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15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季晨离看明烺看呆了,明烺却先开口说了话,她抛却了原先的面无表情的伪装,满足地笑了一下,“晨离,我等得太久了。”

  和明艳那样有感染力的热情笑容一点都不一样,明烺难得笑一次,笑的时候连眼角都带着阴鹜,像从棺材板底下爬出来的枯骨一样渗人,季晨离情不自禁地发颤,再看她时竟然有点恐惧。

  “晨离,威胁人,首先得抓住她的死穴,牢牢攥在手里,就像我一样。”明烺靠在季晨离的脖子里,双手搂着季晨离的脖子,小狗一样磨蹭,深深地嗅她颈间的味道,好像脱去了那一层冰冷的伪装,变成了一个黏人的小姑娘。

  这样的明烺季晨离没有对付过,手足无措地任她搂着,听她絮絮叨叨接着说,“生死是大部分人的死穴,可惜不是我的。”明烺顿了顿,又道:“也不是你的。”

  两人就这么冷淡又缠绵地抱在一起,过了好久之后,季晨离的手机响了,她给陶源设了个专属铃声,一听就知道是陶源打过来的,陶源不会无缘无故给季晨离打电话,一定是有什么急事,季晨离接了电话,原来是孤儿院有个孩子突然感冒发烧,陶源留下来照顾,晚上就不上医院来了,季晨离听着,总算松了口气。

  “那个明烺没去骚扰你吧?”电话末了,陶源又多问了一句。

  季晨离含糊道:“没、没有啊,人家是大忙人,怎么可能到我这里来。”

  “那就好,那个姓明的别让我逮着,家里有钱了不起么?让我见到她,肯定得给她的脸都揍肿了!”

  “姐,你不是还要照顾贝贝么?那就这样,先挂了啊!”季晨离头皮发麻,赶紧挂了电话。

  明烺靠着她,把两人都的通话听得一清二楚,又笑了,这才心满意足地放开她的脖子,从她颈弯里起来,坐直了身子,“吃饭吧。”

  她已经恢复了季晨离熟悉的冷漠疏离,眼里也没有了令人畏惧的狂热,好像刚才的人根本不是她。

  明烺把桌子支起来,又把自己带过来的食盒里的饭菜一一摆上桌,在季晨离的手里塞了一双筷子,又道:“吃饭吧。”

  季晨离握着筷子不动,盯着明烺打量,好一会儿才终于问道:“你是谁?”

  “当然是明烺,不然还能是谁?”明烺给季晨离盛了碗汤。

  桌上的菜色精致又清淡,看上去出自大厨之手,这个季晨离是知道的,明家有个李大厨,素菜做的是C市一绝,多少人慕名想尝尝他的手艺都尝不上,不过从前季晨离对素菜没什么兴趣,明烺又经常不在,可惜了李大厨的好手艺,直到季晨离死的那天也没展示过多少次。

  “你不是。”季晨离肯定地摇头,这个人绝不是明烺,怎么会是明烺呢?就算时空错了位,也不可能把人的本性扭曲成这样,眼前这个阴晴不定的女人怎么可能是明烺。

  “晨离,并不是看到的就是真实的。”明烺说的话跟个中年人活了大半辈子的感悟似的,季晨离听了,讽刺地笑笑也就过了。

  “尝尝味道。”见季晨离不说话也不动筷,明烺干脆夹了一片莴笋递到季晨离的嘴边。

  季晨离偏头躲过去,“我自己会吃。”

  明烺点点头,倒是没再勉强她。

  这顿饭吃得膈应,李大厨的手艺却还是名不虚传的,几个小菜做得爽口又下饭,季晨离中午喝的粥,一个下午也的确是饿了,吃了两碗饭,把碟子里的菜一扫而光。

  等季晨离吃完了,明烺又道:“那部戏,别拍了。”

  季晨离愣了一下,“为什么?”

  明朗道:“你不愿意,别拍了。”

  “不行!”季晨离气笑了,骂道:“明烺,你说了拍完那部戏就和我离婚的,难道现在又想反悔了不成?你休想!”

  明烺收拾干净碗碟,重新归置进食盒里,低着头问道:“季晨离,要怎么做才能不离婚?”似乎再季晨离这里,明烺怎么做都是错的,想把季晨离捧成影后是错,让季晨离别拍戏了也是错,明烺知道唯一一个正确的答案,可是她不愿意,她连想都不敢想。

  季晨离只是冷笑了一下,“明烺,你爱的根本不是我,放了我又能怎么样呢?你看我和你结婚,折了你的面子,折了整个明家的面子,甚至连你最爱的韩欣远的面子都一并折了,咱俩的婚姻不过是个笑柄,维持下去也不过是双方脸上都难看。”

  明烺沉默地坐着,坐到季晨离无聊地打哈欠,她才有些小心翼翼道:“如果,我爱的是你呢?”

  季晨离翻了个白眼,“恕我无福消受。”

第17章 不靠谱的病人

  后来季晨离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星期,陶源那边有孩子要照顾,医院离得又远,两头跑的实在顾不上,季晨离心疼她,怕她身体吃不消,于是干脆把她赶回去不让她来了。封采倒是时常来,第一次来的时候大盒小盒的带了一大堆汤汤水水还有补品,说是要让季晨离好好补补身子,季晨离住院这些天嘴里没味儿,什么都不想吃,就想吃油香油香的红烧肉,看到封采带来的鸡汤骨头汤都没食欲,她偷偷央着封采给自己买点红烧肉糖醋排骨什么的来,被封采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那可不行,晨离姐,医生说了你得吃点清淡的,油腻刺激的东西不能沾。”

  “你这个猪蹄汤就不油腻了?”季晨离嫌弃地瞧瞧碗里那一大块白花花的猪蹄还有汤里漂着的油光,眼珠子一转,嘿嘿地讨好封采:“我的好阿采,你去帮姐买碗红烧肉呗?我只吃瘦的还不行么?算姐求求你了!”

  封采口风很严:“不行就是不行,上次的事我都担惊受怕一个多星期了,您这要是再出点什么事,明总非活吃了我不可。”

  “那可不会,我姐喜欢的是我嫂子那形的,你长得太可爱了,不符合我姐的审美。”

  季晨离和封采聊着天,外头又插进来一个声音,上扬的带着笑意的音调,季晨离和封采不约而同地朝门口看去,只见门外探进来一个脑袋,齐耳的乌黑短发,t恤外头套了件马甲,牛仔裤上全是飞着絮的破洞,一条好好的裤子,破的部分倒比好的还多。

  封采一看是明艳,脸立刻就黑了,下意识挡在季晨离病床前提防道:“你来干什么?”

  明艳上次在片场算是谢青蓝的帮凶,被明烺压在家里反思了好几天,今天才解了禁,明艳从小玲珑剔透的,稍微一琢磨就知道这个嫂子恐怕不是表面上那样不受自个儿姐姐待见,不仅待见,还相当重视,于是一解禁明艳就马不停蹄地拎着水果负荆请罪来了。

  一到病房,季晨离还没发话呢,没想到是这个小经纪人先炸了毛,明艳乐了,“嘿,你不就是上次趁机摸青蓝姐胸的那姑娘么?”这事儿还是好几个月前了,明艳和谢青蓝一块儿喝酒的时候说漏了,提了一嘴,明艳当时追着不放把谢青蓝逼得招了供,还揪着这么点事嘲笑了谢青蓝老久。

  “呸!谁稀罕摸那个没有职业道德的假导演的胸!我那是误会!”封采涨红了脸,明艳看着有趣,又逗她:“怪不得青蓝姐念念不忘地惦记着你呢,别说,她就喜欢你这样嫩嫩的容易脸红的小妹妹。”

  “你……你!”封采被明艳弄得说不出话来,季晨离冷着脸给她解围,“行了,明小姐,你来有事么?”

  要说季晨离原先还残存了些上辈子对明艳的好感,也早在片场败光了,说白了这些千金小姐都一个样,哪有什么真的好人,想来上辈子明艳也只是看她可怜而已,说到底还是瞧不起她。

  明艳苦着脸拖长音调:“嫂子……”

  “停。”季晨离打断她,“我和你姐已经准备离婚了,你还是叫我季晨离吧。”季晨离想起什么,又蔑笑,“你还比我大两岁呢,嫂子两个字留着给韩欣远吧,我可担待不起。”

  “嫂子……我错了还不行么……”明艳蹲在季晨离床边,手臂搭在床沿上,下巴垫着手背,抬着眼睛可怜巴巴地看季晨离,“嫂子,我姐已经罚过我了,你要再不解气你就抽我一顿,我保证不还手!真的!”

  明艳的眼角和明烺一样,都有些向下的弧度,这么看着季晨离,眼睛湿漉漉跟个小狗似的,天生自带可怜相,惹人心疼得很,季晨离作势抬手,好像真的要抽她,明艳闭着眼惨叫:“别打脸!我粉丝会心疼的!”

  季晨离和封采:“……”

  要不是这俩姐妹轮廓长得像,还真没人会觉得明艳是明烺的亲妹妹。

  季晨离的手越过明艳,端起了床头柜上的马克杯喝口水润润嗓子才道:“明小姐,没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咱们毕竟还要共事三个月,不敢当。”

  明艳一听这口气就知道自己这个嫂子还生着气呢,眼神更可怜了,“嫂子,你不知道,我姐都罚我跪了好几天祠堂了,我两个膝盖到现在还是肿的,你要再不原谅我我姐非得把我废了不可……我知道我上次办的事混我就是个混球儿还不行么,你要不相信我在地上滚给你看……”

  封采在旁边听得直乐,这个明家的二小姐也太逗了,说话跟相声似的,太可乐了,不过季晨离脸上倒是没什么笑意,淡淡道:“明小姐,谢谢您百忙之中抽空来看我,我累了,阿采,送明小姐走吧。”

  “好。”封采笑着应了,又对明艳道:“明小姐,晨离姐要休息了,您看……”

  明艳就知道今天肯定是没戏了,自己这个嫂子主意定,认定的事从不轻易改变,明艳愁眉苦脸,心里那个毁呀,只恨自己不该和谢青蓝一起湖闹,这下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那嫂子你休息,我……我下次再来看你……”明艳耷着脑袋开门,正好有人从门外进来,个子还挺高,抬头一看,果然是自己的亲姐姐。

  “你来干什么?”明烺和明艳撞个正着,皱着眉问。

  “我……我来负荆请罪的……”明艳上次被明烺罚了的心理阴影还在,看到明烺都有点后怕,缩着脖子道。

  明烺听了,微微点头,“晨离怎么说。”

  明艳叹气,“我下次再来吧,姐,给你惹了个大麻烦,我对不起你……”

  “回去吧,我让司机送你。”

  “不用,我开车来的,姐你还是陪陪嫂子吧。”明艳往出走,走出了门之后又折返回来,探出半个身子道:“对了姐,嫂子说她想吃红烧肉!”

  季晨离:“……”要你多嘴。

  明烺一听,眼角弯了弯,对季晨离道:“医生说肺炎两个星期才能好,忍一忍吧,等你出院了想吃什么都行。”

  原来季晨离床边的椅子是封采坐的,如今明总来了,封采识趣地把椅子让给了自己的大老板,并自以为体贴的找了个蹩脚借口迅速溜出病房,季晨离连开口阻止都没来得及。

  明烺坐在床边问:“想吃红烧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