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3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是昂贵的私人医院,门口也聚集了不少来看病的群众,目睹了这样恐怖的突发事件,都尖叫着四散逃跑,有一两个理智尚存的不忘拨110报警,还有个别忙着打120电话,猛然想起这里本身就是医院,还聚集了全市最好的医疗资源,只得悻悻收了线。

  明烺的助理是处理突发事故的一把好手,迅速和暗处蹿出来的保镖划出了隔离区,把一干无关人等隔离在几米之外,明烺站在季晨离的尸体旁边,仍旧那副居高临下的做派,双手负在身后,头发遮住了侧脸,看不清表情。

  若是有人走得近些,就能发现她的嘴唇微张,不正常地抖动,背在身后的手指甲抠进掌心的肉里,手背上的静脉根根分明。

  季晨离能闹,从结婚到离婚,做事不留余地,回回闹得明烺不得安生,连死都死得轰轰烈烈,非得在明烺心里刻下一辈子的烙印才罢休。

  “明总,警察来了。”助理在明烺身后道。

  明烺像被定住了一样,半天不见动作,助理只好靠近她几步,在她耳后又提醒一遍,“明总,警察到了。”

  明烺全身一震,蓦然回神,“让他们过来吧。”她发出的声音嘶哑地在周围劈开一道口子,空气灌了进来,助理觉得自己终于能顺畅呼吸。

  “明总,她……”

  “没什么。”明烺闷声道,“死了……也就死了。”

  活成这个样子,死了倒是解脱。

  明烺的背从来都是挺直的,那一瞬间,助理恍惚看到她的背佝偻下去,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哪里佝偻了,分明跟从前一样的笔直,是自己眼花出现的幻觉罢了。

第3章 相互恶心

  “季小姐?季小姐你在里面么?”房门被拍得砰砰响,门外的人声音焦急。

  吵死了。

  季晨离翻了个身想继续睡,结果身体一空,重重地摔在地上,疼得她立时清醒过来。

  “谁啊!”季晨离烦躁地对着门大喊。

  “季小姐您换好衣服了么?明小姐在外面等着呢!”

  什么衣服?

  季晨离揉着快摔肿了的屁股站起来,疼得整张脸都皱巴到一块去了。

  不对。

  她的动作僵了半分钟。

  我不是死了么?

  季晨离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脸蛋,疼得很,看来不是做梦。可是她分明记得自己死了,血液涌出身体的感觉鲜活而真实,还有面对明烺不可置信的最后一眼的那种快意,一辈子都没那么真过。

  “季小姐我的祖宗哎……我求您快点了行不?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门外的人又在哀嚎,季晨离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穿的婚纱。

  这身婚纱就是闭着眼让季晨离摸一下她都能认出来,她和明烺当年结婚的时候穿的婚纱,是季晨离在欧洲参加电影节时专门请了法国设计师设计的两套,全世界独一无二,全手工制作,耗时半年才完工,她一辈子就穿过那么一次。

  这是……玩儿我呢?

  季晨离扫了眼这间屋子的装修布局,目光定格在不远处的化妆台上,她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化妆台边,救命稻草似的抱紧了台子上的大镜子。

  镜中的人陌生又熟悉,红唇黑发,满脸胶原蛋白,脸上别说皱纹,就连一个褶子都没有,季晨离摸着自己的脸苦笑,她已经多久没好好看过自己长什么样子了?

  “季小姐你再不出来我就撞门了啊?我真撞了啊?哎哎哎……”

  门外人话音未落,脆弱的门板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季晨离转头看去,只见同样穿着婚纱的明烺从门外走进来,径直走到季晨离面前,她一言不发地打量季晨离,从头到脚仔仔细细,那架势,看上去想把季晨离直接活吞了。

  这时的明烺尚且年轻,脸上残余着一些稚嫩,季晨离看得啧啧称奇,暗道,原来这人七年前就是这副死人脸。

  “季晨离。”明烺嗫嚅着上前半步,叫了一声季晨离的名字,情绪不正常的激动,眼里隐隐有点亮晶晶的东西。

  时间太久,季晨离只记得她在这天和明烺结了婚,回忆不起具体细节,纳闷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明总这样难得一见的外露情绪来。

  “季晨离。”明烺又叫了一声,音量提高,眼里的泪光更闪。

  大约是年轻的明烺尚未修炼到家,季晨离仗着此时自己年长,在心里大度原谅她,好整以暇地坐在凳上翘起二郎腿微笑,“干嘛?”

  明烺自知失态,很快整理好情绪,面上表情收得一干二净,冷声道:“时候到了。”

  “什么时候?”季晨离明知故问。

  明烺背着手微眯起眼睛,“结婚是你说的。”

  “是。”季晨离含笑点头。

  她还没有记忆昏花到把这事也忘了,当年季晨离脑子发热扑在明烺身上,想方设法地接近她,最后设计出这么一出结婚的闹剧,把自己的后半辈子全搭进去,落了个不得好死的下场,怎么可能忘了。

  “可是,”季晨离换了个翘二郎腿的姿势,老神在在道:“我后悔了。”

  “你说什么?”明烺冷着脸又走进她半步。

  “我后悔了。”季晨离得寸进尺地环起手臂,“你明烺算个什么玩意儿?老娘我大好年华凭什么浪费在你这么个东西身上?”

  扒在门口偷听的那些个伴娘化妆师听了,个个倒吸一口凉气,这位季小姐莫不是疯了?当初赖着明烺要死要活闹成那样,这回怎么又突然性情大变了?跟人格分裂似的。

  这时距离同性婚姻合法的法案通过已经有几年了,但社会舆论对两个女人的婚姻多为反对为主,登记结婚的同性不少,没几对敢明目张胆公之于众的,明烺结婚的新闻上热搜头条当天,明韩影视股票暴跌了百分之二十,嗯,虽然微博下面被键盘侠力挺了一波又一波。

  是季晨离自己说要一场空前盛大的婚礼,明烺顶住了董事会的压力,顶住了明、韩两家长辈的压力,亲自上门给各家世伯发请帖,白眼收了无数,终于,C市的望族都到齐了,算是给足了季晨离的面子,季晨离一句后悔,不仅明烺,整个明家恐怕都要成为茶余饭后闲谈的笑话,怎么可能由着她一人胡来。

  明烺弯腰靠近季晨离,一只手撑在化妆台上,停在季晨离面前十公分的位置,和季晨离视线交错,空气被冻得结冰,扒门缝的那几个围观群众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出。

  而季晨离的注意力全被明烺的锁骨吸引了过去,明烺身上的那件婚纱是抹胸设计,裁剪合身的婚纱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她上身窈窕的曲线,前肩附近一段白玉般的锁骨蜿蜒开来,大咧咧在季晨离眼前晃悠,她咽了口唾沫,只想凑上前去一亲芳泽。

  这样的人,当初自己剃头挑子一头热地栽进去,好像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

  “明烺。”季晨离对着自己面前触手可及的人眨眨眼,笑盈盈道:“我们离婚吧?”

  她们虽然已经办了结婚证,不过现在离婚也不算晚。

  季晨离不知道老天为什么给自己开了个重活一遍的大玩笑,既然能重来,季晨离真的怕了明烺了,这朵高岭之花自己摘不起,谁爱摘谁摘去吧。

  “你不想当影后了?”明烺问。

  季晨离哂笑,“我从来也不想。”

  自己拿影后奖杯那天明烺在哪来着?对了,那天韩欣远生日,明烺忙着给她过生日去了。于是季晨离只好看着前排空了一晚上的座椅,在心里祝了自己一句生日快乐。

  颁奖礼之后是庆功宴,季晨离对敬酒的不管好意坏意来者不拒,红的白的混着喝,最后抱着马桶吐得直不起腰来,眼泪鼻涕流了满脸,吐够了流干了,就着洗手间的水池自个儿洗洗干净,重画一遍妆,满脸堆笑地回包厢里接着喝。

  这个圈子就这样,都是得罪不起的,人家让你喝你就得喝,所谓影后算什么?外人嘴里,不过是个赔笑的ji女。

  不是什么快乐的回忆,季晨离脸上的讽笑都淡了下来,恹恹地垂着头,她瞟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发现她大概是在明烺身边待久了,潜移默化的,自己的脸上竟然也有了几分明烺的影子。

  明烺眼里露出了然,直起身子往后退几步,“由不得你。”

  她一把抓住季晨离的手腕,强硬地把她从凳子上脱了起来,拉着就从已经倒在地上的木门走了出去。

  “哎明小姐!头纱!头纱——”化妆师伴娘那几个捡起一旁挂着的头纱也跟着小跑出去。

  宴会厅里高朋满座,季晨离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韩欣远。

  韩欣远也还是年轻的模样,脸色铁青,瞪着季晨离,雅致的桌布快被她抠出一个洞来。

  季晨离心底浮起险恶的快意,挑衅似的抬起下巴斜睨着台下的韩欣远,小人得志的嘴脸显而易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