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26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季晨离抓抓头发想起来好像是的,那个钱包还是明烺送给韩欣远的呢,季晨离记性好,什么事都记得一清二楚,“在,我拿给你。”昨儿季晨离太累了,想着今天叫明艳还给韩欣远的,谁知道还没见到明艳,韩欣远先找上门来了。

  “抱歉这么早来打扰你,实在是……”韩欣远羞涩地低下头,脸上有点红,“实在是那个钱包对我很重要。”

  季晨离就看韩欣远一人在这自导自演呢,当场绷不住乐了,“嘿,这儿就你我俩人,演什么呢?”

  “季小姐,她真的对我很重要……”

  “我知道,我也没说不还给你啊?”季晨离靠着门框好笑,“等着吧。”说完就要关门。

  “季小姐!”

  “你又怎么了?”季晨离有点无奈,“韩欣远,这一局我认输,大早上我就想睡个觉,没精神跟您斗智斗勇。”

  “能……能进去聊么?”韩欣远看看四周。

  季晨离了然,娱乐圈是个八卦疯长的地方,这一层楼住的全是两个摄制组的人,看似安静,实际上门后头还不知道多少人贴着门板等着听“内幕”呢,这样的小宾馆,隔音条件可想而知。

  “进来吧。”季晨离给韩欣远让了门,然后嘭的一声把那些隔着墙的“耳朵”更远的隔在了门外头。

  韩欣远来了,季晨离的回笼觉是睡不成了,她回想了一下昨儿把人家的钱包放哪了,好像随手扔在了玄关处的鞋柜上?过去一看果然在,顺手就递给了韩欣远,“喏,钱包。”

  “谢谢。”韩欣远接过来,对季晨离感激地笑笑,赶紧翻开来看,“谢天谢地,照片没丢。”

  季晨离没搭理她,拧开电视柜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口。

  “季小姐不好奇么?”韩欣远道。

  季晨离疑惑地问:“好奇什么?”

  “好奇这是什么照片。”韩欣远特意把打开的钱包在季晨离眼前扬了扬,季晨离又笑了。

  那张照片如果季晨离从前看,的确会嫉妒得要死,照片里看上去是少年时期的明烺和韩欣远,韩欣远跳到明烺背上,双手抱着明烺的脖子,笑得阳光灿烂,真是要多暧昧有多暧昧了。

  季晨离只在心里暗暗地嘲笑韩欣远这个时候还很年轻,没有自己这么多年和她明争暗斗,她果然还没修炼到家,这种照片怎么能大咧咧直接摆到季晨离面前呢?那多没效果,应该是假装不经意的——比如水杯倒了,弄湿了钱包,韩欣远怕湿了照片,迅速把它抽出来,晾在季晨离面前关切地擦拭,越重要的东西越漫不经心的摆在敌人面前,这才有冲击力。

  “挺好看的。”季晨离笑笑,“韩小姐还是留直发好看,有气质。”她指指照片里那个直头发的少女,又指指现在一头栗色波浪卷的韩欣远。

  “你!”韩欣远一招不成,深吸一口气,咬牙笑道,“季小姐果然玲珑剔透,难怪阿烺这么喜欢你,为了你不惜把她多年的好友都弄去国外毁了前程。”

  果然修炼得不到家啊,七年后的那个韩欣远才不会这么说话呢。季晨离叹口气,这么欺负一个小姑娘,自己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她大度地笑了笑,“韩小姐过奖。”

  “季晨离!”韩欣远恼羞成怒,“你言而无信出尔反尔!”

  季晨离直呼冤枉,“我怎么言而无信出尔反尔了?”

  “你说过你会离开明烺的!”

  “……我也没说不离开啊小姐。”季晨离无奈了,“韩小姐,我发誓,我真的一点,一丁点,一丢丢都不喜欢明烺,拍完这部戏我们就离婚,半点不耽搁!”

  “你胡说!明烺她分明……分明……”

  一提起明烺,季晨离也有点怒火中烧,你说这败家小总裁,这要跟从前一样讨厌自己,顺理成章签了离婚协议不就完了么?非得这么耗着,害人害己。

  “她敢不离婚,我活剁了她!”季晨离恨恨道。

  “你敢!”韩欣远不高兴了,“季晨离,就你这么个死皮赖脸的,你凭什么嫌弃明烺不好?”

  季晨离嘿嘿直乐,“不是,我嫌弃明烺,你不该高兴么?”

  韩欣远神色一滞,半天才吐出一句:“真不知阿烺看上你哪一点!”

  “……”韩小姐,咱别在这演宫斗剧了成不?姐姐我只想睡个回笼觉啊,怎么就这么难呢?

第27章 为什么是今天

  山里的雨一阵一阵的,来的快去的也快,可就是没有要停的趋势,这样的天气季晨离开不了工,剧组背后靠着个不差钱的大金主呢,等个一两天也不在乎,但韩欣远那一组就不一样了,耽误一天那就是一天的成本,尤其是那几个嘉宾,一个两个的片酬都恨不得按小时计算,是绝对等不起的,所以隔壁的真人秀摄制组等到下午雨势小了就穿着雨衣冒雨录制了,他们好像要进山找什么稀有的蘑菇,据说是当地特产。

  季晨离舒舒服服躺在宾馆里自己温暖的大床上,封采跟她讲这些时她笑得幸灾乐祸的,别说蘑菇,就是钻石,这种天气让季晨离上山挖她也不去,那一地的枯枝烂叶泥巴的,这些观众也真是吃饱了撑的爱看这种真人秀。

  不过季晨离没能舒服多久,她对门还住着个明艳呢,明艳爱热闹,一个人待不住,喜欢跟人聊天八卦,现在韩欣远不在,她只好来找季晨离了。

  “晨离,你吃草莓不?刚从日本空运过来的。”明艳端着一盆沾着水珠的新鲜白草莓进了季晨离的房间,这会儿还不到早春,不是吃草莓的季节,这么一盆子白草莓,季晨离看着都替明艳肉疼。

  “太凉了,你拿给韩欣远吧。”

  “给她留了一盆了,这些是特意给你拿来的。”明艳笑道,把果盆放在了沙发前的小茶几上。

  “明艳,你有事说事,用不着这样。”季晨离和明家的人打交道也算有些年头了,对他们多少有些了解,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何况明艳这殷勤都快献到她脸上来了。

  “嘿嘿,还是嫂子了解我。”明艳咧嘴乐道,“嫂子,你从昨天就在酒店里闷着了,不难受么?”

  季晨离道:“不难受。”

  “……可是我难受啊……”明艳叫苦不迭,“再不放我出去我就要被闷死了!”

  季晨离笑了,“大门朝外开谁也没拦着你,你只管去不就行了?”

  “一个人出去玩很可怜的……”明艳两道细眉撇成了八字,瘪嘴道:“晨离……嫂子……咱们出去逛逛吧……”

  明艳比季晨离还大两岁,腆着个脸跟季晨离撒娇,她自己不恶心都快把季晨离恶心得掉鸡皮疙瘩了,“不是,要去你自己去,非得叫上我干什么?”

  “我这不是!怕你一个人在酒店……无聊么……”

  季晨离失笑,“是你自己觉得无聊吧?”

  明艳被揭穿了也不觉得尴尬,更肆无忌惮地闹季晨离,季晨离被她烦得没法子,只好答应,“就一个小时啊?”

  “嗯!嗯嗯!”明艳小狗似的猛点头。

  “行吧。”季晨离叹气,“去哪儿啊?”

  “我打听过了!欣远她们现在还在山脚下有活动呢,没那么快上山,咱们去看热闹去!”

  一听韩欣远季晨离就萎了,她后悔自己嘴贱答应了明艳,可被明艳推推搡搡地弄出了门。下雨天湿冷,寒气透过季晨离厚厚的羽绒服浸到骨子里去,她忍不住哆嗦一下,更后悔了。

  这是造的什么孽,好好的暖被窝不待,下雨天出来受罪。

  明艳大概被憋惨了,一出门就很高兴,穿着雨衣打着伞就往雨里踩,跟小孩子似的,她还企图穿着细跟长靴走泥路,被季晨离勒令换上了耐穿但笨重的胶靴。

  明艳出门当然不可能就和季晨离两个人,后头她的保镖助理经纪人都跟着,封采怕季晨离受欺负,也跟了过来,说是两个人出门,结果变成了浩浩荡荡一群人。

  明艳早就习惯了这种阵势,只当她和季晨离身后那些人是透明的,一路只跟季晨离说话,好在真人秀摄制组的拍摄地离得不远,在泥水地里蹚了半个小时也就到了。

  她们到的时候韩欣远正在水田的泥巴里打滚呢,据说是什么找蘑菇之前的热身赛环节,几个嘉宾用弹簧绳拴着,从水田的这头跑到那头,不能用手把水田尽头吊着的棒棒糖咬下来才算完成任务。

  也不知进行到第几关了,那几个嘉宾连带着摄影都很用泥巴砌起来的一样,连脸上都是污泥,要不是韩欣远的长头发用头绳扎成了马尾辫,季晨离根本就分不出来哪个是韩欣远。

  天空下着小雨,不时还刮过来一阵风,季晨离穿着雨衣羽绒服站在田埂上都嫌冷,何况在泥里打滚的那几个,季晨离想起自己那天一遍遍往冰湖里跳的场景,叹了口气,身在这个圈子,这种事你不做,后面多少人排着队眼巴巴望着呢,都是拿命换钱。

  不过季晨离倒挺佩服韩欣远的,她只当韩欣远是个来玩玩打个酱油就走的大小姐,这一看才知道,她和一群男人在泥水地里,那拼命的架势,没一个男的比得上的,脸上糊的泥只能勉强分辨出五官来。

  好不容易这个环节录完了,最后是一个男嘉宾以微弱的优势赢了比赛,那些拿着毛巾热水在一边巴巴等着的助理们赶紧把自家的老板裹着暖一暖,不远处搭了几个临时帐篷,几个满身泥水的嘉宾赶紧进去换衣服取暖。

  季晨离不解,问明艳:“以韩欣远的背景,怎么就想不开要来遭这个罪?”

  明艳微微一笑,“等你被人指着鼻子骂花瓶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