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33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季晨离亲眼看着明烺出去,心想自己这伤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季晨离暗叹自己八成是惹上扫把星了,拍个电影命途多舛的,竟然连地震这种概率只有0.0001的事都能被她碰上——还是在自己刻意避开的情况下。

  病房里很冷,她把被子又往上拉了拉,突然窗户咚咚响了几下,季晨离警惕地拽住被子,扭头对着窗外:“谁?”

  窗户上挂了一张薄窗帘,窗帘后头好像隐约有个人影,季晨离又问一遍:“谁在那?”窗帘后头的人并不回答。

  季晨离不敢大意,抄起自己喝水的玻璃杯藏进被子里,病房在二楼,窗户是关着的,季晨离不记得锁了没有。

  很快那个大白天扒窗户的小贼就告诉了她答案:没锁。因为那人已经推开了窗户,从窗帘后钻了进来。

  然后季晨离看到一个头发凌乱,脸上沾了好些砖灰的女人,她的杯子都握在手上了,看清来人长相后惊愕道:“韩欣远?”

  韩欣远一只手还吊着石膏呢,也不知她怎么爬上来的,气喘吁吁靠在窗边,冲季晨离笑了一下,还不忘抬起那只打了石膏的手跟季晨离打招呼,跟英国绅士一样鞠躬,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日安,亲爱的季晨离小姐。”只可惜她的形象已经因为刚才全毁了,衣服皱巴巴挂在身上,不伦不类。

  “你不是回C市了么?”季晨离问。

第33章 耀武扬威

  季晨离还受着伤呢,韩欣远爬进来之后没关窗,冷风灌进来,季晨离哆嗦了一下,韩欣远见了连忙把窗户给关上,歉意地用没坏的那只手摸摸后脑勺笑了笑。

  她做好这一切之后季晨离已经把玻璃杯放回原处重新躺好,斜眼看她,问道:“你不是回C市了么?”季晨离被子底下的上半身还光溜溜的,和韩欣远这么对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回去了。”韩欣远左瞧右看,发现季晨离房里没凳子,干脆直接坐在了她的床上,对着季晨离眨眨眼,“我又溜出来的。”

  韩欣远看看季晨离又问:“哎,你怎么了?怎么脸红了?”

  “没……没什么。”季晨离含糊道,又把被角掖紧了点,生怕让韩欣远发现了什么。季晨离想,韩欣远这精力可真够旺盛的,她和韩欣远嘲讽惯了,脑筋一转,自以为知道了韩欣远来这的目的,随即哼笑了一下,“来看我多惨?行,随便看。”

  “我……”韩欣远心说自己为了来道个谢,把阿烺和奶奶都得罪了一遍,床上的这位可倒好,上嘴皮碰下嘴皮,自己就里外不是人了,于是她也故意做出一副嘲笑讽刺的表情,“可不么,看到你这么惨兮兮的,我就放心了。”

  季晨离脸一黑。

  不知为什么,韩欣远这么一笑,季晨离就仿佛又回到了上一世,她最后一次见韩欣远,那人也这么笑,或者说那时韩欣远正是最洋洋得意的时候,面对季晨离总有这样嘲弄看低的笑容,只不过这一世的韩欣远还年轻,季晨离以为她还要过两年才能修炼出来,再加上自己很快就能远离是非中心,大概一辈子看不着韩欣远这么笑了,谁知道该来的总会来,哪是想躲就能躲的。

  韩欣远瞧季晨离阴沉的脸色,心里觉得挺有趣,可她又仔细打量季晨离,觉得季晨离的脸颊都瘦得凹陷下去,又有一点于心不忍,“喂,你的伤怎么样了?”

  “死不了。”季晨离嘴边扯出一道弧度,拿出上一世应付韩欣远的架势来对面前这个年轻了七岁的韩欣远。

  “那你什么时候回去啊?”韩欣远又问。

  “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了?”季晨离问,又嘲弄道:“怕我回去和你抢明烺?你放心吧,就明烺那样的,也就你当个宝贝,送给我我都不要。”

  “别啊。”韩欣远挑着一边眉毛乐道,“你这样说得跟让着我似的,这我赢的多没成就感?”

  韩欣远心想以前怎么没发现呢,季晨离这个明明快气死了还要故作淡定的小样简直太逗了,让人忍不住就想逗她。

  “你有完没完?快滚吧,我睡了。”季晨离嫌弃道。

  韩欣远一看大概把人逗过火了,赶紧正正神色,“我就来谢谢你。”她想这么一句谢谢好像不大有诚意,于是又道:“真心的。要没你我就死地震里了。”

  “不用了,反正上次是你帮我挡的,抵平了。”季晨离把被子拉起来盖过自己的头顶。

  她的声音闷在被子里,韩欣远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你快滚吧,别打扰我睡觉。”季晨离看见现在的韩欣远就想起上一世她在自己病房里耀武扬威的样,心情不爽,冷笑道:“祝你和明总裁两年抱仨,子孙成群。”

  韩欣远一听差点没喷出来,“季晨离,你从哪儿学来的这些话?”

  “反正早晚都会说的,早说早了,也省得说晚了又一不留神得了胃癌。”季晨离自嘲道,“连地震这么小概率的事我都没能躲过去,就更别提其他了……”她说到这里,神色一僵,那天的那种直击心脏的危险感再一次袭来,季晨离脸色剧变,连忙央着韩欣远道:“韩小姐,请你帮我把明烺叫过来行么?我有急事。”

  “现在知道求我了?我才不……”韩欣远还想接着听季晨离斗嘴,可看她的神色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脸上一下也正经起来,“很严重么?”

  “嗯!”季晨离忙不迭地点头,“求你了韩小姐,人命关天!”

  “你等会儿,我现在就去。”韩欣远心里有分寸,一听人命关天,也不管自己被明烺看到偷溜回来会有什么后果了,连走带跑地朝病房门口过去,谁知她刚一拉开门,只见明烺就在病房门外,全无形象地靠着墙坐在地上,闭着眼似乎正在补眠,病房外挤满了人,明烺眼睛紧闭的缩在一角,丝毫不受嘈杂的打扰。

  可韩欣远拉开房门的那一刻,明烺突然就醒了,猛地睁开眼看向韩欣远的方向,眼里的担心在看清来人后一闪即逝,她扶着墙站起来,捏捏鼻梁深吸一口气,“你不该在这里。”

  韩欣远看着明烺眼底的青色,又看她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睡觉的方式,心里涩涩的,鼻头一酸,“你怎么就在这睡着了?不吵么?”

  “我让璐洋送你回去。”明烺道。

  “这事待会儿说,季晨离找你,好像有急事。”

  明烺一听也顾不上韩欣远怎么样了,略过她直接进了病房。明烺从韩欣远面前走过,韩欣远只觉得空气里都带了一层灰尘气,也不知明烺就这么狼狈地在这样人员混杂的地方待了多久。

  韩欣远追着明烺跑了十几年,对明烺有点本能的心疼,可她想想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在明烺面前也比不过季晨离一个爱答不理的眼神,又有些报复的快意,两种情绪杂糅在一起,连韩欣远笃定了十几年的坚持都几乎开始动摇。

  明烺可没工夫分析韩欣远的情绪变化,她一心只想着不知季晨离有什么要紧事,到了病房,只听季晨离扶着腰歪在床头,艰难地给她自己穿衣服。

  “你干什么?”明烺呵斥,“医生说你现在不能下床!”

  “我要回C市。”季晨离好不容易把自己的手伸进袖子里,“明烺,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算我恬不知耻利用你吧,拜托你能不能把我弄回去?飞机火车大巴,只要能回去怎么都行。”

  可季晨离的主治医生说了,她现在不宜劳顿,需要静养,于是明烺眼睛闪了闪,道:“现在道路不通,回不去。”

  “你骗谁呢?”季晨离气急,“那韩欣远是怎么回去的?她又是怎么过来的?明烺,我求你了,你让我回去……”

  季晨离越想越怕,急得直冒冷汗,“来不及了……陶源姐……再晚就来不及了……”

  和明烺结婚、拍电影、地震、还有韩欣远的转变……一切都沿着和上一世一模一样的轨迹运动,可是一切又都变得无法预知,明烺婚后的态度变了,电影剧本变了,地震发生的时间也改变了……那么下一次会发生的事是什么?是自己先拿到最佳女主角,还是……陶源会……先死?

  季晨离原先只天真地以为只要她避开上一世的时间点一切都会没事,她会和陶源有美满幸福的后半生,她会看着陶源幸福,可是现在,季晨离只觉得自己的心整个绞在一起,痛得喘不过气来。

  如果一切早已注定,如果季晨离改变不了任何东西,这是不是意味着,陶源注定没有未来?

  不……不!

  季晨离当下也顾不得和明烺置气,几乎哀求地向她伸手,“明烺,只要你放我回C市,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我求你了……”

  “陶源她……她的命运不该是这样的。”季晨离恳求明烺,“明烺,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放我回去,我就陶源这么一个亲人了……我只有她一个亲人了!”

  韩欣远站在门口远远地看这俩人,觉得季晨离说的话很奇怪,韩欣远以前也调查过季晨离的背景,她自小就是孤儿,和陶源相依为命,也知道季晨离和陶源之间的感情很好,季晨离担心陶源是正常的,可听她的口气,好像已经提前知道了陶源会有生命危险一样,未免太奇怪了。

  韩欣远还想接着偷听,可是明烺蓦地回头看了她一眼,韩欣远没防备,被明烺锋利的眼神刺了一下,浑身打了个颤,赶紧麻溜地离病房老远,明烺走到病房门口,对着门外打了个响指,不知从哪里冒出两个精干冷漠的男人,他们身上穿着和走廊上的灾民病人没有区别的旧衣服,灰头土脸,想必早就隐藏在人群里。

  韩欣远暗叹自从出了那事之后,明家上下就没有一个不小心的。她四处打量,又在走廊拐角处发现两个眼神犀利的男人正盯着自己看,可她和他们一对视,那两人就消失在拐角,韩欣远好歹和明烺一个师父教出来的,不用上前就知道这俩人是明烺派到自己身边来监视的。

  明烺吩咐那两人守着门口,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关上门,重新回到季晨离跟前,低头看了季晨离一会儿,季晨离还需要她把自己送回C市,不敢和她硬碰硬,由她看了十分钟,才听她道:“晨离,在你心里,莫非我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害你?”

第34章 过去能掩盖么

  季晨离差点被明烺无辜的语气逗乐了,“当然不是。”她道,“我有自知之明,在你心里我大概是只讨人厌的蟑螂,打不死也赶不走,如果我不去惹你,可能你连想起我的心情都不会有,怎么可能费心去想主意去害我。”

  她的话声声刺耳,明烺想反驳,可她嘴巴张了张,还是握着拳住了嘴,听季晨离继续说下去。

  “明烺,我从前爱你,恨不得把心肺掏出来给你看,是你自己不要的。”季晨离以为自己活了两世,应该不会计较了,可当她真的摊开了跟明烺说,她发现自己还是计较的。

  怎么能不计较呢,那是她的整个青春,她的半辈子都在为明烺活着,怎么可能不计较?不仅计较,一分一厘都记得,明烺每一个不屑的眼神,每一次嫌恶的躲避,每一句戳心窝子的恶语,季晨离闭着眼,不用回忆都能想起来。

  一想起来就好像掉进了冰窖里,就冷得直打哆嗦。

  就算是季晨离错了,那些刻骨铭心的痛最后也是落在她身上的,季晨离自认那是她她咎由自取,她活该,所以她从没想过要报复谁,可是难道就因为上辈子的那个错,季晨离就活该又被明烺羞辱一辈子,连个悔过的机会都不能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