俘虏撩汉日常(番外)_第119章

九小二Ctrl+D 收藏本站

  长孙伯毅仰头看着黎绍,嘱咐道:“玩玩可以,当心些。”

  “知道了。”粲然一笑,黎绍就大步走向陶五敬,从陶五敬手上接过弓箭。

  陶五敬也笑着嘱咐一句:“公子小心,可千万别伤着了自己。”

  黎绍挑眉笑道:“苍云王什么时候也跟将军一样啰嗦了?”

  “将军那是关心公子。”这话说完,陶五敬拱手一拜就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如姬放肆地将看起来瘦弱的黎绍从头到脚打量一遍,不屑地问道:“你是后楚将军的什么人?男妾?”

  黎绍就像是没听出如姬语气中的嘲讽一样,淡然笑道:“我还没过门呢,暂且只是未婚夫。”

  “呵,”如姬冷笑一声,“我知道后楚的许多男人都养着男妾,我们赤狄也有,可我还真没听说有谁会娶男人为正室的,你生得出来吗?”

  黎绍倒是没想到身为路风属下的如姬也会说出这样的话,转头看了看如姬,黎绍不以为意道:“将军他若是能给我们家生一个传递香火的,那我倒也不介意给他生一个,前提是,他也要能生得出来才是。”

  话音落,黎绍就射出一箭,正中靶心。

  “该姑娘你了。”

  如姬看了看黎绍的箭靶,然后摆开架势,拉弓搭箭。

  眼看着如姬就要放手了,黎绍突然极为随意地说道:“赤狄王是不是也到了需要子嗣的时候?”

  如姬的手一抖,一箭射偏。

  放下手上的弓,如姬愠怒地看着黎绍。

  黎绍望着如姬的箭靶,故作惊讶地说道:“我还当如姬姑娘是百发百中,原来也会射偏啊,这我就放心了。”

  他就觉得这女人看着赤狄王的时候眼神里会多一些什么,没想到还真让他蒙对了。

  如姬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马有失蹄,人有失手。该你了。”

  黎绍拉弓搭箭,这一次竟也是跳过了瞄准的步骤,直接放箭,再一次正中靶心。

  放下手臂,黎绍一转头就见如姬嘴微张,似乎是有话说但没来得及说出口的样子。

  黎绍故作不解地问道:“如姬姑娘有话要说?”

  如姬闭上了嘴,恨恨地剜了黎绍一眼:“没有!”

  话音落,如姬就开始准备她的第三箭。

  然而又是在箭要离弦的时候,如姬听到了黎绍的声音:“也不知道比起骁勇善战的女将,赤狄王会不会更喜欢替他生儿育女的贤惠女人。”

  不出意料之外,如姬的这一箭又偏了。

  如姬气得摔了弓箭,怒瞪着黎绍:“你耍诈!”

  黎绍一脸无辜:“什么时候?”

  黎绍的那两句话都是小声说的,除了他自己和如姬,没人听得见,因此当周围的人突然看到如姬摔了弓箭时,都是一脸茫然。

  “如姬,怎么了?”

  听到路风低沉的声音,如姬回神,立刻转身向着路风跪下:“属下失态,请王责罚。”

  路风没有说话,因为显然这件事的决定权并不在他手上,如姬冒犯的是后楚天策上将的人,他就算要维护如姬,也要在天策上将发话之后才能说。

  长孙伯毅也没说话,只看着黎绍,而黎绍展颜微笑,道:“这还不至于要受罚吧?小事罢了,女人家的情绪说来就来,这也是女人可爱的地方,赤狄王觉得呢?”

  路风依旧板着脸,沉声道:“但如姬确实冒犯了这位……?”

  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黎绍,路风转头向长孙伯毅求助。

  长孙伯毅淡定道:“我们后楚的人称呼他为公子,赤狄王随意。”

  路风又转向黎绍,道:“如姬确实冒犯了公子,理应受罚。”

  黎绍将手上的弓交给一名羽林卫,迈开脚步往回走:“只是一句质问罢了,谈不上是冒犯。赤狄王也说如姬姑娘以自己的箭术为傲,不曾输给任何人,方才大概也觉得她本不该输给我吧,谁叫我看起来就是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

  “公子说笑了,”路风干笑两声,“如姬,还不谢公子宽宏大量?”

  如姬不甘愿地开口道:“多谢公子。”

  黎绍摆摆手,转身在长孙伯毅身边坐下:“我来之前,有人跟我说这只是一场宴聚,可哪有这么无聊的宴聚?尚书大人,您是不是欠我点儿什么?”

  不算陶五敬那一场,一共两场比试,看起来赤狄是跟后楚打了个平手,但第一场比试后楚虽败犹胜,换言之,赤狄今天输了两场,若再不转换一下气氛,接下来赤狄王就要亲自登场了吧?不过能与赤狄王对战的也只有伯毅,若再叫赤狄王输了可就真的尴尬了。他们今天可不是特地来跟赤狄结仇的。

  礼部尚书忙站了起来,笑容满面的说道:“是下官思虑不周,让公子觉得无趣,也怠慢了赤狄来的贵客,下官这就叫优伶们前来献艺。”

  优伶一入场,因比试而产生的尴尬气氛就瞬间消散无踪,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是没那么尴尬了。

  路风也重新扬起笑容,一边欣赏歌舞,一边打量后楚的大小官吏。

  黎绍嫌歌舞太吵,跟长孙伯毅打了个声招呼,就带着俞世离开了这一片开阔的草地,往一旁的一片小树林里走去。

  “公子。”察觉到有人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俞世绷紧了神经,谨慎地戒备着。

  黎绍淡然微笑:“没事,你去一边躲一躲吧,女人家要找人说话,总是不喜欢有多余的人在旁边听着,尤其是要说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俞世一愣,立刻就从黎绍的暗示中猜出来人身份,这才听从黎绍的吩咐,走远了些。

  俞世一走,如姬就从一棵树的后面走了出来,身形一闪就到了黎绍面前,将不知何时掏出的匕首抵在了黎绍的脖子上。

  “你都知道些什么?”

  黎绍顺势后退几步,靠在了一棵树干上,偏头微笑:“什么什么?”

  “别装傻!”如姬又将匕首往前送了送。

  敏感的肌肤感受到了凉意和威胁,黎绍似笑非笑地看着如姬:“如姬姑娘可要当心些,若等会儿我带着伤回去,那就不好解释了。”

  如姬心里一惊,不自觉地缩了缩手,然后又虚张声势道:“我们王的事情,你到底知道多少?!”

  有关王的信息,他们一直小心保护着,能流传出去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或者虚假的消息,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王的妾室已有身孕的?他又是从哪知道她跟王之间的事情的?那明明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黎绍哂笑道:“那是你们赤狄的王,他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赤狄是游牧民族,居无定所,本族人又异常团结,因此想在赤狄人中埋暗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幸好赤狄人少,就算强攻后楚北境,对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

  见黎绍死不承认,如姬怒道:“你若敢将王已有子嗣的消息传出去,不管你是在天涯海角,我都一定会杀了你!”

  黎绍一愣,颇有些惊讶地说道:“他真的已经有子嗣了?这还真是……让人感到意外。”

  赤狄王还有一兄一弟,按照赤狄的规矩,若赤狄王没有子嗣,那么赤狄王死后,赤狄的王位就要传给他兄弟中的一人,但如果赤狄王有了儿子,那赤狄王死后王位自然就要传给他的儿子,而他的兄弟是要跟他的儿子同生共死的,哪怕赤狄王的儿子是病逝,他的兄弟也要陪葬。因此历代赤狄王最忠诚的守护者就是他的叔伯,这些人若想活着,就必须全力保住赤狄王的性命。

  第一次从世宗嘴里听到这匪夷所思的“传统”时,黎绍还觉得天下哪有这么不讲理的事情,但赤狄信奉神灵,且虔诚无比,不管是怎样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只要被说成是神的旨意,那赤狄人终其一生都会恪守不渝,而这叔侄命运相连的说法,自然也是神明之言。

  现在想想,黎绍觉得这大概算是赤狄在经历过无数夺权争斗后所想出的最笨拙的保护皇储的方法。

  如姬一愣,见黎绍的神情不像是假的,立刻暗骂自己冲动了,可那也得怪这个男人奸诈!他说出那样的话来,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而瞥见如姬懊恼神情的黎绍却心情大好。

  “如姬姑娘给我送来这么重要的消息,真是让人十分感动。难道如姬姑娘是前朝皇帝埋在赤狄的奸细?要不要回后楚来?”

  亏心事真的是不能做啊,瞧瞧,他才说了两句模棱两可的话,这如姬就慌成这样,她到底是怕赤狄王的子嗣被人发现,还是怕她跟赤狄王的奸情被人发现?啧啧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