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影后离婚攻略(gl)_第44章

三月图腾Ctrl+D 收藏本站

  季晨离道:“我知道,谢谢,对了……明烺的失眠怎么样了?”

  “季小姐的药方很灵,明总在欧洲那几天果然精神多了。”

  “那就好,那许助理您忙,谢谢您。”

  季晨离收了电话之后,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

第45章 你胖了

  孤儿院的问题一直是季晨离的一块心病,这事换成除了明烺之外的任何一个人帮忙解决了,季晨离都得感恩戴德记他一辈子的恩情,但是如果换成明烺……明烺这事办得无可指摘,可季晨离想的却是自己欠下明烺这么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就算想撇清关系只怕也没有从前那么足的底气了。

  季晨离想,但凡自己有点本事硬气点,就拒绝明烺的帮忙,把她施的恩惠原封不动拍回她脸上,可季晨离办不到。

  什么房子捐款之类的都暂且不论,光是明烺能动动嘴皮子就解决大伟他们的上学问题,还能顺便把孤儿院缺的那些合法手续通通补齐了,就这一点季晨离就没办法拒绝,自己和陶源跑断了腿都办不到的事,明烺连面都不用露就能全部办妥,季晨离可以选择不接受,可她如果不接受,陶源还不知道要提心吊胆多久。季晨离想想那天在陶源鬓角看到的几根白发,最终只能叹口气妥协,有时候生活压得人不得不妥协。

  陶源当然也不相信那些这局那局的真的良心发现主动来帮自己这么个小老百姓办事,背后大概有什么幕后推手,看那些人那热情的样,尤其是那天还特意提到了季晨离,陶源就觉得事有蹊跷了,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明烺。

  想想季晨离好不容易从明烺那个火坑里跳出来,如果因为这事再和明烺扯上关系,那就等于陶源亲手把自己的妹子又推进火坑,这事陶源怎么能接受?于是思前想后终于旁敲侧击地问了季晨离。

  季晨离早猜到陶源要来问自己,以陶源的脾气,如果知道了指定接受不了,眼下当务之急是解决孤儿院的问题,其他的事都能稍后再议,于是季晨离只好找了个原因搪塞过去,安慰陶源别多想。

  “真的?”陶源将信将疑。

  “姐,我骗谁也不能骗你吧?”季晨离咧嘴笑了笑,“那天我不跟你说找记者曝光么?这事儿在网上反响挺大的,那些人八成是怕脑袋上的乌纱帽不保才这么积极的,头两天那新闻上不是还说么?现在国家严打基层干部不作为呢,他们也不想断送了前程。”

  陶源倒是听说过这么个事,还不放心,又问:“那姓明的没再来骚扰你了吧?”

  “没有,我都说已经离婚了,姐你就别操心了。”

  “你现在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趁早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你们一天没办离婚手续我这心就一天放不下来。”

  “好嘞。”季晨离答应得爽快,可心却变得沉甸甸的,明烺刚帮了季晨离一个大忙,这时候再叫季晨离去提离婚手续,突然间就有点难以启齿了。

  户口和各种证件的事办得很快,不到一个星期就全办齐了,陶源接到合法的资格证的时候乐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地握着上门送证件那人的手说谢谢,把那人弄得怪不好意思的,等人走了之后,陶源捧着那些盖了红戳钢印的本啊纸的爱不释手,又摸又笑,嘴里一直嘟囔:“这下好了,以后再也不用发愁了。”季晨离一面为陶源高兴,一面又愁得不知道该怎么好。

  不过这事解决了就解决了,季晨离一直提心吊胆地等着明烺的传唤,明烺那边却一直没有消息,好像压根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季晨离不愿主动去找明烺,也就这么要死不活的吊着,当然离婚手续的那事也不好意思再主动找她提了。

  春天的天气变化无常,雨水又多,大人都受不了,孩子的免疫力低就更受不了了,这两天院里好几个小孩感冒咳嗽,还有一个年纪小的半夜突然发起了高烧,额头烫得都快能煮鸡蛋了,陶源二话不说就要带着小孩上医院,可院里还有另外几个孩子也要照顾呢走不开身,于是季晨离半夜抱着那小孩去医院了,让陶源留下来照顾其他小孩。

  三更半夜的公交地铁都停运了,城西这边地方偏,连出租车也没有几辆,季晨离怀里的孩子哭得满脸通红的,她抱着小孩站在路边急得团团转,眼看着前面十字路口红灯转绿,马路上唯一一辆黑色轿车向季晨离的方向驶来,那辆车通体漆黑,映着马路两边昏黄的路灯,在黑夜里犹如一道鬼影。

  季晨离前后看了看,两百米之内估计也就这么一辆车了,她能等可她怀里的孩子不能等,这个时候管不了那么多了,情急之下季晨离冲到马路中央,用自己的身体拦住了那辆黑色的轿车。

  车子迎面朝季晨离冲了过来,眼看着就要撞在季晨离身上,季晨离下意识搂着孩子闭上双眼往后缩了一下,可那车子半途踩了急刹车,按着喇叭堪堪停在季晨离身前,还差五公分就会撞在她身上。

  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从里头下来一个女人,半长的头发随便扎在脑后,鬓边有几缕不听话的碎发,被女人挽在耳后,她大概刚从某个正式场合出来,身上穿着正装,不过衬衫领口的两粒扣子全被解开,衣领大敞,露出纤细修长的脖颈和两道精致蜿蜒的锁骨。

  “晨离?”

  季晨离还闭着眼,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浑身一震,不敢相信地睁开眼,看清了女人的面貌之后,嘴边勉强扯开一个苦笑。

  “好久不见,明烺。”

  真真冤家路窄,大半夜在街上随便拦辆车就能刚好拦到明烺的车子,这是怎样一种孽缘?

  明烺明显也对季晨离的出现很是错愕,她想上前询问季晨离什么情况,可又似乎很忌惮季晨离有什么抗拒的反应,只上前一步就识趣地停下,试探着问:“要帮忙么?”她的眼睛顺势瞥向了季晨离怀里呜咽的孩子。

  季晨离这才想起来自己怀里还有个孩子,也顾不上她和明烺的那些是非恩怨了,赶紧抱着孩子快步跑到明烺的车边,恳求道:“帮帮忙,我要去医院,再晚就来不及了!”

  明烺一看孩子的情况,了然,立刻拉开副驾驶的门,“先上车。”

  季晨离犹豫一秒,回头看了眼车后座,还是咬咬牙坐进了副驾驶。

  “安全带。”明烺道。

  于是季晨离赶紧系上了安全带,下一秒,油门踩到底,车子像一道划破黑夜的闪电一样飞速而去,只在半夜空无一人的马路上留下一道被卷起的灰尘。

  车速开到两百码,一路闯了无数个红灯,季晨离坐在副驾驶上心惊胆战,她想出声提醒,可又看明烺聚精会神地握紧方向盘,怕扰她分心之后更容易出事,识相地闭了嘴。

  车子几分钟就开到医院,明烺把车直接停在医院大楼前面,一路无人阻拦,季晨离抱着浑身发烫的孩子下车,怀里的孩子被明烺一把接了过去。

  “你……”

  “你累了,我先抱他进去,你再慢慢追上来。”明烺只简单解释了这么一句,长腿一迈直接奔向了急诊室,她的脚步很急,脚下却很稳,很快消失在了季晨离的视线里,可如果不是半夜的医院太安静的话,可能季晨离连她的脚步声都听不见。

  明烺在车上已经吩咐了医院有病人需要马上治疗,季晨离也简单的把孩子的病情症状说明了一遍,所以明烺一抱着孩子进急诊室那些医生立马进入状态,原来孩子是冷热交替抵抗力降低,得了急性肺炎,当季晨离亲耳听到医生说孩子没有大碍时,她的心里才松了口气,心里绷的一根弦松了,这才决出身上的疲惫酸痛,眼前一花两腿一软就要歪倒下去,幸亏明烺眼疾手快及时揽住了季晨离的腰。

  “没事吧?”明烺有些急切地问。

  “没事。”季晨离扶着额头定定神,眼前清明不少,这才意识到此刻明烺抱着自己,自己大半的力气都倚在明烺身上,这姿势暧昧亲呢地太过,季晨离下意识地推开明烺,扶着墙慢慢坐在走廊的公共座椅上。

  明烺没有坐,转身倒了杯水过来,递给季晨离。

  季晨离看了一眼,想想还是接了,“谢谢。”

  明烺略摇了下头表示不用,沉默地坐在季晨离旁边。

  深更半夜,空无人烟的医院长廊,两头都是昏暗寂静的,只有季晨离她们脑袋顶上打下来的一点冷色调的灯光,一个人待在这么个地方没准得吓死,虽然季晨离不待见明烺,但不可否认,这种时候多一个人陪着的确比一个人好——即使这个陪伴的人是明烺。

  明烺双手交握着搭在膝盖上,坐姿很正。

  她想跟季晨离搭个话,可她并非一个擅长聊天的人,半晌才憋出一句:“你胖了。”

  季晨离:“……”

  你才胖了,你全家都胖了。

第46章 仙女奶奶

  明烺话一出口,自己也决出些不对劲来,她原想夸季晨离看上去健康不少,终于不像从前那般病态的的瘦,谁知话到嘴边就变了味,明烺想解释,不过说出去的话再怎么也收不回来,只好作罢,沉默下去。

  明烺虽然每日都收到手下人传上来的关于季晨离的各种讯息,但不会动的照片和冰冷冷的资料记录总不比亲眼见上一面更直观,她和季晨离分开时季晨离伤重卧床,心情阴郁,瘦得两边脸颊都凹陷下去,人也没什么气色,算算明烺也有很长一段时日没见过季晨离了,她想季晨离想得很了,每日闭上眼睛梦里都是季晨离,把季晨离的眉眼一丝一毫地刻在脑子里,直到今天才又亲眼见了季晨离一面,季晨离又比她记忆中的病态不知好看了多少倍。

  脸颊不健康的凹陷丰腴起来,苍白的脸上也多了几分饱满和血色,来时大概紧张过度,两边脸蛋泛起点微红,现在慢慢消退下去,即使是医院里冷硬惨白的灯光底下也说不出的好看,明烺想她念她的时间太长,交握的双手拇指相抵坐些小动作,她不敢再惹季晨离反感,用余光悄悄去瞥,可又看得不过瘾,想多看看季晨离,扭头的幅度稍大,怕被季晨离发现了似的赶紧转回来,如此往复几次,连明烺都在心里笑自己。

  真是,前世今生加起来活了将近八十岁的人了,事到临头居然跟个黄毛丫头似的,简直丢人。

  季晨离捧着杯子喝水,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的墙壁看,整张脸都快埋进杯子里。

  明烺的视线几乎是明晃晃了,怎么会觉察不出,季晨离受不了这样勒得人喘不过气来的视线,直觉想逃,可人家这段时间前后帮了季晨离多少忙,今晚更是季晨离自己拦住了明烺的车才到的医院,现在把明烺赶走,季晨离开不了这个口。

  一次性纸杯装不了多少水,季晨离喝完水之后把杯子揉成纸团,照着不远处的垃圾桶随意一掷,纸团不偏不倚落入桶内,两人并肩干坐了一会儿,这么一直坐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于是季晨离清清嗓子,轻声道:“孤儿院的事,谢谢你。”

  明烺摇头,“不必放在心上。”

  “我知道这些对于你来说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可对我和我姐来说却是天大的事。”季晨离扯了扯嘴角,自嘲地想,信誓旦旦地再也不要和明烺沾上关系,结果遇事无路可走帮自己的还是明烺,真是说的比唱的都好听,连季晨离自己都要瞧不起自己。

  季晨离对着自己讽刺地轻笑一声,倏尔叹气,又道,“明烺,我欠你这么大的人情,可说实话,我没东西还给你。”

  明烺没有说话,她的视线全被季晨离的脚吸引了去。

  季晨离出来的急,没来得及换鞋,脚上穿的还是双露脚趾的人字拖,只有两条细细的带子作固定,没有其余遮掩,季晨离大片雪白的脚背和圆润的脚趾尽数暴露在空气里,她的脚趾精巧又饱满,趾甲盖透出带着光泽的粉色,珍珠一样,一丝毛病也挑不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