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17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季晨离出门匆忙没带钱包,好在天色尚早,她干脆沿着马路慢慢地走回去。

  说起来,季晨离和韩欣远颇有渊源,同年同月同日生,喜欢过同一个女人,更甚至,韩欣远的身体里流的是季晨离的血。

  急性白血病,发病急死亡率高,还找不到适合的骨髓配型,医生说韩欣远最多活不过三个月。

  那段时间明烺跟疯了一样到处寻找骨髓捐献者,季晨离不止听过一次明烺说只要能救韩欣远,就算把整个明家拱手相送也毫不在乎,正好是季晨离苦苦迷恋明烺的时候,于是季晨离就动了心。

  无关人群中骨髓配对相符率只有一万分之一,偏偏季晨离就是那一万分之一,多美妙的巧合,同年同月同日生,喜欢同一个女人,甚至连骨髓配型都如此相符,于是季晨离想,自己和韩欣远这么像,或许明烺能把目光从韩欣远那里收回来,全数放在自己身上,所以她找了明烺,跟她交换,一纸结婚证换韩欣远的命。

  季晨离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甚至不敢看明烺的眼睛,可她不看明烺也能感受出明烺的怒气,像是冰的里头是一团火,混合着炸药,随时会炸开。

  “季晨离,你知道我不爱你。”明烺抱胸冷声道。

  季晨离撞着胆回道:“那……那难道你想看着韩欣远死么?”

  明烺嗤笑,“C市人口基数这么大,你以为这个能威胁我?”

  “全国的人口基数更大,可韩欣远等得起么?急性白血病,能活多久?”

  明烺果然犹豫了,她看着季晨离,看得季晨离脊背发凉才开口,“你想要钱?”

  季晨离摇头,“不要,我就要和你结婚。”

  明烺了然,也是,多少钱能比得上当明家的夫人,那就相当于怀里抱着个聚宝盆,正常人都想得到。

  “可是我不会爱你。”明烺道,“一辈子都不会。”

  季晨离只是笑,“没关系,我就想和你结婚。”

  季晨离被那一点多巴胺分泌冲昏了头脑,她以为只要自己对明烺好,很好很好,比任何人都好,明烺怎么会不爱她呢。

  可是明烺真的不爱她。

  季晨离想了想,自己上辈子果然三观不正,破坏别人爱情的碧池,比韩欣远也好不到哪去,不,还不如韩欣远呢,至少韩欣远没抢别人女朋友。

第19章 幺蛾子

  直到《遥不可及》终于再次开机了,季晨离才知道明烺口中的重新筹备是什么意思,剧组里从导演到剧务通通换了一遍,甚至有好几个配角都换了,除了俩主演,全组上下来了个大换血,一眼看去全是新面孔,导演季晨离倒是认识,叫方时,这时还是个刚从戏剧学院毕业出来的大学生,可季晨离知道,这人两年之后将成为国内最年轻的获得国际大奖的导演,前途可谓不可限量,不过季晨离记得这导演成名前和明韩影视应该没有交集的,不知怎么这一世因为种种因果,居然让自己提前见到了她。

  “是季小姐吧?您好,我是方时,我……我很早就知道你了!”方时挠着头作自我介绍,她大学刚毕业,脸上稚气未脱,一看就是个好欺负的。

  “你好,我是季晨离,方导不用客气,叫我名字就行。”季晨离跟她握了握手,暗暗叹气,这么个软性子的导演,非被剧组里的人精活吃了不可。

  “啊?哦,好、好的!季……呃,晨离姐你也不用客气,叫方导听着怪不习惯的……”方时说完讪笑几声,看着居然还有点愣头愣脑的,季晨离真不敢相信这人以后会成为国内最优秀的导演之一。

  方时此时只是个刚毕业的穷学生,还在为怎么进圈子发愁呢,没想到机会居然主动找上门来,明韩影视的总裁大人亲自交给她一份剧本,让她当导演拍电影。

  “不行不行!”方时当时懂得了明烺的来意,烫手山芋一样扔了剧本,“明总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我也就导过两部低成本网络电影,你把这么个大本子交给我,万一、万一……”

  明烺没说什么,她身后跟着的助理笑眯眯地拍拍方时的肩膀,“方导,您就放心大胆的导,明总说了,这部戏赔了算她的,赚了票房跟你分成,你想要多少尽管开口,百分之五够不够?”

  “百百百……百分之五?”方时张大了嘴巴,开玩笑吧?一部电影投资方能拿到的票房也只有百分之三十,居然要给自己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导演分百分之五?难道天下真掉馅饼砸自己脑袋上了?方时从来就没有这种运气,买彩票连两块钱都没中过,她根本不信什么天下掉馅饼的事,差点怀疑明烺和那个一脸笑眯眯的助理是诈骗团伙,可方时在电视上见过明烺,分明就是这个人,莫非现在骗子也发明易容术了?

  “不够?”助理以为方时是嫌少,和明烺对了个眼色,又道:“那就百分之十?”

  方时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助理蹲在地上看着她又道:“百分之十五?方导演,百分之十五可不少了,您这导个戏要和我们公司平分利润,要不是明总看你的确有才华,我们早就走了。”

  方时对着这个笑脸相迎的助理都快哭出来了,“不是,明韩影视想和什么样的导演合作不行?干嘛非得找我啊?”

  “刚才不是说了么,你有才华嘛。”

  我信你就怪了!方时腹诽,此时听到一直不吭声的明烺发话了,只说了几个字,“方导,我相信你的才华。”

  方时的目光移到这个进她的出租屋这么长时间就说了一句话的女人身上,这女人看起来又冷又硬,嘴唇抿成一条向下弯的曲线,一看就不好惹,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又带着奇异的令人信服的魔力,以至于方时真的飘飘然地觉得自己或许真的是个天生有才华的导演,所以她一咬牙就答应了,“好!”

  于是就出现了季晨离和方时第一次见面的这一幕。

  “方导刚才说很早以前就知道我了?”季晨离和方时尴尬地相处了几分钟,随口找了个话题想打破尴尬,只见方时点点头道:“对,我以前陪我奶奶看古装剧,她老说你演的恶毒皇后特别像……”方时说完才意识到不对,又急忙要改口,“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季小姐演技特别好!我……”

  “好了方导,我明白你的意识。”季晨离没生气,她觉得这个愣头愣脑的小导演挺好玩的,笑道,“多谢方导对我演技的肯定。”

  方时低着头嘟哝,“不是我,是我奶奶……”

  季晨离乐了,笑得更开朗,“那多谢方奶奶对我演技的肯定,哈哈!”

  方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好在这个见面的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方时还要熟悉片场,给摄影师讲机位,季晨离也要去化妆换戏服,两人又客套了几句就分头行动了。

  季晨离走出去几步,想想又回头看,只见这个小导演工作的时候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愣头愣脑,眼神极为专注,很认真的模样,手舞足蹈地比划,每一个细节都要落到实处,于是季晨离又有点明白为什么她能年少成名,这种面对自己喜欢的事业时眼睛里都会发光的认真劲儿,不成名才是老天不公呢。

  季晨离到了化妆室,发现明艳也在,她已经化完妆,看季晨离进来连忙站起了身,嗫嚅着叫了声“嫂子”,跟个小媳妇儿似的,哪还有那天在季晨离耳边问好吃不过饺子的下一句是什么的得意劲儿,八成果然被明烺罚得不清。

  季晨离礼节性地对明艳点点头,“说了叫我名字就行。”

  “好……好的……”

  季晨离坐在镜子前,明艳磨磨蹭蹭挪过去,吞吞吐吐道:“晨离,你……你还生我气么?”

  “没有。”季晨离说的是实话,她虽然不原谅明艳,可也没有生气过,生气别人又不知道,最后难受的还是自己,凭什么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呢?难道在路上被疯狗咬了一口你还能咬回去吗?当然自认倒霉了,以后躲着点就成。

  “真的?”明艳眼前一亮,“那你就是原谅我了?”

  季晨离没回答,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于是明艳的脸又皱起来了,苦笑道:“我知道了,晨离,不管怎么样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真的知道自己做错了,就想跟你好好道个歉……”

  这时化妆师刚好进来,季晨离自然而然地跟化妆师讨论妆容,把明艳晾在一边,明艳干站了一会儿,悻悻走了。

  换了个正常人当导演剧组自然也变得正常多了,一切按照拍摄进度进行,不过几天,季晨离就对方时心服口服起来,原来的质疑也消失不见,方时对演员情绪的捕捉极为敏感,把剧本里的角色性格吃的比季晨离还透彻,跟季晨离讲她想要的表达效果,每次讲完季晨离都能豁然开朗,心里暗暗佩服这个刚毕业的年轻导演,某次季晨离捧着盒饭和方时一块吃,对她道:“方导,你一定能成为国内最优秀的导演。”

  方时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你就别笑话我了。”

  季晨离轻轻笑了下,“不信咱们走着瞧。”说着还从方时的盒饭里把夹了为数不多的一片瘦肉过来。

  这一幕正好被路过的明烺看在眼里,明烺站在一棵树后面默默看那两人有说有笑的互动,神色未变,跟随她多年的助理却突然感到一股低气压。

  “明总,季小姐好像已经在吃饭了,咱们还过不过去?”助理斟酌着问。

  明烺在树后面站了片刻,摇头道:“算了,走吧。”

  “可是,这个……”助理举起手里拿着的食盒。

  “倒了吧。”明烺说完就走了。

  倒了?可是这可是明总……助理见明烺已经走远,来不及多想,只好赶紧小跑着跟上。

  《遥不可及》剧组和其他正常剧组没什么两样,就除了一点,剧组的那些工作人员好像都挺怕季晨离的,见到季晨离毕恭毕敬,脸上的笑堆成了一朵花,说不出的谄媚,季晨离想了好几天都没想出来为什么,有一次问封采,封采倒不以为然,“还能为什么,巴结晨离姐呗。”

  季晨离听得只想笑,“没发烧吧?巴结我干什么?”

  “晨离姐,亏你还是在娱乐圈里混的呢,怎么这点弯弯绕都想不明白。”封采拉着季晨离一番教育,“谢青蓝上次在剧组里那么整你,这消息虽然被明总封死了不准传出去,可明面上不说,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私下还不会嚼舌根么?谢青蓝在国内前途一片大好,为什么出国?这么明白的事还想不通还怎么在圈子里混啊。”

  “你是说他们以为谢青蓝出国是我在明烺跟前吹的耳边风?”季晨离笑着摇头,“怎么可能。”

  封采撇撇嘴,“你觉得不可能,那些人可不这么想。这圈子就是这么个势利眼的地方,你没背景的时候那些人自然想着法的打压你,可一旦你背后有了靠山,他们巴结都还来不及呢,谁不想一步登天一夜成名啊?就连打杂的小王都还做着当大明星的美梦呢。”

  她们聊着天,只听休息室外一阵动静,季晨离问:“外面怎么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