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30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明总……”

  这时,东北方向又传来一声呼叫,“快过来,这里有两个人!还活着!”

  明烺一听连忙丢了手里的铁锹冲过去,留下许璐洋一个人在旁边愕然。

  “喂,里头有人么?情况怎么样?”一个男人扒着废墟缝冲里面喊。

  “有人!你们快救人!季晨离她快不行了!”

  明烺一听这句话瞳孔猛然一缩,推开了男人,双腿直接跪栽在碎砖上,耳后的头发也散落到脸颊旁边,吼道:“季晨离你在下面么!”

  “阿烺?”韩欣远听出明烺的声音,哭道:“阿烺你快救人啊!季晨离……季晨离!”

  明烺的心猛地一沉,揪着边上人的衣领,脖子都梗得通红,“快!快救人!”

  “好……好……”那些人看明烺两个眼珠子都是红的,里头全是红血丝,几乎快瞪凸出来,吓了一跳,赶紧手忙脚乱地救人。

  还好季晨离和韩欣远躲的那地方只有一块大砖,没有塌方的危险,他们把废墟挖出一个大洞来,季晨离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被用绳子吊了出来。

  她的整个后背全是血,已经凝固成了黑色,和单薄的睡衣粘黏在一起,她双目紧闭,嘴唇微张,身体已经没有了温度。

  “晨离……晨离!”明烺把季晨离抱在怀里,眼泪簌地就下来了,“晨离你别吓我……”

  “晨离我错了,你以后要什么我都答应你,我都答应你好不好?你睁眼啊……你看我一眼……”

  担架只用了半分钟不到就赶了过来,明烺把季晨离抱上担架,一直紧紧握着她的手和她一起上了救护车。

  明烺跪在季晨离旁边,那么心冷的人,这时候跟个孩子一样泣不成声。

  “晨离,不要在我面前死第二次……求你了……”

  “求你了。”

  许璐洋看着明烺接近疯魔地上了救护车,心中警铃大作,她跟了老板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老板哭。

第30章 恶毒的老太太

  明烺握着季晨离的手趴在她的床头,医院里挤满了伤员,连楼梯口都难找到踏脚的地方,明烺好不容易给季晨离腾出一间单独的病房来,狭小的病房内连一张板凳都没有,病床也是临时搭起来的铁床,矮得出奇,明烺盘腿坐在地上都能把上半身完全地趴在病床上。

  季晨离被落下的天花板砸伤后背,脊柱严重骨折,经不起长途的颠簸,还好明烺从C市带过来的专业医疗团队随时待命,在医疗物资匮乏的灾区生生搭起了一场还算成功的手术,季晨离的小命保住了,可脊柱骨折牵扯复杂,后续还有长时间的治疗康复,还不一定就能恢复如初。

  不过这些现在看来都算小事,只要季晨离能活下来,她就算一辈子瘫痪也没什么,明烺想,自己就照顾她一辈子就是了。

  季晨离除了脊柱骨折,背部也被尖锐的砖块水泥划得血肉模糊,上了药用纱布包扎了,躺也不是趴也不是,明烺只好过四个小时给她翻一个身,让她身体保持直线侧卧几分钟,以免她背上的伤口发炎感染。

  明烺几十个小时滴水未进外加不眠不休,得知季晨离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之后,握着季晨离的手坐在水泥地上就睡了过去,她怕错过了时间,特地每隔两个小时定了一个闹钟,许璐洋在季晨离手术完了之后才赶过来,她原想告诉明烺总公司那边需要她尽快回去,可是推门看到明烺的那一瞬间,话就哽在喉咙里说不出口了。

  明烺还是在救灾现场的那一身打扮,羊绒衫、牛仔裤,脚上只穿了双袜子,雨衣和胶靴不翼而飞,许璐洋猜测大概是她怕那些东西不干净,所以特地在外头脱了才进来的。医院里虽然开了空调,可并不十分暖和,明烺坐在地上似乎却不觉得冷,她的手紧紧牵着季晨离的手睡得正香,估计是太累了,趴着的姿势虽然不舒服,她却睡得很沉,许璐洋走过去,甚至能听到明烺浅浅的鼾声。

  许璐洋叹了口气,又悄悄地退了出去。

  她走后不久,又发生了一次余震,医院远离震心,可也能明显地感觉到震感,明烺从趴着睡觉的姿势猛然惊醒,眼睛还是闭的,人已经爬上了季晨离的病床,把季晨离牢牢护在身下。

  她反应太强烈,动静有点大,刚好季晨离的麻药劲儿也过去了,眯瞪地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看见眼前有一个人,她想抬手揉揉眼睛看清来人,那人却抓住了她的手臂把她桎梏在床上,“你受伤了,现在不能动。”那人道。

  季晨离瞬间就清醒了。

  这个声音季晨离听了十年,熟悉得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她甚至不用去判断,身体就能自然地识别出这人是明烺。

  季晨离微微抬起嘴唇,轻轻地笑道:“我这是没死,还是又活了一遍?”

  如果是第三次生命,那这也太扯淡了,尤其第三次生命里居然还没能摆脱明烺,简直了,神他妈扯淡。

  明烺的侧脸就附在季晨离耳边,季晨离的一声轻笑随着她微弱的声音钻进明烺耳朵里,微弱的呼吸气流吹过明烺的耳朵,还有自嘲的口气,还有精力自嘲,那就代表大概是没事了。

  明烺一颗心放了下来,也跟着笑了起来,“还又活一遍呢,美得你。”

  季晨离了然,那就是自己在这场地震中幸存了。

  “其他人怎么样?”季晨离问,“封采,方时,还有剧组里的人。”

  季晨离醒来第一句问的就是别人,明烺眼里有点失落,可立马又打起精神,她从季晨离的床上下来,给季晨离拿了杯温水过来,用棉签沾了点水给她润润嘴唇,“封采和方时受了点轻伤,目前已经回C市了。其他人……有的活了,有的死了。”

  季晨离点点头,剧组的这些工作人员大多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就是有资历的摄像师也不过三十多岁,正是大好年华,就这么死了,真不知家里人得难过成什么样。

  季晨离被困了几十个小时,获救后又人事不省了十几个小时,只靠输液维持必须的生命能量,嗓子早就干得冒烟,如今觉出嘴唇上的一点湿润,立刻迫不及待地伸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

  明烺看着季晨离粉红色的小舌头频率迅速地伸进伸出,眼神微动,喉咙也有点发紧。她故意沾多了些水,落了一点水珠在季晨离的唇上,只见那个灵活的舌头稍微一卷就把水珠带进了嘴里,明烺不由得起了些歪念,放下棉签,拇指在季晨离的嘴唇上来回摩擦。

  即使那对唇瓣干燥开裂了也是异常的柔软,明烺甚至想撬开唇瓣的缝隙,把季晨离嘴里灵巧的小舌头也揪出来抚弄,可她的眼睛对上季晨离的眼睛,四目相对,季晨离眼神中流露出来的丝毫不加掩饰的厌恶让她立刻就清醒了过来。

  明烺有种被人撞破的隐蔽尴尬,她别过脸去,把水杯放在地上,她的衣服脏,不能坐床上,病房里又没有其他的凳子之类,干脆又盘腿席地而坐,脊梁挺得笔直,眼睛直勾勾对着季晨离看,她似乎知道季晨离不想搭理她,也不主动跟季晨离搭话,看得季晨离脊梁骨一凉。

  想起脊梁骨,季晨离这才感受出疼来,不止脊梁骨,背后一片都火辣辣疼,连五脏六腑也跟着疼了起来,疼得季晨离只抽气。

  “有止疼药么?给我两片。”季晨离疼得受不了,终于主动跟明烺说话。

  “止疼药不能多吃,你……忍一忍吧。”

  “不多吃。”季晨离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头都跟着疼了起来,没工夫跟明烺抬杠,只道:“刚受的伤,你让医生今天给我开两片,以后绝不吃了。”

  季晨离的表情看起来很痛苦,五官扭曲得不成样子,两道眉毛都快皱到一起去了,疼得直咧咧,明烺有点不知所措,犹豫了半天憋出一句话来,“要不我给你讲笑话吧?”

  “哈?”季晨离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大眼睛看明烺,连身上的疼都一瞬间停止了,“你说什么?”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明烺脸上的表情不大自在,“你不愿跟我聊天,好歹分散点注意力,就不疼了。”

  季晨离八百年都没享受过这待遇,开什么玩笑?光明地产的大老板,明家的大当家来给自己讲故事?这要随便换个人来非得乐疯了不可,季晨离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她疼得直龇牙,却还是忍不住嘲笑道:“你还会讲笑话?”

  “试试吧,谁知道呢。”明朗道。

  她沉思了片刻,像是要回忆自己想讲的笑话到底是什么,几分钟之后清了清嗓子道:“从前有个村庄,庄子里住了个老太太,她总是独来独往,却在每个夏天的傍晚把自己的椅子搬出来,搬到院子里,远远地看着村子里的老少乡亲惬意地闲聊。”

  “有偶尔路过村庄的旅人发现了老太太,觉得好奇,于是跟村里的人打听,哎,那个老太太是谁?为什么老是阴沉沉的?”

  “她是我们村年纪最大的老鬼,邻居不屑地说,你别被她骗了,她是个恶毒的老妇人。”

  “为什么?旅人不解地问。”

  “因为她害死了她的爱人。”

  季晨离躺在床上默默地听,明烺并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本来应该跌宕起伏的故事,被她讲得干巴巴,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但明烺的声音却很有磁性,低沉地、轻缓地流淌出来,就像一道温润的溪流淌过季晨离火辣辣的伤口和五脏六腑,季晨离竟然真的觉得身上没那么疼了。

  明烺继续说她的故事:“邻居看着那个老太太,鄙夷地说,她的爱人,从前对她那么好,可她却好心当成驴肝肺,所有人都劝她,劝她对她的爱人好一些,可是她固执地觉得爱人别有所图,于是她的爱人被活活气死了。”

  说到这里,明烺忽然停住不说了。

  季晨离听得昏昏欲睡,明烺毫无预兆地顿住,季晨离还想知道下面的剧情,于是问道:“后来呢?”

  “后来,”明烺深深地看了季晨离一眼,道:“后来老太太有一天躺在床上睡觉,吧唧一下死了。”明烺说“吧唧”的时候表情严肃,一本正经,季晨离莫名就乐了,还想听她接着说,可她再也没说话。

  “……完了?”季晨离有点没反应过来。

  明烺道:“完了。”

  季晨离撇撇嘴,“没意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