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11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我问你季晨离人呢!”明烺喝道。

  她的声音不大,但是比刮过的北风还冷,周围人却都听得抖了三抖,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出。

  “嫂子她……她……”明艳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谢青蓝哼了一声,蔑笑,“明烺,欣远这些年为你付出了多少你不知道么?我看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明烺脸色铁青,“我问你季晨离在哪!”

  “她……”

  不等谢青蓝把话说完,明烺的眼睛已经锁定在了监视器上,镜头里的女人狼狈不堪,身体抖得像筛子,她开始还能保持站立,后来脚步不稳地晃了晃,一头载进水里。

  明烺的瞳孔收缩,大力推开明艳和谢青蓝二人,一脚踢翻挡在她面前的监视器,箭一样飞奔出去,等明艳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跑到了湖边,然后眼都不眨地跳进湖里。

  明艳很少见明烺这么情绪失控的时候,自从明烺接管了明家之后更是一次都没见过,她心里一惊,恍惚才意识到原来那个小演员对自己老姐来说可能比自己想的还重要一点。

  明艳苦着脸看向谢青蓝,“这下我死定了。”

  湖水是彻骨的寒凉,明烺跳进湖里的那一瞬间心也跟着凉透,她水性甚好,比全副武装的救生员更快一步抱起了季晨离,季晨离已经在水里昏迷了过去,双目紧闭,嘴唇还在打颤,身体也无意识地剧烈抖动。

  “季晨离!季晨离!”明烺把季晨离抱在怀里,她的身体比湖水还冷,明烺想用自己的体温给她一点温度,可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季晨离闭着眼睛,对明烺的呼唤半点反应也没有。

  “季晨离!你醒醒!”明烺慌了,她用力摇晃季晨离,好像这样做怀里的人就能醒来一样,“我不准你死!你不能死听到没有!季晨离你醒醒!你要是敢死,我就……我就把那间破孤儿院夷为平地!我说到做到你听到了吗!”

  大约是明烺的摇晃让季晨离在昏迷中也觉得不舒服,又或是明烺的话刺激了她,季晨离真的醒了,湖水太冷,明烺的体温让她觉得异常温暖,于是她的手下意识搂紧了明烺的脖子,把自己毫无保留地贴进了明烺怀里。

  “不能……你答应我不动他们的……”季晨离的下巴垫在明烺的肩膀上,对着她的耳朵呢喃,呼吸喷在明烺耳朵上,冷得让人哆嗦。

  “晨离?”明烺的眼前一亮,抱紧了季晨离,好像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太好了……我还以为……还好你没事……”她的唇贴在季晨离的耳廓上,“还好你没事……”

  季晨离觉得自己的耳后落下了一点温热的液体,她身上太凉,以至于那些温热液体都变得格外滚烫,能把她的后颈肉烫下来一块。

  “明烺?”季晨离终于恢复了一点意识。

  “是。”明烺沙哑道,“晨离,我在……我在这里……”

  季晨离虚弱地哼笑了一下,然后推开了明烺的怀抱,向一直站在旁边不知所措的救生员伸出了手,“我没力气了,劳驾把我送上去。”

  明烺想扶她一把,她却被蛰了似的躲开明烺,“我不要你。”

  季晨离靠着救生员的肩膀,嘴里还在喃喃,“我不……我不要你……”

  明烺眼睁睁看着上一秒还在自己怀里的人,这一刻宁愿倚着一个陌生人的手臂也要逃离自己,仿佛她是个什么不能忍受的脏东西。

  我不要你。

  这是季晨离最本能的真实反应。

  湖水好像从毛孔里渗透进明烺的五脏六腑,连带着她的心都凉了下去。

  救生员把季晨离送上岸,她的腿已经完全无法支撑起身体,歪坐在岸边,挣扎了许久,最终还是失去了意识。

第12章 都是假的

  冷,好冷。

  季晨离只觉自己身处一片暗无天日的冰窖里,她想睁开眼,可是眼皮就像被胶水粘在一起似的怎么也睁不开,她拼命往前跑,总会回到原处,没有路,也出不去,一个人都没有,没人能救她,所以她最后只好抱着膝盖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这里八成就是地狱了,季晨离朦朦胧胧地想,突然被一个温暖柔软的东西包裹住,她通体生寒,好不容易有了点带温度的东西,也不管是什么,赶紧一股脑贴了上去,恰到好处的温度,季晨离抱紧了那东西,觉得自己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连脚趾都舒服得蜷缩起来。

  明烺抱着季晨离躺在病床上,季晨离的头埋进她的怀抱深处,双手抓着她的衣襟,还在不停地往她的怀里钻。

  初冬夜晚,北风裹挟着寒冷穿堂过巷,发出呜呜的咆哮,明烺一只手圈着季晨离的腰,另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她的头发,眼睛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季晨离的身体很烫,高烧到了接近四十度,完全没有往下退的趋势,医生说是急性肺炎,她的左手还扎着输液针,明烺怕她乱动弄歪了针头,只好按住她的左手不让她动弹。

  持续的高热让季晨离的皮肤泛起不正常的红色,她的头埋在明烺怀中,弯出一段修长的脖颈,白里透红,像是熟透了的苹果,她的呼吸喷在明烺的前襟上,离明烺的喉咙很近,那一小块沾染了水汽,贴着明烺的皮肤,明烺的目光从窗外移到了季晨离暴露在黑暗中的一小截雪白透粉的脖子上,咽了口唾沫,只觉得病房里的暖气开得太足,她有点口干舌燥。

  明烺看了看不远处的病房门,此时已经到了后半夜,巡房的医生已经去休息了,再说这是高级病房,没有明烺的允许谁也别想踏足半步,于是明烺低下头,想尝尝那一小截不停地散发着诱惑气息的脖子到底是什么滋味。

  可她的嘴唇刚贴在季晨离的脖子上,只听季晨离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梦话。

  “离婚……明烺你……放过我吧……”

  明烺的动作顿住,她保持着嘴唇贴着季晨离脖子的姿势,过了几秒钟,又抬起头来,下颚抵着季晨离的发顶,深深地叹了口气。

  病房里悄无声息,仔细去听,能听到输液瓶里的液体往下滴的声音。

  季晨离在黑暗中寻到了一个温暖的热源,身体渐渐地不再寒冷,周围也越来越明亮了起来,等她注意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身处一个不知道什么电影的拍摄现场。

  那似乎是一部谍战电影,此时正在拍枪战场景,现场突然想起了爆破声,震耳欲聋,季晨离站在边上被吓了一跳,可旁边的一个露天棚子里,一个年轻的女人左手键盘右手鼠标,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她头上戴着耳机,爆破响起的时候,两只手丝毫不抖,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那个人的长相如此熟悉,季晨离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

  然后露天棚子里来了另一个女人,半长头发,面上的表情很淡,妆也很淡,不过五官很立体,秒杀了季晨离印象中的一干明星花旦,那人上身穿着简单的白T恤,下身穿了条九分裤和尖头的平底鞋,露出从脚踝到脚背那一段白皙骨干的皮肤,脚踝上凸起的一块骨头格外精致。

  季晨离认识这个女人,她是比现在更年轻的明烺,那时她还没完全握住明家的大权,脸也没完全长开,就算故作淡然也掩盖不住的稚气,穿着打扮也更轻松随性一些,不过眉宇间已经隐隐有了后来的凌厉肃杀。

  明烺走到露天棚子里,在戴耳机的女人身后静静站了一会儿,立马有识眼色的工作人员给她端来了一把椅子,她坐下,双腿交叠,眼睛紧盯电脑屏幕,间或顺带着看一眼戴耳机的女人。

  她们好像根本没发觉站在一边默默注视一切的季晨离,不过季晨离却想起来了什么。

  她想起来了,这个戴耳机的女人就是她自己。

  这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这年季晨离大学还没毕业,在这个剧组里实习,她的大学学的是影视设计,拿着导师的推荐信到这个剧组实习,职位是后期剪辑,大概工作就是每天跟剧组的拍摄进度,对近段的拍摄原片进行粗剪,然后送交专业剪辑师剪辑制作成片,这份工作虽然辛苦,但是带季晨离的剪辑师是个专业的前辈,季晨离跟着他能学到不少东西,所以辛苦是辛苦,每天又都过得很充实。

  终于能靠自己的双手挣钱,又受公司赏识,季晨离对未来充满信心,觉得她大概能带着陶源从此走向幸福生活,谁知后来却遇见了明烺,万劫不复。

  季晨离想走过去,走到年轻的自己面前,一巴掌拍醒她,警告她离身后的这个人远远的,但是季晨离的双腿被灌了水泥浆似的,一点都动弹不得,于是她只好眼睁睁看着,看着年轻的自己终于剪完了素材,舒了口气摘下耳机,转过头去,眼神正好和身后坐着的明烺对个正着。

  年轻的季晨离诧异了一下,她第一次见到这个长得好看的女人,不认识她是谁,只当是剧组里的某个明星,于是冲她客气地笑笑,“不好意思,这里是剧组的机密重地,非工作人员不能入内的,您是迷路了吧?片场在旁边的那个棚子里。”

  “你是剪辑师?”明烺问。

  “呃……暂时还是学徒。”年轻的季晨离腼腆地挠了挠后脑勺,然后又坚定地笑道:“不过我相信我以后一定能成为业内首屈一指的后期师!”

  季晨离在一旁看着,听到这话摇了摇头,自嘲地笑了,她想告诉这个年轻人,你不会成为业内首屈一指的后期师,你将来会成为一个被人唾弃的影后,都是拜你面前的这个女人所赐。

  明烺抿嘴笑了一下,她看着电脑上粗剪出来的一段一段的短视频,点头道:“你一定会的。”

  就是这个笑容,略微弯起的嘴角旁边有两道半月形的梨涡,小小的,好看极了,年轻的季晨离看呆了,傻愣愣地问明烺,“你是明星么?”

  “嗯?”

  “你笑起来真好看。”

  季晨离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急忙摆着手解释,“我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是说……”

  她愣头愣脑地瞎解释一通,脸都涨红了,明烺看到她觉得有趣,又笑了一下,这次笑意更深,连眼角都弯了起来,季晨离脸更红了,垂着头认命道:“我的意思是,你真好看……”

  明烺渐渐收起笑容,淡淡道:“你真有趣。”

  这是季晨离和明烺的初遇,过了太长太长时间,长到季晨离已经活了两辈子,她以为她忘了,谁知真发生在眼前时,每一句台词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她都记得,跟放电影似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那时的季晨离太年轻,她以为一个人对你笑就代表她对你好,至少是不讨厌你,她以为明烺能注意自己,说明自己身上有那么一点点能吸引明烺的东西,她以为只要自己对明烺好,明烺总有一天会被打动的,现在再回放一遍季晨离才知道,什么都是假的。

  那一天明烺之所以会特地去认识她,不过是因为她正在剪的片子里有韩欣远的镜头罢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