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红楼做贾赦_第28章

法式杂鱼汤Ctrl+D 收藏本站

南安太妃很识相的立刻走远了,只剩下迎春等人站在当地,后面婢女若干,都跟江湖高手似的,没一个喘气儿声能听见。惜春要说话,迎春竖起手指抵在唇边:“今天是承恩公的寿诞,有什么话,回家再说!”

惜春一撇嘴,率先举步走了进去。迎春一招手,一串人小碎步跟上。探春夹在中间,不尴不尬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南安太妃已经看不见踪影了,她也只能混在亲王府众人里头先呆着了。

晚上,承恩公府灯火通明,大家都挤在前院看戏,迎春却问管家要了一间空房,说要休息,管家自然照办。于是,迎春惜春各据一侧,黛玉斜身歪在窗前榻上,湘云围前绕后,探春独坐正中间的黄花梨木靠椅,坐立不安。

惜春最先开口问道:“和亲,你是自愿的吗?”

探春点点头:“是的!”

惜春转向迎春,摊开手:“姐姐,完事了吧!”

迎春没理睬惜春,也不看探春,自顾自撇着茶碗儿上的浮沫,慢悠悠道:“探春妹妹也太见外了,咱们姐妹至亲,怎么你却从来不到府上小坐,难道是瞧不起我们,这才不屑为伍的吗?”

探春的双手在袖中握紧:“探春身份低微,不敢高攀。”

黛玉嗤笑一声:“嗯,不敢高攀,所以放着忠勇亲王的侄女儿不做,却去做了南安王府的义女是吧?”

探春脸上发烧,低头攥着手绢,死死的咬住嘴唇,她的脾气,早在贾府里就给磨没了,现在装聋作哑对她来说,最不算是个事儿了。

惜春嘴巴不饶人:“你给本郡主说道说道,到底这南安王府比我们忠勇王府好在哪里?”

探春咬紧牙,不说话就是不说话。

湘云最怕僵局,她忍不了谁都不说话的气氛,胡乱猜测着打发时间:“是不是南安太妃逼你的?她威胁你什么?你的家人?谁?你爹?你娘?你兄弟?还是别的什么人?哎呀,你倒是说话啊!”

探春打定主意不出声。迎春也不恼,依旧含着笑,坐的端庄无比;黛玉是安静惯了的人,更不怕这个;惜春则是清冷惯了,谁都不说话她乐得清静。

湘云干着急,一个人絮絮叨叨说了好多话,可就是没人接茬儿。气氛一直僵到戏散了场,贾赦来接她们回家的时候也没有好转。结果,贾赦莫名其妙的领出来四个却带回

作者有话要说:下面是鱼汤的专栏喜欢可以包养一下,你们的支持是我继续努力的动力,谢谢

74三春番外(下)

探春成了进曹营的徐庶,嘴巴闭得比蚌壳更紧,打死不开口。

气得贾赦好几天上朝都不给北静王好脸色看。东南西北四大家,他是一烦俱烦,一个也不待见。

皇上很奇怪,散朝后留下贾赦去乾清宫小坐。贾赦噼里啪啦一通抱怨,直把南安老太妃给形容成了自私阴险的黄鼠狼。

皇上一听就火了。感情,都到这个地步了她们还敢阳奉阴违的是吧?皇上阴测测的笑了,她喜欢收‘义女’是吧?不舍得嫁孙女儿是吧?好极了,那朕就“仁慈”一回,让她彻底“称心如意”!

三天后,太后在慈宁宫召见南安太妃和她家的和亲郡主。南安太妃颠颠儿的领着探春去了。太后特别和蔼的夸奖了探春的品貌性情,高度赞扬了她为被俘将士们的安危而毅然和亲的可贵精神,同时,爱惜的拉着探春的手不住摩挲,格外遗憾的惋惜着:“这样的好姑娘,就这么给蛮子们送过去,哀家都不甘心呐!”

南安太妃虚伪的跟着擦眼泪,儿一声肉一声的嚎啕。

探春忽然觉得心头一阵空荡,一种隐隐的悔意铺天盖地而来。只是,她已是骑虎难下了。就算下得了,贾母和王氏又能饶得了她吗?而就算她们能放过她,可是已经享受过富贵生活的她又能安下心再回去过那种任人欺压的日子吗?

太后看得分明,冷哼一声,她对南安太妃是不耻,可是对探春,她也没有多少好感,不管她是被迫还是自愿,总而言之是做了南安太妃抗旨欺君的帮凶,一起戏弄她儿子的人,皇太后能待见了才见鬼呢!

不过宫里的女人最擅演戏,太后分毫不露的表达够了对探春的喜爱和不舍以后,笑吟吟的拍板了:“南安太妃啊,你这个孙女儿实在极好,哀家断断舍不得送她去那虎狼之地。这样吧,这孩子就先留在哀家这里,听说你家里有一个‘义女’是吗,就让她替这孩子去和亲吧!当然了,皇上和哀家也不会委屈了她,就赐她‘铃星’郡主之名,即刻送交玉牒馆造册吧!”

南安太妃如遭雷击。从太后说出‘铃星郡主’四个字以后,南安太妃就意识到,她的把戏已经给人看穿了,因为铃星是个乳名,真正的小郡主在家谱上另有闺名,而她此前从未有机会面见太后,太后自是不可能知道一个不起眼又身份尴尬的异姓王家女儿的乳名的。然而,现在太后不但知道了,而且还已经知道探春是假的,可是却不直斥,反倒将计就计逼迫她不得不送亲孙女儿去和亲。不为人所知的欺君和太后已经明明白白告诉你,她已经知道了的欺君有什么不同,南安太妃不会拿捏不准。南安太妃瞬间坐倒,心灰意冷,罢了罢了,孙女儿再亲也不如儿子重要,她认了。

探春从头到尾都没捞到说话的机会,算是称了她咬紧牙关的心了。

太后当然不会留她在宫里长住,待众伪装成送嫁亲友团,实际上是为了联合被掳将士一起暴揍爪哇王的大青精锐护送真正的南安郡主启程和亲之日,太后就翻脸赶人了。

探春心知,贾府她是万万回不去了,南安王府更不可能会收留她,亲王府她是没脸去的,何况去了也不一定要她。最后,她苦苦给自己求了一个福祉,请求太后准她上五台山修行,权当是为太后祈福。太后不屑,一口回绝了。

无路可走的探春绝望之下只能想到落发出家这唯一的办法了。可是没有钱没有势力的她,想找一个平静而合法的庵堂都没有办法,长久呆在贾家让她明白了,很多走家窜巷做法会的尼姑并不是真正的姑子,他们手下的小徒弟也不可能在佛门找到永恒的清净和安宁,为了不让自己沦落到那等污垢之中,探春最终还是厚着脸皮找到了贾赦的王府门口。

贾赦虽然同情她,可是也不敢收留,他怕贾政一伙人以此为借口,再度跟来缠上他,他可受不了那批吸血鬼。可是他也不能眼看着探春落发出家去,好不容易这一回惜春不出家了,改探春了,这叫什么事啊!

贾赦集合全家人一起开会,首先,大家一致赞成送走探春的决定,打死也不能留下来让贾政那伙人钻空子。其次,大家也一致否决了探春要求的出家,没一个人赞同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就这么看破红尘的。再次,大家也一致认为让探春尽早出嫁是个好主意。于是,讨论的重心就转移到给探春相一个什么样的夫婿身上去了。

关于这一点,贾赦的发言权被一致剥夺了,因为他提的要求都太不靠谱了些,贾赦对此表示很无奈,就算已经在这里过了十几年了,他也还是搞不清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和门第概念,他现在唯一知道的是迎春惜春的婚事都由皇上指定,而以她们的地位来说,无论嫁到哪家去也只有被敬着被供着的份儿,绝吃不了亏,至于和丈夫恩不恩爱这种问题,他可没胆子去琢磨,女儿的脸面他且得顾着呢,可不敢搞什么择婿招亲的幺蛾子。黛玉的婚事已定,鬼佬小王爷正在努力啃汉语辞海中,而且有林如海两口子坐镇,以后的日子想来是错不了的。湘云的婚事也被皇上接手过去了,拍着胸脯说一定挑一个最好的,基于皇上那三个已出嫁的公主的婚姻品质,贾赦对皇上的眼光还是信心满满的。诸事交付以后,贾赦成了甩手掌柜,天天呆在家里数金子,给女儿们捯饬嫁妆。

探春的婚事讨论了许久也没个结果,无他,典型的高不成低不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伯和无数人之下无数人之上也上不到哪去的亲爹,反差太巨大,就和哪边儿都不像话。偏巧这时候,闭关了好久的贾家又来闹事了。心有不甘的南安太妃最后的蹦跶就是把探春的下落捅给贾母,然后就陪着她那个贪污军费把十船将士都祸货了的儿子一起捧着窝窝头穿着麻布衣去蹲大狱了。贾母听说以后,打了鸡血一样杀到王府,理直气壮的,借口要孙女儿,抱着包袱就想闯进来驻扎。

万般无奈之下,贾赦派了长史,从后门匆匆送走了探春。探春病恹恹的,坐着快车吐了一路。长史无法,趁夜跑到林大人府上求救。胡妹妹两瓶药下去,探春立刻满面红光精神饱满了。听完了疑似穿越者搅局(胡妹妹不知道贾赦是穿的,虽然她发现这个世界不止她一个先知,但另一个或几个是谁,她并不清楚。胡妹妹是女权主义者,于是忽略了改变最大的贾大老爷,目光一直盯在女人身上,可想而知,她这辈子也别想找到老乡了)版的“探春远嫁”之被打断,眼珠一转,热心的推荐了她原来的根据地——扬州。

于是,探春就顶着贝(贾字拆出来的,因为没有姓‘西’的,所以就姓‘贝’了)二姑娘的名头,由林如海那个留在扬州让儿子养老的奶嬷嬷照料着,开始了新生活。

贝二姑娘的设定是这样的——官家千金,名门庶女,家世清贵,门第不俗,还有一个在京中做着大官的舅舅,因父母双亡,遂独身一人回乡守孝。自住五进大宅,身边仆婢无数,娇养深闺,足不出户,只待三年孝满后上京择亲待嫁。

扬州城里无所事事的人们于是又有了街头磕牙的新话题——这位神秘的贝二姑娘,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呢?按照排序,上面还应该有一个贝大姑娘啊,又在哪里呢?当大官的舅舅到底有几品高呢?未来择婿的条件又是什么呢?等等等等,只有人们想不到,没有闲话聊不到。探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在家中为远在京城受苦的姨娘抄经祈福,空闲的时间便看看书,绣绣花,画两笔画,养几株玉英打发时间。

也许是她的诚心起了作用,不到一年,贾赦竟派人送来了被王夫人打压排挤到家庙去,连伤带病差点一命呜呼了的赵姨娘。探春和赵姨娘抱在一起,又哭又笑,互诉离别之情和别后境况。

数月后,赵姨娘痊愈,兴高采烈的当起了贝府的老夫人。而探春也在这时候,真正开始了她人生中全新的岁月。在一次进香的途中,探春邂逅了瘦西湖畔及第山庄的大少爷,从此走进了一个她完全不曾想象过的世界。

及第山庄的名字虽然风雅,可是却跟外人想象的状元及第完全没有关系,而是江湖上积淀浑厚的武林世家。人家取的是及第花之意,也就是杏花,及第山庄中栽满了杏花,历代主人也独爱此花,故而得名。这一代的少主谢凌,未及弱冠便夺下了江湖第一高手的称号,同时,因为生的白皙俊美,玉树临风,和江湖上粗豪的汉子们大不相同,因此被性格开放的各色佳人穷追猛打。可怜谢大少爷,为避桃花,四处奔逃,狼狈不堪。

遇见探春那一天,正好是他第七十六次被唐门那位骄纵任性的大小姐追到无路可逃了,为了不被唐门捉去按着脑袋拜堂,他慌不择路的撞进来探春祈福的静室,挨了生平头一记无比清脆的耳光。

谢大少爷和看中黛玉的鬼佬小王爷有异曲同工之妙,两人都患有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挨了一巴掌以后,深深的被探春一打钟情了。于是乎,被各色美女捧惯了的,只有拒绝经历,没有追人经验的谢大少爷,两手空空就上门求亲来了,高调的被王府派来保护探春的十八侍卫当成登徒子一顿围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