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22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明艳,早啊。”季晨离坐下,尴尬地笑了一下。

  明艳一见她也笑了,“哟,嫂子你眼睛怎么了这是?没睡好啊?”

  “啊?……啊!昨晚失眠。”

  “巧了,我姐昨晚一晚上不知道去哪了,回来脸上还有个五指分明的巴掌印儿,嫂子你又说你昨晚失眠……这……”明艳撑着下巴,眼睛在季晨离和明烺身上来回转,八卦的心情一览无余。

  “吃饱了就去片场。”明烺淡淡道。

  明艳在她姐面前就是个怂货,明烺一发话她赶紧捻了块点心逃走了,“那你们慢慢聊,姐,嫂子,我走了!”

  季晨离趁机看了眼明烺,脸上果然有个巴掌印,没明艳说的那么夸张,很浅,要仔细看才能看得出来,不过出现在明烺的脸上就已经够惊悚了。

  该不会是……自己做梦的时候打的吧?

  季晨离心里没底,瞧这事办的,自己找谁说理去?

  想来想去,季晨离又愤愤地想,都怪阿采,黄毛丫头办事不牢!

  封采躲在不知名的角落里啃馒头喝豆浆呢,突然打了个喷嚏。

  她擤干净鼻涕哆嗦了一下,当经纪人苦,当总裁夫人的经纪人更苦,当喜怒无常的总裁夫人的经纪人才是真的苦……

第23章 谁对不起谁

  季晨离和明烺两个人在餐桌上面对面枯坐着无话可说,她想问问明烺昨晚自己有没有把她怎么样了,可话到嘴边就是问不出口,明烺话本来就不多,又光顾着盯着季晨离看呢,也不说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不行,季晨离想,就这么瞎猜也不是个事,还不如直接问呢,于是暗暗给自己打气,开口道:“昨晚……”

  谁知明烺也同时开口,“你……”

  两人声音和在一起,又同时停下让对方先说,反倒更尴尬了。

  明烺轻笑一声,喝完她杯子里的最后一口牛奶,擦擦嘴道:“你先说吧。”

  季晨离刚才那两个字就已经是鼓足了勇气说的了,被明烺这么一打断,气早漏光了,有点说不出口,只能不自在地撩了下头发,“还是你说吧。”

  “你昨天喝多了,早上起来头疼不疼?”

  “还好。”季晨离不习惯和明烺这么心平气和地聊天,还是在同一张桌子上面对面聊天,只觉得这个画面怎么看怎么怪异。

  不过旁边的路人倒是觉得听赏心悦目的,她们两个都是美人,尤其明烺的相貌就是在美人扎堆的娱乐圈里都是上等中的上等,看着跟一幅画似的。

  明烺又道:“昨天你喝多了,封采把你交给我就跑了,我……我帮你换了件衣服……其余什么都没做!”

  她说话时看着有点紧张,面部肌肉细微地动了几下,像犯了错的小孩似的,看起来竟然透着一两分可爱。

  用可爱来形容明烺,季晨离觉得自己八成是昨夜的酒还没醒,她端起自己刚才拿过来的果汁,用杯子遮住脸干咳几声作掩饰,眼睛心虚地瞟向桌子,“那个……我昨晚……没……没……”

  后面的话声音太小,明烺没听到,只好身体往前倾了倾,“嗯?”

  季晨离只好再说一遍,“没把你怎么样吧……”

  季晨离虽然对自己的酒品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她越醉记性越好,但是就怕昨晚那种将醉不醉的时候了,虽然现在季晨离是一点都不想再惹明烺了,可她毕竟曾经迷恋了明烺那么多年,明烺对于季晨离的身体有着本能的吸引力,季晨离真怕自己酒壮怂人胆把明烺给那什么了,真早这样她后半辈子可就交代在明烺这了,找谁说理去?

  明烺似乎觉得季晨离说出来的话有些不可思议,她的瞳孔由于惊讶些微放大,随后靠在椅子上笑了一下。

  “没有。”明烺道,她倒是想季晨离酒后乱性把她怎么样了才好,那样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她留在身边了,可季晨离酒品好得很,醉了倒头就睡,中途都不带醒的。

  “真的?”季晨离不放心地又问。

  明烺双手虚握,小臂撑着桌面,凑近季晨离,表情严肃,“如果我说有,我们能不离婚么?”

  季晨离沉默了。

  其实季晨离的想法还挺传统的,都对人那啥了,当然得一辈子负责到底了,可那人如果是明烺,似乎又得另当别论了,毕竟明烺不爱她,而她又太想逃开明烺,最好把明烺从她的生命里干干净净地剔除掉,这样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那些痛苦。

  明烺了然,自嘲地笑了笑,“放心吧,真没有。”

  季晨离舒了口气,也露出放松的笑容,想想也对嘛,那可是明烺,就算自己想把她怎么样,自己能对付得了她么?醒着都不是对手,何况醉了。

  “那你的脸……”

  明烺摸摸有一个浅浅巴掌印的脸,笑得有些戏谑,“昨晚替你换衣服,大概弄疼你了,被你不小心扇的。”

  “……”你就不会抹点粉底遮一遮么?非得露出来膈应我一下子?季晨离一想起自己昨晚的衣服是面前这个女人换的,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咱俩结婚也只是交易,你以后不用管我的。”她三口两口吃完自己盘子里的三明治,又一口气喝干了杯子里的果汁,“明总慢慢吃,我工作去了。”

  “晨离!”明烺叫住季晨离。

  季晨离已经挪开椅子站了起来,“明总还有事?”

  “我以前对你……是不是很坏?”

  季晨离想了想,笑道,“没有,总裁对我很好。”

  如果是现在这个年纪的明烺,真的挺好的,修缮孤儿院,创立慈善基金,还解决了孩子们上学的问题,当然,这都是上辈子的明烺干的事了,在结婚这件事发生之前,明烺甚至能算作一个不错的老板。季晨离后来常常想,宁愿当时的明烺别那么大发慈悲给她那些无谓的幻想,让她别天真的觉得自己和明烺之间存在那么点可能。

  明烺只当季晨离在讽刺,低着头道:“知道了。”

  季晨离看着明烺,一时觉得有些不忍。她重活一次,脑子里记着的一直是让她一次又一次撑不下去的痛苦,以至于她差点忘了,其实自己和明烺之间还有点美好的回忆,虽然短暂又微弱,终归是有的。

  要说这点美好回忆,归根结底是被季晨离自己给毁了的,季晨离想,明烺其实人不坏,她只是不爱自己,这并不是她的错。

  但谁的错已经不重要了,季晨离知错认错,也吸取了教训,她已经尝够了恶果,只想从此互不招惹,还彼此一个清净。

  “明烺,那么久以来,我都没有正式地给你道过歉。”季晨离道,“虽然现在也不大正式,但我还是想跟你说声对不起。”

  “对不起,拿人命关天的事威胁你,对不起,扰乱了你的生活,对不起,给你添了那么久的麻烦。”她头一次真正正视自己犯过的那些错,道完歉只觉羞愧,借着去片场要迟到赶紧跑了。

  明烺仰着头看季晨离离开的背影,看了好久,直到看得季晨离消失在酒店门口的转角才哂笑:“季晨离,你何止欠我一句对不起。”

  她把季晨离喝果汁的玻璃杯握在手里把玩,手指爱抚似的摸过光滑的杯壁,仿佛再抚摸自己的爱人,“你欠我的,是一个活蹦乱跳的爱人。”

  “可是我欠你的更多。”

  “我欠你这么多,一辈子都还不清啊……”

  明烺不顾周围人怪异的视线,庄重地把嘴唇贴在刚才季晨离喝果汁的位置,闭着眼发出一声叹息。

  …

  季晨离走在路上,觉得今天的明烺有点怪。

  或者说不是今天,自从她重生之后,明烺一直都是怪怪的,季晨离从前那么些年都鲜少见到明烺的笑容,重生回来这才几个月啊,明烺都笑了多少次了,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嘲笑讽笑冷笑皮笑肉不笑……最起码脸上表情比从前多多了,多得季晨离都快不认识她了,这……这还是自己记忆里的那个冰山脸么?

  到了片场,先跟方时打了声招呼,当时八成还在为了昨天的事生季晨离的气,对季晨离有点爱答不理的意思,季晨离自己也有点心事,顾不上方时,她想着以后再找机会跟方时解释吧,心不在焉地进了化妆间。

  “季姐来啦?等你好久了。”几个化妆师正坐一块儿闲聊呢,见季晨离一进来,立马忙活开来,等季晨离一走近,负责她造型的主造型师,立马惊呼,“哎呦我的季姐姐!您昨儿干嘛去了呀?”

  一般这些造型师都爱起个洋名儿,惊呼的这位大名季晨离不知道,只知道他叫Andy,手艺相当高,人也挺不错的,就是有点爱装嫩,季晨离听封采跟她八卦过,都三十多的人了,楞装小鲜肉,管谁都是一口一个哥啊姐的,不过平心而论,Andy保养得确实不错,看着也就和现在的季晨离差不多大,根本看不出有三十了。

  “怎么了?”季晨离摸摸自己的脸蛋,茫然道:“有问题么?”

  “问题大了去了!”Andy夸张地张大嘴巴,“你瞧瞧你这黑眼圈!你瞧瞧你这皮肤暗黄的!哎哟我的季姐姐!你皮肤底子好也不是这么折腾的,这要到了三十岁还得了……”

  Andy的声音在男性里算是特别软的那类,季晨离听他絮絮叨叨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了,任他往脸上抹各种护肤的东西,渐渐的他的絮叨越来越远,季晨离又开始神游天外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