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31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明烺微微一笑,正好她的手机在口袋里振动,是她预设的闹钟响了。明烺把季晨离翻了个身,改成侧卧的姿势,又在她脑袋下面垫了个枕头保持平衡,才道:“本来就是个冷笑话,,当然没意思了……你困了么?”

  “嗯。”

  “那就睡吧,睡醒了,就不疼了。”

  “……”

  季晨离原来已经忘了自己身上疼多亏了明烺这么一提醒,又想了起来,更疼了。

  等季晨离睡着了之后,明烺才又道:“老太太经常一个人在夏夜坐在院子里,远远地看着人群,有共享天伦的祖孙三代,有恩爱甜蜜的新婚夫妻,还有三五成群的年轻伙伴。”

  “老人总觉得自己在这些人身上能找到爱人的影子,没有。”

  “那么独一无二的人,世上怎么可能有第二个。”

  季晨离没有听到,她现在的生活有亲人,有孩子,还有能为自己两肋插刀的朋友,也并不再需要一个爱人,所以她就算听到了也无法理解这个老人的孤独。她只是在梦中因为疼痛而皱起了眉头。

第31章 牙尖嘴利

  季晨离这一觉睡得并不舒坦,伤的那么重,一动就痛,不动又浑身酸的难受,总之是一百个不满意,还好梦里有个人一直给她翻身呢,季晨离这才好受些,只是他一觉醒来,发现明烺还在自己病房里,顿时又郁闷了。

  “你怎么还没走。”季晨离无奈道。

  “我……”明烺不知想说什么,顿了一下,只道:“公司在松湖市的分公司损失严重,我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

  季晨离感慨明烺果然家大业大,居然在松湖市这种三线小城市里都有分公司,“那你还在这待着干嘛呢?分公司不管了?”

  “有璐洋在,她能处理。”

  季晨离听了讥笑道:“你这个总裁当得还挺轻松,助理都给你当万能保姆使唤了。”

  明烺不做声。

  论牙尖嘴利明烺是比不过季晨离的,她在谈判桌上是一把好手,但跟季晨离不是谈判,也不需要那样的针锋相对,以前明烺不懂,后来才慢慢知道,有些事让一让也没什么,只要人还在,其余的那些里子面子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

  季晨离这人,上辈子跟韩欣远怼惯了,你越跟她吵她越来劲,但如果你主动认了怂,她反而气势也跟着低落下去,明烺忍下了她的讥笑,她自己先觉得没意思,也住了嘴。

  季晨离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事,她醒过来之后疼得脑子不清,睡了一觉好一点,这才慢慢开始想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

  “对了!”季晨离突然大喊一声,就这么一声,扯着她背后又开始疼,季晨离嘶了一声,顾不上疼,艰难地抬起自己的手臂伸向明烺,“明总裁,帮个忙,借你手机使使。”

  明烺看季晨离这疼得张牙舞爪的样儿,连问都来不及问,先把自己的手机给她,生怕她有什么要紧事被耽搁了。

  季晨离一抬胳膊就牵动了后背上不知什么地方的肌肉,然后一大片都跟撕裂了似的,她的五官都扭曲变形,夹着双眼从眼皮缝里勉强看清手机屏幕上的数字,一个一个按亮,终于拨通了一个号码。

  “陶源姐……”电话一通,季晨离的声音里立刻带上了有点谄媚的笑意,她的脸还痛得变形,可声音却好像是遇上了什么不得了的高兴事。

  “小兔崽子你还知道打电话回来!你快急死我了知不知道!”陶源听到季晨离的声音急得直哭,“要不是这一群孩子没人照顾,我早就去找你去了!”

  “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季晨离一听陶源的哭腔,整颗心就揪在一起,“不是,姐你别急成么?我没事儿呢……真的真的!就前几天这儿通信断了嘛,现在才抢修上……”

  “你少骗我!”陶源气急,“这几天电视上二十四小时直播救灾,通信当天就修通了!晨晨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不行,我还是得过去一趟……”

  “别!姐你别过来!”季晨离头皮都麻了,急得直叫唤,“你来了院里孩子9怎么办啊?还有好几个还没断奶呢!”

  “实在不行就让对面的李阿姨帮忙带几天,她人心肠好我是知道的,应该亏待不了这些孩子……”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姐!万一她对孩子们不好呢?万一她打孩子呢?”季晨离知道李阿姨的好心肠,上辈子陶源死了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孤儿院都是李阿姨在照顾,可现在顾不得许多了,她只好一边在心里求李阿姨的原谅,一边继续恐吓陶源,“那扫帚抽,拿鸡毛掸子打!姐,你可想好了!”

  陶源果真被她吓住了,左右为难,“可是你那边……”

  “我真没事!”季晨离脑子都急短路了,不知道怎么跟陶源解释,这时后一张字条出现在她的眼前,上面的字龙飞凤舞,跟书法似的飘逸,季晨离心领神会,赶紧照着字条道:“姐,那什么……我这么多天没回你消息,不是这地方地震么,缺人手,我帮忙抗震救灾呢,你说这么多人命呢,能不救么?”

  季晨离这话说的倒也合情合理,陶源将信将疑,“你没骗我?”

  “我发誓!真的!如果不是真的我就……唔……唔……”季晨离的嘴里还没跑完火车呢,明烺先一步把她嘴给捂上了。

  你干什么?季晨离用眼神质问明烺,只见明烺抿着唇摇头,让她别说那句话。

  “晨晨?”陶源奇怪道,“你那边怎么了?”

  季晨离给明烺使劲点点头,明烺这才松开了捂着季晨离的手,季晨离连忙跟陶源解释,“没什么!姐,我真的在这救灾呢,你别担心了,我以后每天晚上准时给你报平安还不行么?”

  “好,”陶源一时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何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季晨离这做的是积功德的好事,陶源也不可能真的阻止她,“那你自己小心,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得听到你的声音!”

  “知道了知道了,不说了忙着呢,姐我挂了啊!”

  季晨离挂了电话长舒一口气,好险,差点就暴露了。

  然后,她狠狠地瞪着明烺,“你有病啊?我刚才差点在我姐那露馅儿了你知不知道?”

  明烺看着季晨离,表情极度认真,认真得有一点让季晨离觉得害怕,“以后,不准,用自己的性命发誓。”

  “我没……”季晨离想狡辩,可她看看明烺那个什么都知道的眼神,心虚气弱,剩下的话也再说不出口。

  说到底,其实季晨离还是有点怕明烺的,那是刻在骨子里的弱势,并不是一次重生就能改变的,也正因如此,季晨离才更想远离明烺。

  “晨离,我不是想吓你。”明烺看季晨离畏缩的样子,有点懊悔,懊恼道,“你如果真的想发什么重誓,以后就用我的性命去发行么?”

  季晨离看明烺这样挺可笑的,多大点事啊,整得跟真的要死了似的,她不想跟明烺在这种小事上纠结,胡乱道:“知道了,你走吧,我困了。”

  “我陪你。”

  “别,我可不想再做噩梦了。”

  明烺的眼睛里似乎有点受伤的情绪,不过也可能是季晨离看错了,因为她的两个眼睛眼底青黑,眼珠通红,不知道多久没睡过觉了,实在不能看出什么。

  这时许璐洋敲门进来,看了季晨离一眼,对她笑了笑,然后附在明烺的耳边悄悄嘀咕了几句。

  许璐洋这人看着还挺亲切的,不管对谁只要一笑,就会让人有一种你跟她关系特别好的错觉,典型的知心大姐姐,不过因为她是明烺身边的人,季晨离并没有跟她过多接触过。

  季晨离不知道许璐洋跟明烺说了什么,不过看明烺眼神一暗,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果然听她转头对季晨离道:“那你好好休息,我待会儿再过来。”

  接着那俩人就风风火火出去了。

  季晨离动也动不了,又没什么娱乐活动,干脆闭上眼,接着睡觉去了。

  快睡过去的时候她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似乎很危险,可当她用心去捕捉,那个念头又转瞬不见了。

  季晨离的心有点沉甸甸的,她拼命回想自己刚才的念头,就是想不到错过了什么。

  “明总,您这段时间变化挺大的。”去往另一间病房的路上,许璐洋道。

  明烺只管埋头走路,并不说话,许璐洋跟了明烺多少年了,知道明烺的个性,她虽然不说,但是必然已经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又斟酌道:“我记得明总以前对季小姐似乎……并不关心?”

  明烺终于有了别的动作,她抬眼看了看许璐洋。

  许璐洋道:“明总,您对季小姐……莫非……”

  明烺没什么避讳的,坦然点头,“我爱她。”

  许璐洋听了之后欣慰地笑了笑,“明总总算看清了,恭喜。”

  她们停在另一间病房门外敲了敲门,这间病房住着韩欣远,明艳在旁边陪她聊天,明烺进去的时候只见韩欣远手上裹着石膏,正闹着要下床,明艳拦都拦不住。

  “干什么?”明烺冷着脸走过去,那两个人瞬间都不敢动弹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