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姓花名木兰(gl)_第6章

乙纯Ctrl+D 收藏本站

欢迎大家来玩,么么大家(*  ̄3)(ε ̄ *)

  ☆、第七章 初见(七)

  柳娇娘愣了一下后,见对方不解的皱眉,才干巴巴的笑了笑,委婉的拒绝她的提议,“恩人已经帮了我许多,这就不劳烦恩人特意送我回家了。”

  黑衣客人眯起了眼睛,点了点头转身便走,柳娇娘不知怎么松了一口气。

  却听那人的声音在前方轻飘飘的传来,道:“刘痞三一行人虽然被县衙的衙役关押,但他手下总归有漏网之鱼,今日他在你这里栽了大跟头,若是……”

  柳娇娘嘴角僵硬的扯了扯,心说这是威胁吧,是赤-裸-裸的威胁吧!

  只是她说的又的确很有道理,刘痞三为人阴沉狠辣,保不准留了后招,而对付她这样的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只需要绑她一晚上,到时候就算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她的名声也已经被败坏了……

  在这个封建落后的年代,名声坏了的女人要么自觉沉塘,要么就要有勇气面对别人的唾沫星子,不管哪一个结果都非常可怕。

  柳娇娘想到这儿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她在原地小小的踌躇了片刻,眼见着黑衣客人已经走到了街道的尾端,人影在漆黑的夜里隐隐约约,似乎下一刻就会消失不见。

  恰逢一阵寒风吹来,让柳娇娘浑身汗毛倒竖,她的心里不由一慌,耳边似乎也响起了诡异的声响,在眼下的氛围更添了几分惊悚。

  柳娇娘哆嗦着身体往前快步走去,今日天上没有明月高悬,周围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这里和现代社会不同,毕竟在古代是没有路灯的,到了夜里就真的是漆黑一片。

  往常她都是早早收摊,跟隔壁的张家夫妻一同回村,一般而言,回到花家的时候才彻底天黑,所以还是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夜晚的可怕。

  她的嘴唇都开始颤抖起来,偏偏自己走的再快,与前面那人的距离也没有丝毫的缩短。

  她已经放弃了快走,而是在追着前面的人影小跑了,这副身体着实娇弱,才跑没多久就气喘吁吁起来。

  她忍不住在心里愤愤的想,前面那个家伙真的不是故意的吗?为什么怎么追都追不上?

  她咬了咬唇,最终还是出声对前方喊道:“恩……恩人,能不能等等我啊?”

  前方的人影真的停了下来,柳娇娘见状欣喜不已,忙加速跑到了那人身边,努力平复下急切的呼吸,故作平静的说道:“恩人,我觉得你方才所言的确有理,如此一来就多谢你送我回家了。”

  黑衣客人不着痕迹的弯起了嘴角,声音依旧清淡不染笑意,道:“走吧,你在前面带路。”

  柳娇娘眨了眨眼睛,为自己之前的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感到歉疚,她呐呐的点点头,便匀速走在了前方,听着后面传来坚定地脚步声,让她心中的紧张和害怕都一一淡去了。

  她们二人一前一后的走着,黑暗里空气静谧,喧闹的人声远远地传了过来,变得不那么真切,但是却给这个深夜带来了几分人间的暖意。

  柳娇娘感觉到了寒冷,她并拢双手哈了一口热气,搓了搓冰凉的手,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由询问后面的人道:“恩人,你可有落脚的地方?”

  后面的人脚步不停,却并没有搭话,柳娇娘心中有些失落,下一刻却感觉到自己周围的温度升高了,她原本瑟缩着的身体都因为这怪异的暖意,而舒展了开来。

  柳娇娘心中觉得奇怪,正在寻思之时,就听身后人说道:“我已经找好了安顿的住所。”

  柳娇娘被转移了注意力,于是也没有发现那温暖,来自于身后人的方向。

  在有了一次对话之后,柳娇娘就来了兴致,说了好些关于苍桐镇的美食美景,她说道这些的时候,下巴微微上扬,语气更是带着喜气,让人很感兴趣。

  黑衣客人虽然冷漠寡言,却也会配合的应一声,或是附和或是询问,很是捧场给面子,柳娇娘见不是自己唱独角戏,便说的越来越欢快,声音之中都是乐趣和满足。

  黑衣客人微垂着眼眸,看着前面欢喜雀跃的背影,突然问道:“你很喜欢这里的生活?”

  柳娇娘闻言忙点了点头,道:“是啊,这里的蔬菜肉类都很新鲜,真的很难得啊,空气……呃,我是说生活的氛围也蛮好,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我家里人和邻居都很好相处……”

  她絮絮叨叨的举了大一堆的例子,没有注意到身后人表情柔和了下来,眉眼弯弯笑意暖暖。

  很快,她们就走到了镇子的城门处,在古代的城镇里都是设有有门禁的,柳娇娘看了眼守卫的士兵们,笑着打了声招呼便出了城门。

  在城门外,却见到了早就离开的张平安和孙氏。

  柳娇娘吃了一惊,忙快步走过去,孙氏也忙跑了过来,拽着她靠的很近的仔细查看了一遍,见她身上安然无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又忍不住眼泪哭着道:“还好你没事,不然我和你张哥真是无颜再活下去。”

  柳娇娘知道他们在此处等自己,心中便是一暖,她笑着道:“放心吧,我没事儿,还要多谢我身后这位恩人,是他出手帮了我的忙,解决了刘痞三。”

  孙氏闻言,忙就要跪下向黑衣客人道谢,却被柳娇娘拽住了,她是很不喜欢古代动不动就跪人的恶习的,她简略的说道:“我已经向恩人道了谢,时间不早了,我们也早些赶回村子吧。”

  孙氏点了点头,又朝着黑衣客人福了福身,便回到了张平安身边扶着他,说道:“那咱们就回去吧,你也要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柳娇娘忙不迭的应下,在回去溪花村的路上,将街上发生的诸多事情一一复数了一遍,她口才极好,说的也逗趣,倒是让孙氏和张平安彻底的放下了心来。

  听完了事情的始末之后,孙氏不由得感叹道:“多亏了那位大人,下次若是见到了定要向他道谢,不过,娇娘啊,今天这事儿也是无妄之灾啊,可怜你命苦啊……若是大郎回来,又怎么会发生今日之事!”

  张平安也木讷的点头,他的一只手一直抚着腰,之前被刘痞三踢的那一脚还没好,走路都扯着疼,还需要孙氏搀扶着才行。

  他们这二人夫妻情深,让柳娇娘见了,讪讪的笑了笑。

  她在现代的时候性子独立,穿越到古代也很快接受了事实,如果不是发生了刘痞三那件事,她自问绝对不比男人差。

  每当到了被找麻烦的时候,她才会想起自己童养媳的身份,想起那个未曾谋面的花家大郎,她的准夫君。

  花大郎是花家不能言说的禁忌,她对那人的脾气秉性一无所知。

  曾经她也拐着弯,从弟弟那里打探关于花大郎的事情,却被对方轻而易举的绕了过去,几次之后,她也发现了花家人,并不喜欢谈及花大郎的事实。

  或许是因为对方从军五年,渺无音讯,花家的人不得不报着最坏的打算,而她过去的每一次询问,都是在花家人伤口上撒盐,自此之后她心中歉疚再也没有询问过。

  所以,孙氏每一次提及花大郎,她总是打哈哈混过去或是转移话题。

  孙氏往往也能察觉到她的避之不谈,会配合的谈论其他,只是今日不知怎么的,不依不饶的继续这个话题,而且语气之中含着暗讽和针对之意。

  她说道:“大辽与我后梁朝的战争,早在半年前就结束了,其他凡是生还的将士,都已凯旋回乡与家人团聚,花大郎据说也是立了功的,怎么村子里其他的男人都回来了,就他迟迟不归不说连个口信都没有,莫不是贪慕京城的繁华,早已将家里的长辈妻子抛之脑后?”

  柳娇娘心中一冷,犹如三九天被一桶凉水兜头浇下,让她脚底生出战栗,不仅是因为对方所言约莫都是实情,更是因为眼前的孙氏,此刻无比的陌生。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想起今天是万圣节,就抽空码字更新了一章,祝大家节日快乐,么么大家~(*  ̄3)(ε ̄ *)

  ☆、第八章 初见(八)

  原本融洽的氛围,因为孙氏的刻薄之语,而变得萧瑟起来。

  柳娇娘低下头去,脸颊窘的绯红心中更是尴尬不已,孙氏好似吃错了药,要么就是受了什么大刺激,居然不依不饶的继续诋毁花大郎。

  她听着觉得实在是刺耳,艰难的扯了扯嘴角,想要说些什么,改变眼下越来越僵的局面,嗓子眼却好似堵了棉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凭心而问,还是因为孙氏说的话,深深地触动了她。

  她对花大郎了解的太少,无法据理力争反驳她,甚至在过去的某些时刻,她也曾经如孙氏一样做出阴暗的揣测,孙氏现在所说的话,就是她深深隐藏的心里话。

  她的身份让她没有立场去责怪花大郎,但是孙氏却这么做了,这看起来简直太怪异了!

  她这么想着,不由得怔愣的抬头,看了一眼孙氏,就见她一改往日的和气温婉,眼神犀利唇畔带着冷意,这副陌生的姿态让她无所适从。

  不仅如此,就连她往日的和声细语,也变为了伶牙俐齿,那咄咄逼人的模样真是前所未见。

  奇怪的是对方明明是在说花大郎的坏话,那双眼睛却牢牢地锁住自己身后的黑衣客人,这敌意来的太莫名其妙了。

  柳娇娘都不敢回头看恩人的表情了,也坚定了念头,不再放任孙氏继续说下去。

  花大郎的事是花家的家事,花家人都避之不谈,她和孙氏又哪里来的资格谈论,更何况家丑不可外扬,这里还有一个无辜的恩人,想必人家也是不愿意听她家里的破事吧。

  柳娇娘这么想着,便清了清嗓子,柔声说道:“孙姐姐,还请你不要再说下去了,我感激你关心我的好意,却不能听你诋毁大郎,不管怎么说,大郎当年也是为了花家才会毅然从军。而且军中生活风餐露宿,是我等难以想象的艰苦,大郎他至今未归定然有他自己的难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