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36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陶源带了六个孤儿院的孩子过来,五个小的一个大的,大的有十几岁了,能帮着她拿东西,于是她带了四个食盒,里头装了好些自己的拿手菜,韩欣远只用一只手倒也吃得不亦乐乎,满嘴流油的,季晨离咬着筷子满脸黑线地想,这就是她家粉丝口中那个“优雅大小姐”,这么看来自己的毒舌女配人设简直冤死了。

  季晨离躺在床上不能动,全靠陶源喂饭,看见韩欣远吃的油光满面的,立马有点不大高兴,“哎,别吃了。”

  “怎么了?”韩欣远抱着个酱猪蹄正在那儿啃得香呢,对陶源咧着油嘴笑道:“陶源姐,你做的肘子太好吃了,比我们家厨子做的好吃多了!”

  韩欣远家的厨子是特级厨师,陶源只当她大小姐哄人开心,笑笑没说话,不过季晨离非常不高兴,“这是我姐做给我吃的,你不许吃!”

  陶源一面照顾季晨离吃饭,一面还要照看旁边的孩子,难得分出神来,听季晨离说的不像话,轻声斥责道:“晨晨别胡说,有这么对客人的么?”

  她想,季晨离和韩欣远两个二十多岁的人,倒是比自己带来的那些孩子更像孩子。

  韩欣远一看季晨离黑了脸,擦擦嘴放下手里的肘子,“那我不吃了。”那神情还有几分委屈,陶源有点哭笑不得,只好尴尬地瞪了季晨离一眼,季晨离翻了个白眼也不说话。

  韩欣远心想不就是吃个猪肘子么,瞧那个小气劲儿的,她为了甩掉明烺派来跟踪自己的那些人,又是翻墙又是爬树,最后为了躲明烺拦在季晨离病房门前的守卫,硬是从十四楼的病房里爬了上来,这不就为了看季晨离一眼么?没想到季晨离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连个好脸色都不给自己,她毕竟还年轻,越想越委屈,干脆带着孩子玩儿,也赌气不搭理季晨离。

  季晨离以前不知道,现在才发现韩欣远是个孩子王,很快就和那些孩子混熟了,陶源看孩子们都喜欢她,也对这个韩小姐多了几分好感,于是劝季晨离,“我看这位韩小姐人不错,你别对她那样。”

  季晨离原来自己也是孩子王,现在自己不能动了,韩欣远居然夺了她的地位,简直是鸠占鹊巢!于是哼道:“什么不错,姐你别被她骗了,她一肚子坏水。”她越想越不忿,小声地跟陶源打小报告:“我上次落水住院,就是她指使的!”

  “是她?”陶源的脸色立刻冷下来,“那我把她轰出去。”

  “姐,这是我和她的事,你就别管了。”季晨离拉着陶源的手腕道:“你院子里还有事吧?快回去吧,别在我这里耽误了。”

  “不行,她那么对你还好意思过来?看我不打她丫的……”陶源撸起袖子就要去找韩欣远干仗。

  “别!姐,咱别惹事了。”季晨离好说歹说把陶源劝住,让她带着孩子回孤儿院,顺便也把陶源给买来的蛋糕带回去分。

  陶源孤儿院的确有事,别的不说,就院里那个一岁多的小豆丁,交给谁都不放心,于是迟疑道:“要不蛋糕给你留一块?”

  季晨离笑着摆摆手,“我不爱吃那玩意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拿回去吧,小孩儿都还不够分呢。”

  总算把陶源和留个小孩哄走,陶源临走的时候对韩欣远的态度已经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看韩欣远那眼神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似的,也不让韩欣远跟孩子玩儿了,搞得韩欣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等一屋子人都走光了,季晨离抹了抹脑袋上的汗松了口气,这个生日过的可真够累的,于是才想起来屋里还有个韩欣远没走,“你怎么进来的?”

  “你不是看到了么?”韩欣远看季晨离终于愿意和自己说话,也挺高兴,拿了果篮里的苹果咬了一口,“从窗户爬进来的。”

  “这可是十五楼!”

  “你担心我啊?”韩欣远笑笑,“没事的,十四楼那儿有个雨棚挡着呢,摔不死。我本来是想听你说句生日快乐的,没想到这么巧,今天你居然也过生日。”韩欣远吃着苹果,一点不见外的坐在季晨离的病床边上,弯下身子凑到她跟前眯着眼笑道:“你看微博了么?”

  季晨离斜眼看她,“我就知道是你捣的鬼。”

  “我只是想蹭个地震的热度,怎么知道网友这么有才?”韩欣远冲季晨离眨了下左眼,“不过别说,听那些人这么一说,咱俩的确挺有CP感的哈?反正你都要跟阿烺离婚了,哎,不如咱俩在一起吧?”

  “……”季晨离觉得韩欣远大概是地震的时候把脑子撞坏了,“你到底有没有正事?没有就滚吧。”

  “有正事啊。”韩欣远看季晨离故意转移话题,失望地趴在她床边,苹果也不吃了,蔫蔫道:“我是来跟你告别的,电影开机了,拍摄地在西北,估计得好几个月回不来。”

  韩欣远自从和季晨离共过生死之后,对季晨离的憎恶越来越少,甚至有了点莫名的亲近感,她想自己大概能和季晨离交个朋友,单就季晨离救了自己两次性命来看,这个朋友交了铁定稳赚不赔,结果还没改善季晨离对自己的态度呢,就有一个电影找上门来。

  韩欣远对当演员这一行还算有点想法,想靠自己的能力干出一番事业,当然不会错过这么一个一看就铁定能拿奖的本子,二话不说就接了,只是没想到时间这么急,只好匆匆来跟季晨离告别,毕竟朋友日后还有机会接触,一举成名的机会可就只有一个,谁不抓谁就是傻子。

  季晨离知道韩欣远说的电影是《七十二小时》,也无所谓惊讶不惊讶的,挺平淡地回了她一句:“一路顺风,祝你一举囊获影后奖杯。”

  “就这样?”

  “不然呢?”

  韩欣远失望地垂下头,“算了,借你吉言吧。”她眼珠子一转,又道:“喂,季晨离,你真的想和明烺离婚?”

  季晨离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

  “咱俩好歹也算生死之交了,干脆我给你出个主意吧?”

  季晨离眼睛里出现了一点感兴趣的神色,韩欣远受到鼓舞似的,继续说:“我跟你说,明烺那种人,你跟她硬碰硬没用,虽然她看上去铁石心肠软硬不吃,不过软的总比硬的好。”

  “那你说怎么办?”

  “你这样,”韩欣远伏在季晨离的耳边,叽里咕噜给她说了一堆,季晨离越听眉头皱得越深,“这样能行么?”

  “绝对行!我还不了解明烺么?我用这一招对付了她多少年了!”韩欣远说得眉飞色舞。

  “那……那我试试吧。”季晨离将信将疑。

  “行了我走了,说好了,事情成功了你得请我吃饭,我要吃陶源姐做的酱肘子!”

  “滚!那是我的陶源姐,是你能叫的么?”季晨离转头瞪韩欣远。

  韩欣远此时正附在季晨离的耳朵边讲话,季晨离头一转,两人的鼻尖轻轻擦过,有点酥麻的触感,韩欣远耸耸鼻头,视线和季晨离交错,只觉得季晨离的眼睛亮晶晶的,生气起来居然有点俏皮可爱。

  韩欣远心有点痒痒的,她被这样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吓了一跳,往后蹦了老远,逃一样的飞速冲出了病房。

  “……”这突如其来的羞涩是怎么回事?季晨离表示自己从未见过如此娇羞的韩欣远,两辈子。

  所有人都走了,病房重归寂静,季晨离想了想今天发生的一切,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居然觉得韩欣远好像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讨厌,如果她给自己出的主意真的有用的话。

  季晨离很久没有过过这样热闹的生日了,虽然有个讨人厌的韩欣远,但她还是很高兴,躺在床上甚至轻轻哼起了歌,直到屋外的景色被夜幕笼罩,明烺从外头走进来,季晨离也没有露出过多惊讶的神色。

  其实季晨离回到C市的这些日子,明烺出现在季晨离面前的次数并不多,经过了那么多次的经验,季晨离当然不会以为她是突然有了自知之明,大概是这段时间她忙得脱不开身,这才没空过来找自己的麻烦。

第37章 离婚协议

  季晨离的心情好,连带着对明烺也比从前和颜悦色了不少,斜睨着她问道:“来了?”话里还带着轻飘飘的笑意。

  明烺来得正好,季晨离有些事情想了许多天想不明白,刚好可以问问她。

  “来了。”明烺道,之后就搬了墙角的凳子过来,默默地坐着。

  “你知道了?”季晨离又问。

  明烺仿佛知道她问什么,点点头道:“知道了。”

  季晨离哂道:“尴尬么?”

  这一次明烺却不出声了,她进来的时候没开灯,在黑夜里呆坐了一会儿才道,“生日快乐。”

  季晨离听了,眼眶热热的,有点想哭。

  这句话她等了一世都没等到,最后她不要了,明烺才巴巴地凑过来硬要跟她说。

  有什么用呢,已经太迟了。

  季晨离就着屋外微弱的月光打量她床边的这个女人,这个低着头的瘦削女人还是明烺么?她的高傲去哪儿了?她的不可一世去哪了?她从不关心自己,又怎么会在意自己到底哪天生日。

  “你知道这句话我等了多少年么?”季晨离的喉咙有点沙哑,她努力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异常。

  明烺垂着头,头发从额前散落下来,遮住了笔挺的鼻梁,在黑夜里形成一个有点落寞的轮廓,她笑了一下,道:“七年。”

  她说出这个时间的时候季晨离甚至没有惊讶,季晨离抬起手背挡在眼睛上,她企图把泪水逼回去,可眼泪还是悄然从手背和眼皮的缝隙间浸出来,还好病房里一片漆黑,明烺又低着头,没人看见季晨离在哭。

  七年,这个词从明烺嘴里说出来又比季晨离自己说多了千百倍的杀伤力,季晨离的伪装瞬间溃不成军。

  “七年。”季晨离惨笑,努力地吸吸鼻子,“明烺,从下飞机的那一刻我就想问你。”

  “你是什么时候死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