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34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又不是杀人犯,季晨离心寒,忿忿地想,杀人犯也不过死一次罢了,自己好歹救人一命,怎么这罪行还要生生世世捱下去了?

  “是你自己不要的。”季晨离苦笑,“明烺,你早就放弃我了,你说我无药可医,你说我蛇蝎心肠,你说我自作自受,你忘了?”

  说完,季晨离又笑,“是了,你怎么可能记得,你不是她。”

  “你不是明烺,至少,不是我认识的明烺。”

  甚至连陶源也不是陶源,陶源已经死了,季晨离亲眼看着她咽气的,死不瞑目,两个失去光彩的眼珠子瞪着季晨离,血流了季晨离一身,死得透透的,活不过来。

  现在的陶源不属于自己,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季晨离,只不过自己强行霸占了那个季晨离的身体,闯进了这个陶源的生活而已。

  季晨离是外来的入侵者,她以为自己可以凭借那一点记忆作弊似的成为一个小小的救世主,殊不知命运是个既定的轨道,她什么都改变不了。

  “如果我记得呢?”明烺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季晨离只当她在故意搭话,没往心里去,只是随口嘲讽道:“那你就更不该再来打搅我的生活,明烺,你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如今居然缠着一个当初被你鄙夷到地底下恨不得一脚踩死的人,你不觉得丢人么?”

  “我……”

  “明烺,我爱你的时候飞蛾扑火,现在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我变得丑陋、刻薄、狠毒,我甚至不敢照镜子,因为镜子里的那个女人让我厌恶,明烺,我已经变成了一个连自己看了都会觉得讨厌的女人,以后我只能和这个让我讨厌的自己过一辈子了,这样的惩罚还不够么?”

  明烺想说不是季晨离想的那样,可她说不出话来,她不擅长在谈判桌以外的地方和人辩论,何况那人是季晨离,是她渴望抓住的那个人,而不是一个谈判桌上的假想敌。

  季晨离已经习惯了这样沉默的明烺,她压根没指望明烺说什么,这些话她憋在心里太久,连陶源都没告诉过,如今只是把明烺当成一个可发泄的树洞,一股脑地把自己的憋闷委屈倾倒进去。

  季晨离接着道:“所以我不想再加一个你了,一个我自己已经足够我恶心一辈子甩不掉,再来一个你那就是双倍的恶心,我真的会活不下去。”

  活不下去!明烺最怕季晨离说这几个字,猛地抬眼看她,眼神里全是惊恐,那么大个人,看上去竟然无助得像个孩子。

  季晨离觉得自己有点欺负人,可她终于把憋在心里的怨气发泄出来,又有种卸下重担的轻松,虽然脊柱还伤着,可就是浑身舒坦,甚至差点忘了自己把明烺叫来的目的不是骂她一顿,是有求于她。

  骂人一张嘴,求人跑断腿,季晨离在心里给了自己好几个大嘴巴子,看把你能的,快能上天了都!明烺是能随便较劲的人么?白痴!

  季晨离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百遍,只听明烺嗤地笑了一下,“所以你想离婚,是真的想离婚。”

  废话,季晨离想笑,有人离婚是为了找乐呵逗人玩的么?

  “晨离。”明烺手插在裤兜里,手心上全是汗,手指握了又松松了又握,舌头抵着上颚纠结了好几分钟,才咽了口唾沫,半跪半蹲在季晨离的床边,拉着她的手问:“如果我说我爱你呢?”

  季晨离都懒得看她,懒洋洋道:“那要么你疯了,要么我疯了。”

  “就当我疯了吧。”明烺垂着头自暴自弃道,“晨离,我爱你。”

  她艰难开口:“晨离,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证明的机会?”

  季晨离觉得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被套了个东西,她把手从明烺手里挣脱出来,抬起来一看,果然,无名指上被套了一个戒指,这戒指季晨离熟得很,是她和明烺结婚的钻戒,她特意找法国名家设计的,全世界仅此一对。

  当年婚礼,自己把这对戒指的其中一枚套在明烺手上,季晨离还记得那天明烺的手上戴着白色的过肘长手套,戒指套在她的手指上,显得她的手修长又优雅,季晨离看得心生欢喜,只想拉着那只手亲一亲,她想到一个词:执手偕老,多美的誓言。

  季晨离把手抬在自己眼前,逆着光,她一边眯着眼打量手上的那枚钻戒,一边从明烺嘴里听到这些怎么都能算得上真情剖白的字句,心里连悸动都欠。

  她只是觉得有点心酸,为当年那个求明烺一点施舍的自己。现在的明烺,又多像当年的季晨离呢。

  “明烺,你觉得人生能重来吗?”季晨离盯着手上的钻戒,忽然问。

  明烺毫不犹豫地点头,“能。”

  “我觉得不能。”季晨离摘下戒指在手里把玩,“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就算重来一遍又怎么样?掩盖不了过去发生的一切。”

  “不能掩盖,但能弥补。”

  “弥补?”季晨离哂笑,“怎么弥补?你能弥补我的七年么?你能弥补我的命么?你能帮我抹掉那些记忆么?明烺,凭什么你一句弥补我就得给你机会?当初谁又来给我一个机会呢?”

  “你是爱我还是不甘心?原来那个把你当天神一样的季晨离不见了,现在的季晨离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样藐视你的魅力,简直不可饶恕是不是?明烺,原来你也爱玩这样幼稚的总裁游戏。”

  “七年,说出来两个字,不到一秒钟,嘴皮都不用碰,可我是一天天熬过来的!你知道七年是多少天么?你知道我是怎么一点一点死心的么?”

  季晨离越说越觉得从骨子里涌出绝望来,简直快让自己窒息,她愤恨地瞪着明烺,把手上的那枚戒指毫不犹豫地摔在地上,“我给你机会,谁来给我机会?你知道过生日的时候自己爱人和别人在一起什么感受么?你知道一个人在医院里拿到癌症确诊单是什么滋味么?你知道从二十层以上坠亡有多痛么?我到死都求不来一个机会,到死都没有!”

  “明烺,你怎么弥补?”

  明烺看着季晨离扔了那枚戒指,这是她第二次扔掉它,那个戒指咕噜几下就滚到墙角边,钻石印着灯光闪烁不停,明烺飞速跑过去把它捡起来,珍而重之地放进贴身的口袋里。

  季晨离一连五个你知道,每一个都问得明烺哑口无言,明烺知道自己对季晨离很坏,没想到这么坏,听季晨离的控诉,简直坏到骨子里,连她自己都觉得,这样的人,怎么还能在一起。

  明烺有点迷茫,更多的是无措,她想得很好,一句弥补好像什么都能迎刃而解,真的碰了壁才知道不是的,她在感情这方面向来没辙,只好试探着问季晨离:“晨离,是不是我把你的苦通通受一遍你才能相信我爱你?”

  “我不管你爱不爱我。”季晨离疲惫道,“我只想恳求你送我回去。”季晨离想,就算命运早就定下,只要还没发生,她就不会接受,陶源好端端一个活人,季晨离不可能让她在自己面前死第二次,哪怕只是受伤也不行。

  明烺这回总算听懂了季晨离的话,也不敢再跟季晨离挖掘她们那些伤痕累累的过去,点头应道:“好,我送你回去。”

  私人飞机,上午出发下午就到了C市,飞机里有专业医生护理,直到下了飞机,季晨离才想起来问明烺一个问题,“明烺,你对我说的话怎么一点疑惑都没有?”

  明烺惯常淡薄的脸上浮起一点自嘲的轻笑,她挽了挽从耳边散落的头发,道:“晨离,你问的那些问题,至少有一个我能答你。”

  “从二十层楼以上坠落,人会瞬间死亡,甚至连疼痛都感受不到。”

  时至二月,最近天气好,一连几天的大太阳,气温也开始回升,春风袭人,吹在脸上都是暖的温柔的,可季晨离却偏偏觉出一丝冷意来。

第35章 宝贝还是垃圾

  “你什么意思?”季晨离问。

  明烺只是含糊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下去,嘱咐随行的医护人员送季晨离回医院,自己则和许璐洋一道上了明家来接人的专车。

  季晨离在去医院的路上一直想着明烺刚下飞机时的那番话,她隐隐地觉得明烺想告诉自己什么,甚至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大胆又惊悚的念头,可转眼又被季晨离自己给压下去了,笑话,上一世的明烺活得好好的,没了自己之后更能和韩欣远双宿双栖逍遥快活了,怎么可能……

  排除了这样的可能性,季晨离愈发对明烺的反常行为解释不通,最后只好用大概是平行世界,行为不一样也是正常的这种话来安慰自己。

  好在她也没胡思乱想多长时间,因为她一到病房就发现陶源已经在等她了。

  季晨离看到陶源立刻眼前一亮,惊喜道:“陶源姐?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陶源张了张嘴,又看看病房里正在为季晨离做各项身体检查的医生护士,又闭上嘴,等那些人走了之后才叹气道:“是那个明烺告诉我的。”她说完怒目对着季晨离:“你不是说去当志愿者了么?你就这么当志愿者的?”

  “我……我……”季晨离心虚地缩缩脖子,随后讨好地笑道:“姐,我知错了……”

  陶源见季晨离这种低伏认错的样没有一千次也有八百次了,季晨离从小就这样,背地里胆子比谁都大,坏事被戳穿,认起错来也比谁都顺口,陶源板着脸没好气道:“现在知错,早干嘛去了?”

  “姐……”季晨离瘪着嘴一脸委屈,嗫嚅道:“我这不是没办法嘛,地震也不是我让它震的,姐,你不知道我被埋在废墟底下,水泥板子砸在身上,可疼呢……”为了表明自己说的是真话,季晨离还故意皱着脸做出疼痛的表情。

  果然陶源于心不忍了,虽然还是板着脸,语气却已经软了下来,“那你在电话里就不能告诉我一声?还做志愿者,说谎都不带眨眼的……”

  “我这不是怕你担心么……”

  “你不说我更担心!”陶源瞪她。

  生气归生气,到底是自家妹子,还是心疼更多一些,陶源看季晨离这些天吃不好睡不好的,脸上都瘦得凹下去了,于是张罗着给季晨离好好补补,每天各种汤汤水水伺候着,结果不到一个星期季晨离的肉全长回来了,脸上圆润不少,腰上也重新积起松松垮垮的一层小肉肉,季晨离每天捏捏自己的腰,心里那个愁啊。

  “姐,你能别给我做好吃的了么?我都快胖死了……”

  “那乌鸡汤还喝不喝了?”

  “喝!”季晨离忙不迭点头,捏着自己的小肉肉想,算了,自己这还重病卧床呢,肥就肥吧,反正也没人瞧见。

  嗯,陶源姐炖的乌鸡汤香而不腻,真好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