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红楼做贾赦_第27章

法式杂鱼汤Ctrl+D 收藏本站

墙头草和东平一起栽倒,瑟瑟发抖着,不敢吱声了。

可是隔天,南安的老娘和东平的老母联袂出现在慈宁宫,全副披挂,捧着先皇赐下的“忠孝节烈”大横幅,哭兮兮的跪求。皇太后被吵到头疼,叫来皇上,捂着额头道:“皇上,实在不行,随便哪家里挑个丫头指过去吧,蝼蚁之国,也确实不配郡主出嫁,找个小官家的,拾掇拾掇送过去算了,别再让她们来闹哀家了。”

皇上不甘:“凭什么他们惹祸,让别人家的女儿去牺牲?”不知不觉间,竟把贾赦和他抱怨的话套用了。

太后想想也是,谁家的女儿不是娇生惯养的,凭什么他们闯了祸就往家里一猫,却让无辜之人去顶缸:“那你说该怎么办?”

皇上轻哼一声:“就是南安家的郡主吧!父债女偿,天经地义!”

太后想了想:“那快下圣旨,尽早敲定了吧!”

皇上颔首。

73三春番外(中)

南安太妃舍不得孙女,于是,想了一个恶毒的掉包计,她钻了圣旨上要求南安郡王女儿和亲的空子,母代子做主,要收一个义女来代替。

原本皇上这么写圣旨,就是为了确保嫁去和亲的人一定是南安王府的小郡主。只是因为她没有封号,故而无法在圣旨上点名,这才写成南安郡王之女来代替。却不想,竟被人利用了。

南安太妃找到了贾母。

没办法,不是她不想找个高门,而是人家高门都不鸟她。眼看着东平一脉以贪污军费治军不利为由抄家问斩,想也知道,南安就算能回来也是下大狱的命,这样的郡王,还不如一个有实权的三品官来的有地位,谁家肯去理会自私自利的南安老太妃呢?

除了想出头想到发疯的贾家。

用一个庶女换回曾经的风光,这等好事,贾家不上杆子去抢才怪呢。如今,坐在家里就能收到好处,贾母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放手的。

探春就这样进了南安郡王府。

顶着“待嫁郡主”的身份,探春着实过了一阵好日子。在南安王府的日子,大约是探春一生中最奢华的享受了。为了让她心甘情愿的代替自己的孙女儿,而不是中途反悔跑去皇上面前瞎嚼舌根,南安太妃真是下了血本了。

吃穿度用,无一不是比照宫中贵女的标准。上等的云锦裁成最新式样的华服,裹上探春的娇躯;新鲜打捞起来的金锦鲤做成人间难得的美味,只摆上探春的餐桌;远渡重洋的使者带来的华美宝石打磨成精致的首饰,簪在探春的鬓边;镶嵌闪光明珠的车架,载着探春来往于高门大户的府邸和南安王府之间。

探春荣宠非常,春风得意。这般美好的生活,是她做梦也不敢想象的,眼下却成了事实。等将来一出嫁,她就是王妃了,这样的生活,想必会持续一生吧!

才怪!连一个月都没挺到。贾赦就出面搅和了。

南安太妃为了在众人面前展示“王府郡主”,便不辞辛苦的天天带着探春去参加宴会。从官夫人的茶会,到某王妃的寿诞,乃至公主府添丁,郡王家纳妾,无所不至。如此频繁的出入豪门大宅,很容易便和贾赦家的四个女孩儿正面相碰。

南安太妃本以为,贾赦和贾政的关系那么差,应该不会出面去管探春代嫁的事,因此,在见到迎春、惜春带领湘云、黛玉出席承恩公徐大学士的寿筵之时也没有避开,而是把握一切机会上前攀关系,指望能为自家捞上一二好处。

探春,就这样在时隔十年之后,第一次见到了她的姐妹们。

皇家教养出来的气派,无需过多的装饰和华贵的衬托,迎春惜春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让人自惭形秽的高雅和尊贵。就连黛玉和湘云,一个淡然,一个娇憨,也都有着不输真正王府郡主的气质。这是探春,甚至真正的南安郡主都无法比拟的华丽。探春心有不服,这可能是她唯一一次可以超越迎春惜春的机会了,她不甘心就这样输掉,一辈子被她们踩在脚下。明明,那个富丽堂皇的亲王府,她本也该是有机会进驻的,老太太和父母的愚蠢,不应该影响到她的一生。

迎春根本不认识探春,她虽然知道,她们有一个堂妹,是二叔家的庶女,名叫探春的。可是,探春长什么样,多大年纪,什么性情之类的,她可就完全不知道了。惜春更不关心这些,结果,反倒是湘云看出问题来了,惊讶的问道:“南安太妃,你身边的这位姐姐是谁?好像不是铃星姐姐啊!”

南安太妃含糊的笑笑:“我孙女今儿不舒服,便留她在家里静养了。这一位是我儿子从前收的义女,快要出嫁了,我带她出来走走,见见世面。”

湘云最是个好奇心大的:“那可就恭喜这位姐姐了!姐姐好,我叫湘云,是恩赐学士史鼐的女儿,忠勇亲王的表侄女儿,皇上仁慈,恩赏了我郡君的封号。现在给大表姐贤淑嘉福大长郡主做伴读,喏,就是这一位。”说着,挽上迎春的手,又拉了拉惜春的衣袖续道:“这是我的小表妹嘉和长郡主。旁边那位是林姐姐,户部左侍郎林大人的女儿,也是王爷嫡嫡亲的外甥女儿,她的封号和我一样,都是郡君。姐姐你是哪家的姑娘,怎么云儿以前没见过你啊?”

迎春轻弹了湘云的额头一下,笑着说道:“就你话多,一口气这么长,都不带喘的,可别把人家吓着了。”

惜春接口笑道:“顶属云姐姐最聒噪了。”

黛玉在一旁掩口轻笑:“瞧你,惊着人家了吧!这半天都没敢说话呢!”

探春看着她们在南安太妃面前肆意欢笑,半点也不拘束,反倒是南安太妃紧张的擦了好几次冷汗,几次想找机会接话,可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黛玉等人总是在她张口的瞬间打断她,来来回回好几次了,南安太妃空喝了一肚子冷风,一个词也没蹦出来。

探春有些不舒服,觉得她们这样,好像是轻视了南安太妃一样。而南安太妃是她名义上的‘祖母’,她被人小瞧了,自己能有什么面子?

于是,抽冷子插口道:“我是南安郡王的义女,花枝巷贾府的二姑娘,将要出嫁和亲的贾探春。”

迎春掩口惊呼一声:“什么?花枝巷贾府?贾探春?你是,是,探春妹妹!”

探春傲然道:“不敢当大长郡主一声‘妹妹’,探春没有这么大的福气。”

惜春很看不惯她的高傲,生气道:“姐姐是好意,你别不识好歹,有的是人求着姐姐喊她们一声‘妹妹’呢!”

黛玉拉拉惜春的衣摆,低声劝道:“许是心里不痛快吧!马上要去那种地方和亲了,心情不畅也是有的,你就不要太计较了。”

湘云有问题绝不留着,张口就问:“为什么是探春姐姐去和亲?不应该是铃星姐姐么?这是怎么回事?南安王府的和亲郡主怎么会是探春姐姐?她姓贾诶,可不姓南宫的。”

南安太妃有些气短,勉强笑了笑,急忙岔开话题:“老身不敢耽误大长郡主和长郡主的时间,这便告辞了。”说着,一拉探春就要走开。

惜春寒着脸,冷冰冰的道:“原来你知道你面前站的是谁!那就好,我还怕你不知道呢!云姐姐问你的话,你怎么不答?难道非得本郡主亲自再问一遍吗?”

南安太妃陪着笑脸,频频拭汗:“不敢,不敢!老身年纪大了,耳朵有些不灵,史郡君的话,老身没有听清楚,绝不是有意不回答。”

“云姐姐,劳烦你重复一遍,让老太妃听个明白!”惜春整整彩袖,漫不经心的随口吩咐。

湘云很听话,让重复就重复,还特地把声音放得老大,周遭三尺之内的人估计全能听清楚了。

南安太妃脸上有点儿烧,她开始后悔没有早早避开这一行人了,只不过现在走与不走,权可不在她,得上头发话,于是,只好没话找话的讲起了和探春怎么投缘,如何收的义女云云。

迎春没等她说完,喝命身后四大嬷嬷拉过探春,朝着南安太妃说道:“我们姐妹经年不见了,今儿很想聚一聚,太妃若没意见,就请自便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