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28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韩欣远和季晨离并排缩在这方小角落里,两人肩膀之间的宽度不到五公分,季晨离能闻到韩欣远身上传来的明显的血腥味,她的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整条胳膊被血染了似的,皮肉外翻,好像随时能看到皮肉下面的森森白骨,借着那么点昏黄的手机光,已经看得季晨离头皮发麻。

  韩欣远自己倒是不甚在意的样子,瞥了一眼,鼻腔里发出一声轻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么大的地震,能活着就不错了。”

  提起地震,季晨离想起来了,对了,她们经历了一场地震,季晨离陷入沉思。

  和上辈子几乎完全一样的遭遇,因为一场地震,她和韩欣远在废墟里被埋了两天两夜才被挖出来。

  但是那场地震的发生时间明明是后半年,当时季晨离是新科影后,明烺借着东风让她给韩欣远的戏作配,在西南山区的某个小山村里一块生活了两个多月,最后一场戏的时候地震了,季晨离和韩欣远全被埋在土里,谁也没躲过去。

  季晨离总想着只要在那一天提前避开就行,没想到这个时空里的所有事都跟发生了扭转一般,所有的灾难都在不经意间一一重演,根本避无可避。

  连细节都惊人的相似,上辈子的那场地震韩欣远的胳膊也受伤了,好像伤的还挺厉害,之后一直做康复训练,可再也没有恢复受伤前的灵敏度。

  想到这里,季晨离从自己的旧t恤上扯下来一道长布条,看那动作好像是要给韩欣远包扎,她一碰到韩欣远的手臂,韩欣远立马警惕地缩了回去,“你干嘛?”

  “你的手,”季晨离解释道,“总不能放着不管,至少得把血止住了。”

  韩欣远依旧警惕,季晨离耐着性子道:“现在只有你我两个人,你要在我旁边死了我说不清,放心,不会害你的。”

  韩欣远这才将信将疑地把受伤的左手伸过去。

  季晨离就着点暗光给韩欣远包扎,她也不懂什么急救技巧,还是韩欣远在旁边指挥她勉强包好伤口,只是没有止血药,很快血就从布条下面渗了出来。

  “将就一下吧。”季晨离道。

  韩欣远点点头,看了眼手机屏幕,“快没电了。”

  “熄了吧,省着点用。”季晨离头靠在冰凉的石块上道。

  韩欣远应声锁了手机屏幕,狭小的空间里陷入一片黑暗,根据手机上的时间显示,现在是上午九点,看样子她们已经被困在这九个多小时了。

  黑暗中两人都没有说话,空气里只有个子轻微的呼吸声,过了好久,韩欣远才道:“也不知明艳情况怎么样了。”

  “放心吧,她没事。”季晨离轻声道。

  韩欣远讶异地看了她一眼,不过没有光线,她只能看到季晨离侧脸的轮廓,根本看不清她的表情,“我还以为你讨厌她。”

  “讨厌归讨厌,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季晨离打了个哈欠。

  说实话她也有些担心明艳的状况,前一世的这场地震中并没有出现明艳,所以明艳安然无恙,可这一世就不好说了。

  相互不待见的两个人,现在竟然成为了黑暗里彼此唯一的依靠,季晨离鼻尖充斥着韩欣远身上的血腥味,觉得命运真是不可思议,总能把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扯到一起。

  …

  明烺一接到消息立马调来了明家的私人飞机赶去松湖山,松湖山的信号已经完全中断了,明光文夫妻两个知道明艳也在那场地震里生死不明,当场急得双双心脏病发作晕了过去,被医生救醒之后说什么也要跟着明烺一块去。

  松湖山地震刚过,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余震,明烺半劝半强迫式地把二老劝下来,她妈抓着她的手,眼泪都快下来了,“阿烺,你一定……一定要把你妹妹平安带回来……”

  “妈,你放心,明艳绝对没事,我保证。”明烺语气坚定,给父母撂下这么一句话,马上上飞机走了。

  从c市到松湖山飞行时常大约两个小时,飞机停在临市,又从临市调了两架直升机直飞震源中心,震源附近用大型挖掘机清理出一片直升机临时降落点,还有一大片的帐篷安置受灾人群,各类物资通过直升机、运输车,还有部队士兵的肩背人抗源源不断地运送到受灾点,可是仍旧不够用。

  明烺带着救援物资到的时候正好遇上了一波余震,持续半分钟左右,随行的所有人都是心里一寒,做好了把脑袋拎手上的准备。

  明烺在降落点附近的临时安置点找到了明艳,她果然没事,只是略微受了点轻伤,目前一切运输设备和物资都要落到最需要的地方,她伤的不重,也就没人再管她,除了发了点泡面饼干再没别的,见到明烺的时候灰头土脸,和一群人一块坐在地上啃饼干,哪还有明家二小姐的样子。

  “姐。”明艳一见明烺,立刻站起来擦干净嘴边的饼干屑,忐忑道:“姐,你来了。”

  明烺点头,“你受伤了么?”

  “没有。”明艳道,“我晚上和几个人偷溜到镇上放松放松,地震发生的时候我们正好在街上闲逛,躲过了一劫。”

  明艳又道,“姐,可是欣远和嫂子……”

  “她们会没事的。”明烺冷声打断道,接着,像是安慰自己似的又重复道:“会没事的。”

  “璐洋,什么时候可以组织救援?”明烺转身问助理。

  许璐洋,也就是明烺的助理,凑上前道:“救援队已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发。”

  明艳急忙道:“姐,我和你们一起去!”

  明烺看了她一眼,“你留在这,等通讯线路通了以后给爸妈报个平安。”

  …

  “喂,现在几点了?”季晨离耷拉着脑袋虚弱地问,她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感觉到胃里明显的饥饿感,越来越强烈地想吞噬五脏六腑。

  韩欣远那边的光亮了一下,又迅速暗下去,“下午五点。”

  “原来都到下午了。”季晨离轻声笑了一下,“你饿么?”

  “饿。”韩欣远承认道,还冷静地分析,“我失血过多,大概只能再撑二十个小时。”

  “真想吃东西啊……”季晨离闭着眼睛幻想,“烤鸡、排骨、酱猪蹄、肉包子,还有煎饼果子,加两张薄脆……”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听到旁边一声明显的吞咽,还有肚子咕咕作响的声音,于是又轻笑一声。

  “有什么好笑的?”韩欣远有点恼羞成怒。

  季晨离收起笑:“好,不说吃的了,我们来聊点别的吧?”

  韩欣远道:“还是省点力气吧,少说一句话就能多活一分钟。”

  “拉倒吧。”季晨离嗤笑,“能不能活着出去都看命,还不如趁着有机会多聊聊天呢,黄泉路上也不寂寞。”

  她在几个小时之前还坚信自己一定能获救,但现在又没那么坚定了,既然这个时空的事件已经发生了变化,那她上辈子经历的一切就都做不得数,上辈子积累下来的经验也都成了空谈。

  “聊什么呢?”韩欣远问。

  “聊……”季晨离想了想,“聊明烺吧,你不是最了解她么。”

  说来也奇怪,自己活了两辈子,上辈子巴巴求着人家看自己一眼,这辈子人家看自己了,自己却只想躲她躲得越远越好了,真是孽缘。

  她和韩欣远之间共同的话题也只有明烺了,不聊明烺,估计两人到死的那一刻都无话可说。

  “明烺……”韩欣远眯着眼回忆,“她是我在世上遇到过的最好的女人。”

  “我很喜欢阿烺的手,指尖很凉,可她牵着我的时候,十指交握,于是那双手就慢慢被我捂热了。”

  “我希望有一天,她能对我敞开怀抱,能让我抱她……只让我抱她。”

  “我想把她关起来。”

  说起明烺,韩欣远的话明显多了起来,她体力不支,断断续续地说,把明烺的好掰开了揉碎了,一点一点说给季晨离听,季晨离听了之后说不出的羡慕。

  亏自己上辈子那么自大,就明烺和韩欣远之间的关系,怎么可能有人能插足。

  “看来你真的爱明烺。”季晨离轻声道。

  韩欣远愣了一下,半晌没有说话,后来才喃喃道:“她能给我安全感,是唯一能给我安全感的人。”

  季晨离点头,“你们是天生的一对,如果能活着出去,我祝福你们。”

  “真的?”

  季晨离笑,“都这个时候了,骗你干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韩欣远道:“季晨离,原来你人也不差。”

  有些话真的说开了才能认清人,直到现在,韩欣远才把季晨离和那个救她一命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