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姓花名木兰(gl)_第5章

乙纯Ctrl+D 收藏本站

  或许是她的视线太露骨,让这位美的雌雄莫辩的客人蹙了蹙眉,一股让人窒息的杀气扑面而来,让柳娇娘浑身一抖不敢再看。

  这下子,她又不确定了,毕竟如果对方真的是女人,那就是女扮男装了,不仅如此,还身怀着如此厉害的武功,这么强大的气势……

  柳娇娘皱了皱鼻子,心道:不可能的吧,又不是拍电视剧,这可是真正的古代,奉行着女子就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封建铁则啊。

  纠结啊,不过算了,反正对方是男还是女,对自己来说都不重要吧。不管怎样,她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总归不该暗自揣测才是。

  而在她心中纠结的时候,那人已经捡起了落在地上的帽子,拍了拍灰尘戴在了头上。

  她将帽檐扣的很低,再度将她的上半张脸都遮掩了起来,只露出浅色的嘴唇和尖尖的下巴。

  柳娇娘真情实意的感激道:“今日多谢你出手相助,小女夫家姓花,他日若有所求,必竭力回报恩人。”

  黑衣客人比她高出大半个头,闻言垂下眼眸看着她的脸颊,眼中闪过诸多思绪,面上却冷漠道:“不必。”

  柳娇娘还要再说,却感觉一阵风猛地刮过,猝不及防之时就被眼前的人抱在了怀里。

  

  ☆、第六章 初见(六)

  眼前视角突然改变,一阵儿天翻地覆过后,柳娇娘发现自己被安稳的放在了地上,腰间禁锢着的手臂也松开了来。

  柳娇娘还没搞清楚状况,只终于确定了一件事,那便是这穿着黑衣的恩人,绝对是一个真男人纯爷们。

  因为刚才抱在一起的时候,她感觉对方身上的肌肉好硬,碰到的地方都好痛,跟撞在桌子上差不多。

  她在心底泛起嘀咕,突然听到对方的声音,在身前不远处响起,说道:“你退后些。”

  柳娇娘听话的后退几步,定睛看了过去,就看到了满目憎恨的刘痞三,此刻手里拿着一把锃亮的弯刀,朝着黑衣客人不间断的挥砍而去。

  她当即明白了黑衣客人抱住自己的原因,想必便是刘痞三死灰复燃,假意落下狠话,然后趁她们不注意的时候,折回来再次偷袭吧。

  不愧是刘痞三,这阴狠的行为才是他的个性,方才转身离去的时候,柳娇娘还觉得不敢置信,这样一来倒是解释的通了。

  拿着刀的刘痞三实力大增,黑衣客人手无寸铁,又不可能拿血肉之躯去碰真刀真枪,所以一下子被他杀的避让躲闪。

  柳娇娘为恩人捏了一把冷汗,围观的群众也纷纷关注着这里的动向,两人你来我往又是一番生死对决,场面紧张到了极点。

  而就在这个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一行穿着蓝色衣衫的衙役,急匆匆的从人群中,挤出一条宽阔的道路来。

  他们的阵仗很大,当属前所未有,反正柳娇娘穿越到古代之后,还是第一次见到衙门出动了这么多人。

  这十来个穿着官服的男人笔挺的站在街道上,光着气势就足够骇人的了。

  柳娇娘和在场诸人都吃了一惊,在看到最后面坠着的县令和师爷时,这些平头老百姓都害怕的低下了头。

  柳娇娘倒是有些好奇,但是也知道民不与官斗这个道理,刘痞三之所以这么嚣张,就是因为背后站着官府的势力,她也不得不顺应潮流,也跟着忙低下头去。

  这样一来她的眼睛看不见前方发生的事情,耳朵却能捕捉到声音,清晰的听到那边刘痞三和黑衣客人的打斗声,也在衙役出现的时候停了下来。

  刘痞三不悦的皱起眉头,瞪了眼县令身边的师爷,却见平时对他点头哈腰的师爷,此刻却动都不敢动,直愣愣的站着,脸色苍白,倒像是受了极大地惊吓一般。

  刘痞三心道不妙,脸上已经挂上了和善的笑,他随手将弯刀扔到了路边,走上去朝县令作了个揖,道:“县令大人今日怎么有空来这市井之中?”

  他这话听着是询问,但是语气却毫不客气。

  县令哆嗦着身体,视线惧怕的往后飘了飘,随后又移了回来,对刘痞三的插科打诨毫不在意,只对着衙役挥手说道:“将惹事的刘痞三诸人全部带回去,押后审问!”

  刘痞三吃惊的瞪大眼,他在苍桐镇作威作福惯了,县令平时都要看自己的脸色行事,今日这是演哪一出,居然敢下令抓他?

  他到底是个有眼色之人,已经觉察出了其中另有隐情,心知凭着自己的身份,县令也就耍耍威风,绝对不敢对自己下狠手,既然如此,那便先低头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再说。

  于是,他便老实的伸出了手,让衙役们将他和他的那群狐朋狗友全部拷了起来,抓到了路边站着等候发落。

  县令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对着一群穿着蓝衣的衙役之中的某一位,恭敬的说道:“大人,你看这样如何?”

  大人?

  柳娇娘心中困惑,能让县令称呼大人的人,会是什么大人物?

  她忍不住微微抬头,朝着那个方向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很快就震惊的低下了头去。

  原因无他,那个穿着蓝色衣服的男人,居然就是方才在摊子上,与黑衣客人一行的那位客人。

  柳娇娘一瞬间心乱如麻,因为她还清晰的记得,这个蓝衣客人,是称呼黑衣客人为大人的,这就证明黑衣客人的身份背景,比他还要大。

  那……这个黑衣客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那边的蓝衣客人也就是吕天佑,认真的看了一眼黑衣客人,见他身上毫发无伤,才松了一口气。

  他转头愤愤的看了一眼刘痞三,那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生撕了他。

  他冷笑着道:“本将军第一次来苍桐镇,倒是见识了一出好戏,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居然也有人强抢民女。县令大人,你倒是当的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好官!”

  他身上杀气四溢,从战场上征战出来的男人,气势自然不是一般人受得住的,身为文官的县令当即软了腿,靠着身后同样瑟瑟发抖的师爷后,才稳住了身形。

  他为官多年,眼珠子转了转,便打着官腔义正言辞的道:“此事乃是这刁民横行霸道,欺凌乡里,往日本官一心朝廷大事,倒是忽略了眼下,说来惭愧,多亏大人来到苍桐镇,才让本官见识到了这刁民的恶行,此事本官必然严加惩办,大人请放心。”

  吕天佑向来看不起文官,见到这个县令之后,更是厌恶他只会口头上说大话,不过好在大人平安无恙,不然他万死难逃其究。

  他冷哼一声,这在县令看来便是软了态度,也就是说他度过了眼前的难关。

  他当即松了一口气,心中对惹是生非的刘痞三恨得要死,更是惧怕这个朝廷命官大煞星,也不知道他要在苍桐镇逗留多久,一想起这个他烦的头都要大了。

  他无力的挥挥手,示意衙役将人带回去,然后谄媚的笑着,问吕天佑道:“大人初到苍桐镇,想必还没有落脚的地方,今日便由本官当一回东道主,请大人去府衙下榻,好生休息一番。大人,你看如何?”

  吕天佑闻言,心里倒是很不情愿,他想跟在大人的身边保护他,即便大人的武力之高,是他难以望其项背的,他也希望能帮到大人。

  自从大人在战场上救了他的命,他就早已暗自发誓,定要誓死追随大人,从此之后,只要离开了大人身边,他就觉得浑身都不对劲。

  但是,大人早在最开始就下了令,说是要分头行动。

  既然如此,即便他心中再不情愿,也不得不听话行事,索性跟着县令去府衙吧,他心中还染着怒火,不把这个狗官好好磋磨一阵,就难消他心头之气。

  这么想着,他便点了点头,带着一脸威胁的凶恶笑容,说道:“那本官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县令大人,前面带路吧。”

  县令心中叫苦不迭,跟在吕天佑身后,像是小跟班一样小跑着离开了,他都走了,师爷和衙役自然跟在了其后。

  经此一事,倒是解决了柳娇娘的燃眉之急,让她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在场的群众也不敢多看,忙纷纷散了开去。

  柳娇娘见其他人离开,才惊觉时间不早了,天色都暗淡了下来,她咬了咬嘴唇,心道:家里人见她迟迟不回去,肯定会担心不已。

  但是眼下还有事要做,柳娇娘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黑衣客人,脚下犹豫着朝她走去。

  经过方才的事情,她也猜测到这个人来历更加不凡,她低下头不敢多做打量,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黑衣客人很危险,虽然她救了自己,但是最好不要跟她牵扯上关系。

  柳娇娘心中唾弃自己的胆小,但是没办法,要想在这个古代社会生活下去,她就必须这样去做,不然她一个普通老百姓,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缓慢的走上前去,再次道了声谢,原本以为黑衣客人会如刚才一样,冷淡的说一句举手之劳,便转身就走,她也可以就此回家。

  却不料对方不按常理出牌了,冷淡的声音说出惊人之语,道:“今日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

  柳娇娘:咦咦咦?

作者有话要说:  新建了一个百合交流群,群号:596881738,验证码:花木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