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21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一点点就够了。”

  “为什么不看看我呢?”

  “祝我生日快乐吧……”

  季晨离抬头向上看,无边无际的黑暗里突然下起雨来。

  …

  明烺把季晨离抱到浴室里。

  封采刚才放的那缸水已经有点凉了,她坐在浴缸边沿,让季晨离坐在她的腿上,头靠着她的肩膀,然后放干净浴缸里的冷水,重新放满热水,褪去季晨离的衣服,把她慢慢抱进浴缸里。

  季晨离的皮肤很白,泡在水里显出一种近乎半透明的温润质感,精雕细琢的美玉一般,明烺以前从未看过季晨离的身子,今天头一遭见着,着了魔似的,有些贪婪地想去抚摸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她的手刚碰到季晨离的身体,季晨离忽然动了,泡在浴缸里的双腿抽搐了一下,接着嘴唇微微地开阖,发出几个意义不明的音节,明烺凑上前去听,里季晨离又什么都不说了。

  明烺叹了口气,用浴球沾了点沐浴露,搓出泡泡来放轻力道给季晨离洗澡,她第一次这么伺候别人,居然也有模有样,还知道拖着季晨离的肩膀不让她滑进水里去。

  季晨离不知在做什么梦,梦里头都不老实,在浴缸里不停地扭来扭去,明烺只好把她抱在怀里,羊毛衫湿了大半,穿在身上也不舒服,干脆脱了,只着一件白衬衣,于是季晨离赤条条的身体几乎毫无阻隔地贴进了明烺的怀里,明烺对着怀里熟睡的人,又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明烺相碰她,想抱她,想和她做从来没有做过的亲密事,明烺懊悔于自己从前浪费的那些时光,她不能自已地抱紧季晨离,想亲吻她,可季晨离的下颚垫在明烺的肩上,突如其来了一句质问,卑微又绝望,她说:“你也爱我一点点,好不好。”

  声音这么小,底气这么虚,明烺贴得她这么近才能听见,所以明烺那些不正经的悸动突然一下子就被当头的一盆冷水浇熄了,她抱着季晨离,觉得她的身体有些冷。

  明烺不知道季晨离做的什么梦,八成不是什么愉快的故事,否则季晨离的梦话怎么翻来覆去只有那几句。

  明烺冲干净季晨离身上地泡沫,用一块大浴巾直接把她整个人包裹起来,又抱回了卧室里,季晨离前段时间生了场大病,身体一直没怎么养好,她本来就不胖,胃又一直不怎么好,除了腰间有点久坐不动养起来的脂肪,身上其实很瘦,那么高的个头,明烺抱起来竟然也并不吃力。

  明烺把季晨离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又听季晨离在梦里呢喃,“我怎么那么坏。”

  “我不想让韩欣远死的。”

  “祝我生日快乐吧。”

  她紧闭双眼,眉头深深地皱起来,眼皮下的眼珠子来回转动,双腿抽搐几下,又归于平静。

  周而复始。

  明烺把季晨离连着被子抱在怀里,嘴唇贴着她的发鬓叹息道:“晨离,你不坏。”

  可是季晨离听不到,她只是一味地自责,自责自己怎么那么坏,或者让明烺祝她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明烺道,“晨离,可你再也不想听我说这句话了。”

  明烺想起季晨离从前那么喜欢自己,看她的眼神近乎崇拜,自己对她稍微抬点嘴角她就能乐一天,她们还没有结婚的时候,那时明烺挺喜欢这么个比自己小一点的朋友的,有时明烺来探望在剧组拍戏的韩欣远,顺道打个弯看看她,季晨离见到明烺的瞬间整个人都明亮起来,两只眼睛笑得弯弯的,小太阳一样,能把冰山都给融化了似的。

  可是现在明烺在季晨离的眼睛里却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影子,她看向自己的眼睛里是厌烦的,不耐的,眼神比明烺还冷,哪还有什么太阳。

  明烺甚至摸不准现在的季晨离的情绪,她比季晨离年长那么多,她那么想让自己为她过个生日,明烺照做了,季晨离的表情却像在嘲讽,明烺甚至不知道她在嘲讽什么。

  “你也爱我一点点好不好。”

  明烺听到季晨离在梦中这样说。

  她叹着气苦笑,“晨离,现在是你不愿意再爱我了。”

  “一点点都不愿意。”

  “我自找的。”

  …

  这个觉季晨离睡得很累,她反反复复地做梦,大约是被迫莫名其妙过了个生日的关系,梦里也都是生日那天发生的事,把季晨离气的呀,恨不得把梦里那个蠢女人揪出来狠狠地扇两巴掌。

  求求求,求个屁,人家不爱你就是不爱你,你上赶着贴上去有毛用。

  当年还是太年轻啊……季晨离感慨,别说,爱情不能当饭吃这事儿吧,没点人生阅历还真感悟不出来,好在吃一堑长一智,现在她是知道了。

  况且她和明烺的那压根算不上爱情,只是一厢情愿的倒贴。

  就是做了个这么让人憋屈到吐血的噩梦,又是宿醉,季晨离整个人都不好了,早上起来头跟炸了似的,她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是干净睡衣,以为是封采给她换上的,没太在意,光着脚走进浴室照镜子,里头的人果然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脸纵欲过度的倒霉催相,季晨离对镜子比了个中指,暗暗在心里把明烺翻来覆去骂了好几遍。

  她在浴室里洗完脸刷完牙,正打算做个面膜看能不能拯救一下黑眼圈,门口有人敲门了。

  “谁呀?”季晨离刚洗完脸,用毛巾擦干净脸喊道。

  “晨离姐你醒了么?我来给你送早饭!”

  季晨离一听原来是封采,道:“等一等!”擦了擦手,大步走到门口给她开门去。

  “嘿晨离姐,昨晚过得怎么样啊?”封采一进门先跟季晨离勾肩搭背地挤眉弄眼,季晨离一脸莫名其妙,“什么怎么样?对了阿采,我还得谢谢你了,昨儿是你把我弄回来的吧?”

  “是我把你弄回来的没错,可是……”

  季晨离脸色一变,“可是什么?难道还有别人进过我房间?”

  封采一看季晨离的脸色就知道要糟,别别扭扭地点了个头,幅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是……”

  季晨离拧着眉毛问:“谁?”

  “还能有谁?当然是明总了!我敢往你屋里放外人么?我是那么不靠谱的人么?”

  季晨离气得在封采脑门上拍了一下,“我就没见过比你更不靠谱的了!亏你还是我经纪人呢!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个经纪人……”

  封采捂着脑门觉得挺委屈,“我哪知道啊,晨离姐你不是总裁夫人嘛,再说了你以前那么喜欢明总,现在明总总算也对你上心了,你俩这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都这么多天没见了那得隔了多少秋了啊!我……我也是为你好……”

  “你!”季晨离气得还想再敲封采一下,封采赶紧抱着头麻溜地往后蹦了好几步,都快蹦到门外头去了,季晨离只好叹了口气,又问:“那我身上的衣服总是你换的了吧?”

  “什么……什么衣服?”封采一脸茫然。

  “就是睡衣!我身上这件!”季晨离咆哮。

  “不是我不是我!”封采连连摆手否认,“天地可鉴!晨离姐我和你绝对清清白白的!这事儿我哪敢做啊总裁知道了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封、采。”季晨离咬牙。

  “啊?”

  “我大概遇到的是个假经纪人。”

  封采一听赶紧抱季晨离的大腿,“晨离姐我错了!求您别开了我我这混口饭吃不容易啊上有老上有老上有老的都等着我干出一番大事业呢……”

  “行了别废话了。”季晨离被封采叨叨的脑仁疼,“赶紧从我眼前消失,我现在看见你就眼晕。”

  “好好好!我马上消失!”封采连滚带爬的跑了,边跑还边挺不解的,怎么自己觉得办了件好事,晨离姐好像还不太高兴呢?

  季晨离头疼地坐在床上,她身上的衣服不是封采换的,那就只能是明烺换的了。

  “天呐……”季晨离哀嚎。

  就是她和明烺关系最好的时候也就吃个饭的交情,怎么莫名其妙还赤裸相对了呢?这以后还怎么见人?

  季晨离烦闷一阵子,面膜也懒得敷了,直接顶着两个黑眼圈出门,看谁都像别人欠她二百块钱似的。

  季晨离忘了,附近就这么一个星级酒店,剧组里的导演主演等重要人物都住在这,明烺是投资人,自然也住在这。

  所以她去餐厅吃早饭的时候正好碰上明烺明艳两姐妹在吃饭,明艳眼尖,一见季晨离立刻招手,“嫂子!这边!”

  餐厅里为数不多的人纷纷侧目,为了不引来更多围观,季晨离赶紧随便拿了两碟吃的就走了过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