲理……哏……好吓人啊……”

“呜……西宁郡王祖宗裂土开疆那么大的功劳都保不住高严的荣华富贵,哈呜……那我祖宗小小一团功劳岂不是连我的小命都保不住了……呜呜……”

“……呃……做了好多天的噩梦啊,总看见满地的人头都变成我自己了,(扯皇上袖子囊鼻子)吓死我了……(变大哭)”

“黄霸天一个人就拖累了九族,那贾政家那些破事儿肯定也能把我算进去啊!呜呜呜……我不要,我要分家,嗯……不对,已经分了,呜……那也没用啊,我要分族……”

皇帝好气又好笑地抚摸着使劲儿往自己怀里钻的小脑袋:“小笨猪,你这稀奇古怪的小脑袋里成天都在瞎想什么?朕是不会杀你的,别说你兄弟那些破事儿牵连不到你,就算你自己犯了法,只要不是逆谋大罪,朕都舍不得处罚你。唔,顶多是哪一天祸闯大了,朕就把你圈到养心殿里当吉祥物,这样好不好?”

温暖的大手一下一下拍打着贾赦的后背,醉的一塌糊涂的小白猪满意地哼哼着,左拱右拱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进入梦乡。皇上怕贾赦蜷着睡一觉,明早起来会难受,忍着万分的不舍想把他放到床上去。却不想,小白猪两爪抓着皇上胸前的衣襟不放,一边皱着眉头呢喃:“不要走,怕怕。”

皇上眼里满满的宠溺快要溢出来了,放弃了掰开小爪爪的打算,转而开始琢磨着是脱了这件龙袍给他抓呢,还是干脆抱着宠物一起睡。唔,脱了龙袍抱着小猪睡好像很不错哦。行动,行动。

感觉到身畔一沉,贾赦不自觉地往旁边滚了滚,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蹭一蹭,熟悉的、淡淡的气味令人沉醉。于是,扑,抱,埋胸,好舒服哦!

皇帝也好舒服哦,这个气氛太适合午睡了!

然而,就在皇帝大人即将好梦一场前,旁边一个软软懦懦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满足和喜悦传来:“有你真好,爹!”

☆、忠勇郡王

本来以为皇上去午睡了自己也正好能趁机小憩一会儿的夏公公,还没来得及打个哈欠,就看到他尊贵的主子黑着一张脸从偏殿寝宫里冲出来,浑身上下裹着一层煞气,拍着桌子叫人立刻带高严进宫。夏公公吓了一大跳,忙里偷闲往后头瞅,指望能看见贾大人来救场,结果等到的是皇帝大人愤怒的茶杯。万佛啊,杂家可是第一次看到皇上见完贾大人非但不高兴,反而还发这么大火的,可怜的贾大人还活着没有啊?想不明白的夏公公不敢再想,急忙抖着双腿毕恭毕敬记下口谕亲自去刑部宣旨去了。

没过多久,刑部大牢里驶出来一辆盖得严严实实的马车,一群面无表情的带刀侍卫环绕左右,马车朝皇宫方向驶去。夏公公在偏门迎到犯人和侍卫,直接拿了腰牌带着往养心殿而去。这一路上早已清理干净,除了这些人再无半点儿活物经过。一行人到了养心殿,几个御前带刀侍卫压着高严去面圣,其他人,包括夏公公也没有被允许进入。当然了,夏公公也不想进去就是了。

谁也不知道,那天下午在养心殿里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第二天的早朝上,原本就背着逆谋大罪的高严又加了一条企图刺杀皇帝,两罪并罚,被处以极刑。其家中男丁年满7岁者全部流放六千里,女眷不分大小皆没为奴籍。然而却没有涉及高氏九族,只是把西宁一脉清理个干净了事。大家心存疑问,可是谁也不敢当那只出头鸟,只有齐声高喊:“万岁圣明”。而借着西宁郡王一事,皇上宣布重新开始削藩。除了东平、南安两郡王面带不甘,也没什么人反对,这回连北静郡王也没敢吭声。东平、南安两王无法,只得当庭上交了水师虎符,并窝窝囊囊跪下谢恩,保证奉旨按期交接各项事务。

至于当天最后一封圣旨,差点儿让朝堂炸开了锅。消息传到宫外,满京城上至皇亲国戚,中到大小官吏,下至平民百姓,各种羡慕嫉妒恨着新鲜出炉的本朝第五位异姓王——忠勇郡王——贾赦贾恩侯。

荣国府里刚刚睡醒的贾琏晕头晕脑抱回了一个天大的馅饼——他爹的镇国公爵提前归他了。**同时,因为他是贾赦唯一的嫡子又是长子,郡王世子的位置也给他留着。也就是说,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非皇族子弟却能在他老爹无比健康的活着的情况下,不但承袭了他爹的原爵,同时还一脚踏上了通向更高的、世袭罔替之王爵的红毯。巨大的惊喜把贾琏脑子里拼命记住的、打算待会儿默写出来给先生们看的策文全挤了出去。不过也不要紧,他就是完全考不上也没关系。更何况,阅卷官们也不是真的那么严苛死板的,本朝第五位铁帽子郡王的嫡公子,只要他交上去的不是一团无法辨认的墨迹,就肯定不会落榜。

全府的主子奴才聚在一起,弹冠相庆,热热闹闹给各处打扫布置一新。所有数得着的有头有脸的管事都挤在大门口等着恭迎新王爷。二门内,张氏带领两个女儿俱都按品大妆了在正厅上等待,一向隐形人的谢姨娘也按照自己贵妾的身份装扮起来,拉着贾环小手去恭喜大夫人。张氏一向宽厚,今日更是喜气盈怀,待谢氏起身,不但把小贾环拉倒身前亲热了一会儿,又让他挨着惜春坐了,更吩咐给谢姨娘也拿把椅子。谢姨娘再怎么不通俗务也知道这是太太给她天大的面子,感激涕零,再三推辞不过,方才侧着身子坐了半边椅子。而此时,贾琏也换上了公爵朝服,和挺着肚子的徐氏一起来到正厅。众人又是一阵请安、恭贺,忙了好一阵才各自寻位子坐下。

结果,众人站的、坐的都僵硬了也没等到贾郡王。后来,还是张氏发话说孩子们和徐氏都禁不得劳累,叫各自回房去歇着,等贾赦回来了再齐聚叩头道贺。

徐氏出了门,想一想,叫青鸾去传话,让各处的下人都寻个地方轮流歇歇。苏嬷嬷在后头听见了,暗自点头。不愧是大家子出来的,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拉拢人心。大奶奶先前即使当家也不大肆安插心腹,规规矩矩行事,并不急于揽权。但现在,眼看着这府上就要由她和大爷全权主持了,这时候适当体恤一些下人能得到更多的拥护。

张氏听了苏嬷嬷的汇报,也很满意徐氏的做法,微微点了点头,就又继续端庄地坐回椅子上。她倒是要看看,贾赦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个问题皇上也很想知道,不过他更关心的是贾赦到底什么时候能睡醒。难道是葡萄酒兑好汇泉威力太大了?这都要睡满十二个时辰了吧!

唔,中间倒是醒过一回,迷迷糊糊立了大功自己还不知道呢!皇上宠爱的轻轻拍了拍小猪撅起来的小屁股,给他掖好被子才走出去。

贾赦在梦中看到自己穿着四爪团龙的大礼服,坐在十六人抬着的大轿子上,沿着当年中榜眼时游街的路线接受百姓的朝拜。他踌躇满志,得意非凡,而且怀里还揣着御赐的丹书铁契做护身符,再也不用担心惹毛了皇上会掉脑袋。这个梦真好,贾赦满意的蹭了蹭枕头,翻个身继续睡。

至于他半路被憋醒,恍恍惚惚爬起来找茅房的途中发生的惊心动魄的救驾事件,嗯,都是梦。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昨天,贾赦把皇上气出去以后,一个人霸占了整张龙床睡得无比豪迈。好梦正酣的时候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尿意憋醒,晕乎乎爬下龙床四处找马桶未果,遂扶着墙壁朝门口挪动,准备出去找。

出了偏殿就是正殿,皇上当时正传了高严进宫审讯。

听完贾赦的醉言,了解了贾赦忧思惶恐的根源,皇上为了安抚贾赦的恐惧,特地决定对高严网开一面,从轻发落,以便向贾赦证明他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暴君。

存了这种心思的皇上便下令,宣高严进宫,亲自审问,看看能不能找出点什么理由饶恕高严的家人。至于他本人,趁早别做梦了,逆谋大罪,不千刀万剐就是他的运气了。

可惜,高严的脑电波明显不跟皇上处于同一个波段。在大牢里快蹲疯了的高严一听到皇上要御审,当即认定皇上终于要杀他了,还要祸及他妻儿,灭他九族。高严满脑子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他死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于是,他藏起了自己唯一的武器——被磨尖了的西宁郡王铁券(皇上抓到他的时候忘记回收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进宫了。

贾赦就是在这种局面下乱入进来的。

当时,醉的迷迷糊糊的贾赦一路走一路晃,只觉得天在旋,地在转。可是他走斜了,离了墙,大殿里空空旷旷的,他想扶点儿什么都没有。这当口,一抬头看见来了个大活人,马上乐颠颠就扑过去了。

高严一心惦记要找机会刺杀皇帝,没精力关注两旁。压高严进来的侍卫们都知道贾赦圣眷隆厚,又因为他现在是刑部尚书了,正该审理这件大案,便也不奇怪他出现在这里。皇上倒是知晓内情,可还没来得及开口,贾赦就把高严撞翻了。高严怀里那块磨得跟匕首似的铁券“当啷”一声砸到了地上。

众侍卫一看清楚,全都吓疯了。磨得这么尖一块铁,他想干什么?一窝蜂扑上去,顿时把皇上和高严给隔离成万水千山。回头一看,贾大人正奋不顾身地死死压在高严身上,抱手缠脚,拿自己当绳子,捆得高严一动也不能动。众侍卫羞愧得无以复加,多么英勇,多么忠诚的贾大人啊!即能洞察忠奸,又能先发制人,果断救圣驾于水火,他们真的是万万不能及!

侍卫们内心感叹,手上也不慢。各自掏出汗巾子,七手八脚把高严绑结实了,便趴了一地向皇上请罪。

皇上命他们先把用力过猛以致昏倒(其实是酒劲儿上头又睡着了)的贾大功臣扶到侧殿去,再去太医院宣了口风严密的孙御医来请脉。又大度地宽恕了侍卫们的失察之罪,只罚了半年俸禄,小惩大诫了事。最后,把所有怒气痛快淋漓地发泄到不识相的高严身上,当庭杖责一百,打到就剩一口气,扔回大牢里等着砍头去。

当然了,存心给贾赦造声势的皇帝陛下也没忘记启发众侍卫各处宣传一下贾赦的英勇无畏和义胆忠肝。

于是,两次救驾的贾恩侯一跃而起,蹦到了铁帽子王的高度,取代了被削去封号的西宁一脉,与南安、北静、东平一道成了新的四大异姓王。不过,比起失了兵权,完全赋闲在家的其他三王来说,身兼刑部尚书,加封武英殿大学士,位列内阁第三宰辅的忠勇郡王显然要高高在上的多了。

☆、封王之后

皇上赐宴忠勇郡王。.

太后赐宴忠勇郡王。

黄带子老亲王赐宴忠勇郡王。

北静、南安、东平三郡王联袂设宴。

各宗亲设宴。

五部尚书共同奉宴。

在京三品以上大员共同奉宴。

短短两个礼拜,新郡王贾赦就像吹气球一样飞快的胖了起来。之前经历了刑部大牢一日游而瘦下去的体重迅速回升,很快恢复到秋狩之前的玉树临风。皇上对此表示满意,找了各种借口重赏御膳房几个大厨和所有请贾赦吃饭的府邸主人。众人见状,更加坚定了跟着贾赦有肉吃的信念,一个个像闻到腥味的鲨鱼一样迅猛地朝贾赦扑过来。其中,尤以史、王两家最甚。

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当年一同在金陵发迹,几辈子以来相互结亲,根深蒂固,一荣俱荣。见到贾赦如此发达,除了远在金陵跳脚也够不着的薛家以外,在京中的史、王两家早在第一时间就屁颠屁颠堵在门口攀关系。

贾赦以卸任荣国公为理由,把所有登门荣国府的不速之客全都丢给贾琏去处理。

可怜未及弱冠的贾小琏,就这样被亲爹毫不留情地从巢里踹了出去,扑腾着稚嫩的小胳膊,狼狈地周旋在贾、史、王之间,听到的还净是不满和抱怨。

这里面,就数贾政最是个好对付的。直接关门,放焦大,分分钟搞定。贾母都没轮上出场。

史家就比较纠结。毕竟史家现任保龄侯史鼎是贾母的亲侄子,贾赦的二表弟,也就是贾琏的表叔了,而且还不是可以用一表三千里来打发的那一种。有着亲戚加长辈的双重保险,贾琏没办法对他不理不睬,甚至还不得不敬着。贾赦本着考验的原则,故意不提醒贾琏,他现在也不是小世子了,而是一品镇国公爵,史鼎甚至还得向他行礼。后来还是贾蔷灵光一闪,想起这个茬儿来,贾琏立马抖了起来,对着史鼎那叫一个得瑟,生生把人给气走了。//

王家则表现的很聪明。王子腾太知道贾赦全家对贾政全家、尤其是自己那个傻瓜妹妹的深恶痛绝了,所以他小心翼翼避开地雷带,光拽着和贾赦同朝为官的情谊大讲特讲。这一世,由于王熙凤入宫为嫔,所以王子腾不但没有参与废太子的乌龙,甚至还积极掐断了跟过去交好的、但却是皇上最忌讳的异姓王之间的联系。除了跟比较老实又有着拐弯抹角却在八竿子以内的亲戚关系的东平郡王实在扯不开以外,对于四处蹦跶表现自己的求贤若渴妄图搏个贤王美名的北静郡王和老想着独霸水师的南安郡王这两只,王子腾是有多远就躲多远,直接翻脸也无所谓。

只可惜,王子腾太能干了,手握京师兵权,深得皇上信赖,又有个女儿身在后宫,位份不算低,圣眷也不错,可以说是贾赦崛起前、仅次于汪健的红人儿。而现在贾赦冉冉升起,汪健红牌下场,王子腾倒是轮到个替补上阵。特别是目前现任的兵部左侍郎李可年纪大了,听说已经写了辞呈请求告老还乡,这个空出来的位置,大家都认定非王子腾莫属。就连现任的右侍郎陈兵也没指望自己能更上一层楼,根本就不打算争了。这样的能耐人儿,即使北静郡王自恃身份不愿死缠烂打,可南安郡王却不会放过他。不顾脸面地追着王子腾到处跑,上赶着要把自己女儿许给王仁。却也不想想,他的女儿到婚配的时候最差也是个县主,而王仁一无爵位、二无官职、三无功名,这样的人真要能娶到郡王府的县主,丢的可是整个宗室的脸,到时候,那些有女儿待嫁的王爷谁能饶得了他。

王子腾被缠得焦头烂额,他现在唯一能想出来的办法就是像南安王缠他那样死死地黏住贾赦。不单单只是为了贾赦一直以来无人可及的荣宠,更是因为这次封王。

东南西北四大郡王相交多年,感情深厚,境遇相似,同仇敌忾。这一次,贾赦可以说是踩着西宁的尸体封的王,单是这一条就足够其他三大郡王把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更别提西宁带来的后遗症——削藩了,这可比杀父夺妻更难以容忍。南安郡王和东平郡王都气得恨不得活啃了贾赦。至于和北静郡王之间的梁子,那就更久远了。几十年前,贾赦那个跟他一样讨厌的爹——贾代善就卑鄙地夺走了北静王家世代专属的京营节度使,老北静王几乎就是被这事儿给气死的。现在的北静王水岚(后来出场的红楼梦里的水溶之爹)也因为多年的无所事事而郁郁寡欢,他把这笔账全记在贾代善头上,贾代善死后就顺理成章地转移到贾赦的头上。

前些年,贾赦纨绔无用的时候,水岚非常开心。他悉心收集了贾赦的每一件荒唐行径,就等着将来在地下见到贾代善可以好好嘲笑一番。可是,从几年前开始,贾赦突然浪子回头,开始奋发图强了。让水岚吐血的是,贾赦的努力竟然收获了那么大的回报——铁帽子郡王、内阁宰辅、殿阁大学士,每一个称号都像是一把重锤狠狠敲在了水岚的脑门上。那日宴请过贾赦以后,水岚就气倒了。到现在都没能下得了床,也因此才没有过问王子腾的背叛。

要说这水岚的思维也挺特别,贾代善夺了他父王的京营节度使,他记恨了贾家两代人。可王子腾当上了京营节度使,水岚反而兴高采烈。他认为王子腾是帮他报仇了,就凭这一点,水岚自说自话就把王子腾乃至整个王氏家族都划归他自己旗下。在以前,王子腾确实是非常愿意这么划分的,可是现在,王子腾只恨不能把这一段从生命里抠出去。这种表现从他近来对贾赦的热情骚扰和对水岚的避之不及可见一斑。

贾琏对于王子腾同样避之唯恐不及。可是王子腾和史鼎不是一个段数的。无论他表现的多么倨傲无礼,王子腾都能笑脸相迎。贾琏到底还是太年轻,面对着比他父亲年纪还大的王子腾,他有点儿撑不住。

还是贾蔷,再一次想到关键。王子腾是王夫人的兄长,而王夫人是贾政的太太,通过之前焦大收买的贾府下人,关于王子腾无情抛弃贾政热烈追求贾赦的传闻很快送达贾母、贾政和王夫人的耳朵里。

贾母摔了杯具,贾政砸了笔砚,王夫人大哭大闹,贾宝玉吓得半死。瞅准机会一头扎进赵姨娘的小屋,和探春抱成一团缩在赵姨娘怀里,三人一起瑟瑟发抖,就怕一个不小心成了上面的出气筒。其中贾宝玉主要是怕贾政,但好歹还有贾母和王夫人会护着他;而探春最怕的是王夫人,因为贾政和贾母都不常爱见她,自然也不太可能专门抓着她出气;赵姨娘最倒霉,这三人不论哪一个她都惹不起,偏偏更躲不起,她只能祈祷着贾宝玉能勇敢一点儿,顶在她们母女前面,不过看起来这个愿望要实现会非常有难度。

自觉失去一切的王夫人终于彻底放开了之前死守着的贵妇形象,以泼妇的姿态杀进王府,坐在大堂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王子腾的冷酷无情和罪大恶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