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25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四个人僵持不下,韩欣远先妥协,叹气道:“好吧,季小姐,你好好休息。”说完拉着明艳走了。

  封采爱八卦,当年韩家和明家的事闹得又大,封采对韩欣远和明烺的渊源有几分了解,一直提防着韩欣远呢,看到那人就跟刺猬似的竖起了自己满身的刺,看韩欣远走了,这才把刺收起来,担忧地问季晨离,“晨离姐,她没把你怎么样吧?”

  季晨离笑了,“你当拍电影呢?光天化日的她能把我怎么样?”

  “我这不是怕你受欺负么?”封采把晚餐端进季晨离房里,“晨离姐你不知道,别看那位韩小姐柔柔弱弱的样,我可听说了,她从小就跟明家的老师学功夫的,和明总是一个师父,身手好着呢,你别跟她硬碰硬。”

  季晨离比别人多活了七年,这事她还能不知道?笑道,“知道了,这么操心小心老得快。”

  “不用小心,已经老得快了。”封采哀怨道,“所以晨离姐您该吃吃该睡睡,也让我少操点心。”

  季晨离这段时间来受了封采不少照顾,这姑娘年纪不大,可是考虑问题很周全,虽然聒噪了点,但对季晨离绝对的真心实意,季晨离有点动容,“阿采……”

  “别!别说那些肉麻话!先吃饭!”

  “……”季晨离幽幽地盯着封采,“你就不能等我煽完情么……”

  …

  C市,光明总公司。

  明烺在剧组陪季晨离的那几天堆积了不少事,到公司之后忙得好几天脚不沾地,连吃睡都在办公室里,到了深夜总算得了点闲暇,她算算时间,季晨离应该也到地方了,想打个电话给她,拿起手机又放了下去。

  C市是个没有夜晚的城市,总公司地处C市的商业中心,凌晨一点依旧霓虹闪烁车水马龙,明烺离开她坐了三天的椅子,站在玻璃幕墙前看几十层楼之下蚂蚁一般大小的来往车流陷入沉思。

  突然,她不知想起了什么,后怕似的连退了好几步,扶着办公室里的真皮沙发扶手才勉强站稳,按着额角摇了摇头,助理正好走进来,大惊上前,“明总您不舒服么?要不要叫孙医生来看看?”

  “不用。”明烺松开手,顺势坐在沙发上,撑着额头闭眼道:“有事么?”

  “明总,韩小姐也在松湖山[注1]。”

  明烺蓦然睁开眼,“你说什么?”

  “韩小姐也在松湖山。”

  明烺蹭的站起来,“今天什么日子?”

  “今、今天?”助理茫然,“今天……一月十四号……”不是什么日子啊……不年不节的,能是什么日子?

  “一月十四号……”明烺把这个日期咂摸一遍,好像放下心来,重新坐回沙发,“不管用什么办法,让欣远赶紧回来。”

  “可是……”

  明烺抬眼瞥向助理。

  助理低头,“我知道了。”她就要出去,走到门口,又被明烺叫住,“最近七天能空出时间来么?”

  助理思考了一下,迟疑道:“三天后的董事会大概可以推迟。”

  “定三天后去松湖山的机票,时间越早越好。”

  …

  松湖山某宾馆703B房间。

  “欣远,你怎么突然来拍真人秀了?听说累死人呢,亏你能扛下来。”明艳盘腿坐在床上玩手机游戏,随口道。

  “现在真人秀容易火么。”韩欣远躺在明艳旁边敷面膜。

  “想火还不容易?”明艳笑了,“谁让你把《遥不可及》推了,不然不久之后就能火了。”

  韩欣远小幅度地笑了笑,没说话。

  “欣远,世上就没有这么巧的事,你说,你那破节目定在松湖山是不是早有预谋?”

  韩欣远依然不说话。

  明艳一想到这三个人的破事,头皮都麻了,“欣远,我看你算了吧,她都和我姐结婚了,你还想怎么样?想想青蓝的下场吧。”

  “我就不信明烺能用对付青蓝的那一套对付我。”韩欣远哼道,“结婚了又怎么?还不能离么?”

  明艳突然想起了那天明烺跟她说的那句话。

  “她不喜欢我。”

  明艳不知道为什么明烺说得这么笃定,她心里一动,问韩欣远:“欣远,你就那么喜欢我姐么?”

第26章 我只想睡个回笼觉

  韩欣远瞅了眼手机,一看到时间了,去卫生间把面膜洗了,才笑着问明艳:“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没……就是……”明艳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大自然,“你看你从小就黏着我姐长大的,也没接触过别的人嘛,你老说喜欢我姐,可喜欢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啊?怎么你就那么笃定非我姐不可呢?”

  韩欣远没想到明艳会这么问,呆滞了一下,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喜欢,或者说爱,难道不就是一种本能么?从当年明烺牵着她的手说要保护她一辈子的那一秒,韩欣远就已经把明烺当成了她的私有物,明烺就该是她的,哪怕看到明烺对别人说两句话,不管男女,韩欣远都要一个人难过好半天,如果这都不叫喜欢,那什么才叫呢?

  但明艳问喜欢是什么,韩欣远又不知该怎么组织语言答她,只好含糊道:“就像我喜欢你姐那样,那就叫喜欢。”

  明艳好笑道:“你喜欢我姐什么样啊?这么多年了,我觉得你对我姐跟我对她也差不多嘛,除了更黏着她以外。”

  “那不就是了?你自己都看出差别了,何必问我?”韩欣远找到了明艳话里的漏洞,松了口气,戏谑着反将了明艳一军,“感情这东西你还用问我?就你交往过的男女朋友,那都能组一个加强连了吧?你还不知道喜欢是什么?”

  “去。”明艳笑骂,“我那就是交朋友玩玩,和你能一样么?”

  明艳爱玩,她父母又溺着她,明烺公事甚忙,也不能时刻盯着她,后来她成年了之后对她的管束也少多了,明艳的个性自然混了一堆狐朋狗友,男女都有,玩得近了,就有一些提出想近一步试试的,明艳想着试试那就试试吧,只要是长得好的,不管男女来者不拒,外人看上去挺乱的,不过几个亲近的人都知道明艳心里的分寸,绝大多数都是点到为止,半个月一个月就分了,连发展到拉手的都很少,所以明艳看着挺玩得开的,其实保守得很,谢青蓝没出国时两人也一块泡过吧,明艳经常被谢青蓝拿这事来调侃,没想到连韩欣远都调侃起她来了。

  “的确不一样,我可没你那么三心二意。”韩欣远笑。

  她们的年纪都不大,聊着聊着就聊到别的地方去了,一番打闹之后,明艳又问:“那你这么多年就没想过跟别人试试?万一你不喜欢我姐,那不是亏大了?”

  “我不要。”韩欣远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外头的那些男男女女,谁都比不上一个明烺好。”

  明艳看她这倔劲儿,也没了脾气,只好自言自语:“问世间情为何物啊……”

  “情?”韩欣远笑,“情就是希望那人只看我、只听我,只觉得我好,能为我豁出命去。”

  她想了想,又道:“最好能把她关起来,关一辈子,让她的世界里只有我,这样她才哪儿都逃不掉。”

  韩欣远勾起唇角笑,在灯光下露出一口森森的白牙,明艳看得毛骨悚然,她想,如果这样真的是爱情,那爱情未免太惊悚了些。

  山间天气阴晴不定,连天气预报也做不得准,头天晚上查天气,分明显示今天是晴天,结果季晨离早上五点半起床的时候看看窗外,雨点敲打着玻璃窗噼里啪啦地响,屋外大雨滂沱,她想,看样子拍摄要延期了,果不其然就接到了工作人员的停工通知,季晨离打了个哈欠,准备继续回床上睡个回笼觉。

  可大早上的总有不识眼色的来扰人清梦,季晨离的脑袋刚沾上枕头,门外就有人敲门了。

  “谁啊?”季晨离烦躁地问。

  门外的人不说话,只是持续不断地敲门,季晨离被她敲烦了,气得摔了枕头,穿着拖鞋来开门,“别敲了!人死了!”

  门一打开,屋外是妆容打扮都格外妥帖的韩欣远,她原先是准备录制真人秀的,画了个清新自然的裸妆,脸上完美得连一粒毛孔都找不出来,穿着精神的运动装,带着棒球帽,看上去健康又有朝气,反观季晨离,陶源在超市大特价的时候买的粉色卡通棉拖鞋,穿得松紧带都快散了的大睡裤,还有洗得发白的棉T恤,脸上也因为睡眠不足显得黯淡无光,头发乱糟糟的,她本来长得就不如韩欣远让人惊艳,这么一对比,更是差了一大截。

  当然了,季晨离也有封采给她准备的真丝吊带小睡衣什么的,她嫌那玩意儿穿着睡觉不自在,早不知道塞哪去了。

  “你有事么?”季晨离打着哈欠懒懒地靠在门框上问。

  “昨天着急阿艳的身体,好像把钱包放你这了,不知道在不在。”韩欣远抱歉地笑了笑,害羞地吐了下舌头,有种邻家少女的俏皮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