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13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谢青蓝梗着脖子犹豫了几分钟,攥紧的拳头还是松了,转头泄愤似的把自己摔进沙发里,看都不看明烺一眼。

  明烺脸上和往日一样的淡然,看不清什么情绪,对谢青蓝道:“我已经给你联系了美国进修导演博士学位的名额,也通知了谢家,你以后就待在那边吧。”

  “阿烺!”这下连韩欣远也受不了了,哭着对明烺大喊,“就为了一个季晨离你连朋友都不要了?你至于么!”

  谢青蓝刚在国内的电影圈崭露头角,大学没毕业就拿了个最佳导演奖,是目前国内最受看好的新生代导演,前途无可限量,娱乐圈的淘汰速度不仅对于明星,它对于这个圈子里的任何一个人,谢青蓝这会儿正是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出了国,她在国内导演圈里结起来的人脉就算完了,美国那边华人导演有多难出头不必言说,韩欣远和谢青蓝是从大学就认识到现在的挚友,明烺这会儿来的这一手断人后路的狠招,她怎么可能不生气。

  “明烺。”谢青蓝冷笑,“就为了一个戏子,你好样的。”

  她说完撞开明烺头也不回地走了,偏厅只剩明烺和韩欣远两人。

  韩欣远脸上挂着泪痕,哽咽地问她:“你说你爱季晨离,是真的么?”

第14章 铁石心肠

  明烺保持着方才谢青蓝撞过去的时候的姿势,轻轻点了点头,“是。”

  于是韩欣远的眼泪又绷不住了,她脱力地摔进沙发里,捂着面哭得凄凄切切,肩头隐隐地发抖,从指缝里漏出一句:“为什么?”

  明烺没有回答,韩欣远哭够了,吸吸鼻子又问:“阿烺,那时你跟季晨离结婚,我问你爱不爱季晨离,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说的么?”

  明烺怔忪片刻,眯着眼恍惚了一下才记起来,她那时斩钉截铁地说了句不可能,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留。然后明烺又想起了几个月前季晨离跟她说的那句话,“人是会变的。”

  明烺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说给了韩欣远听。

  韩欣远听了惨笑,“所以你就为了季晨离不要我了?明烺,你还记得当年是怎么答应我爸妈的吗?你说过要照顾我的,你说过你会保护我的,你说过要一辈子对我好的!”韩欣远每说一句,眼里就多一丝愤怒,到最后声音几乎凄厉起来,“你对着我爸妈的骨灰发的誓你都不记得了吗!”

  当年韩欣远的父亲是明光文的左膀右臂,没有韩父,明家不可能有今天的位置,明烺也不可能刚接管明家就成为C市只手遮天的人物,那年的明家正是发展势头盛的时候,招来了不少明里暗里的打压报复,明烺把明光文出入前呼后拥的阵仗保留至今,不是为了排场,就是怕出什么意外。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明光文那边得不了手,明烺的一个旁系叔父联合竞争对手打起了明烺的主意,那年明烺不过十岁,在家人的眼皮子底下被绑架,是韩父拼了自己的命从绑匪手里把明烺救下来的,谁知道绑匪同伙里还有个藏在暗处的接应,眼见无法得手就想杀了明烺了事,最后韩欣远的母亲护住明烺,替她挡下了那颗原本该从脑袋里穿过去的子弹。

  韩父韩母两条人命才换了一个明烺平安长大,那时候韩欣远才七岁,被保姆带着去找妈妈,一找就找到了太平间里,白布盖着两具尸首,早就凉透了。

  韩欣远扑在她妈妈的尸体上大哭,明烺站在边上,就那么看着,一滴泪都没掉。

  这事在当年轰动了整个C市,无关的人是不会在乎死的是谁的,他们只知道明家的大女儿被绑架,就为了这么一个小姑娘硬是死了明光文手底下两个心腹!他们还知道明光文的大女儿八成没长心肝,人家两口子为她死了,她连哭都不带哭的,啧啧,这么小的孩子,天生的铁石心肠。

  韩父韩母的葬礼,明光文亲自带着明烺给他们磕头,按照标准的明家人的规模厚葬,墓建在明家墓园,和明光文一个等级的位置,风光无限,可是有什么用呢,人死了就是死了,死后再豪华的葬礼也挽不回来两条人命。

  韩欣远太小,猛地没了依靠,只知道牵着明烺的手哭,两只眼睛肿成一道缝儿,到场的宾客都于心不忍,再看看边上被韩欣远牵着的明烺,仍是那副凉薄相,于是客人纷纷摇头,暗叹明光文养了个狼心狗肺的女儿。

  韩欣远一直哭到宾客都走光了,并排的两座墓前只剩下这俩小孩,明烺才说了这么些天来的第一句话。

  “别哭了,以后我保护你。”

  她从小话少,加上最近变天,明艳的身体又不好了,温玉秀忙着照顾明艳,就没顾上她,所以这么多天一个字都不说竟然也没人觉得奇怪。

  韩欣远坐在墓碑前上气不接下气,“阿烺姐姐,我想妈妈。”

  “你妈死了,你爸也死了。”明烺抓紧了韩欣远的手,“以后我照顾你,照顾你一辈子。”

  明韩影视从前是没有的,明家靠地产生意发的家,明烺接管明家之后才成立的明韩影视,她投的钱,股份全在韩欣远名下,这才渐渐地把韩家带起来,所以说是明韩两家,实际还是一家。

  “你说你会照顾我一辈子的。”韩欣远还坐在沙发上哭,“你知道那天你结婚我多希望站在你旁边的那个人是我吗?你明明不喜欢季晨离……你的一辈子就该是我的!这是你欠我的!明烺你就是个骗子!”她随手扯了沙发上的抱枕砸向明烺,“你这个不守信用的骗子!”

  明烺看着满面狼藉的韩欣远,终于叹了口气,“欣远,回家吧,奶奶该着急了。”

  奶奶指的是韩欣远的奶奶,当年韩父韩母死了,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就为了韩欣远才撑着一口气,明烺叫她奶奶,其实她恨死了这个害死她儿子媳妇的女人,头几年每回明烺去看老人家都会被她用笤帚打出来,后来渐渐地就不去了,改成派人去照顾着。

  韩欣远坐着不动弹,好久才起身,擦干净自己的眼泪冷笑,“外人都说你是石头心,明烺,我看就是石头也比你软三分!”她的脸上哭花了,这么冷笑一点凌厉气势也没有,声音有点发颤,听得人忍不住心疼。

  不过明烺的面色如常,只吩咐管家亲自把韩小姐送回去,一定要交到韩奶奶手上才行。

  韩欣远想从明烺脸上找出什么别的波动,比如心疼,哪怕一点点愧疚都行,没有,半点都没有。韩欣远的心跌到谷底,自小明烺只和她的关系亲近些,她以为自己对于明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到头来也不过如此。

  韩欣远走后,明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颓然,她好像撑不住似的,膝盖一弯陷进沙发当中,手背遮住眼睛,半天回不过神。

  “为什么呢……”明烺闭着眼轻微地叹息,声音很轻,在没有人的偏厅里被放大无数倍。她这个为什么不知问谁,也没有人回答她。

  过了许久,管家才敢上前,轻轻地问她:“小姐,开饭么?”

  明烺这才想起来已经中午了。

  “李师傅在厨房么?我找他有事。”

  ……

  “姐,怎么早上喝粥中午还喝粥啊?我想吃红烧排骨!”季晨离愁眉苦脸地对着自己面前的白粥咸菜,幽幽地看向陶源,“姐,你虐待病人……”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陶源轻轻拍了季晨离的脑门一下,给她盛了碗白粥,“谁让你自己作死呢?急性肺炎是开玩笑的么?还排骨,你下次在这么拿自己不当回事连粥都没得喝,一个人在医院自生自灭去吧。”

  “这能怪我么……”季晨离摸着脑门委屈道,“又不是我想生病的,嘴里没味儿也就算了,胸口还疼得很,难受死我了。”季晨离最厌恶医院里的一股消毒水味,这回鼻子堵着是闻不着消毒水了,可她浑身上下都不得劲,连骨头缝里都酸疼酸疼的,还有医院里什么玩意儿都是白的,看得真渗人。

  “姐……”季晨离前世加今生,已经30富余的人了,仗着现在长得嫩点,腆着脸跟陶源撒娇,脸都不带红的,“我想出院……”

  “出个屁!”陶源想都不想就给她否了,“你现在老老实实把病养好再说吧。”

  “一直住医院我这病永远也好不了了!”季晨离气鼓鼓道,“被她们合着伙欺负就算了,连姐也欺负我!”

  季晨离是个打掉牙和血吞的脾气,一般受了委屈都自己死扛着,不轻易和人说,这回大概是在病里,陪她的又是失而复得的陶源,忍不住想耍点小性子,却被陶源敏锐地抓了个正着:“她们欺负你了?好啊,我就说怎么好端端就急性肺炎呢,原来又是那个姓明的孙子!”陶源火爆脾气又爱护短,当场就要去找明烺理论,被季晨离好劝歹劝,最后装疼糊弄才留了下来。

  开玩笑,自己被欺负就算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明家那些人自己惹不起还躲不起么?千万别又把陶源姐也搭进去。

  陶源自责没护好季晨离,坐在床边想了想,一拍大腿道,“干脆你这戏也别拍了,我不稀罕你赚的那两个臭钱,钱可以再赚,命可只有一条,跟姐回家去!”

  季晨离一听立刻瞪大了眼珠子,“我不!”

  “你说什么?”陶源眉毛一拧。

  “我……我不……”季晨离缩缩脖子,气势一下弱了,蚊子一样嗡嗡道:“姐你就别管我了,我有分寸的……”

  “你的分寸差点把你小命都搭进去了!”陶源斥责了一声,两个眼圈跟着红了,“你跟我身边这么多年都没被人欺负过,凭什么被那些人这么欺负啊……”

  以前小时候季晨离仗着有陶源跟她一边呢,在孤儿院就是个领头的小霸王,从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怎么现在长大了反而要被那些人欺负了?陶源越想越气,又气又心疼,还没法子帮她,只好坐在病床边一个人抹泪。

  季晨离一见陶源要哭,立刻手忙脚乱起来,“姐你别哭啊!姐,我跟你保证这是我拍的最后一部戏还不成么?姐……”

  “你别叫我姐!我连妹妹都照顾不好,还当的什么姐……”陶源一边抹眼泪一边道。

  季晨离最看不得陶源哭,一阵头皮发麻,垂着头叹道:“姐,真的,拍完这部戏就不拍了,明烺已经答应我了,这部戏拍完就跟我离婚,最多还有三个月,以后咱找个远远的地方躲着去,再也不回来了……”

  陶源一听,果然止了哭,不相信道:“真的?”

  “骗你我是小狗!”季晨离信誓旦旦。

  陶源被她气笑了,抹着泪笑道:“你当小狗的次数还少么……”

  笑了就代表没事了,季晨离松了口气,“嘿嘿,姐,你不生气就行……”

第15章 就范

  陶源孤儿院里还有一堆事,不能老在季晨离这儿待着,等季晨离吃完了饭就收拾东西走人了,季晨离身体还很虚,玩了十分钟手机也躺下去准备眯一会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