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1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过气影后离婚攻略[重生]》作者:三月图腾

  文案

  季晨离和明烺离婚了。

  她已过气多年,按说本不该在圈子里掀起什么波浪,无奈她离婚的对象是明烺。

  前影后自杀身亡的消息转发达几十万次,甚至超过了季晨离当年拿到影后奖杯那天的热度。

  季晨离重新醒来,发现自己的时间倒退了七年,回到和明烺结婚的第一天。

  她淡定地接受了重生的事实,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律师草拟了离婚协议,送到自己新婚不久的伴侣面前。

  “离婚吧。”季晨离面带微笑,看着自己曾经爱过的人脸色比锅底还漆黑,心底一片轻松。

  【阅读指南】

  1.同性可婚背景,介意慎入

  2.明烺(攻)X季晨离(受)

  3.狗血文,慎入

  4.he

  内容标签: 娱乐圈 婚恋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烺(lang,三声),季晨离 ┃ 配角: ┃ 其它:he

作品简评

季晨离曾经是引得万人空巷的影后,只因看上了一个铁石心肠的明烺,一纸婚姻蹉跎七年,最后落了个不得善终,没想到两眼一睁重回七年前,她和明烺婚礼那天。季晨离只想和明烺离婚,离她越远越好,可那个面冷心冷的明家家主竟然眼巴巴贴上来了?可惜季晨离心意已决,且看季晨离如何逃离命运,明烺如何一步步走上追(作)妻(死)之路……本文是一篇不走寻常路的重生文,讲述了主角之间的两世纠葛,季晨离虽然重生,始终逃不开既定的命运,两个不懂爱情的人跌跌撞撞遍体鳞伤,还好一切都能再来一遍,还好错过的感情都有机会挽回,还好两个人还彼此相爱。本文人物性格鲜明,剧情跌宕起伏,值得一读

第1章 最佳女主角

  作者有话要说:  请新读者认真看完这段话在决定要不要入坑,谢谢。

  【读者提的一切关于改文的建议通通不接受,如果剧情发展不符合你心意了,请及时弃文,在评论里让我改是没有用的,我从不听关于改文的建议。(捉虫除外)】

  【此作者不会卖萌撒娇么么哒,只写文,不卖笑】

  1.本文采用晋江自带防盗系统,防盗比例为本文订阅率的50%,如果想买一两章试阅,请勿购买最新两章!请勿购买最新两章!

  否则被防盗章节挡住作者概不负责。

  2.本文订购比例大于50%仍被防盗挡住的读者,请站内短信联系管理员或打晋江的客服电话解决,作者只负责写文,对晋江的功能问题没有任何解决措施。

  3.非典型性重生文、娱乐圈文,狗血,有套路

  面冷心冷总裁渣攻VS作天作地心狠手辣受

  结局HE

  自觉受不贱,但还是慎入。

  4.没人规定两个女人谈恋爱就必须得是怎样的,甚至没人规定女人就该怎样,女人就该心思细腻温柔体贴,女人就该知书达理漂亮贤惠,女人就该blablabla……

  去他喵的女人什么样男人什么样,这是篇【狗血】【套路】【百合】【言情】文,主角性别分别为女,女,如果和你心中期待的女人不符,你可以不看,因为她俩完全符合我心中的女人形象。

  【重点提示】

  随性更!随性更!随性更!

  上篇文写得太累了,这篇文想写得放松点

  “本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获奖者,她就是……”

  音乐的鼓点节奏骤然加快,聚光灯四处闪烁,浓妆艳抹的主持人站在舞台中央,捏着一张手掌心大小的卡片,顿了足足十秒,才念出那个激动人心的名字。

  “韩欣远!”

  镜头切到另一张艳丽动人的面孔,落落大方地起身,朝四周点头致意,所有在场的宾客和观众都照顾妥当,才从自己的位置出来,走上台去。

  颁奖人是明烺,镜头给了她拿奖杯的动作一个特写,白皙修长的手指,指甲修剪得恰到好处的圆润,握着金灿灿的奖杯,把它递到舞台上早已等候多时的韩欣远手中,两人眼神交汇,明烺的目光简直能把人溺死在里头。

  现场一片沸腾,激动的粉丝大叫韩欣远的名字,电视转播把整齐的欢呼放大无数倍送进了季晨离的耳朵里。

  季晨离抱着酒瓶侧躺在沙发里,眼睛氤氲地看着电视。她有些醉了,电视上的画面也显得愈发朦胧,但明烺的手被特写镜头放大了无数倍,那双手季晨离悄悄地观察过几万遍,每一道纹理都刻在心上,她想假装不认识,可她骗不过自己。

  季晨离醉醺醺地笑,迷迷瞪瞪把酒瓶往嘴里对,大约是醉得狠了,瓶口没有顺利地进入口中,差点怼进了鼻孔里,她调整角度,终于顺利地喝到了酒。

  辛辣刺激的液体刀子似的划过喉咙,胃被烧得火辣辣地疼,季晨离抱着酒瓶大笑,眼角的皱纹蜿蜒成了交错的沟壑。

  她已经不再年轻,早不是七年前那个风光无限的影后了,这个圈子就这样,长江后浪推前浪,季晨离刚好就是那个被倒霉地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

  季晨离喝到兴头上,还在抱着瓶子傻笑,客厅的正门突然被从外头拉开,一个女人从门外走进来,她看了沙发上躺得左歪右斜的季晨离一眼,眉峰微皱,略过她径直走向右手边楼梯的方向,脚刚踏上一截台阶,顿住,打了个转又往回走,停在季晨离的面前。

  “你喝多了。”一贯没有波澜起伏的声线,冷得掉冰碴,就是数九腊月里的寒风也比她温暖些。

  季晨离顺着眼前被西装裤包裹的两条长腿视线向上,几分钟之前才出现在电视屏幕里的面孔赫然映入眼帘,薄唇微抿,一模一样的精致,连眉宇间若有若无的凌厉都别无二样。

  “你也来点?”季晨离呵呵地举起酒瓶,“这酒忒够劲。”

  明烺眼神瞥到酒瓶上的标志,五十度的二锅头,不够劲才怪。

  明烺弯腰夺了季晨离手里只剩点底的酒瓶子,看都不看地往身后扔,瓶子哐当一声,准确地落入后头的垃圾桶中,“睡觉。”

  季晨离目光越过明烺,心疼地看着垃圾桶里的二锅头,脚步虚浮地站起来,扶着眩晕的额头东歪西倒一阵,总算找回了重心。

  “好,睡……睡觉……”她伸出手想搭明烺的肩膀,明烺下意识地侧身躲了过去,季晨离脚下踉跄,身体前倾栽倒在地板上。

  明烺眼里似是闪过点懊恼的情绪,手抬起来想去扶季晨离一把,到了半空又缩了回去,木桩一样站在原地,依旧是那副面冷心冷的模样。

  季晨离跪趴在冰凉的地砖上,胃部火烧火燎地绞痛,她急促地深吸几口气,喉咙里涌出一股腥甜,大口鲜血不受控制地喷涌而出,混着胃酸淌落一地,弄脏了明烺最喜欢的高级地板,这个地板是当年韩欣远挑的样式,佣人打扫时落下一粒灰,明烺都要大发雷霆,何况现在。

  季晨离咽下嘴里残余的血沫,龇着一口红牙竭尽全力地笑,终于虾米似的蜷成一团倒在血泊里,失去了意识。

  胃癌,早在半年前就已确诊。

  那时明烺正在千里之外的沙漠里陪韩欣远拍戏,盛夏时节,季晨离一个人在医院拿到确诊通知,烈日当头,她却抱着胳膊冷得浑身发抖。

  她是走着回去的,七年前引得万人空巷的前影后,走在闹市竟然没一个人认得出来,大街小巷的广告牌海报都是韩欣远优雅从容的微笑,无数双精心描绘的眉眼齐刷刷盯着她,季晨离像一只丧家之犬,无所遁形。

  于是季晨离想起当年,那年她和明烺新婚不久,又初捧得最佳女主角的奖杯,也是这样的盛况,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一时间风头五两,口罩帽子墨镜带了好几层走在街上都能被人认出来。

  季晨离再次醒来是在医院里,惨白的墙壁和刺鼻的消毒水味,即使是医院顶楼的高级病房也不能例外。

  “怎么拖到现在才送来治疗?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医生,不管用什么代价,务必治好她。”

  “我尽力而为吧,不过只怕三分之二的胃都得切除……”

  离病床遥远的门虚掩着,门外是两个人的小声交谈,季晨离意识尚未完全清醒,只听了个大概,似乎是讨论她的病情的,不过她自己并不十分在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