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37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早就该猜到,从结婚那天就应该猜到,只不过这样的事实过于玄幻,季晨离自己都不相信。

  “明烺,你是什么时候死的,又是怎么死的?”

  明烺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带着有点幽远的苍老,“晨离,原来死亡真的比活着简单得多。”

  “原来死了就能重新和你在一起,早知如此,我又何必一个人枯守那么多年。”

  “晨离,你死后的那些年我总在想,你该有多恨我,才会用那么决绝的方式死在我的面前,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你。”

  “可是后来我想起你,想得最多的却是我们最初相遇的那几年。”

  “一句生日快乐,你等了七年,我等了二十年。”

  季晨离的手背依然搭在眼睛上,只是眼泪已经停止了。她的鼻子有点塞,说话时带着浓重的鼻音,“明烺,我以为我能重新开始的。”

  “你为什么不去死,你为什么不去死。”

  季晨离又开始流泪,边笑边哭,最后扯着嗓子大喊,“这是你对我说的!你为什么不去死!”

  “我如了你的愿,我死了,然后呢?”

  “然后你告诉我,你也死了,也是自杀,也在我死去的那个地方,这算什么?明烺,你就这么恨我,非得让我到死都不得安宁是不是?”

  季晨离咬牙忍住喉咙里的哽咽,“明烺,你就那么恨我么?”

  “我不过是爱了你一世,就算有错,上一世的报应还不够么?”

  “明烺,你的二十年,我的七年,哪个更痛?”

  明烺一言不发地由着她骂,等季晨离骂够了才道:“我爱你。”

  “你不爱我。”季晨离咬紧牙关狠厉道,“这是你亲口说的,你说你一辈子都不会爱我。”

  明烺道:“我后悔了。”

  季晨离暗笑这人比自己多活了二十年,别的长进没看出来,无耻的本事倒是比自己厉害多了,这样不要脸的话说起来竟然理直气壮,“我也后悔了。”季晨离红着眼笑,“明烺,我怎么当初瞎了眼看上了你。”

  “明烺,但凡你还有点良心,让我离婚吧。”季晨离捂着眼睛叹息,“你要真的爱我,和我离婚吧,我不想再死一次。”

  “水泥地砖那么冷,那么硬,我不想再死一次了。明烺,求你饶我一命。”

  季晨离原来总在电视小说描绘的各种故事里看到爱情多么美好,两个人互相照顾互相尊重,简直跟王子和公主的童话故事一样,怎么到自己这里就这么惨?

  自己不过胁迫了明烺一次,那一纸结婚契约最后束缚的也不过是季晨离自己而已,就为这,明烺折辱了自己一世还不够,就连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第二世也要死命地踩到地底下去不成?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明烺,你若真的爱我,不如给我一点体谅,离婚吧。”

  可明烺的回答季晨离早已预料,一个坚定又不容置疑的“不”字。

  也对,自己不过是个爱而不得的可怜虫,但凡明烺有那么一点体谅她,自己何至于连离婚都那么惨烈决绝地收场。

  “明烺,今天是我生日,你能记住的第一次生日。”季晨离苦笑,“就当是给我个生日礼物。我真的……”

  “真的撑不下去了……”

  天空硕大一轮满月,越升越高,终于有一点光亮现在了季晨离的脸上,她用手臂遮着眼睛,眼角两道泪痕,明烺站起身,拉着季晨离的手,单膝跪在季晨离的面前,“晨离,除了离婚,我什么都能答应你。什么都行。”

  “我不要。”季晨离冷笑,“明烺,你猜如果再死一次,我会重生到几年前去?”

  明烺沉默了。

  她在地上跪了很久,将近一个世纪那么久,才终于疲惫地说出一句话:“你赢了。”

  “离婚,我同意。”

  “等你出院就离。”

  可季晨离却道:“离婚协议或者我的尸体,明烺,你想先看到哪个?”

  于是二十分钟以后,明烺的私人律师效率奇高地到了病房,拿出草拟好的离婚协议,双手奉送到这一对奇怪的伴侣面前。

  两次签离婚协议都是在病床上,不同于上一次,这次季晨离浑身轻松,只觉得未来充满了希望。

  她大概相信明烺也许真的对自己有一点感情,以至于自己的性命终于在明烺面前有了一点分量,可那又如何呢?季晨离想,明烺爱的不过是她脑补出来的那个季晨离,否则怎么季晨离一个大活人在她身边七年她都不爱,季晨离死了之后她却爱上了?

  “以后,我们还能做朋友么?”签完离婚协议之后,明烺问季晨离。

  “抱歉,我没办法和自己的前妻成为朋友。”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这是我的事,明小姐,与你无关。”

第38章 我好想你

  上一世,季晨离和明烺之间的婚姻始于一场悲剧,最后又以悲剧收尾,重来一遍,好歹这次没有重蹈覆辙,她们之间的关系除了一张结婚证的约束再没其他,干净得像两个陌生人,所以分开时除了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也再无其他,简单得完全不像一场婚姻。

  “等我好了,咱们再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也办了,以后你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谁也不欠谁。”季晨离把签了字的A4纸递给律师,积蓄在心里几个月的阴郁都一扫而空,看明烺也顺眼多了,甚至还冲她乐了一下,“明烺,恭喜你,你自由了。”

  说完,季晨离又在心里补了一句,我也自由了。

  季晨离年轻时脑子一热走了极端,和明烺置了这么多年气,非得死了一次才想通了,她对明烺早年的确有好感,甚至有些朦胧的爱情,不过之后纠缠的那些年,不过是自己和自己较劲,不想承认自己一辈子活得失败,一直要证明什么,到最后害人害己,只证明了自己年轻时真的做错了,才得来这些报应。

  最后用一次死亡做代价换来的难得清醒,也不知这买卖是赚了还是赔了。

  明烺的记忆里,季晨离从几十年以前就没有这么高兴过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季晨离的视线再也不追逐在明烺身上,刚结婚那几年,季晨离会为了明烺又去探韩欣远的班,又对韩欣远有什么特殊照顾,腕上又戴了韩欣远送予她的某块限量名表而吃醋。

  她吃醋的时候鼓着两只眼睛瞪明烺,金鱼一样,透着点傻里傻气的可爱,然后趁着明烺不注意往晚餐的菜里撒一大把盐,待明烺坐上饭桌,双手托腮地看着明烺,满眼的期待都快溢出来,上半身都快探到桌子上去,只差在脸上写上“我要干坏事”几个打字,生怕别人发觉不出来似的。

  明烺当然知道,可她偏装着不知道,木着自己的冰山脸把被季晨离“二次加工”的一桌菜吃光,意犹未尽地擦干净嘴巴上楼回书房,留季晨离一个人呆在餐桌边,嘴巴张得能塞进一个鸡蛋。

  怪了,自己明明在菜里加了料了,难道加错了?季晨离不信邪,执起筷子夹了满满一筷头菜放进嘴里,还没嚼呢就立马吐出来,脸上的五官皱在一起,抱着杯子猛往嘴里灌水。

  呸呸呸!咸得发苦!季晨离边灌水边忿忿地想,那个该死的明烺,不仅心是冰做的,恐怕舌头也是冰做的,这么难以下咽的菜还吃得津津有味,毛病!

  明烺躲在自己的书房里,打开房门一角偷偷观察一楼餐厅里的季晨离的一举一动,看她苦着脸喝水,连明烺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嘴角已经弯出了一个明显的笑模样。

  后来,这样生动有趣的季晨离越来越少,那人蓬勃的生命力在七年里迅速枯萎下去,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明烺越来越不敢看到季晨离的脸,她才三十多岁,眼角已经是沟壑纵横的皱纹印记,从前明亮的瞳孔也在明烺没有发现的角落里变得黯淡无光。

  季晨离不再关心明烺去了哪里,和谁在一起,也不再耍些小孩子的把戏,暗中和明烺较劲。

  明烺本来应该觉得高兴的。

  她本来应该觉得高兴的。

  可是明烺想,如果从前的那个季晨离能回来就好了,自己大概会好好对她。如果是原来的季晨离,会笑,会闹,会吃醋,明烺大概会对她很好,至少也和韩欣远和明艳一样好。

  可惜有些改变是不可逆转的,那样的季晨离再也回不来,所以明烺跟自己许下的那个“好好对她”的诺言当然也再没有实现。

  直到季晨离死都没有实现。

  可是现在,明烺站在病床边,看着躺在床上连翻个身都困难的季晨离,明明应该最奄奄一息的时候,季晨离身上一直让明烺恋恋不忘的生命力却回来了,她的眼睛又渐渐璀璨起来,在知道自己完全摆脱明烺以后。

  明烺贪婪地注视着季晨离的一双眼睛,那双眼睛时时刻刻地吸引着明烺,让她几乎忍不住把季晨离藏起来,藏在一个再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藏一辈子。

  明烺想,自己活了那么多年,面对季晨离,总算做了一件对的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