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16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不想。”季晨离木着脸道,“我好了,我要出院。”

  “不行。”明烺毫不犹豫地拒绝,说完大概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硬了,又缓和了语气问:“这么急着出院做什么?”

  好像自从上次季晨离拿刀威胁明烺的那天过后,明烺对季晨离的态度就变了,要说以前还端着点矜持装高冷,现在完全走的就是平民路线了,送饭端茶嘘寒问暖的,堂堂一个大总裁搞得跟古时候的丫鬟似的,关键还做得顺手,倒是搞得季晨离的心里老大不舒服。

  季晨离问了好几次明烺想干嘛,明烺都答得挺坦荡,“不干嘛,就想照顾你。”

  如此无耻的坦然,季晨离当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只好冷眼看她殷勤。

  明烺见季晨离又出神了,再问了一遍:“这么急着出院干嘛?”

  季晨离摆弄着手里的马克杯,“还能干嘛?拍戏呗。”要说《遥不可及》这部电影上辈子也没这么千难万险啊,除了演那个角色有点劳心劳力之外其他都挺顺利的,怎么现在给搞成这样了,季晨离真是想不通。

  “别拍了。”明烺道。

  季晨离嗤笑,“合同都签了,为什么不拍?”

  明烺从明艳拿来的水果里挑了个山竹剥开,外面那层紫红色的壳剥掉,露出里头蒜瓣一样白嫩的果肉,她把山竹递给季晨离,道:“晨离,如果你不愿意,就别勉强自己。”

  季晨离拒绝了明烺的山竹,嘲讽地笑道:“愿意,怎么不愿意?我愿意死了,拍,不仅要拍,还要照着得奖的规格拍,你不是许诺我一个影后么?到手的奖杯,不拿白不拿。”她这些天因为明烺的举动憋得一肚子气,阴阳怪气道:“你说这电影拍完你就和我离婚,我还等着呢,离婚协议我都准备好了,可千万别忘了。”

  季晨离以为明烺要顾左右而言他,糊弄过去,没想到明烺挺认真地肯定道:“我说过的话从不反悔。”

  季晨离心里一喜,忍受三个月就可以摆脱明烺,这辈子都没做过这么合算的买卖,“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医生说行的时候。”

  “好,我等着。”

  可季晨离又在医院呆了半个星期,医生还是说的不行,季晨离都以为那个医生是明烺故意派来整她的了,她自己一个人嘟囔,被医生听了去,医生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表情严肃,“你放心,我还没忘了希波克拉底誓言,不会因为谁的吩咐而对谁特别关照。”

  终于来了个不畏强权的靠谱家伙了,季晨离对医生嘿嘿笑了下,“女士,你一定能当个好医生。”

  然后那医生大笔一挥,道:“病人已痊愈,可以出院了。”

  季晨离眼前一亮,回病房换了衣服就跑了,一溜烟没了影,比兔子还快。

  “……”医生和封采面面相觑,封采尴尬地笑了,“那什么,办理出院手续必须本人么……”

  “……”医生表示从医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病人。

第18章 碧池

  季晨离在医院一直惦记着陶源,出院后就直奔她那儿了,那个生病的叫贝贝的孩子早就好了,活蹦乱跳惹人疼的,季晨离心里这才彻底放下。季晨离出院很突然,医院的人都没来得及通知明烺,所以明烺知道的时候还在开着会抽不开身,只好打电话给季晨离。

  季晨离正帮着一个一岁多点的小豆丁换尿裤呢,没看来电显示就接了,“您好,哪位?”

  “你出院了?”明烺问。

  季晨离后悔自己没先看一眼就接电话,她记得自己老早就把明烺拉了黑名单,八成明烺趁她不注意又拿她手机给悄悄移除了黑名单设置,只是接都接了,这时候直接挂电话也没用了,于是她夹着电话没好气道:“医生说我好了,能出院。”

  明烺倒没有质问她的意思,只道:“是吗?恭喜。”

  “你有事么?”季晨离用温水给小豆丁擦洗干净,拆了张新的纸尿裤出来准备给他换,小豆丁两只小胖手抱着自己的小粗腿,咧着嘴咯咯傻乐,陶源把这小家伙照顾得很好,小手小腿跟藕节似的,肉都堆起来了,笑起来张开只长了两颗牙的小嘴,季晨离越看越喜欢,龇牙咧嘴地做怪样去逗他,他笑得更欢。

  明烺捕捉到了季晨离那边的动静,问:“你和谁在一块?”

  “我儿子,不行么?”季晨离逗小豆丁的兴致都被明烺这句话给扫了,“你还有事么?没事我挂了。”

  那头明烺不说话,季晨离想挂电话,突然又想起来电影的事,于是多问了一句:“对了,那电影什么时候接着开机啊?早拍早了,这么拖着也没什么意思。”

  “剧组人员还在筹备,筹划好了会有人通知你经纪人。”

  “那行吧,挂了。”

  “晨离!”明烺叫了季晨离一下。

  季晨离疑惑,“嗯?你还有事?”

  明烺慢条斯理道:“你儿子……是不是代表那也是我儿子?”

  电话里听不出情绪,可季晨离莫名觉得明烺这会儿大概笑得得意洋洋,“做梦去吧。”季晨离一把挂了电话。

  季晨离挂了电话才想起来,不对啊,剧组的工作不是在开机之前就筹划妥当了么?现在还筹备什么?

  不过还没容她多想,陶源就在院子里叫她了,“晨晨快下来!有人找你!”

  “来了!”季晨离匆匆给摇篮里的小豆丁换好尿布穿上裤子,端着脸盆出了房间。

  季晨离人还没到院子,声音先飘过来了,“姐,谁找我啊?”季晨离想八成是封采,除了封采之外自己好像也没别的关系特好的朋友了。

  陶源在厨房里淘米煮饭,没听见季晨离说话,等季晨离自己到了院子,只见院子里的竹椅上坐了个人,背对着季晨离,乍一看去家教挺好,至少坐姿笔挺,不像季晨离老是被陶源骂坐没坐相。

  “您好,请问您找我?”季晨离走上前去问道。

  竹椅上坐着的人站起来转过身,季晨离看到那张精致又熟悉的脸,脸上带的客气的笑容一下就没了,难怪教养这么好呢,这不是韩欣远韩大小姐么,季晨离和韩欣远大概是上辈子留下来的宿怨,这辈子即使她不喜欢明烺了,看这位韩小姐照样是老大不顺眼,“你怎么找到这的?”

  季晨离问完就觉得多余,凭韩家的本事,打听点季晨离的事不是易如反掌么。季晨离这才记起来,这时候韩欣远还没怎么踏进娱乐圈呢,难怪陶源不认识她把她放进来呢。

  和韩欣远聊天一般都没什么好的走向,季晨离怕待会儿直接在陶源这吵起来影响不好,又道:“韩小姐,出去说吧?”

  韩欣远看起来精神不太好,眼睛有点红,人也很低落的样子,听了季晨离的话点点头,“我知道有家茶馆还不错,不知季小姐肯不肯赏光。”

  “走吧。”

  去哪里无所谓,韩欣远来找季晨离,无非就是为了个明烺,用脚趾头都能猜得出来。

  到了茶馆,韩欣远点了一壶龙井,服务生走了之后,韩欣远才道:“季小姐,我这次是替青蓝道歉来的……本来你在医院我就想探望,只是阿烺的人一直守着,我进不去……”

  “哦。”季晨离无所谓地点头,“我知道了,韩小姐还有什么事么?”

  “季小姐!我知道这次是青蓝过分了,说到底还是我对不起你,您放过青蓝一马好不好?她……她不能出国的!她出国了在国内积累下来的一切就完了!季小姐……”

  “等等。”季晨离一脸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让她出国了?”

  “是……是明烺。”韩欣远苦笑,“季小姐,现在明烺最听你的话,你去跟她说说好么?算我求你了……”

  季晨离一听就乐了,“嘿,你搞错了吧,谢青蓝出国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再说了,以你和明总裁的关系你怎么不去求?韩欣远,指使人往枪口上撞呢?我可不像谢青蓝那个傻子。”

  季晨离上辈子都和韩欣远斗了多少年了,她的性格别人不知道,季晨离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平常和谁都好相处,关键时刻谁都能成为她手上的那把刀,最后刀沾了一身血,她还能干干净净把自己摘出去,以前季晨离年轻,不知道在她手上栽过多少次跟头,总算修炼了出来,怎么可能继续着她的道。

  “自从季小姐住院之后,我已经很久没见过阿烺了。”韩欣远端着茶杯苦笑,“阿烺说……”

  “我不在乎她说了什么,我也不在乎谢青蓝的前途,更不在乎你们这些人的这堆破事。”季晨离冷眼道:“韩欣远,我说了会和明烺离婚就会离,我季晨离别的本事没有,就一点,说话算话,到时候你和明烺怎么办那是你们的事,如果你今天就是来替谢青蓝求情的,我想你求错人了。”季晨离把自己杯子里的茶一饮而尽,站起身,“谢谢韩小姐的茶。”

  “季晨离!”韩欣远叫住她,“不管你怎么看我,我不能看着青蓝的前途不管,我只替青蓝求一句原谅。”

  季晨离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我不原谅。”

  凭什么原谅,从前世到今生,每一个伤害她的人都反倒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来求她的原谅,仿佛她们才是被伤害的那个,谢青蓝、韩欣远、明艳,还有那个不知发了什么疯的明烺,季晨离只觉得好笑,这些恨不得把人逼上绝路的高高在上的刽子手,凭什么她们想要救赎自己就得慷慨大方不计前嫌?凭什么?她们的良心安稳了,季晨离的痛苦呢?谁来救赎?

  季晨离相信自己有一天可以遗忘这些让人不愉快的记忆,她相信自己的生命终有一天会和这些乱七八糟的往事一刀两断,但她就是不会原谅。

  韩欣远好像早就料到了季晨离会这么说,平静地点头,“我知道了,季晨离,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救我一命。”

  “茶不错,韩小姐慢慢喝,我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