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23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她开始幻想,现在孤儿院的孩子越来越少了,又都陆陆续续被好心人领养走了,等孤儿院的孩子们都走光了,季晨离大概也早和明烺离婚恢复自由,那时她要和陶源搬到一个蓝天白云的小县城去,最好是南方,温暖湿润,房价还低,在县城里买一个带门面的小楼,楼上住人,一楼的门面就开个早餐店,继承她爸妈的老手艺,卖煎饼果子,如果陶源能遇到心上人,就给她置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如果遇不上……遇不上也没事,大不了自己养她一辈子。

  季晨离想,生活没有爱情,其实是件幸运的事。

  对了,还得养只猫,喂得肥肥胖胖的,没事抱在怀里,多好玩儿。

  “嫂……晨离,想什么呢这么高兴?那嘴角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季晨离的幻想被人打断,她的眼睛里重新聚起神采,定睛一看,原来是早餐的时候溜了的明艳。

  “没什么。”季晨离收起表情,她只当明艳是个普通的工作搭档,这么私密的规划可没打算和她分享。

  “不说算了。”明艳撇撇嘴,转眼又笑起来,“我姐和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季晨离道,她想起件事来,于是问明艳,“你有没有发现你姐变了?”

第24章 冤家聚首

  “变了?”明艳不解,“没有啊,哪变了?”还是和从前一样严厉,不,甚至比从前更严厉了,明艳摸摸自己的膝盖,好像还泛着隐隐的酸疼。

  “你没觉得她……”季晨离想了想,这事一时半会儿和明艳也说不清楚,只好摆摆手道:“算了,没事。”

  明艳想,要说她姐变了,那也只变了一样,分明结婚之前还对这个季晨离烦得不行呢,结婚之后突然就当了宝了,谁都说不得碰不得的,跟中了邪似的。

  不过这话明艳可不敢跟季晨离说,她经了明烺的一遭教训,现在算是怕了这个看起来好欺负的嫂子了,她是最会识人眼色的一个人,从前明烺对季晨离不闻不问的时候她任谢青蓝胡闹,自己就在旁边看个热闹,现在明烺明显对季晨离上了心,她自然也对季晨离比从前敬重了许多,至少不敢再轻视她了。

  明艳这么一想,跟在季晨离后头拍马屁似的笑道:“晨离你放心,不管我姐怎么变,她爱你的心都是不会变的!”

  季晨离:“……”

  这两姊妹性格差异这么大,也不知谁变异了。

  季晨离以为明烺心血来潮过来探个班,第二天就走了,毕竟明家经营的可不止一个小小的影视公司,明家的产业涉及地产、商场、影视城等等,每天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明烺做决断,明烺不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电影耽搁时间。

  但是这一回季晨离却想错了,明烺不仅没走,反而好像有点要跟着剧组走的架势,在剧组里待了好几天了,每天和剧组的人同吃同住,竟然融入得还挺好。

  “哎,那家伙还要待到什么时候啊?”午饭的时候,方时端着自己的盒饭挤在季晨离身边不悦地嘟囔。

  方时原来挺敬佩明烺的,觉得她能让自己这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导这么一部大投资的戏,必然真如她所说是信任自己的才华,可后来有了季晨离“生日”当天,明烺不顾她这个导演的反对强行插手剧组事务的事,方时就觉得压根不是这么回事了,明烺哪里是看中她的才华,分明是看中方时是个新人,不能反抗她的决定罢了,再加上方时猛然间意识到了明烺和季晨离的关系,胸中郁结,对明烺从前的敬佩烟消云散,现在怎么看这位大老板怎么不顺眼。

  “你问我我问谁?”季晨离笑道,她那天之后特地找方时把话说开了,说实话季晨离挺喜欢方时的性格的,浑身上下一股子轴劲儿,有点认死理,但做事认真没心机,和她做朋友其实挺舒服的,至少不用担心对方会随时在背后捅你一刀,所以说开了之后两人的关系反倒比从前更近了一些。

  方时嚼着嘴里的饭粒抱怨,“你说她一个大总裁怎么那么闲啊,成天在这跟监工似的……”

  “谁让人家是出钱的呢?”季晨离扒完饭一抹嘴道,“认命吧小妹妹,资本决定一切,这个年代才华就是得相资本妥协。”

  她拍了拍方时的肩膀,一脸过来人敦敦教诲的模样,方时被她气笑了,打开她的手笑骂,“难怪你一身铜臭味儿呢,都是妥协妥的。”

  季晨离手掌轻轻拍了方时的脑袋一下,也跟着笑,“去你的,小毛孩不懂事,等你没钱的时候就知道什么叫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了。”

  “……”方时只觉得季晨离的手掌很凉,软软的,拍在脑瓜上竟然有点温柔,脸莫名地红了一下。

  不远处的明烺看着季晨离和方时躲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有说有笑的吃饭,你打我一下我推你一把的,像极了打情骂俏,她嘴里的饭好像都变成了沙子梗在喉咙眼,咽都咽不下去。

  “姐,你这次过来这么久公司那边没事么?”明艳一边吃饭一边问了一句,可明烺半天没反应,明艳抬头一看,发现自个儿姐姐正盯着嫂子看呢,手里的筷子都快给折断了,明艳别有深意地笑了笑,手肘捅了明烺一下子,戏谑地凑近,“姐,吃醋了?”

  明烺看了她一眼,视线又重新回到季晨离身上,抿着嘴没说话。

  明艳又道,“姐,你到底怎么想的啊?结婚以前还死活看不上人家,结婚后跟个宝贝似的供着,生怕人家不知道你明总裁疼老婆是怎么的?不是我说,你这变脸也变得太快了吧?川剧变脸都没你快!”

  明烺只是看着季晨离和方时有说有笑,依旧不言语。

  自从结婚后,季晨离从没这么跟明烺笑过,她和明烺的相处里永远夹杂着提防和敌意,笑起来都是阴阳怪气,看着只让人觉得心烦。

  “姐,你是真的喜欢嫂子么?”明艳又问。

  明烺嗯了一声。

  “那欣远怎么办?她从小就跟跟屁虫似的跟着你,我可是亲眼瞧着人家喜欢你这么多年了。”明艳道,韩欣远是从小和她们一块长大的,明艳自然向着韩欣远多一些,要不是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嫂子,在外人眼里,明烺和韩欣远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明烺瞟了一眼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子,“我说欣远在我心里的地位和你一样,你信么?”

  “信。”明艳点头,“可欣远可不信,她喜欢你那么多年,你现在说当她是妹子,她非崩溃了不可。”

  明烺摇摇头,笑了一下,很快笑容又隐去了,“她不喜欢我。”

  她说得如此笃定,明艳听得一愣一愣的。

  “算了。”明艳丧气地放下筷子,“你们的事乱糟糟的,我还是少掺和比较好,省的到时候惹你不高兴又要罚跪。”

  “对了姐,今天嫂子还跟我说你变了来着,当时觉得没什么,现在想想,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变了呢?”明艳挠头,可是具体哪变了,又说不上来。

  明烺眼神微动,“她还说什么了?”

  “没了,就说你变了。”

  明烺重新看向季晨离,轻笑,“要说变了,谁没变呢?”

  “姐,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公司啊?助理姐姐都跟我抱怨了好多遍了……”明艳话还没说完,只见明烺已经朝着季晨离的方向头也不回地走了,“哎姐?姐你给个准话啊!姐……”

  另一边,季晨离和方时。

  “你放心吧,咱们不是再拍两场戏就要进山了么?山里断电断网条件艰苦的,你就是求明烺来她都未必愿意。”季晨离安慰方时,她们在市里的戏已经基本上告一段落了,剩下的都是外景,不是特别深山老林,可路也难走得很,但是风景很好,取出来的景特漂亮,季晨离上一世拍戏去过很多次。

  “但愿吧。”方时闷闷不乐,“你说她一个外行人跟着瞎掺和什么?真是瞎添乱。”

  “谁让人家是老板呢。”季晨离往嘴里放了块冰,冻得两个脸蛋都抖了好几下,这就是她不愿意反季节拍戏的原因了,冬天拍戏嘴里有热气,说话哈出白雾来就算穿帮了,只能事先含着冰,大冬天含冰,面部肌肉都冻硬了。

  “方导,我想和我的伴侣说说话,麻烦你回避一下好么?”明烺走到季晨离和方时面前,对方时道,她特地加重了“伴侣”的读音,颇有点宣占主权的意味。

  方时的脸当场就给黑了,“不好意思明总,在剧组没有亲属关系,我和晨离还要聊戏,您请回吧。”

  季晨离暗叹方时真是不吃亏不知道明烺的厉害,她和方时怎么也算有点交情了,不想眼睁睁看着方时作死,只好找个理由把她支开,拿着剧本对方时道:“方导,那什么,这段戏你只跟我讲了,还没告诉明艳要改呢吧?赶紧去说一声,别耽误了拍摄进度。”

  方时:“……”

  季晨离挤眉弄眼地对方时使眼色,方时再木也看出来了,只好道:“那你自己小心点。”

  季晨离乐了,明烺到底对这孩子做了什么,怎么在她心里明烺就成了个无恶不作的魔鬼了呢?

  方时憋屈地走了,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导演当的真窝囊,谁都能对她呼来唤去的。

  不就欺负我资历浅么?方时气闷地想,你们等着!我一定要导一部前无古人的大作来让你们看看什么叫莫欺少年穷!

  “你在吃什么?”明烺问季晨离,顺道坐在了刚才方时的位子上。

  季晨离嘴被冻得懒得说话,直接把冰格递给明烺。

  “吃这个做什么?”

  季晨离嘎吱嘎吱嚼碎了自己嘴里的冰块,咽下去,五脏六腑都被冻住了一样,她张了张冻麻的嘴,“防穿帮。”说着哈了口气,果然白汽少多了。

  明烺也拿了块冰放嘴里,跟吃糖果似的含着,眼都不眨,好像完全不觉得有多凉。

  “你什么时候走。”季晨离问。

  “你就这么不愿意看到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