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43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昨天拿了影后的小金人,观众席上明烺的位子一直空着,她去陪韩欣远过生日了,蛋糕很漂亮,嗯,生日快乐。

  我想有些事我真的求不来。

  …

  XXXX年6月11日,天气,阴

  我在医院,陶源死了。

  我再也没有家了。

  可我却想着,今天是我和明烺的结婚纪念日。

  明烺,从今天开始我再也没有家了,你在哪里?

  …

  季晨离的日记,细碎得很,记录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是每一页都有明烺的名字,季晨离的字并不十分好看,其他的笔迹很潦草凌乱,唯独明烺的名字,娟秀工整地立在一堆潦草字中间,好看得不像同一个人写的,日记到她死的半年以前戛然而止。

  …

  XXXX年6月11日,天气,晴

  我得了胃癌。

  …

  这一页夹了季晨离的那枚结婚戒指,硕大的钻石闪着台灯的光,绚烂的光彩晶莹地汇聚在那一行小字上,这是唯一一天,季晨离没有提到明烺的名字,也是唯一一天,日记本上的那短短一句话,每一个字都端正得像她写明烺的名字一样工整,再往后翻都是空白,一个字都没有。

  一抽屉本子,日记记了六年,接近两千二百页,记下了季晨离一天天枯萎的全过程。

  明烺永远想的是要是季晨离能变成以前的样子该多好,可她从没想过是谁让季晨离这样一点一点枯萎下去的。

  季晨离被倒进垃圾桶里的亲手做的饭菜,季晨离被扔在一边蒙灰的静心准备的婚纱,还有季晨离声嘶力竭的哀求。

  明烺亲手把季晨离推到悬崖边,甚至拿着刀子逼着她跳下去,却反过来指责季晨离,问她为什么变了。

  明烺在原本应该属于她和季晨离两人的卧室里待了一整夜,看了一整夜的日记。

  管家不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明烺的那个便宜媳妇儿的卧室里传来一阵一阵捂着嗓子的呜咽,听起来歇斯底里,像鬼魂一样惊悚,管家半夜起来,脊背一阵发凉,还以为是季晨离死不瞑目来找明家算账,头蒙在被窝里抖了一夜。

  后来明烺搬回了有季晨离味道的那个卧室,可是有什么用呢?季晨离都死了,现在她的气味还在,总会慢慢消散的,季晨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从此以后再没有这么一个人,整个世界里只有明烺,满心满眼都是明烺,好像天生就是为了明烺而活。

  明烺长到这么大,一步步坐上明家家主的位子,父母的关心照料给了体弱年幼的明艳,其余围着她转的贪图的不过是她身后明家的权势,只有那一个人,看到的想念的都是明烺,被明烺自己亲手害死了。

  直到季晨离死了两年了,明烺突然有种奇怪的预感,她觉得季晨离还没死,季晨离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活得好好的,可她满世界地寻找,无数个相似的背影,没有一个是季晨离。

  明烺这才发现,那个和世间尘土一模一样普通的女人,她分明是独一无二的,失去之后,再找不到一个可以替代。

第44章 问题解决

  季晨离跑了一天也没找着什么解决办法,新愁旧愁加在一块儿,觉得自己没用得很,没脸回去面对陶源,提前几个站下了地铁,在外头溜达了好一会儿才回去。

  路上居然还遇到了某个把她认出来的粉丝,季晨离回想了下,这个时候的自己接的最有存在感的一部戏大概就是某个宫斗剧里一个被炮灰了的恶毒娘娘,其他很多都是全剧所有镜头加起来不超过半小时的角色,没想到就这样居然还有人认识她,季晨离觉得挺奇妙的,顺手给那小粉丝签了个名,还特别亲切的合了个影——天知道季晨离出门就描了个眉毛,连粉底都没打就敢让人合影,哪里有个明星的样子。

  有了这么个小插曲,她回去得更晚,到家的时候接近八点,陶源老远就在院子门口张望,一见季晨离连忙一跺脚跑过来,“晨晨你可算回来了!你这一整天都去哪了?打你手机页关机,担心死我了快!”

  “啊?”季晨离的手机带在身上基本没人找,所以她也不怎么注意,听陶源这么说了才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果然关机了,看着陶源一脸焦急的,季晨离心里的歉意更甚,吐了吐舌头道歉道:“对不起啊姐,我没注意。”

  “回来了就行,下回长点心吧。”陶源只要见到季晨离平平安安没病没灾就很高兴,笑着推季晨离回家,“你昨天说要吃糖醋排骨,今天我特意给你做了,快洗手吃饭。”

  “真的?”季晨离眼前一亮,直奔厨房就去了,“太好了!陶源姐万岁!”

  陶源跟在她身后摇摇头,笑着想,二十多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吃饭的时候陶源没问起季晨离关于孤儿院的事有没有进展,不过季晨离犹豫再三,最后还是跟陶源说了,不过隐去了中间给明烺打电话的那一段,然后皱着,眉跟陶源道歉,“对不起啊陶源姐,我……”

  她话还没说完陶源就知道她下一句要说什么,打断道:“不怪你,我跑了好几年都没跑成,你怎么可能几天就搞定了,又不是神仙。”

  季晨离放下筷子,把自己钱包里的一张银行卡掏出来递给陶源,“姐,这里面还有十几万,是我前段时间看病剩下的,实在不行咱先租几间房子应应急,剩下的以后再慢慢打算。”眼看着拆迁时间越来越近,当务之急就是把孤儿院那么多孩子的住宿问题解决了。

  陶源想也不想就把季晨离的银行卡推回给她,“这钱你拿回去,孤儿院我们可以慢慢想办法。”季晨离这些年已经为了孤儿院做了不少事,她赚钱也不容易,陶源拿季晨离的钱就像在吸季晨离的血,这钱拿着都烫手。

  季晨离不由分说把卡直接塞进陶源的衣服口袋里,“陶源姐你放心吧,我那儿还有另外的小金库呢,过几天就拆迁了,现在还来得及想办法么?你先用,大不了算我借你的行不行?自家人还客气什么!”

  陶源还想再推拒,可季晨离态度果断,陶源怎么都推不回去,只好收下了那张卡,但她可没打算用,季晨离还年轻,不知道钱的重要,这笔钱就当自己给季晨离存着的,说什么都不能动。

  拆迁的事是躲不过去了,求人不如靠自己,后来几天季晨离都在积极寻找适合的出租房,打算先让孩子们有个住的地方应应急,她找了好几天房子都没找到合适的,本来嘴上就起泡了,这回是又起泡又长溃疡,急得季晨离饭都吃不下,说个话嘴巴都嗷嗷疼,陶源连给她煮了好几天的冰糖雪梨都不管用。

  眼看拆迁日越来越近,季晨离着急上火团团转,没想到拆迁日期截止的倒数第二天,又有一个通知发下来:城西棚户区拆迁延迟。具体延迟到什么时候没说,只说还要等通知,按季晨离的了解,等通知那就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好消息从天而降,正好砸在季晨离的脑袋顶上,砸的季晨离晕乎乎的,她把这事告诉了陶源,陶源也很高兴,两人晚上带着孩子们好好地庆祝了一番,不过陶源没有季晨离那么乐观。

  “房子还得接着找,这片儿迟早得拆,与其算着它什么时候拆迁,不如咱们趁早搬走为妙。”

  季晨离笑着揽住陶源的肩膀让她放宽心,“适合这么多孩子们住的房子哪是那么好找的?姐你就放宽心吧,反正现在咱们有时间,慢慢来呗。”

  搬家的问题算是解决了,眼下还有一个大问题,就是院里大伟那几个孩子的户口问题,这事陶源跑了好几年,季晨离也跑上跑下跑断了腿都没有办成,没想到过了几天之后它自己竟然自动送上门主动给解决了。

  这天上午,季晨离刚做完医生叮嘱的复健起床,陶源照顾完几个年纪小的孩子吃早餐,陶源让季晨离看家,自己挎着菜篮子准备去买菜,前脚刚走出院门,后脚又被呼啦啦来的一大群人给堵了回来。

  那些人大概有十几个,男女都有,每个人手里都提了一大堆米面油盐,满脸堆笑地围着陶源,把陶源吓得有点懵。

  “请问您是陶院长么?”为首的是个秃顶的有啤酒肚的中年男人,穿了一身西转,双手握着陶源的手,笑起来油腻腻的。

  “我是,你们谁啊?”陶源把手从中年男人手里抽出来,警惕地退后两步。

  “陶院长您好,我们是市民政局和红十字会的,听说福利院有几个孩子到了年纪上不了学,我们这次来是专程来解决福利院孩子入学难的问题的。”中年男人说完,他身后的一堆人也堆着笑应和。

  陶源被他们吵得头大,不过可算听懂了中年男人的话,惊喜道:“你是说你是来解决大伟他们的户口的?”

  “对,陶院长,上级领导对院里孩子的教育问题非常重视,特意让我们过来,上门给孩子们登记上户口,为的就是让老百姓足不出户就能解决实际问题。”中年男人开始打起了官腔,陶源不大爱听,不过能解决问题总是好事,高兴得给他们端茶倒水。

  陶源客气,那些人更客气,对陶源毕恭毕敬的,一点不像从前陶源去办户口时工作人员那爱答不理的样,手脚麻利地登记完所有要上户口的孩子,又让陶源放心,说新的儿童福利院选址已经定下并且开始动工了,大概半年后陶源就能带着孩子们搬进去,又寒暄了几句,随后就道了告辞,容易得看起来不像真的。

  陶源把他们一行送到门口,为首的秃顶男人看顺势悄悄在她耳边嘱咐了几句,“陶院长,劳烦您给季小姐带声好,顺便跟她道个歉,就说她前几天去办事,是我们多有怠慢,让她大人不记小人过,别放在心上。您放心,以后只要院里的事,尽管跟我们说,我们一定尽心尽力解决好!”

  陶源想问他们这关季晨离什么事,没想到那个中年男人看着胖,身体倒很灵活,一溜烟走了,陶源根本来不及询问。

  陶源回去之后把这事跟季晨离说了,季晨离也觉纳闷,她心里下意识就觉得是明烺干的,可之前那事已经误会了明烺一次,现下也不敢直接去问了,只好暂且先等着,如果是明烺干的,她给自己送了个人情,她自然会联系自己。

  果然,第二天季晨离就接到了明烺的电话,不过打电话的人不是明烺,是明烺的助理。

  “季小姐,城西拆迁的事已经打听清楚了,那块地的确有明氏的股份在里头,不过开发权在屈氏手里边,前段时间明总一直在欧洲出差,不知道屈家突然开发土地的事,不过您放心,现在明总已经派人去交涉了,开发工作会推迟到明年,季小姐,这件事的确是我处理不周,请您海涵。”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许璐洋这么一通说完,季晨离马上明白原来城西开发压根就不归明烺管,她想起了之前自己无缘无故冲她发的那通脾气,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不知该说什么,只好连连道歉。

  “季小姐客气了,那没什么事您忙,再见。”

  “等一下!”

  “季小姐还有事么?”

  “孤儿院办户口的事,是不是明烺干的?”

  “这……”许璐洋有一瞬间的迟疑,随后明显压低了音量,“季小姐,明总怕您生气,不让我说,这事明总也是为了帮你的忙,您千万别怪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