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姓花名木兰(gl)_第4章

乙纯Ctrl+D 收藏本站

  她低泣道:“小女虽未读圣贤书,却也知晓一女不适二夫,之前行事乃权宜之举,不敢因小女的缘故,将亲友拉扯入这浑水里……”

  刘痞三脸色阴沉的看着柳娇娘滔滔不绝,袖子里的拳头死死的捏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撕了她的嘴,他就说这小娘们儿今日怎么这么快就妥协了,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好!她可真行啊!他恨的咬牙切齿。

  而他的那群狐朋狗友,见刘痞三露出了森森冷笑,都在心底打了个哆嗦,心道:这柳娇娘今日不管是死是活,都没有好果子吃,她这一手的确不错,但是也未免太小瞧了刘痞三的心眼。今日她让刘痞三当众吃了大亏,即便是死了也要被刘痞三鞭尸,更何况她的那群家人亲人,估计都没有几天活头了。

  哎,真是太蠢了!

  可他们心中却也开始怜惜这个可怜的女人,甚至隐隐生出了心底深处的正义感。

  其中一人小心的道:“刘爷,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更何况是一个已经嫁了人的残花败柳呢,既然人家没有那个意思,这事儿又闹大这么大,干脆就算了吧。”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道:“就是啊,这小娘们儿看起来干巴巴的,身上没有二两肉,怎么赶得上勾栏院里的姑娘,那是长得漂亮又知情识趣儿,今日我包一个包间,让刘爷你爽个够,如何?”

  刘痞三冷哼一声,甩手就是一巴掌,将刚才说话那人扇到了一边,冷言冷语道:“我今日就要看着她死!”

  他狼一样凶狠的眼神,盯着摊子后面梨花带雨的柳娇娘。

  心底有一个声音,说道:她是不同的,那些个庸俗的女人怎么比得上她。

  刘痞三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柳娇娘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一个傍晚,他当时觉得关东煮着实新鲜,便点了菜痛快的吃了个饱,然后照例吃了霸王餐不给钱,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却不想听到了身后,柳娇娘问他要账的声音。

  他当时觉得好玩极了,想他刘痞三在苍桐镇横行霸道惯了,还从来没有人敢问他要钱的,于是他转过身,就看到了昏黄灯火下的娇颜。

  他当即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心想:自己这是栽了。

  就因为这,他才耐下性子跟她玩,等着她自己开窍,不然早就下了药绑回家去了。

  可是,他的真心换来了什么呢?全都是狗屁!

  “……刘大官人爱慕小女,小女心中感激,只是小女早已有了夫君,那生便是花家的人,死是花家的鬼,不敢耽误了刘大官人的爱意。无奈小女只有一人,为今之计,唯有自尽以示决心,还请刘大官人,各位街坊领居明鉴。”

  说罢,她便闭上了双眼,在众人的高声劝阻声里,猛地用力朝胸口刺了下去。

  她的动作很快,但是有的人比她的动作更快。

  在她刚感觉到痛楚的时候,就被人紧紧的捏住了手腕,耳边也传来了阴沉凉薄的低语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柳娇娘彻底懵了,明明刘痞三之前还在她对面十几米远的,怎么一下子就来到了她面前,总不会是瞬移吧,古人还有这本事?

  她浑身冷汗,茫然的看着自己染血的胸口,绝望的想:所以她是想死都死不成了,是吗?

  刘痞三面目狰狞的冷笑起来,正要拽着她将她打横抱起来,就发现手背一疼,酸麻的感觉涌了上来,让他不得不松开了攥着的手腕。

  他皱眉看了眼地上的小石头,冷酷的问道:“什么人?”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黑衣客人主动地推开了人群走了出来,在刘痞三冰冷的视线下,淡淡的道:“路人,罢了。”

  

  ☆、第五章 初见(五)

  刘痞三闻言冷哼,狠狠的瞪了一眼柳娇娘,见她一脸状况外的表情,便知道这人跟柳娇娘没关系。

  难道真的如对方所说,他只是一个单纯的过路人,那也未免太巧合了吧,以前自己为非作歹的时候,怎么不见有人跳出来阻拦?

  他心中存了疑惑,面上狞笑着道:“小兄弟,我看你不像是本地人,好言奉劝你一句,出门在外不要多管闲事了,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黑衣客人眉眼都未动一下,反倒是柳娇娘担忧的看过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黑衣客人见状,朝她轻轻点了下头,示意她安下心来。

  黑衣客人有自己的难处,轻易不想与人动手,以免暴露身份引来更大的祸端,便开口劝说道:“多谢劝告,只是我也有一言相告,那便是人在做天在看,凡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强抢民女不说,还逼良为妾,这等罪名若是上报官府,定然少不了你一顿牢狱之灾,所以……”

  话还未说完,刘痞三就一跃而起,一脚朝她飞踢上来,那速度极快,在空气之中震起刷刷响声。

  围观众人惊呼一声,这个距离和速度,一般人是绝对躲不过去的,就连刘痞三都露出了得意的笑来,似乎已经预见了对方的凄惨模样。

  却不想黑衣客人只不悦的眯了眯眼睛,脚下轻点,便侧身轻松躲过了他的袭击。

  这速度比起突袭的刘痞三来说,只快不慢。

  刘痞三心中一沉,他也算是苍桐镇数一数二的高手,外人只当是黑衣客人好运的躲开了,但是刘痞三知道,能够避开这一脚的人,其武功定然在他之上。

  这个人,很不简单啊!

  刘痞三感觉自己碰到了一个硬茬,换做以往的话,他也是识时务的男人,打不过可以撤,但是在柳娇娘面前,他就是不想留下个落荒而逃的背影。

  于是,他对着黑衣客人拳脚相加,两人你来我往缠斗在了一起,速度快的肉眼都看不清楚,围观的群众何时见过这等阵仗,都瞪大眼睛屏息看起热闹来。

  柳娇娘更是嘴角抽搐,心道:这下子可以确定了,那就是这个古代,的确有像是武侠小说里面的武林高手,而且比一些电视剧里面演的还要厉害。

  她一边惊叹,一边又忍不住为那位黑衣客人担忧起来。

  毕竟,对方之所以会跟刘痞三打起来,都是为了帮她出头,她自然心中感激。

  而刘痞三的难缠和无赖,也是这些日子她亲身体验过的,今日黑衣客人得罪了这个小人,若是离开苍桐镇的范围还好,但若是逗留在此处,那保不准就会遭到刘痞三的事后报复。

  想到这儿,柳娇娘免不了在心里再次埋怨自己,她知道穿越的这具身体年轻貌美,甚至是溪花村第一美人。

  如果她一开始就考虑到这种状况,早就暗自化妆,把自己打扮的更丑,或者是用面纱遮掩容貌,就不会落得个被人看中逼迫的下场了。

  对面的刘痞三和黑衣客人还在缠斗,柳娇娘看不懂他们的武功招式,却也知道刘痞三已经渐渐落了下风,额头上汗水滚滚不说,还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副力竭的模样。

  他的那群狐朋狗友,虽然看着都是结实壮汉,此刻却都怂的如鹌鹑一样窝在角落里,没有一个人跳出来帮忙。

  反观黑衣客人,依然游刃有余的左躲右闪,所以两人之间高下立见。

  柳娇娘不由得面露喜色,不巧被刘痞三看在了眼底,心中更加愤怒,他后退几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小子有种!”

  放了狠话之后,他又瞪了一眼周围的人,转身就要离开,他的那些小弟才咋咋呼呼的扑了上来。

  围观的众人也知晓了结果,虽然迫于刘痞三阴翳的眼神,不敢拍手称快,却纷纷松了一口气,咧嘴大笑起来。

  柳娇娘见状,上前朝黑衣客人走了几步打算道谢,对方似乎是听到她的脚步声,便也不急不缓的转身看了过来。

  两人之间隔着几步远,黑衣客人的帽子在之前缠斗之时落在了地上,露出了高高束起扎在脑后的如瀑长发。

  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夕阳收敛了光芒,借助着树影斑驳的光点,和远处照射过来的烛光,柳娇娘才终于看清了这位的容貌。

  这一下子,即便是自诩见多识广的她,也忍不住为对方的容颜而震惊。

  倒不是说对方长得有多惊世骇目,只是与她印象之中的形象,有着天差地别的巨大差距。

  她原本以为气质如此冷冽、身手如此厉害的男人,必然长得浓眉大眼正气凌然。

  却不料这家伙长着巴掌大的小脸,生的一副花容月貌,比她这张脸还要漂亮几分,五官精致柔媚,堪称艳丽脱俗的绝色,把现代的顶级美女都比下去了。

  这……这长相也太妖孽了吧,不会是女扮男装的真女人吧?

  柳娇娘忍不住视线下移,落在了对方平坦的胸部上,唔,看不出来啊,但是现代的平胸美女也不少啊了,印象最深的女许仙就是前例。

  这么想着,她的视线禁不住又往下挪了挪,可惜人家穿着古代长衫,根本看不出来形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