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8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难怪老天要让自己重来一次,季晨离想,原来没有了明烺的生活能完美成这样。

  第二天明烺的专车果然停在楼下等季晨离,司机是个话不多的男人,把季晨离稳妥地送到明韩影视公司的办公楼底下,经纪人早就在门口等候多时。

  “哎呦我的晨离姐,你可算来了!”季晨离一下车,经纪人就抓紧了她的手腕热泪盈眶,“打了你多少个电话了你都不接,我还以为是我做得不好您让明总把我给开了呢!”

  经纪人叫封采,和上一世一样聒噪,刚毕业不久的小姑娘,八面玲珑的,恐怕她自己都没想过七年后她会成为娱乐圈最能捧人的经纪人之一。

  季晨离对这小姑娘印象很不错,任她握着手腕,笑道:“阿采你说话讲良心啊,跟了我之后我亏待过你么?什么就把你开了。”

  “行了晨离姐,我知道您是大好人行了吧?”封采拽着季晨离上了电梯,从包里掏出一盒粉底给季晨离补妆,“我的好姐姐哎,你好歹化个妆再出门吧?今儿咱们要见的是谁啊?是谢青蓝谢大导演!你这个样子万一给人家留个邋遢印象以后还要不要在圈里混了……”

  既然是明烺钦定的,必然不会被淘汰,封采不懂,季晨离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她被封采的粉扑呛着了,咳嗽几声道:“导演看的是我的演技,又不是化妆……”

  电梯停在二十层,封采拉着季晨离向会议室走去,正好在门口碰上了刚从会议室里出来的明烺,封采对这个不苟言笑的大老板有点害怕,结结巴巴叫了声“明总”,可明烺光顾着看封采紧紧抓着季晨离手腕的动作,封采被她看得发冷,赶紧松开,明烺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工作时间禁止拉拉扯扯。”

  “是是是!明总放心,一定遵守公司规章制度!”封采使劲点头,都快点出脑震荡来。

  等明烺走远了,封采才拍拍胸脯心有余悸,“恋爱中的女人果然都是醋罐子,太可怕了……”

  季晨离没听清,问她:“你一个人嘀嘀咕咕什么呢?”

  “没什么!我是说晨离姐真幸福,和明总恩恩爱爱!嘿嘿嘿……”

  封采不知道自己这个马屁好死不死的拍到了马腿上,所以季晨离的脸没有征兆的黑了的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罪了这位总裁夫人了。

  我容易吗我?封采跟在季晨离身后欲哭无泪,当经纪人难,当总裁夫人的经纪人更是难上加难!

  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对面就是一个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女人,那个女人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穿着一身休闲装,脚下穿的是运动鞋,看起来挺普通的一个女人,扔进人堆里都找不着的类型,但季晨离却知道,这个女人就是素有鬼才导演之称的谢青蓝。

  封采殷勤地凑上去,“谢导演您好,我是……”

  还不等她说完,谢青蓝抬起手掌做出一个停的动作,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斜着眼看向还站着的二人,轻蔑道:“你们迟到了五分钟。”

  “不好意思啊谢导演,实在是路上遇到了点事,您大人大量,大人大量……”封采在那儿跟谢青蓝装孙子,谢青蓝却看着季晨离嗤笑,“连守时都做不到还当什么演员演什么戏,干脆回去做你的总裁夫人就好了。”

  但凡天才型人物,大约性格上都有些异于常人的缺陷,季晨离上一世就知道了谢青蓝的德性,所以拍完戏后能躲着都尽量躲着,眼下躲不过去,原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但谢青蓝一句话惹恼了季晨离,季晨离当场拍桌子冷哼道:“我正好不想演,不如大导演您去跟明总裁说一声,让她换个演员?”

  谢青蓝恃才傲物,很少有人这么怼她的,脸色难看起来,“真不知道明烺看上了你什么。”

  季晨离跟陶源熏陶了多少年了,从小培养起来的本事,跟人吵架就没输过,坐在会议桌上抱着肩膀故意气谢青蓝,“就看上了我不要脸,怎么,韩欣远没这本事吧?”

  别人不知道,可季晨离清楚得很,谢青蓝和韩欣远是大学同学,关系好着呢,刺激谢青蓝本人没用,可要提起韩欣远,绝对一炸一个准。

  果然谢青蓝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谢导演!”封采赶紧跑到谢青蓝跟前给她顺气,“导演消消气,晨离姐她不是那个意思,您别见怪,消消气……”

  谢青蓝低头瞥了眼给自己顺气的这个小经纪人,黑着脸道:“喂。”

  “啊?”封采抬头看她。

  “你打我胸干嘛?”

  “啊?啊!”封采一步跳出去老远,手还举在半空中,尴尬得不知道往哪放才好。

  这能怪她么?谁让导演那么平的!封采在心里叫苦,唉,当经纪人难,当总裁夫人的经纪人更难……

  季晨离在旁边看着也乐得不行,憋笑憋得肚子抽筋,怎么以前没发现呢?这个鬼才谢导演可比韩欣远有意思多了。

  明烺早内定好的结果,见导演也只是个意思意思的仪式,谢青蓝再恃才傲物也不会跟钱过不去,她和季晨离两看相厌,但还是接下了这部戏,只不过季晨离走后,谢青蓝气不过,跑到明烺办公室和她吵了一架。

  “就为了这么个庸脂俗粉你推翻了打磨三年的剧本?明烺,你脑子被驴踢了吧?”

  会议室装了摄像头,明烺在办公室把会议室里发生的事看了个全程,她好像重新找回了从前那个活力四射的季晨离,看她把谢青蓝怼得哑口无言,淡薄的脸上浮起一层浅笑,直到谢青蓝推门而入,她脸上的笑还没收干净。

  “你来了,有事么?”明烺眉梢微抬地问,谢青蓝的怒火堵在胸腔,突然就发不出来了。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明烺笑成这样,即使明烺刚接手明家家主的位子的时候,她也不过弯了弯嘴角,还从没出现过这样深刻而明显的笑意。

  “明烺,我想不明白。”谢青蓝叹气道,“你当初和这个戏子结婚不就为了欣远么?怎么,难道真爱上她了?”

  “这是我的事。”明烺道,“她不是戏子。”

  她想了想,又补充,“也不是庸脂俗粉。”

  ……

  季晨离虽然接了这部戏,也不是马上就能开拍的,还有各种配角和工作团队的组建等等,少说也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季晨离有积蓄不着急,可封采她们总要赚钱糊口的,趁着空档时间季晨离接了几部广告和代言,赚的钱不多,总也够花了,又利用剩下的时间研究了一下明烺给她的剧本。

  出乎季晨离的意料,《遥不可及》的剧本框架没变,但里头的剧情经历了一番大改,虽然都是从校园时代开始的故事,可剧情走向完全不同,唯一的相似点大概就是季晨离饰演的角色的求而不得。

  这部电影讲述的是由季晨离饰演的女一号和女二号之间从青梅竹马到步入社会长达二十年的情感纠葛,二十年的岁月浓缩在一部两个小时的电影里,季晨离花了一晚上读完剧本,读到全剧终的字样,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惆怅感,她大概是代入了自己爱明烺十年而不得的感情,这一次对角色的体会竟然比上一世还要深得多。

  等配角的选角工作完成时已经是十一月,十一月开拍,明年上映,赶明年的国际电影节正好,工作人员陆陆续续进组,一切准备妥当,举行过了开机仪式,《遥不可及》就算正式开了机,与此同时另一位主演也进了组,季晨离看到了毫不讶异,和前世一样,另一位主演正是明艳。

  让季晨离感到意外的是,隔天正式开机的时候,韩欣远也进组了。

第9章 好吃不过饺子

  C市的十一月,一场秋雨过后突然地就凉了,人们纷纷换上了毛衣厚外套甚至羽绒服,季晨离昨天进的组,今天早晨从剧组订的酒店醒来时冷得打了个哆嗦,就着凉水刷了牙洗了脸,季晨离认命地叹了口气。

  拍戏最怕反季节,冬天拍夏天的戏尤其烦人,季晨离本身就是个怕冷的人,只是这么想想心里就有点打退堂鼓的意思。

  洗完脸做了个基础护肤,季晨离贴身穿了一件保暖衣,她觉得不够,又穿了一件薄针织衫,才套了件加绒的外套出了门,酒店里开足了空调还不觉得什么,真正出了酒店大堂,还是冷得缩了缩脖子。

  “晨离姐,这才十一月啊,你把过腊月的装备拿出来合适么?”封采在大堂的公共沙发里坐着等季晨离,看她的打扮,没绷住乐了,“你这到了下雪的时候可怎么办啊?”

  “管他呢,现在先暖和了再说。”季晨离缩着脖子钻进等在门口的车里,吩咐司机开足了暖气。

  “晨离姐说得对,反正多穿点也没错,防寒保暖嘛。”封采跟着上车,还不忘拍一下季晨离的马屁。

  片场离酒店不远,季晨离要赶到剧组化妆,不到六点就起来了,路上的车少得可怜,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连工作人员都没来几个,挨个打了招呼,季晨离一溜烟钻进化妆间关紧了门,虽然化妆间里没有空调,可总比在冷风里守着好多了。

  等了半个小时化妆师造型师和其他工作人员才陆陆续续赶到,寒暄了几句季晨离换了戏服开始化妆,快化完的时候化妆间里来了一个人。

  “嘿,嫂子!”

  化妆间的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呼唤,忙碌而嘈杂的化妆间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化妆间门口想看看这一声是谁发出来的。

  明艳突然被十几双眼睛盯着,吓了一跳,讪笑着跟众人道歉,一边走进化妆间的最里头,站在季晨离身后。

  第一场戏是校园戏,季晨离已经换好了宽松肥大的蓝白运动套装,不过她身材苗条修长,穿在身上高挑清爽,并不难看,造型师已经给她扎起了高马尾,额前几缕碎发,略施粉黛,透出一股青涩稚嫩的味道。

  明艳对着镜子欣赏了一会儿,没正经地吹了声口哨,“哟呵,嫂子这么一打扮还真跟高中生一样,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明艳是《遥不可及》的另一个女主角,她已经是演过几部大女主戏的一线女明星,有自己独立的化妆间和造型师,并不和季晨离在同一个化妆间化妆,这会儿准备妥当了过来探望自己这个没见过几面的“嫂子”,也已经换上高中生校服。

  她在戏里的造型是短发,乌黑的刘海柔顺地垂在额前,接近素颜的裸妆,站在季晨离后面,干净得像个初长成的少女,就是脸上表情不大正经,一脸的痞子像,她在戏里饰演的是个品学兼优的乖乖女,本人却像个不学无术的小流氓。

  季晨离对明艳并不陌生,明艳是明烺的亲妹妹,上辈子也是这部戏的第二女主角。

  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却是截然相反的两种个性,明烺冷淡凉薄,拒人千里之外,可明艳却是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人,在剧组里和谁都混得开,从导演到打杂的,就没有她不能称兄道弟的人。

  季晨离上一世在明家,明艳大概是唯一一个对她还算友好的人,至少见了面还能点头问声好,再说她们还要在一起拍至少三个月的戏,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所以季晨离对明艳的态度也还算温和。

  “嫂子看我穿校服好看不?”明艳对着镜子堪堪转了个圈立在她身后,对着镜子里的季晨离咧嘴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