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红楼做贾赦_第25章

法式杂鱼汤Ctrl+D 收藏本站

林家三口都傻眼了。林母虽然高兴儿媳妇喜欢小孙女,可是这么……就把……胸……这怎么可以?

林如海在纠结,小萝莉和傲娇是什么意思?他自负博览群书,可是从未听过此等说法。伤自尊的林如海暗下决心,待会儿就去书房看个彻夜,他就不信他会比不上夫人的词汇量。

黛玉则是一阵莫名的悸动。从来没有人这样抱过她,母亲没有过,因为她一直在生病。黛玉每次去看她,她都一直在哭诉父亲和祖母对她的狠心,责骂大舅舅的无情无义,一直撒疯儿叫她给外祖母送信,叫她去和父亲和祖母吵闹放她出去,直到祖母把她领走。祖母也没有这样抱过她,因为祖母年纪很大了,她不能给祖母添麻烦,在祖母身边的时候,添衣送茶是她要为祖母做的。父亲谨守礼教,连后院儿都不常来,当然更不会时不时的抱着她说些亲密的话儿了。所以,今天后娘这个奇怪的拥抱,实在是黛玉平生头一回的温暖。

多愁善感的林妹妹很快沦陷了。在胡妹妹治好她的天生虚弱以后,小黛玉就成了后娘的忠实崇拜者,坚定不移的被胡妹妹拐上了五毒教掌门的调|教之路。

☆、71黛玉番外下

作为一家之主,地位非比寻常,责任极其重大;可作为一个被无视的一家之主,地位就无比尴尬,存在感更是微乎其微了。

这是被无视的林如海第五十八次被自家种的鬼手藤吊在半空中以后得出的结论。

而且,比起前五十七次,这一回他被发现的更晚,一直挂到胡妹妹上床睡觉之前突然发现今天一天都没有看到休沐中的丈夫为止。

风干了大半天的林如海已经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很沉默的被下人解救下来,很平静的回房去吃三顿并一顿的晚餐,很淡定的挽着娇妻去睡觉,甚至还能笑着表扬小黛玉设陷阱逼人跳坑的技术越来越好了。他不生气,完全不生气,真的,一点儿也不生气。

因为他已经生不起气了。

自从胡妹妹进门,自从胡妹妹治好了林妹妹的顽疾,自从林妹妹在林母面前撒娇打滚的要求加入胡妹妹任掌门的五毒教,自从林母被吸引成为该教的名誉长老……以后,林如海就已经无力去生气了。

而他不生气了以后,胡妹妹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她开开心心的搬出了嫁妆——一百零八抬老红木箱中各藏十包的毒草种子和毒虫幼体——就在她和林如海的卧房中大摆的**摊。林如海当时就尖叫着跳到床上,并且更进一步的攀上了坚实的黄花梨木床柱,扒到了床顶上,两天都没有下来,以至于胡妹妹不得不把饭菜一盘盘递到床棚上去,并写下一万字的保证书,发誓再也不会在两人共有的地盘上练摊。

面对胡妹妹梨花带雨的美貌稍微迟疑的片刻成功造就了林如海未来至少三十年的噩梦——扬州盐政林宅成了女子五毒教的总舵所在,和萌毒萝莉门的发源地。

面对家里大大小小的花圃中越来越茂盛的毒草,越来越悠闲溜达在庭院里的毒虫,越来越繁忙的娇妻爱女和越来越神神叨叨跟在媳妇屁股后头乱转的母亲大人,林如海的神经也逐渐得到锻炼,变得越来越坚强,在林妹妹转移到京城大显身手以前,林如海已经做到在自己的饭碗里发现一条探头探脑的小金蚕的时候,完全可以面不改色的将自己的伙食让给它,然后再去盛一碗来和它对着吃。

不过在狗急跳墙还没跳过来的废太子死忠派人来暗杀他的时候,林如海还是心怀一点点感激的。至少,他们让他日程生活的危险性降低了两个八度——林母携林妹妹进京祸害前亲家去了。

林如海鼓掌撒花放鞭炮挥红手绢送行。

胡妹妹无比妩媚妖娆的贴在林如海的身上,拉住他亢奋到不住颤抖的双手,妙目流转:“夫君,请恕妾身不能陪你一起欢呼,因为妾身怀孕了呢!”

林如海傻乎乎的咧着嘴憨笑:“好啊,好,怀孕好啊!谁的?嗷!娘子,你说什么?怀孕!什么时候?嗷!”

不用怀疑,两声“嗷”的,肯定是胡妹妹舀自己的金莲云升硬底小弓鞋踹出来的。

林妹妹怀揣着对未来弟弟的憧憬和振兴五毒教的重任踏上了漫长的上京之路,对于家中老父的泪千行什么的,完全不知道。

来到京城,她先去了贾府——一个门脸不大,排场不小,人数较少,白痴满地的奇怪地方。见到了一个须发皆白、哭得很假的老夫人;一个满脸油光、肥头大耳的中年妇人;以及一个没有见面的、只在祖母身后偶然一撇的、却觉得心口一紧的、很想撒一把七巧化骨散出去的、也许是少年的伪娘。同样不用怀疑,伪娘这个词是胡妹妹教的,而且还教导过她,以后看到类似这种的,不用客气,直接放倒。

林妹妹没有放倒贾伪伪,不是她不想,而是没机会,她祖母抢先出手了,没轮到她。放倒了伪伪以后,焦大总管就雄赳赳气昂昂的跨进贾府的小门,毕恭毕敬的把她们祖孙二人接去了忠勇郡王府。

林妹妹在那里找到了她梦寐以求的施展空间,成功弥补了母亲未能成为一大门派开山祖师的遗憾——她成立了威震四海的萌毒萝莉门。

萌毒萝莉门初代成员名单如下:

门主:林氏黛玉,小名玉儿,号绛珠仙子,擅长制毒使毒,精通各种古今奇毒,并精于再开发;

副门主:贾氏惜春,职位郡主,号冰雪女王,擅长一切可以在不知不觉中把人变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囧毒,心狠手黑,例不虚发;

首席长老:贾氏迎春,职位长郡主,号温柔丽人,擅长给前两位收拾烂摊子,换言之,擅长解毒,不过鉴于她的独门解药本身就是毒,故而有“笑里藏刀”之美誉;

初代大弟子:史氏湘云,职位郡君,号沉香海棠,因为活跃跳脱坐不住椅子又爱淘气,故而于精深毒术只一知半解,所用的毒也偏向大开大合,一击致命,由于效果缺乏美感而受到门主兼师傅林仙子的鄙视,被禁止在公开场合施毒,如果用,则不能以掌门人亲传弟子自居,据母亲说是处女座的林妹妹实在忍受不了任何不美学的现场,即使毒药学本身也不算多美好的学科;

初代小弟子:贾氏巧姐儿,职位小郡主,号呆萌大姐儿,又呆又萌,故而被掌门人判定,是不可污染之青莲,于是没有学到任何毒术,不过常年携带首席长老蘀她训练的剧毒玄狐一只,因此无人敢惹;

二代弟子;贾茘、贾蕊,号双生美人花,当然,是剧毒的黑心莲,美则美矣,却甚是要命,也只有她们那个妹控哥哥贾芢才会认为她们是无害的玉玲珑呢。

以上,为使萌毒萝莉门名震江湖数十年之久的精英团队,也是后世的继任者们不懈追求的目标,更是为国家安定和谐作出重要贡献的大功臣,她们的主要功绩如下:

在二皇子逼宫事件中为阻碍其进程争取到宝贵的时间;

协助皇上回宫,并同时对背叛者们予以凶残打击,保证他们终身难忘;

辅佐皇上对四海之滨嚣张小国前来进贡的使者进行威慑,并成功吓得众国宣誓臣服;

与此同时,身为主攻手的林门主为自己赢得了异国小王爷丈夫一枚。

话说,在那山的一边海的一边有一个蓝眼国,国民普遍高鼻深目、金发蓝眸,型似太宗御弟玄奘大师当年出游时所遇的各类妖魔鬼怪。这位王爷,是他们国家中的悲剧,不知什么原因,天生的黑发,举国上下,就他一例,无数红衣主教研究了小半辈子也没得出个所以然来,直到天朝使节到访,教皇恍然大悟,原来,此卿降生的重任就是去天朝上国一游呐!准了!

于是,小亲王大人就漂洋过海的来定居了。

入宫当日,就在御宴一眼相中了被皇上派来威胁他要老实听话的萌毒萝莉门门主——林仙子。遂,狂追,死缠烂打。

可怜的小黛玉,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铺天盖地的白玫瑰,差点儿气死了林母,以为有人上家门口砸场子来了,贾赦赶紧解释,说白玫瑰是他们的友好表示,可林母仍不肯谅解,挥着手绢直嫌晦气。于是,贾赦又负担起去鸿胪寺使节馆教育鬼佬的重任。

贾赦得得瑟瑟的去了,操着一口破英语打算教导教导妄图追求他们家绛珠仙子的小子,什么叫天朝的礼节。听到一口极其流利但肯定不是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的鬼佬语之后,贾赦泪奔。外国人肿么可以不会说英语?这不科学!

不科学的鬼佬小王爷,抱着本大辞典,磕磕绊绊的站在忠勇亲王府门前朗诵——“爱情对男人而言,只是生活的一部份。但对女人而言,却是一生的全部。”(19世纪,拜伦)贾赦暴跳:“琏儿,环儿,蓉儿,蔷儿,统统出去,揍丫的。”敢让我们家黛玉舀一生的全部去换你的一部分,简直找死!

黑了一枚眼圈的鬼佬小王爷不抛弃不放弃,接着念——“我只能保留你的足印在我心底。”(印度,泰戈尔)巧姐儿咬着娇黄玲珑的大佛手,含含糊糊的问道:“玉儿姑姑,你踹他心窝了吗?”黛玉气煞,叫过还是一个小萌货的贾芢,让他出去,赏那个觊觎她玉足的妖怪一瓶七毒地狱水。不多时,就听真实版的鬼吼鬼叫响彻天际,妖怪捂着满脸大包哀痛欲绝:“哦,我英俊的帅脸,你肿么了?”

这一瓶地狱水下去,王府门前足足消停了一个月,随后,大家忙着给大青有史以来第一位大长郡主操办生辰宴,也就没人顾得上去管鬼佬了。结果,给他摸了张请帖自己钻进来了。贾蓉、贾蔷发现了在院子里明目张胆四下里踅摸的傻佬,磨拳擦掌一阵阴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今儿落在小爷们手上,非得让你见识见识,想娶咱们姑姑的小子是个什么下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