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9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好看。”季晨离点头,“你化好妆了?”

  “嗯,嫂子你看过剧本了吗?这还是我第一次拍这种题材的戏哎,真怕演砸了在青蓝姐那挨骂。”明艳说完吐了吐舌头,这种明显装嫩的动作她做起来一点都不违和,反倒让人忍俊不禁,连一直不做声的化妆师都偷笑起来。

  “你还是叫我名字吧,那个称呼……太别扭了。”季晨离也已经化完了妆,对着镜子摆弄完发型,转身朝明艳伸出了手,“在剧组里大家都是同事,未来几个月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明艳握着季晨离的手笑了一下,她长得和明烺五分像,一双眼睛尤其像,眼尾都略微下垂,笑起来时眼睛弯成两道月牙,不笑的时候眼神很凌厉,看上去很不好接近的样子,不过明艳爱笑,所以眼睛一直是弯弯的。

  明艳握着季晨离的手迟迟不松开,用余光观察了下周围,发现没人注意她们这边,故意凑近季晨离,贴着她的耳朵道:“晨离,你知道好吃不过饺子的下一句是什么么?”说完还冲季晨离眨眨眼。

  这话说得太过分,季晨离的脸色立马不好看了起来,明艳又哈哈大笑,拍着季晨离的肩膀轻松道:“晨离你不会真生气了吧?我开玩笑的,消消气消消气。说来你也真占了我的大便宜了,明明比我还小两岁,愣是成了我长辈……”

  说话间化妆间里又进来了一个人,明艳看清来人,眼前一亮,“欣远!”

  来人正是韩欣远,和记忆里一样的大方优雅,上前跟明艳抱了一下,又对季晨离笑了笑,“季小姐,好久不见。”

  季晨离没有韩欣远那么好的涵养,她上辈子差不多把韩欣远当仇人看,这辈子虽然没有那层情敌关系了,敌视了那么久,让她一下子装得像个没事人似的还真没可能,所以季晨离面对她的问候,只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连问候都算不上。

  明艳察觉出气氛不对,打着哈哈岔开话题,“欣远,你不是准备出国修养么?怎么突然到剧组来了?”

  “我闲着无聊都快闷得旧病复发了,好不容易找了个活打发时间,喏,就在你们组找了个跑龙套的角色。”韩欣远好像并不介意季晨离的态度,笑着拍拍明艳的肩膀调侃,“阿艳,行啊你,穿个校服真跟高中生似的,就这打扮去市一中门口撩小姑娘,绝对一撩一个准!”

  明艳笑骂:“去,那可都还是未成年呢!我有那么禽兽么?”

  看得出明艳和韩欣远的关系很好,不是明艳平常跟谁都能插科打诨的那种好,她们站在一起,周身就形成了一种磁场,别人压根没法插一脚进去。

  季晨离也不想掺和到她们中间,见两人聊得热火朝天,打断道:“明艳,韩小姐,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了。”

  “等一下!”韩欣远叫住她,“季小姐,能聊聊么?”

  季晨离努力让自己保持微笑,“抱歉,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聊的。”

  “就五分钟,绝不耽误你的时间。”韩欣远走到季晨离旁边,拉着她走出了化妆间,同时对明艳嘱咐道:“阿艳你先走吧,待会儿片场见!”

  “好,你们快点儿啊!可不能让我一个人挨青蓝姐的骂!”明艳不放心地在她们身后叮嘱,只见韩欣远摆了摆手,也不知听没听到。

  因为是校园戏,片场搭在一所大学里,旁边有一条小河,周六清了场,河边一个人也没有,格外安静,韩欣远和季晨离沿着河堤的鹅卵石小路走,走了一分多钟,韩欣远依然没有要说话的迹象。

  季晨离不知道韩欣远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里不耐烦,干脆停了脚步,“韩小姐,这里没人,您有话就直说吧,别耽误了剧组的拍摄进度。”

  韩欣远也停了脚步,坐在河堤边的长椅上笑道:“季晨离,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和明烺结婚呢。”

  “不用恭喜,已经在离了。”季晨离坐在长椅的另一头。

  “真的?”韩欣远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可转眼又不相信地问:“你们不是刚结婚么?”

  这时的韩欣远还不像七年后那么深藏不露,有什么情绪都挂在脸上,好猜得很,季晨离看看她脸上抑制不住的兴高采烈,失笑,“韩小姐好像很高兴。”

  能不高兴么,最碍眼的绊脚石没了,以后韩欣远和明烺只管逍遥快活,季晨离只盼这对扫把星离自己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

  “季小姐看错了。”韩欣远收起脸上的表情,客气地笑笑,“季小姐,不管怎么说,你救了我一命,改天我请你吃饭吧。”

  “再说吧。”比起一顿饭,季晨离宁愿韩欣远离自己越远越好,她懒得听韩欣远再说废话,恹恹地起身,“韩小姐慢坐,我得回片场了。”

  她快走的时候想想,又补充道:“你放心,我和明烺是真离婚,不耽误你们恩爱。”

  说完就要走,结果季晨离转身还未走远,又被韩欣远叫住,“季小姐!”

  季晨离回头。

  “谢谢你把阿烺还给我。”

  季晨离笑着转身,双手插在校服裤子宽大的口袋里,慢慢走远。

  还这个词用得好,直到现在季晨离才彻底明白过来,不管哪一世的明烺都从来也不属于自己,上辈子是她偏执得太过,强行插足了别人的爱情,这辈子一切回复正轨,好得很。

第10章 不蒸馒头争口气

  季晨离赶到片场时工作人员都已准备就绪,明艳坐在临时搭起来的休息室里背台词,谢青蓝正在和摄影师调机位,还是夏天时看到的那顶棒球帽,大冷天竟然只在T恤外头加了件棉夹克,脸上一脸的不耐烦,看得季晨离都替她冷得慌。

  “我的晨离姐你可算来了!你再不来导演准得把我活吃了!”封采在片场里找了好几圈都没找到季晨离,都快急哭了的时候季晨离总算出现,封采赶紧拉着季晨离的胳膊把她带到谢青蓝那边去,邀功似的道:“导演!晨离姐到了!”

  谢青蓝从摄像师的镜头里转过脸,摆着一副季晨离欠她好几百万的臭脸,“你又迟到了。”

  这次的确是季晨离做错,她从善如流地道歉:“导演对不起,不会有下次了。”

  可惜谢青蓝并不领情,哼了一声,言语间冷嘲暗讽,“总裁夫人能屈尊参演我的戏是我的荣幸,能来就已经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了,哪敢再劳驾总裁夫人道歉。”

  季晨离本人并不十分出名,认识她的人也不多,就连摄像的几个都不认识她,可是明烺的名号流传已久,又是幕后出钱的大老板,最近还因为和女人结婚闹得满城风雨,是这几个月的话题度秒杀一干一线明星的人物,所以几个摄像闻言立刻抬起头来,机器也不摆弄了,就想看看能让明烺拼着和众多合作伙伴闹翻也要与之结婚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看了之后眼里都露出失望之色,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也就是个普通人嘛,虽说是比普通人漂亮点,可混娱乐圈的有几个是没有几分姿色的?就季晨离这副相貌,在美人如云的圈子里也就是个中等水平,普普通通的一个二流小明星,真不知明总裁看上了这女人哪点。

  被众人的目光注视着,季晨离几乎能感受到他们眼里的鄙视,好像被人扒光了当众围观一样难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过了好久才憋出一句:“只怕某些人想当总裁夫人还当不上!”

  这话暗示的是韩欣远,听到围观群众的耳朵里就变了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眼前这个鬼才谢导演也想当明家的当家夫人,又纷纷转过头去看谢青蓝。

  封采一见气氛有异,赶紧出来劝阻:“谢导演谢导演!晨离姐迟到是我没有通知到位才耽误了她的功夫,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谢青蓝看了封采一眼,对她眼神里的可怜巴巴很是受用,她在和季晨离耍嘴皮子方面掰回一城,喉咙里梗了好几个月的一口气终于顺了下去,连带着看这个小经纪人都顺眼了不少,大手一挥,大度地放她们走了,封采赶紧拉着季晨离开溜,季晨离绷着脸站在原地不动,她拉了好几次才把人拉开。

  季晨离和封采走后,明艳才捧着正在背的剧本慢悠悠晃到谢青蓝跟前。

  “机位都调好了没有?”明艳问摄像师。

  “调好了明小姐,随时可以准备开机。”摄像的师傅不认识季晨离,可明艳是圈里响当当的腕儿,怎么可能不认识,一见她过来立马和颜悦色起来。

  “辛苦了,麻烦各位,我想和导演单独说几句。”

  几个摄像虽然还想听听这些明星之间的八卦细节,碍着明艳在圈子里的地位和她背后的身份,只得道了声不辛苦赶紧开溜。

  摄像工作人员全都走光了之后,明艳才合上剧本,拿着本子的右胳膊搭在谢青蓝肩膀上,嬉皮笑脸道:“行了,不就晚了几分钟么,青蓝姐你至于生那么大的气么?”

  谢青蓝白了跟自己勾肩搭背的明艳一眼,没好气道:“我真不明白明烺到底看中了那个二流小演员哪一点。”

  明艳学着古装剧里的夫子,摸了摸自己并不存在的山羊胡,煞有介事道:“情之一字,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我都是旁观者,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再说我姐的性子你是知道的,她们的事我们哪里管得着。”

  谢青蓝不甘心地拉低了棒球帽的帽檐,“管得着管不着,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明艳一听她话里的意思,笑了一下,“你悠着点,看我姐的意思对那小演员可上心着呢,别到时候连累了我背黑锅。”

  谢青蓝鄙夷地看着明艳,“那你快滚吧,省的在我这背了黑锅。”

  ……

  季晨离回到休息室一直阴着脸不说话,封采知道她是心里有气,叹口气劝导她:“晨离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人家是导演,你何必跟她争一时之气。”

  季晨离嗤笑,“人活一世,不就是为了争口气么?”她活了两辈子,到底也没学会圈子里的生存之道,她的骨子里有点轴劲儿,学不来韩欣远明艳又或者是封采长袖善舞的那一套,认准的道理非得跟人争个高低对错,混了那么些年,愣是半个朋友也没混到。

  “那也得看时候吧?”封采看季晨离的脸上有点脱妆,在化妆台上拿了粉扑口红给她补了补,“晨离姐,不是我说你……”

  封采还要教育季晨离,只听休息室外有人敲门,“请问季小姐在么?”

  “在。”封采对着门口喊道,“请进。”

  门外进来一个年轻人,走到季晨离面前笑了笑,“季小姐,导演说今天第一场戏先放放,先拍第二场。”

  封采觉得奇怪,“不是已经定好了第一场么?妆都化好了,现在临时改来得及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