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20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明烺把醒酒汤放在床边的矮柜上,“没事,你去忙吧。”

  “真的?”封采高兴起来,“就是嘛,明总你来照顾晨离姐总方便些,嘿嘿,那你们慢慢……咳咳,慢慢培养感情,我走了!”封采说完怕明烺反悔似的,出门关门一气呵成,连点反应的时间都没留给明烺就溜之大吉了。

  封采的心思也挺简单的,她跟在季晨离身边也有两年了,季晨离这两年她一直看在眼里,对明总的感情别人不知道,封采还能不知道么?好不容易修成正果,两人结了婚有了合法关系,明总虽然结婚之前看起来对季晨离爱答不理的,封采还替季晨离捏了一把汗,结婚之后看下来,明总其实也挺关心晨离姐的嘛,封采这一颗心总算放回肚子里,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她们两口子的事留给她们自个儿解决就好,封采只是个小经纪人,可不敢掺和进总裁大人的家事里。

  封采走后,明烺坐在季晨离旁边,她也不把季晨离叫醒,就那么默默地看着趴在床上酣睡的人。

  季晨离是晚上饭局的主角,被人轮着番的灌酒,大部分被明烺挡去,可她还是多喝了几杯,双颊透出不自然的红润,嘴唇染了一层鲜亮的水色,跟沾了露水的樱桃似的,随着呼吸一张一合,明烺盯着那两片水亮的嘴唇看了半天,只觉得酒店房间的空调温度有点太高了,让她有点口干舌燥。

  天知道明烺有多想抱一抱季晨离,她已经忍受了太久,久到用一辈子也无法弥补,只想用绳子把她和季晨离捆起来,捆一辈子都不分开才,可季晨离不愿意,季晨离巴不得躲她躲得远远的,越远越好,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见到。

  “晨离……”明烺怕惊动了季晨离似的,轻轻地、慢慢地,上半身低伏下去,前胸贴着季晨离的肩胛骨,把整个上半身都覆在季晨离的背上,和季晨离脸贴着脸,贪婪地呼吸季晨离身上带着的淡淡的酒气,闭着眼满足地喟叹,“晨离……”

  “阿采别闹……”季晨离睡得熟,以为是封采在恶作剧,挥手打开明烺凑过来的脸嘟囔道。

  明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手撑在季晨离的身侧,直到确认了季晨离在说梦话,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的胆子大起来,抱着季晨离,贴着季晨离,仍觉得不满足,于是轻轻抬起了季晨离的下巴,朝着那张带着水色的嘴唇吻了过去。

  香甜湿滑的触感,还有淡淡的酒气,明烺干涸的心终于得到了一点浇灌,她有些失控了,拼命汲取季晨离唇齿间的味道,空气里只剩下轻微的吮吸声。

  季晨离呼吸不过来,难受地哼唧了一声,迷迷糊糊抬起手一个巴掌拍在了明烺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明烺的动作一滞,这才清醒过来。

  明烺觉得她高估了自己的酒量,她喝得太多了,完全没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

  …

  “晨离,恭喜你啊,以后咱都得叫你季影后了,来,先干了这杯再说!”

  不知从哪递过来一杯酒,季晨离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敬酒的人是谁,她也不管是谁,端起酒杯和那人碰了一下,脖子一仰,辛辣刺激的液体顺势滑进喉咙里。

  这不知是季晨离喝的第几杯酒了,她的脚步虚浮,胃里被灼烧着的酒精塞满,稍微动一下似乎都能听到酒精在胃里晃荡的水声,摇了几下头清醒片刻,眯着眼对眼前模糊不清的人影笑着道歉:“刘导,抱……抱歉哈……各位喝着……我去……补个妆……”

  说话间季晨离摸索着拉开自己的凳子,她穿着高跟鞋,被椅子腿绊了一下,脚脖子一扭就摔倒在地,酒席间的人发出欢快的笑声,季晨离也跟着笑,扶着墙站起来,踉踉跄跄出了包厢,躲进洗手间里。

  季晨离在洗手间的马桶上坐了半天才缓过一点酒劲儿,她从钱包里摸出自己的手机,差一刻过零点,等了一天的电话始终没有来,季晨离对那人能主动打个电话过来的期望也不是很大,可她真的没有动静,还是莫名地有点失望。

  装了太多酒的胃隐隐作痛,季晨离喉咙里泛出一阵恶心,把胃里的酒吐了个干净,总算好了点,胃还是一阵一阵的绞痛,不过总比刚才撑得晃荡的感觉好多了,脑袋的晕乎也没那么厉害。

  今天是季晨离人生当中最辉煌的一天,最佳女主角,那个华光闪耀的小金人捧在手里,沉甸甸的分量,她的工作手机号都快被打爆了,认识的不认识的,全都是恭喜祝贺,可是私人手机号上除了陶源早上打的一个电话,一直到现在,这天快结束了都没动静。

  季晨离有点绝望,她在想自己当初是不是做错了,这样看不到希望的日子究竟还要撑多久才能结束。

  几乎没人知道,今天是季晨离的生日,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是韩欣远的生日。

  韩欣远在圈里人缘好,她的生日宴几乎圈里所有的人都到了,明烺也在,比季晨离的庆祝会热闹得多,两场酒宴一个城东一个城西,互不干扰,谁也不扫谁的兴。

  季晨离在洗手间里坐了十分钟,二十三点五十九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十一位数字,下意识的拨号动作,根本不用回想,那些数字自然而然就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季晨离按了通话键,电话嘟嘟两声,最后传来一个甜美机械的女音,“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sorry,……”

  季晨离不死心地又重拨了一遍,这次电话挂得更快,只嘟了一下就被切断,甚至没给季晨离留下一点反应的时间。

  胃里的阵痛愈发频繁,季晨离不死心地拨了第三次,这次那边干脆直接关了机。

  真决绝啊,季晨离笑着想。

  可她转念又想,有什么决绝的,季晨离,这是你自找的。

  赶在过零点的最后一秒,季晨离也没等来明烺的一声祝福,手机上的时间跳到崭新的一天,季晨离看着镜子里那个脸上毫无血色的女人,露出一口惨白的牙齿笑道:“季晨离,生日快乐。”

  “虽然今天已经不是你的生日了。”

  “人生还长着呢,季晨离,你对她好,她又不是石头做的,她会知道的。”

  “她也许不爱你,可她知道你对她好,也足够了。”

  可是季晨离又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她不知道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她已经有点累了,怎么没人跟她说过,爱一个人这么辛苦。

  这一场酒宴喝到后半夜,季晨离醉醺醺地回去,宅子里只有一盏昏黄的落地台灯还亮着,在黑夜里起不到什么照明的作用,反倒添了点渗人的气氛。整个宅子都沉睡过去了,管家尽责地候在门口,有些抱怨地给季晨离开门。

  “哦哟,怎么搞到这么晚才回来?季小姐,不是我说你,你是明家的夫人,我们小姐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你这样成天出去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抛头露面像什么话。”

  管家他是明家的老人了,从明烺的父亲明光文那一辈就在明家当管家,照看了明家两代家主,自认算半个明家人,在其他人面前也端着些主人的架子,不过对明家还算尽心尽力,明烺知道他的这点毛病,也没多说什么。

  管家一向瞧不上季晨离,如果不是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穷鬼,明烺应该会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优秀男人,强强联手,带领整个明家更上一层楼,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成为整个C市名流的笑柄——想什么样子,一个女人竟然娶了另一个女人,还是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啧啧啧。这么一想,管家看看醉鬼一样的季晨离,眼里的鄙夷更甚,“季小姐,明家有明家的规矩,你下次这样干脆睡马路上好了,还回来干什么。”

  季晨离听惯了他的嘲讽,并不是很在意,只是靠着门框带着醉意笑了一下,问:“明烺回来了么?”

  “小姐早就睡下了,她整日里不得清闲,家里家外都要操心,季小姐,我劝你还是安分一点,明家给你的钱不少啦,你还想怎么样?”

  “嘿嘿……不……不怎么样……”季晨离喘着酒气对管家讨好地笑了笑,“您去睡吧,麻烦您了……”

  管家对季晨离的尊称很受用,理了理西装领子,抬着下巴道,“你待会走路轻一点,小姐觉浅,你不要不懂事吵了她。”

  “知道了,您忙……您忙……”

  送走了阴阳怪气的管家,季晨离扶着墙脚步虚浮地上了楼。她的房间在楼梯左拐的尽头,可是她上楼之后却右拐,整个人趴在明烺的书房门口有一下没一下地拍门。

  季晨离知道明烺在里头,她们结婚之后一直分房睡,明烺的主卧离季晨离的卧室很近,她干脆连主卧也不回了,收拾了几件衣服在书房里搭了张床。

  “明烺……明烺你开门啊……”季晨离拉长了腔调叫门,她醉得厉害,吐字也不甚清晰,调子却很悠长,“明烺……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开……你开门啊……”

  她靠着门滑坐在地上,侧脸贴着门,自言自语地呢喃,“明烺……你见见我好么……我想你……”

  “我……我想你……”季晨离嘿嘿地笑,笑着笑着嘴里有点发苦,“我炖了你最爱的……羊汤……那玩意儿……嘿嘿……难吃死了……”

  她一个人靠在明烺的书房门口自顾自地傻笑,笑着笑着,醉意上来,干脆靠着门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书房的门真的开了,季晨离一个激灵醒来,只见明烺逆着光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在强光里看不清楚,“你来干什么?”

  “明烺……嘿嘿……”季晨离抬手,她想去抱明烺的小腿,可是明烺往后退了一步躲开,季晨离重心向前摔在地上,脑门磕在实木地板上,咚的一声闷响,她却不觉得疼似的,赶紧钻进明烺的书房里,怕明烺把她撵出去似的,盘腿赖在地板上就不走了。

  “能看到你我就很开心啦。”季晨离坐在地板上傻乐,“明烺,我今天真高兴。”

  “明烺,今天是韩欣远的生日对不对?嘻嘻,你别想骗我,我都看到厨子给她做的蛋糕了,上面居然还有玫瑰花诶……真好看……肯定也很好吃……”

  “明烺,你有没有给我就一块蛋糕啊?我也……我也想吃蛋糕……”

  “明烺,你也跟我说句生日快乐好不好?求你了……”

  明烺屈尊蹲在季晨离旁边,嫌恶地皱眉,“季晨离,你又在耍什么花招?”

  “没有……没耍花招……”季晨离生怕明烺不信,拼命地摇头,脑袋都快从细弱的脖子上摇下来,“真的没有……哪有花招啊……我没有花招……你是不是……是不是还要骨髓?明烺你抽我的骨髓吧!你去救韩欣远!你……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季晨离唯一的筹码不过是她和韩欣远稍微匹配的那点骨髓而已,现在韩欣远已经好了,她哪还有什么花招好耍的。

  明烺道:“季晨离,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样带着醉意的卑微又怯懦,根本不像明烺初见时那个开朗明媚的季晨离,甚至不像那个用韩欣远的生命作筹码跟她谈判时那个果决勇敢的季晨离,这么短的时间,她就变成了一个让明烺看不起的模样。

  可季晨离不回答她,季晨离只是苦笑,喃喃道:“明烺,你也祝我生日快乐好不好?求你了……”

  季晨离的整张脸都被酒气熏得透红,连眼圈都是红的,她直勾勾地看着明烺,“明烺,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季晨离摸着自己的脸颊,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怎么那么坏?”

  她瞪着眼睛,眼泪从指缝里漏出来,“我不想韩欣远死的……我没有那么坏……我怎么会那么坏……”

  她抓着明烺的胳膊,求救似的问她:“明烺……韩欣远她不爱你……你为什么不看看我呢……”

  “明烺,你也爱我一点点,好不好……”

  明烺露出了一个狠厉的、决然的笑容,她一根一根掰开季晨离的手指,然后季晨离眼睁睁看着那人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

  “明烺你别走——”季晨离拔腿往前追,追着追着就追不上了,她跪在黑暗里,头耷拉在脖子上,神经质地重复那些话。

  “你也爱我一点点好不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