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姓花名木兰(gl)_第3章

乙纯Ctrl+D 收藏本站

  刘痞三早就沉迷在对方的美人计之中,忙要点头应下,却被身边一尖嘴猴腮的男子拽住,贴在耳边似是低语,实则声音大的让在场的众人都听在耳里。

  他道:“刘老大,这小娘们儿之前坑害咱们的还少了?别忘了之前是因为谁,咱们才会被送入狱中,被关押了十天半月的。现在她是老实了,谁知道是不是她的缓兵之计?老大,你可千万别上当啊!”

  刘痞三闻言,顿时神色一变,犀利的目光在柳娇娘的脸上一扫而过,随后笑眯眯的道:“我和柳小娘子之后便是一家人了,我自然信她,只不过……”

  他顿了顿,见柳娇娘不动如山,便讪讪的笑着说道:“柳小娘子,眼下不是我信不过你,就像我这弟兄方才说的,咱们之间可还有一本子前账呢。反正你也说了咱们是一家人,早娶晚娶,什么时候不是娶,我看今天是个宜嫁娶的黄道吉日,柳小娘子今日便跟我回家吧。”

  柳娇娘闻言,脸上露出哀戚神色,她抬起袖子遮住脸面,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说到头来,刘大官人还是不相信我,就连你身边一个跑腿的,都能挑拨咱们之间的关系。我这还没嫁过门,就要遭受这样的无端揣测,若是嫁给你,想必更得不到怜惜。”

  刘痞三顿时急了,忙说道不是这样,甚至抬脚踹开了之前进言的男人。

  柳娇娘露出一双眼睛,梨花带雨的道:“那又如何,反正娇娘就是命苦,我还不如一头撞死在这里,也好过受你们的气。”

  刘痞三紧张的张口结舌,眼看着柳娇娘就要往摊位上撞,忙说道:“欸,等等,我是真的相信你啊。”

  柳娇娘见目的达成,见好就收,她破涕为笑,道:“此话当真?你真的会怜惜我,不会勉强我做事?”

  刘痞三晕乎乎的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只要你不撞花了脸,那就都依你。”

  柳娇娘闻言,低头歉疚的看了一眼张平安夫妇,说道:“那我就相信你这一回,只是可惜了张大哥和张大嫂,被你这个野蛮人踢那一脚,回家躺个十天半月都好不了,唉,都是我不好……”

  说到这她眼睛一酸又要哭,刘痞三是怕了她这毛病,再加上被对方期望的眼神盯着,也只能自认倒霉,道:“这……医药费也从我这出,只要你今儿乖乖跟我回家,那就都依你。”

  柳娇娘原本的打算,就是以退为进,想办法让张平安夫妇顺利离开,不让他们成为刘痞三威胁自己的把柄,所以此刻听到刘痞三这么说,自然点头认下。

  刘痞三还以为自己占了大便宜,便欢欢喜喜的掏出钱袋,数都没数就全部扔给了张平安,还一脸客气的道:“方才真是失礼了,这点钱就当是汤药费,你们快快离开去医馆看看吧。”

  孙氏闻言,焦急的看着柳娇娘,期期艾艾的喊着柳娇娘的名字。

  柳娇娘淡笑着点点头,走上前去捡起钱袋,放在了孙氏的手中,大声说道:“孙姐姐,你先陪张大哥回去吧。”

  孙氏不肯收,但是柳娇娘搀扶着她起身,在她耳边轻声道:“孙姐姐,我现在能信任的人,就只有你了。你回去帮我跟爹娘,还有弟弟说一声对不起,是娇娘不孝,让他们忘了我好好过日子。”

  孙氏瞪大了眼睛,眼睛涨的酸疼,大颗大颗的眼泪又落了下来,想说些什么,可柳娇娘早已决绝的转过身,朝着刘痞三走了过去。

  刘痞三欢天喜地的大笑着,凑上去说道:“娘子,咱们这就家去吧。”

  柳娇娘为难的摇摇头,道:“再等等吧,我想看着张大哥他们离开这里。”

  刘痞三顿时脸色一沉,却听到柳娇娘哀求道:“娇娘已经不能从家里出嫁,今日既然要随你回家,心里总该留个想头。张大哥待我如亲妹,看着他们就像是看到了我的家人一样……”

  刘痞三觉得柳娇娘说的在理,反正对方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就算拖延点时间,也早晚会成为自己的娇妾,还不如让她彻底死心,于是就耐着性子等了下来。

  街道上的气氛变得十分诡异,刘痞三一群人欢天喜地,而围观的百姓们,都一脸的无奈气愤,甚至对着柳娇娘指指点点,小声唾骂着她的不贞。

  在一侧看戏的两位客人,也是各有感慨。

  蓝衣客人依旧愤愤不平,他是习武之人耳聪目明,方才柳娇娘在孙氏耳边的低语,他一字不漏的听在了耳里,自然也听出了对方语气之中的决然,想必是抱着玉石俱焚的念头。

  刚才的一番言语只是做戏罢了,真实目的是为了让那一对夫妻安然无恙的离开,而她接下来要做的,估计就是以死明志了吧。

  这小姑娘,看着年纪不大,脑子倒是灵光的很,三言两语唱念做打之间,不仅改变了己方的劣势,掌握了主动权,更是将刘痞三这个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甚至跟着她的思路行事。

  一路看戏下来,对方所用的计谋虽然稚嫩了些,但是在这么个穷乡僻壤,天生就有这样的本事,还真是不能小觑啊。

  若是就这么自戕了,还真是可惜了这么个妙人。

  蓝衣客人便激动的询问身边黑衣客人,道:“大人,戏也看完了,再演下去就没法收场了,咱可以动手了不?”

  黑衣客人闻言,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就将蓝衣客人的热情打击的一点不剩,更是蔫哒哒的后退几步,站在了路边低头反省。

  却不料黑衣客人淡然的道:“这一次我亲自来,”说着就朝着柳娇娘走去。

  蓝衣客人目瞪口呆,他跟随大人身边多年,之前从未见过对方管过闲事,怎么今日居然主动插手了。

  他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大人之前不是说要小心行事,不能惹事端的吗?”

  对方淡淡的道:“她不一样,她是我的妻子。”

  “奥,原来是大人的妻子啊……咦???!!!”

  

  ☆、第四章 初见(四)

  柳娇娘看着张平安夫妇远去的背影,眼神平静漠然,直到他们彻底消失在了街角,她才暗自松了一口气移开了视线。

  周围的百姓一脸失望,四散开去时,口中还喃喃低语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刘痞三瞪了一眼路人,他的耐心已经告罄,但是想到今晚就能得到这个朝思暮想多日的美人,便强自忍耐着,看着那对夫妇磨磨蹭蹭的离开,才迫不及待的提醒她道:“娇娘,时间也不早了。”

  柳娇娘闻言,勾唇浅浅一笑,妩媚的双眼斜睨了他一眼,道:“可否请官人再稍等片刻……”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刘痞三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了,他恶狠狠地道:“还等?你莫不是在哄我?”

  柳娇娘委屈的瘪瘪嘴,一脸无辜的道:“娇娘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怎敢欺骗英明威武的刘大官人,只不过想到今日便要入你家门,心中略有不安罢了。你既纳我为妾,那些婚事俗礼皆可一笔带过,但我总要带上些属于自己的嫁妆罢。”

  刘痞三拉长了脸,他带来的那些个狐朋狗友,见状不妙,忙嬉笑着开口劝说道:“嫂嫂说的在理,这嫁妆自然是要拿的,咱们老大定会体贴你多等一阵儿。”

  说着,还朝刘痞三猛使眼色,刘痞三心中不悦,本想说就你那么点银子,扔到地上都听不到响声,就算是带过去也派不上用场。

  但他与柳娇娘相识了一个多月,已经充分见识了这个女人缠人的本事,想到她方才所说之言也在理,便心道罢了。

  他转过头,口气却很冲的道:“那你快些拿上,咱们立刻就走。”

  柳娇娘忙不迭点头,绕过自己那边不大不小的摊子,用袖子里的钥匙打开了锁,躬身取出来了一个木制盒子。

  她的目光落在木盒上,浅浅一笑后忍不住抬手来回抚摸着边缘,这还是爹爹亲手为她制作的。

  她在现代的时候就有收集手工艺品的癖好,这盒子制工精良造型美观,是用山上的梅花树制成,闻上去沁着冷香,盒面上还雕刻着一枝盛放的腊梅应景,让她爱不释手。

  穿越古代这两个月以来,虽然吃了不少苦头,但花家人待自己着实不错,让父母双亡的她倍感家庭的温暖,只可惜她没有更深的缘分去享受了。

  她早就做好了最后的打算,此刻抿紧了嘴唇,打开了盒子,猛的从里面抽-出来了一把短匕首,然后用锋利的刀尖,毫不迟疑的对准了自己的心口。

  这画面转变的太突然,所有人都猝不及防,刘痞三一行人目瞪口呆不必说,就连隐隐散去的路人,都惊呼了一声又围聚了上来。

  那群狐朋狗友看了眼刘痞三阴沉的脸色,忙说道:“嫂……嫂嫂,有话好说,何必动刀子呢?”

  柳娇娘心底冷笑了一声,后退几步朗声道:“各位街坊邻居,可否停一下脚步,听娇娘临终几句肺腑之言?”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说的内容却动人心魄,行人们不管是出于八卦的心思,还是真的担忧她的安危,此刻都大着胆子留了下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街道上就站满了行人。

  之前那两位客人原本越过了人群,即将走到刘痞三身前,却因为这突然的动静,又湮没在了人群里。

  蓝衣客人有些焦急,小声的道:“大人,咱们动作快些吧,夫人这是要……”

  黑衣客人目光落在柳娇娘身上一动不动,同样耳语道:“既然这样,那便换个法子。天佑,你现在就去县衙,找那县令过来看出好戏,之后分头行动,我寻空再去找你。”

  蓝衣客人,也就是吕天佑闻言,担忧的点了点头,转身冲出人群,运起轻功三两步间失去了踪影。

  柳娇娘继续道:“小女姓柳,年方二八,夫君应召从军五年未归,至今生死未卜,夫家长辈年老孤苦,唯一的幼弟身体孱弱不能行走,家境贫寒故而小女不得不抛头露面,补贴家用。”

  她说到这儿,辛酸的抹了把眼泪,让在场诸人心中动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