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虏撩汉日常(番外)_第110章

九小二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会从这条路上冒出来?

  长孙伯毅抬头看了看一边的墙头,回答黎绍道:“去了一个偏僻的院落。”

  走近两步,长孙伯毅突然发现黎绍的脸上脏兮兮的,到处都是黑乎乎的炭灰,尤其是下巴跟额头,被抹得快要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

  “你干什么了?”长孙伯毅一边问一边用衣袖替黎绍擦了擦脸,却发现越擦越花。

  “什么?怎么了?”黎绍还不知道自己的脸变成什么样了,只老实地让长孙伯毅擦。

  解钧和陶五敬也已经走到长孙伯毅身边,原本是要跟黎绍客套几句,可一看清黎绍的脸,两个人就都说不出话来了,似乎只要一开口就会哈哈大笑。

  发觉面前三个人的表情都有些微妙,黎绍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不对吗?”

  结果黎绍这一摸,一手的炭灰又蹭到脸上去了。

  长孙伯毅哭笑不得地抓住黎绍的手:“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怎么连手都黑了?”

  黎绍这才仔细看自己的手,这一看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先前用的碳条是直接从厨房拿出来的,他跟桓致四人也没想到要把碳条包一下,就那么直接用手抓,结果蹭了满手炭灰,这一路走过来,大概不自觉地都给蹭到脸上去了。

  黎绍看了看自己黑乎乎的手,再想象一下自己的大花脸,顿时也是哭笑不得。

  “罢了,反正天黑也看不清,待会回住处去洗洗就好。”

  陶五敬干咳一声压下笑意,道:“我觉得公子还是不要这样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比较好,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处池塘,为了迎接你们,那池塘里的水是才换的,公子凑合一下吧。”

  “劳烦五叔引路。”没等黎绍回答,长孙伯毅就牵起了黎绍的手,跟在陶五敬身后。

  看着黎绍的大花脸,解钧调侃道:“公子到底是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的?我们也不过就是借走长孙一小会儿,公子何必这么折腾自己?”

  黎绍细细琢磨一番,道:“这个等会儿再说,要麻烦五叔和解大人再去我们的住处走一趟了。”

  听到这话,陶五敬和解钧对视一眼。陶五敬是不太听得懂黎绍的弦外之音,但解钧却是十分清楚,于是就给陶五敬使了个眼色,暗示黎绍大概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找到了陶五敬说的那个池塘,长孙伯毅就拉着黎绍一起在池塘边儿坐下,四个大男人谁都没有带帕子的习惯,长孙伯毅就只能把衣袖带手帕,沾了水替黎绍擦脸。

  “我自己来就行。”瞥见坐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解钧和陶五敬,黎绍抬手,想要拿开长孙伯毅的手,却突然想起自己的手上也有炭灰。

  “手别乱动,一会儿就好。”长孙伯毅抬起黎绍的脸,照着月光看了看,然后继续擦。

  黎绍撇撇嘴,转着眼珠子瞄向陶五敬,问道:“五叔之前有来过行宫吗?”

  陶五敬摇头:“没有,这里怎么说也是皇家的地方,哪好随便进?负责收拾行宫做迎驾准备的也是云州州牧,我就只看过行宫的图纸,今天也是第一次来。”

  “图纸?”黎绍下意识地要转头去看陶五敬,可才转了一半就被长孙伯毅给扳回去了,“是什么样的图纸?”

  陶五敬对黎绍的这个问法略微感到不解:“就很普通的图纸。怎么了?这座行宫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吗?”

  “恩……”黎绍认真想了想,“不能说是不对劲儿,但是很有意思。”

  等长孙伯毅终于把黎绍的脸擦干净,又让黎绍把手洗了,四个人才一起往长孙伯毅和黎绍的住处走去,到的时候院子里就只有卫泽和卫峰二人。

  “公子、将军、解大人、苍云王。”见到两个多余的人跟来了,卫泽和卫峰先是一愣,然后恭恭敬敬行了个礼,“启禀公子,晋阳侯担心解夫人安危,就先回去了,这是晋阳侯画的图纸。”

  说着,卫泽将桓致画好的夹道地图交给黎绍。

  “他是该早些回去。”黎绍接下那张纸,拿到眼前一看,登时就抽了抽嘴角,“这是……青予画的?”

  卫峰抬头望天,卫泽则忍着笑意道:“回公子,的确是出自晋阳侯之手。”

  “啧啧啧,”黎绍转身将桓致画的图递给解钧,“给青予请个教画画的先生吧,你瞧他画的这满纸的蚯蚓。”

  幸而只是让青予画个夹道,若叫他画点儿别的,那还能看吗?

  解钧接过图纸颠来倒去地看了半晌,疑惑问道:“这画得是什么东西?密道?”

  黎绍挑眉:“不愧是一家人,竟被你给看出来了。这里不方便详说,去里面坐吧。”

  “好。”

  一群人进到屋里之后,黎绍便将四幅图拼在了一起,盯着看了半晌,黎绍还是将四幅图都推给了卫泽。

  “卫泽,临摹在一张纸上。”青予的那幅蚯蚓图怎么看都不顺眼。

  “是,”卫泽笑着将四幅图拿走,在卫峰的协助下重新画好的行宫的夹道图,还顺便将夹道之间的花园小院都画了出来,然后才回到黎绍身边,“公子,给。”

  看到卫泽细腻而精致的画风,黎绍总算是觉得舒坦了。

  “这才是行宫完整的图纸,所有的院墙之间都有夹道。”

  长孙伯毅三个人凑上前去一看,第一反应都是觉得眼花缭乱,可再仔细看看,便看出了行宫中暗藏的玄机。

  “妙!”解钧抚掌惊叹,“这夹道有死有活,虚虚实实,既可以藏兵杀人,又可以当做逃跑的密道,实在是妙啊!”

  陶五敬骂一句娘,抱怨道:“黎征这孙子,在长安城的地下挖了个迷宫似的地道,跑到云州来又在地上设计了这么个夹道,他该不会走哪儿都要弄出这么些个麻烦的东西才能安心吧?”

  “那是一定的,”黎绍哂笑,“他做了那么多损害百姓利益的事情,赌上性命也想要杀了他的人多了去了,而他之所以活了那么久,一是因为有一支彪悍的亲卫军,二则是身边有个设计密道的高手。”

  转了转眼珠子,解钧蹙眉问道:“那公子是怕这夹道被韦宁利用?”

  黎绍点了点头:“我不确定韦宁是否知道夹道的存在,但他安排在暗中监视我的那些人一定会发现,最晚明早,韦宁和张威就会知道夹道的存在。”

  “或许不用等到明早……”解钧的脸色骤然阴沉下去,“三位恕罪,我先回去了。”

  不等长孙伯毅和黎绍回答,解钧起身就跑。

  瑞妍和青予还不知道这行宫里有危险,他得赶紧回去安排一下。

  见状,长孙伯毅冲着解钧的背影喊道:“人手不足就调羽林军!”

  解钧头都没回,只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听见了,然后就飞奔离开。

  陶五敬看着新绘制的图纸沉思半晌,叹一口气道:“那我也去加派人手保护陛下。”

  长孙伯毅和黎绍同时愣了一下,一齐瞄了陶五敬一眼,然后长孙伯毅才沉声道:“也好,辛苦五叔。”

  陶五敬突然回过神来,暗骂自己蠢到家了。

  见陶五敬面露尴尬,长孙伯毅又道:“天色不早了,五叔回去歇着吧,夹道的事情我心中有数,五叔就不要闹出太大动静了。”

  “我知道了,”陶五敬无奈地站起身,向长孙伯毅和黎绍拱手作揖,“那我就走了,你们在云州的这段时日我也住在行宫里,若有什么事就派人去找我。”

  “恩,”长孙伯毅点点头,“我不会跟五叔客气的。”

  陶五敬这才快步离开。

  人都走了,长孙伯毅就伸手将黎绍搂进怀里:“辛苦你了。”

  黎绍直接趴在长孙伯毅腿上,轻声道:“这也是为了自己人的安全考量,何况就只是在墙头吹了半夜的风而已,从上面俯视能很轻易地看出夹道走向,并不费神。”

  握住黎绍的手,长孙伯毅盯着那一幅图纸,一语不发。

  黎绍转头看了长孙伯毅一眼,又道:“别担心,今夜若没什么动静,明日我便趁着你们去祭祀的时候安排人进夹道埋伏,必定不会让他们在行宫里下手,你们就只管按照你们的计划行事。”

  长孙伯毅眼神一闪,低头看着黎绍,满眼笑意:“你怎么知道我们的计划不是在行宫里动手?”

  黎绍翻了个身,仰躺在长孙伯毅腿上,笑吟吟地看着长孙伯毅:“如果你们要在行宫里动手,这夹道对你们来说该是一阵东风,可瞧你这愁眉苦脸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遇见东风。”

  长孙伯毅只看着黎绍笑,眉梢眼角都沾满了柔情蜜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