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虏撩汉日常(番外)_第109章

九小二Ctrl+D 收藏本站

  站定脚步,解夫人款款福身:“臣妇见过长孙将军、苍云王。”

  桓致和黎绍便浑水摸鱼地作了个揖,都没出声。

  “嫂夫人免礼。”收起凌厉的模样,面对解夫人时,长孙伯毅总有些拘谨。

  解钧笑笑,向陶五敬介绍道:“公子,长孙的未婚夫,这五叔应该还记得,我就不多说了,但内子和妻弟桓致五叔该是第一次见,妻弟年幼时便子承父爵,受封为晋阳侯,他的封地离五叔的地方很近,日后可要五叔多多关照啊。”

  “晋阳?那是离这儿挺近的,放心吧,有什么事尽管来云州找我。”陶五敬这话是对解钧说的,可一双眼睛却一直紧盯着已经凑到一起咬耳朵的长孙伯毅和黎绍,“公子也跟着来北巡?”

  被点到的黎绍抬头看向陶五敬,淡然笑道:“伯毅平日里忙,没什么机会跟我外出同游,幸而北巡时可以带家眷同行,我就跟来了。”

  “家眷?”陶五敬愣了愣,“家眷啊……”

  不多做解释,黎绍转而说道:“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我会让人去后厨吩咐他们送一些酒菜过来。”

  这话说完,黎绍就要抽身离开,可长孙伯毅却突然抓住了黎绍的手腕拉了一下,猝不及防的黎绍脚步凌乱,被长孙伯毅的脚绊了一下就一屁股坐在了长孙伯毅腿上。

  “当心!”长孙伯毅忙伸手搂住黎绍的腰把人一个劲儿地往怀里带,生怕黎绍再滑到地上去。

  旁边的四个人齐齐呆住,愣愣地看着长孙伯毅和黎绍。

  黎绍也呆呆地盯着长孙伯毅看了看,突然满脸通红,拍开长孙伯毅的手就站了起来,还特地走出两步远离长孙伯毅。

  “怎么了?有什么事要说?”黎绍垂着眼看着地面。

  “咳,”顶着四个人的戏谑目光,长孙伯毅也有些不自然了,“没什么,有什么事就让卫泽他们去做,你好好歇着吧。”

  他原本是想偷偷告诉三郎先四处查看一番,尤其要当心韦宁布置在他们住处周围的人,可这么一闹,好像已经错过了可以嘱咐三郎的时机。

  “知道了。”话音未落,黎绍就已经走出了这个屋子。

  解夫人福了福身,和桓致一起憋着笑跟在黎绍身后。

  解钧撞了长孙伯毅一下,调笑道:“长孙你该不会就为了抱一下才去拉公子的吧?”

  “别胡说!”长孙伯毅瞪了解钧一眼。

  “我怎么就胡说了?”解钧笑得更灿烂了,“这半个月你几乎都护在陛下身边,可没多少时间跟公子在一起,我可看得清楚,你这一天到晚的恨不能把眼珠子挖出来黏在公子身上,这会儿终于是到了地方,又没有外人在,不抱一抱解馋怎么对得起自己?”

  长孙伯毅给了解钧一个大白眼,懒得搭腔。

  陶五敬张开嘴似乎想说什么,可转念一想,又将原本要说的话咽了回去,笑着问长孙伯毅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公子成婚?可别跟我说现在这样就挺好。”

  公子能那么坦然地把“家眷”两个字说出口,而且方才长孙跟刘策对峙的时候公子也插手,这说明公子是真的打算只做长孙背后的男人了吧,反正换了他,他是绝不会那么坦然地跟别人说自己是另一个男人的家眷,总觉得“家眷”这个词把自己说得跟女人一样,而且公子有才,却甘愿待在长孙身边不作为,人家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他还能说什么?

  今日重逢,再见到长孙和公子,他反倒有些羡慕长孙了,长孙是何其有幸才能得老天垂青,拥有这样一个愿意为他归于平凡的人。

  一说起婚事,长孙伯毅的脸上就又有了笑意:“不出意外的话,打算安排在明年秋天。等到不需要再在政务上花费这么多心思的时候,我想亲自筹办婚事。”

  陶五敬看着深情温柔的长孙伯毅啧啧称奇:“相识这么多年,我可真是从没想过会从你的脸上看到这样温柔的神情。”

  长孙也变了不少。

  长孙伯毅垂眼,眼前就又出现了黎绍低眉浅笑的模样:“我也没想过。”

  “这样好,这样才有个人样,”陶五敬站了起来,“公子不是说要让厨房送酒菜吗?咱们换个地方,好好聊聊。”

  “好。”长孙伯毅和解钧也站起来,一起往这行宫里不会被人打扰的地方走去。

  而先一步离开的黎绍自然也逃不过被人打趣的命运,桓致也不说话,只一脸戏谑的笑,跟在黎绍身边猛个劲儿地盯着黎绍红彤彤的脸。

  黎绍有心故作镇定,奈何脸上的热度始终退不下去,他的表情崩得再严肃也没有效果。

  解夫人终于是有些看不过去了,便将桓致拉回自己身边:“别对公子失礼。”

  桓致无辜道:“我就是觉得神奇,公子竟然还会脸红?他可是公子,那个公子!这千载难逢的画面,我一定要刻印在脑子里。”

  这可是不管要算计人还是要杀人都脸不红心不跳十分淡然的公子,竟然只是被自家男人抱了一下就脸红了?他还以为公子会顺势调戏长孙将军一句,结果公子却脸红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竟说诨话!”解夫人在桓致的脑袋上戳了一下,“等你有了心爱之人,你也这样。”

  桓致憨笑。

  将解夫人和桓致送到他们住的院子,黎绍的脸色才总算是恢复正常,若不是桓致一直在旁边多嘴,黎绍的脸色恢复得可能会更快一些。

  转身在行宫宫女的指引下往他和长孙伯毅的住处走去,黎绍这一路上都在暗自观察行宫的布局,然而所过之处都跟寻常的亭台殿宇没什么区别,这叫黎绍多少有些疑惑。

  黎征是个谨慎的人,行宫不比长安皇宫里安全,他该从军事防卫的角度考虑,在这行宫里修建些异常却安全的地方,可走了半天,黎绍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合常理的地方。

  难道黎征又挖了密道?

  满心疑惑地到了住处,黎绍一个人吃了晚饭,等到天色黑下来时,就换了身黛色的衣裳出门,拐进一条小路后见四下无人,便提气跃上屋顶。

  卫泽和卫峰跟着跃上屋顶,往高处这么一站,主仆三人所看到的景象就与在地面上完全不同。

  黎绍环顾四周,然后指了指这行宫里最高的建筑,卫泽和卫峰会意,与黎绍一起跃上那一处的屋顶。

  尽管天色已暗,可在行宫各处燃起的灯火却勾勒出了行宫的布局轮廓,站在最高的屋顶上,这轮廓就更加清晰了。

  “这是……夹道?难怪这行宫里的院墙垒得比皇宫的宫城还要高,原来是在相邻的院子之间留出了夹道。”看着宛如迷宫的行宫,卫泽惊叹不已。

  卫峰却是眉心紧蹙,视线顺着夹道曲曲折折,看得眼睛都花了却没找到夹道的出入口。

  这行宫里只要是有墙的地方就有夹道,但并不是每一条夹道都有出入口,有的压根就是两头堵住的短小死路,有的地方却是几条夹道首尾相接连成一条方向明确的通道,也有几条通道相互交错形成的岔路,极其复杂。

  揉揉眼睛,卫峰问黎绍道:“公子,要去探一探吗?”

  卫峰这话才说完,就又有一个人纵身过来,落在了屋顶上。

  “公子,”桓致面色凝重,“黎征还真是建了个适合杀人的地方。”

  只要摸清了这些夹道的走向,想要悄无声息地杀掉某个院子里的谁简直易如反掌。

  “这夹道应该是黎征用来藏兵的,”黎绍不停地四处张望,“除非是将每一个出入口都堵住不让任何人进去,不然就算摸清了这些夹道的走向也没有用,今夜过后,该知道夹道存在的人就都会知道,但却说不准他们什么时候会放人进去。”

  虽然防不胜防,但可以利用这夹道杀人倒是真的。

  “那就这么放着?”桓致的脸色更难看了,“夜里还让不让人睡了?不如找羽林军在出入口守着?”

  “羽林军啊……”黎绍眯起了眼睛,“卫泽,咱们带了多少人来?”

  随行的羽林军数量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一旦少了人也很容易被人察觉到,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还是用他自己的人吧。

  “回公子的话,随行的也就十个人,但是在云州还潜伏着一些人,要都叫来吗?”

  “不急,明日再去叫吧,今夜先把出入口都找着。”俯视着偌大的行宫,黎绍觉得很是头疼。

  第68章

  以刘策的寝宫为中心,黎绍将整座行宫划分成四个部分,与桓致、卫泽、卫峰各自拿了纸和从厨房弄来的碳条,然后就从屋顶跳到了墙头,沿着夹道的走向快速前行,每走完一段,就在纸上画出夹道的样子,着重标出夹道的出入口。

  又走完一段复杂的夹道,黎绍盘腿坐在墙头,借着月光艰难地画下这个区域最后的一条夹道,画完就从墙头跳了下去。

  “什么人?!”一声厉喝吓得黎绍一激灵,转头就见长孙伯毅、解钧和陶五敬三个人从墙的另一边拐出。

  黎绍望了望三个人的来路,挑眉问道:“你们是跑去哪里喝酒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